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70.又是宋儒在搞鬼

    “真难得,原来你还听说过我。”陈玫从王队身上掏出了警官证,然后把他放开,冷冷说,“王海福,你是湛河区刑侦大队的人,居然在没有得到上级允许的情况下到新华区执行所谓的突击检查,已经是非常明显的违反纪律了,我现在把你的配枪和警官证暂时扣押,明天带着一个能让我满意的解释到我的办公室来,不然这把枪就要换主人了。”说完,陈玫不再理会失魂落魄的王队,火热妖娆的身子一转就坐回到了座位上,继续喝酒。

    “警队暴龙一出手,这效果果然不同凡响。”陆尘风咂着嘴,偷笑说,“警队暴龙陈玫,这个外号取的虽然没什么新意,不过倒是非常符合实情,嘿嘿!”

    陈玫迷离的丹凤眼流光一转,笑吟吟地对陆尘风说:“原来沈家二少喜欢比较强势的女孩子,看来我很有希望哦!”

    什么是妖精?现在的陈玫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妖精,还是妖精里面勾人最厉害的狐狸精,一个媚眼抛过来陆尘风就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用力摆着手说:“算了,我随便说说的。”

    淡然一笑,陈玫又恢复了平常的慵懒,“我也只是随便说说。”

    旁边的王队被陈玫放开之后立刻双脚软地退了好几步,被一个警员搀住了。那个警员满脸杀气地小声说:“队长,不过是个小小的科长,只要把她弄到咱们局里,到时候···”

    “到时候咱们的小命就全都保不住了!”王队狠狠抽了那个警员一个耳光,然后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喊,“收队,立刻收队,都快点跟我回去!”

    被抽了一个耳光,那个警员却不恼火,跟在王队身后小声说:“王队,如果那桌人得罪不起的话咱们可以不去管他们,为什么要收队?这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要是放弃了···”

    王队惨笑一声,恨恨地说:“机会?什么机会,根本就是陷阱!开始的时候咱们以为只是对付个小混混,封一间小酒吧,哼,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你知道刚才那个女的是谁吗?她是陈家的大小姐,更是军队的人,她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小酒吧里面喝酒?唯一的解释就是···”

    “王队,你是说宋儒那个小王八蛋把咱们当炮灰,来试探陈家的反应?”那个警员恍然大悟,咬着牙说,“妈的,他们两家斗,干什么把咱们拉进来当炮灰?宋儒这只小王八,早晚要搞他一次!”

    “算了,虽然丢了点面子,不过反正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还是不要去惹那些麻烦。”王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王队你的配枪和证件···”

    “我明天让我父亲打个电话应该就没事了。”

    队长喊收队,虽然什么都还没有查到,一干警员也都乖乖地往外走去,酒客们也都放下了心,可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角落里响起了一声大喊:“等一等!”

    王队停下脚步扭头过,看到宋儒脸色阴沉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低声对他说:“王队,你这是什么意思,过来看看就要收队?”

    王队冷哼一声:“宋少实在太看得起在下了,我王海福不过是个郊区警局一个小小的队长,你们这些大家族的纠纷不是我能掺和的。”

    “大家族的纠纷?”宋儒莫名其妙地说,“只是一个小酒吧,怎么就牵扯打大家族的纠纷了?”

    “哼,宋少不用再这里和我打马虎眼了,陈家大小姐就在那边,你要是想对付她的话就直接上,别拿我们这些小人物做炮灰!”

    “陈玫在这儿?”宋儒一听王队的话,登时傻了眼,陈玫从小就是s市这般富二代的大姐大,几年前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之后所有的富二代都被自己的父母告知绝对不能惹陈玫,而一个月之后,s市的富二代就算没有父母的劝诫也不敢找陈玫的麻烦了。

    “呦,宋儒,你和这位王队长很熟啊?”宋儒背后,陈玫的声音响起,“刚才的‘等一等’是你喊的吧?是要请王队长喝一杯吗?”

    宋儒用力咽下一口唾沫,转过头干涩地说:“是的,我和王队长是老相识了,我看他来突击检查,所以想请他喝一杯。”

    “很好。”陈玫满意地点点头说,“这家酒吧我很喜欢,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宋儒使劲点点头,眼睛不经意间却看到了坐在一旁正笑吟吟看着他的陆尘风,顿时宋儒心中的火就上来了。大步走到陆尘风跟前,宋儒恶狠狠地说:“陆尘风,原来你在这里。哼,陈玫是你请来的吧?你的消息倒真是灵通。”

    “哈,你酒喝多了吧?在说什么胡话。”陆尘风用看白痴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宋儒,然后转回头一边喝酒一边小声叹息道,“哎,真是个可怜的娃,小小年纪脑筋就让酒精给麻痹了。”

    “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我告诉你,这次你叫来了陈玫,让我搞不死裴少白那个小瘪三,但是下一次,我看你还能不能再把陈玫搬过来!”

    陆尘风斜了一眼宋儒,冷笑着敲了敲自己面前的钢化玻璃桌,说:“你和裴少白之间乱七八糟的事我不会插手,不过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叫喧,我就忍不住要敲打你一下了!”“敲打我一下?你有什么本事,你···”宋儒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煞白,因为陆尘风面前的钢化玻璃桌上,在陆尘风刚刚敲过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白点,然后随着轻轻的“咔嚓”声,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缝在玻璃桌上蔓延开来,最后整**化玻璃桌竟然“哗啦”一声碎成了一地的玻璃。

    “宋儒,你说我这么敲敲你的脑门,你会有什么后果?”

    宋儒用力吞了一口唾沫,用颤抖的声音说:“陆尘风,你别狂,你能打是吧?我告诉,这个世界上比你能打的多的是,早晚你会碰上的!”说完,宋儒就飞似的跑出了酒吧。

    看着宋儒落荒而逃的背影,陈玫冷笑了两声,然后随手把枪和证件丢还给了王队,淡淡地说:“当警察贪钱不要紧,但是要注意,别为了贪钱把小命丢了。”

    王队伸手接过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酒吧又恢复的之前的气氛,刚才的突击检查已经成了众人嘴里吹嘘的资本,陈玫也坐回了原来的座位,和陆尘风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聊了几句。陆尘风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半了,便起身对陈玫说:“我要回去了,你也少喝点,早些回去睡吧。”

    “喂,你还没结账。”

    “我不是说我的钱都是你父亲那只老狐狸给的吗?酒钱你就跟他要吧!”陆尘风奸笑两声,闪过了一个飞来的酒瓶跑出了酒吧。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陆尘风哼着调子,大步地向家里走去。陈英杰送的别墅位于s市市区里环境最好的沿河公园旁,从窗口就能看到沿河公园里郁郁葱葱的树木,不过相对的,每次回家的时候都要经过沿河公园这片最茂密的树林。刚开始的时候陆尘风还有一点不习惯,因为这片树林是不少偷情男女最中意的地方,每天晚上路过的时候都会惊起几对野鸳鸯,不过到后来,野鸳鸯们熟悉了陆尘风的行进路线,偷情的地点也改到了小树林的另一边。不过今天晚上陆尘风一踏进小树林就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身后偷窥着自己,但是转过头看去,之间树树木之间影影绰绰,却看不到有人跟在后面。

    “难道是一不小心喝多了?”陆尘风眼珠一转,突然站住脚步,大喝了一声:“哪里来的鼠辈,赶紧滚出来!”

    树林中依旧一片沉静,陆尘风偷瞄着自己的身后,并没有现什么异样,反倒是前面的树林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不一会儿就从两边的树林里走出了十几个人把陆尘风包围在了中间。陆尘风愣了一下,忽然又察觉到背后那种异样的窥视感消失了,不禁心里暗自猜测。

    “嘿,有钱人胆子就是大,被咱们这么多人围着还不当一回事。”领头的是一个蒙着脸的光头。听到他的话,陆尘风才把注意力放在这些围住自己的人身上,这些人都蒙着脸,身体也都很强壮,不像是大街上的流氓混混。

    微微皱起了眉头,陆尘风看了一下表,现在已经是九点五十五了,距离素心定下的门禁时间还有五分钟了,便冷冷说:“一分钟时间从我面前消失。”

    “呦喝,小伙还挺酷!”光头拍着胸口说,“威胁我?我好怕怕···啊!”

    “切,还是用这一分钟把你们都撂倒吧。”陆尘风收回了自己提出的脚,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却惊讶的现这些人眼中没有一丝害怕,反倒是有几个人眼中燃烧起了兴奋的光芒。

    “这些家伙怎么回事?”尽管心里疑惑,不过陆尘风依旧出手了。一分钟之后,所有的人都被陆尘风撂倒了,不过陆尘风心中却也是惊讶不已,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因为他们不只身强力壮、进退有据,而且陆尘风从这些人出手的动作里依稀看到了陈玫招数的影子。

    “难道陈玫要把自己劫回去掏酒钱?怎么可能!”陆尘风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踩住了光头的胸口,双眼紧紧盯着光头,冷然问道:“身份,目的,谁让你们找我麻烦的?”

    “兄弟,真是好身手···啊!”陆尘风脚下一用力,轻松踩断了光头几根肋骨,如果他再用力一点点,断骨就会刺穿光头的肺叶。

    “我不想听废话。”

    光头看着陆尘风,忽然笑着摇了摇头,苦涩地说:“要小心,要小心,这句话我都不知道听过多少遍,没想到最后还是翻了船。你问的东西我是不可能回答的,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怨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能放过我这些兄弟。”

    陆尘风把脚收了回来,淡淡地说:“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你的身份,当兵的是吧?”

    光头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不过他的脸色却没有变,装出一副嘲笑的表情说:“我要是当兵的早一枪崩死你了,还能让你踩着我的胸口?”

    光头虽然装得像,但是他眼中的一丝惊异却被陆尘风看了个清楚。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陆尘风的心沉了下去:“真是当兵的?没道理啊,有陈英杰这个特务头子在,怎么会让这些当兵的过来对付我,而且这些小兵都换了衣服,枪没带在身上,显然是为了隐藏身份,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想要阴我?”几乎在第一时间,陆尘风的脑海里就蹦出了宋儒那让人恶心的假笑。

    眼珠一转,陆尘风就想出来验证自己猜测的办法,他笑吟吟地对光头说:“想要我放过你这些兄弟也可以,不过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要不对我说谎就可以了。”

    “不对你说谎?”光头愣了一下,不太明白陆尘风的意思。

    “对,只要你不说谎,你和你的兄弟就能安全。”陆尘风眯起了眼睛,沉声问道,“派你们来找我麻烦的是宋儒,对不对?”

    沉默,这就是光头给出的答复。

    陆尘风满意地笑了笑,对光头说:“带着你的兄弟走吧,顺便告诉宋儒一声,想教训我的话最好找个比陈玫还能打的来。”

    看着这帮人匆匆离去的背影,陆尘风冷笑了起来。什么不说谎就行,根本就是一个陷阱罢了。是不是宋儒,这个问题只有三个答案可以选择:是,不是,还有沉默不答。如果不是宋儒,那么老实回答这个问题也没什么关系;如果是宋儒,那么光头既不能答是,又不敢说谎,所以他的回答就只有沉默。

    “宋儒啊!看来我这几天要好好督促一下裴少白了,好早点搞掉这个让人恶心的家伙。”陆尘风的脸上忽然亮起了一片兴奋,“顺便可以训练一下这小子,正好就可以暂时请假不用教叶莲那个小迷糊了,真是个好主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下载]苗疆道事
[下载]苏联1991
[下载]农家仙田
[下载]漫步在武侠世界
[下载]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下载]幻城
[下载]特种兵在都市
[下载]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下载]我要做皇帝
[下载]儒道至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