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55.那个是哪个?

    “究竟是个怎么回事呢?”陆尘风钻在被子下面琢磨着刚才在自己意识海里生的一切,根据两个人聊的来看,崔判官应该就是生死簿的前任主人了,因为感情得罪了玉帝(难道崔判官上了王母?厉害厉害!),两边就打了起来,最后崔判官打不过被盘古斧劈到了人间界,玉帝以为崔判官死了,就派人来找生死簿,哪知道派下来的人不只找了五百年没找到生死簿,还因为迷恋人世间红尘不愿回去,所以这个北斗星君撞上崔判官以后虽然斗了一场,却没有打生打死的非要抓崔判官回去。可接下来问题就来了,崔判官怎么会在自己的体内?难道他是一直躲在生死簿里的?哼,这个老混蛋,住在我体内不交房租就罢了,起码也得提点提点我啊,还说我是他的传人,传人有我这样安全靠自己摸索修炼的吗?接下来的问题就是那个北斗星君是怎么到自己体内的。陆尘风仔细思索了好长时间才想起自己之所以能打败蛇妖,多亏了从生死簿里拔出的飞星剑,莫非那个北斗星君躲在飞星剑里?不应该啊,崔判官是被盘古斧劈下来的,躲在生死簿里还情有可原,可这北斗星君是正牌的下凡神仙,为什么也要躲起来呢?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陆尘风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反而是想起了一件不妙的事情,飞星剑被他拔出来却没有收回去,此时自己的房间里有陆云海,那么陆云海很有可能现飞星剑了,自然就能确定自己就是那天晚上救走刺客的人,万一他顺藤摸瓜找出幽若梦是刺客,幽若梦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陆尘风顾不得脸面问题,他连忙探出头看到陆云海还是一副儒雅淡然的模样,猜测他应该还没有现幽若梦的秘密,于是对注视着自己的幽若梦使了个眼色。自从陆尘风醒来,幽若梦和沈青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忽然间他偷偷摸摸地从被子里露出个头来对幽若梦拼命使眼色,幽若梦不禁轻笑一声走了过,沈青黎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失望,不过立刻又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赖在沈青黎怀里的安小婉撇撇嘴,小声对沈青黎说:“那个大**刚醒就不安分,青黎姐咱们不要理他。”

    “对,不理他!”沈青黎轻笑一声,一边抚着安小婉的短一边点头说。

    幽若梦坐在陆尘风的身边,立刻就被他抓住了手,关心地问道:“没受伤吧,幽若?”

    幽若梦清冷的脸庞上露出了温暖的微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说:“我没什么关系,不过听陆云海说沈青黎,她好像伤的比较厉害。”

    陆尘风看了沈青黎一眼,果然见到沈青黎的脸色很是苍白,神色也憔悴的厉害,心里不禁担心起来,不过现在更重要的幽若梦的安全,陆尘风抓紧了幽若梦的手一边瞄着陆云海一边小声说:“幽若你要小心,你那天晚上刺杀沈青黎的事陆云海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你伤了他老婆,他肯定不会轻饶你,等下如果···唔?!”

    陆尘风还没说完,忽然感到一阵幽幽的薰衣草香味袭来,幽若梦冰凉的嘴唇就把他后面的话堵了回去,陆尘风的焦急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打飞了,冰山美人里面藏着的是满满的火热,唇齿间的芳香和那条灵活的小香舌让陆尘风又爱又恨,却怎么也逮不到。感觉到陆尘风被自己吻上了瘾,幽若梦赶紧撤了出来,刚才那一吻是奖励,也有些情动的关系,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愿再这么多人面前和陆尘风亲亲我我地没完没了。

    幽若梦用力呼吸了几下,才恢复了原本的冰冷的气质,可是却消不掉脸颊上的片片红晕。用力瞪了一眼还在痴痴看着自己的陆尘风,幽若梦小声说:“我和安意如已经是朋友了。”

    “恩?”陆尘风愣了一下,然后指着陆云海说,“他也知道你那天晚上···”

    幽若梦轻轻点了点头。陆尘风松了一口气,有担心起沈青黎的伤来,可是问幽若梦的话好像不合适,她似乎对沈青黎很是抗拒。幽若梦现了陆尘风闪烁的目光,身体换了一个角度面对陆尘风做了下来,完全挡住了陆尘风看向沈青黎的目光。陆尘风无奈地抬起头,幽若梦留给他的只有一记白眼和嘴角可爱的偷笑。

    苦笑着摇摇头,陆尘风伸手直接把幽若梦搂在了怀里,坏笑地看着脸上一片通红的幽若梦,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让他着迷,埋在那片青丝中,陆尘风小声说:“小幽若,怎么你身上薰衣草的香味有些酸啊?”

    幽若梦脸上更红了,偷瞄了一眼其他人,现除了安小婉在偷笑着窥探以外,剩下的人都没把注意力移过来,于是轻哼了一声,扭过头用力地吻上了陆尘风的唇,还顺便用力咬了两下。唇分,陆尘风苦笑地摸着自己又被咬破的嘴唇,自己浑身上下就这么一处弱点,偏偏被幽若梦一下子找到了,不过他可不是好惹的,敢咬我我就继续吻,直到吻到你不敢咬为止!

    陆尘风刚想执行他的狂吻战术,忽然身后响起了一个故作冰冷的声音:“哼,你们很亲密嘛!”幽若梦偷笑地看着脸上尴尬的陆尘风,而陆尘风苦笑一声,猛地转身向后搂了过去,可是搂到的却是一个枕头,王悦馨站在后面哼了一声说:“同样的招数还想用第二回,我告诉你···啊!”却是陆尘风趁着王悦馨说话的功夫,又一次出手成功把王悦馨搂在怀里,坏笑着说:“小丫头,同样的招数你不还是上当了?”

    王悦馨看到陆尘风唇上的淡淡血迹,立刻嘟起了嘴,猛地抬起头咬住了陆尘风的下唇,然后还觉得不过瘾,又用力咬住了陆尘风的舌头。当王悦馨心满意足地离开时,陆尘风嘴里已经是布满了伤口,用力把嘴里咸咸的口水咽了下去,心里却是阵阵的甜蜜。

    好不容易把幽若梦和王悦馨都安慰好,陆尘风终于得以脱身,来到沈青黎身边一脸关心,可还没等他说话,安小婉就挡在了沈青黎前面气呼呼地说:“回去回去,跟你那两个老婆亲热去,别来烦我的青黎姐!”

    不理这个吃醋的小百合,陆尘风关心地问沈青黎:“没事吧?听幽若梦说你伤得很重···”

    沈青黎微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的,你呢?”

    “我也没事,不知道怎么就把飞星剑拔出来了,然后大神威把蛇妖给打跑了。”陆尘风夸张地比划了一下,然后偷瞄了一眼陆云海,有些担心地问,“陆云海,知不知道那把剑的事了?”

    “怎么不知道,是他把咱们两个救回来的。不过没关系,他准备把飞星剑送给你。”

    陆尘风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送给我?为什么?”

    “这个你们两个等一下自己谈吧!”沈青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开口询问蛇妖的状况。

    陆尘风挠了挠头,后面的情况他也不太记得,反而是有许多零零散散的记忆奇怪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似乎是跟自己有关,有些还应该是自己经历过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些记忆一点印象都没有,只好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那条蛇的情况,不过我可以肯定它绝对还会来找幽若梦的。”

    沈青黎皱起了眉头:“它为什么一定要来找幽若梦?如果是报仇的话不是应该来找咱们两个吗?”

    陆尘风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跟沈青黎说说幽若梦的事,看她有什么好的意见,于是他问沈青黎道:“你知道谪仙之血吗?”

    “谪仙之血?”沈青黎愣了一下,然后惊讶地指着幽若梦说,“你是说幽若梦她···”

    “没错。”陆尘风点了点头,“那条蛇之所以能这么快复原,还功力大增,就是因为那天晚上他无意得到了幽若梦受伤流下的血。”

    沈青黎有些呆地看着幽若梦,清澈的眸子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羡慕的光芒,感慨道:“谪仙···果然如谪仙般美丽。”

    陆尘风心中一动,心中的话脱口而出:“幽若是谪仙,你却是真正的仙子,完美得让人心疼。”

    陆尘风这句话的威力对沈青黎来说确实大了点儿,安小婉也忍不住恶狠狠地盯着他,大声地咳嗽了起来。沈青黎嗔怪地扫了一眼,又转移话题道:“蛇妖还会再来的,你有把握对付它吗?”

    “这里可不只我一个人啊。”陆尘风半开玩笑地答了一句,又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的伤呢?如果需要休息的话就不用帮忙了,我有了飞星剑那条蛇不是我的对手。”

    “只是耗力过度罢了,休息几天就好了。你一个人终究太危险,我和你一起安全点。”

    “耗力过度?”陆尘风愣了一下,奇怪地问,“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旧伤复呢!不过你昨天只用了两招,怎么就耗力过度呢?哦,对了,我记得咱们刚入学的时候再学校被刺杀,你那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力量也不是很强,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青黎脸上微微一红,低声说:“你真想知道啊?”

    陆尘风嬉笑了一声,半开玩笑地说:“对啊,要是你下次又实力大降,我可不能找你帮忙,不然你又要留在后面替我送死了。”

    沈青黎脸上更红了:“你不许和别人说!”

    陆尘风一脸认真地回答:“这么重要的事我当然不能和别人说了,被敌人知道就不得了了。”

    沈青黎低下了头,忽然伸手捂住了怀里安小婉的耳朵,小声说:“我昨天那个来了。”

    陆尘风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哪个?”

    沈青黎终于忍不住了,用力敲了陆尘风脑袋一下,一脚把他踢到了一边。

    陆尘风莫名其妙地看着沈青黎,还是一脸无辜地喃喃着:“那个究竟是哪个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浪迹在诸天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一号红人
带着仓库到大明
超品巫师
大魏能臣
神魂至尊
武炼巅峰
九星霸体诀
修炼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