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41.裴少白成了通缉犯

    把幽若梦送回到8o1号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沈青黎早已离开,敲谢大叔的房门也没反应,色心大想和幽若梦同居一夜又被踹了出来,陆尘风只好叮嘱了几遍幽若梦好好养伤、不要乱跑,顺便又占了不少便宜后志得意满地回到了学生宿舍。推开宿舍门,陆尘风惊讶的现不只陈率阁回来了,连裴少白和张全德也在,此时裴少白正满头是血地坐在沙上,陈率阁和张全德手忙脚乱地在给他处理伤口。

    陆尘风皱起了眉头,一脚把陈率阁踢开,从张全德手里抢过纱布和生理盐水,一边用盐水清洗裴少白的伤口一边厉声问道:“为什么受伤了不去医院?”

    陈率阁瘫坐在沙上,耸了耸肩膀说:“这小子犯事犯大了,别说去医院,他要是敢踏出这件房门半步都有危险。”

    “难道裴少白得罪沈家了,连你陈率阁都护不住他?”

    “要是得罪沈家还好,我跟青黎姐说说就没问题了,可惜他得罪的是宋儒那个小瘪三。”陈率阁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愤愤然地说,“其实这事也怪我,我和宋儒那小子一向不对头,他不敢明着得罪我,就带着一帮人偷偷去找鸽子的麻烦,哪知道正好让少白撞上了,少白把宋儒那帮人教训了一顿,还识破了那个小瘪三的身份,于是鸽子第二天就把宋儒那帮人给踢出舞蹈社了。”

    陆尘风点点头说:“这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难道宋儒敢和你硬碰?”仔细分辨了一下裴少白身上的伤口,陆尘风脸色顿时往下一沉,厉声道:“不对,他身上这是枪伤,宋儒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杀人,到底怎么回事?”

    “栽赃呗,现在少白是s市特大连环剜心杀人案件的主要嫌疑人,通缉令都下来了。”张全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陆尘风,陆尘风接过来一看,上面清楚地印着裴少白的照片,悬赏的奖金高达十万元。

    连环剜心杀人案的犯人明明是那只蛇妖,怎么可能会是裴少白?陆尘风愤然把通缉令往桌子上一摔,怒道:“宋儒那混蛋搞的鬼?”

    陈率阁满脸怒气地灌着啤酒,张全德叹了一口气继续解释道:“应该就是那个王八蛋,少白晚上经常和四中旁边的一群小混混喝酒闹事,宋儒买通了那帮小混混,叫他们串通口供,否定了少白的不在场证据,再加上咱们学校死的那个女生刚好是少白的前女友徐敏,最重要的是警察在垃圾箱里找到一把带血的刀,血是徐敏的,刀上有少白的指纹,所以案子就定下来了。”

    陈率阁恼火地把手里的酒瓶一丢,火冒三丈地吼道:“宋儒那个混蛋,收买了那帮混混以后弄一把带少白指纹的刀还不是轻而易举,这案子本不该如此草草了结的,肯定是宋儒通过家里给那帮警察施压了!”

    “你爸怎么说?”

    “我爸他说他管不了。我草,警察局长见了他都恭恭敬敬的,他居然说他管不了!这次少白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就学我姐,再也不认这个混蛋爹了!”

    陆尘风叹了口气,他倒是明白陈英杰的想法,陈英杰真正的身份是特工头子,权利虽然大,受到的钳制和监视肯定也不小,他绝不可能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小混混冒险干预警方办案。陆尘风想了想,给裴少白处理好伤口之后还是拨通了陈英杰的电话:“老狐狸,裴少白的案子你知道吧?他是被冤枉的。”

    电话另一边响起了陈英杰不疾不徐地声音:“既然是冤枉的你应该去找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给我打电话是没用的。”

    “如果有直接的证据,我也不想麻烦你。看在陈老太太寿宴上我帮过你和陈率阁一把,这次你就当还我人情吧。”

    “这样啊,那我帮你问问吧!不过裴少白的案子铁证如山,就算是我也不能翻案啊,不过如果你帮我···”

    没等陈英杰说完,陆尘风就挂掉了手机,心里暗骂:“老狐狸,让你当特务头子实在太埋没你的才华了,应该把你丢到非洲去,以你的奸商本性,我看没几年非洲那些钻石矿就都成你的了。”

    陆尘风又打了一个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温柔的女声:“您好,请问您找谁?”

    陆尘风愣了一下,看了看手机上拨出的号码并没有错,不禁轻笑一声说:“我找铁狼,叫他快点来听电话!”

    “啊?”女声惊讶地喊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是不是陆尘风少爷?”

    “陆尘风少爷?”陆尘风无奈地苦笑一声,心想铁狼还真能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次叫自己是二少,现在又让手下叫自己是陆尘风少爷。“少爷”这两个字陆尘风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顺耳,不过他也懒得和这个接电话的废话,沉声说:“我就是陆尘风,立刻去叫铁狼。”

    “是,是!”手机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铁狼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了:“二少?”

    “恩,是我,有事找你帮忙。”陆尘风严肃地说,“四中附近的小混混,你把他们都叫过去训训话。我一个朋友裴少白被他们做假供陷害了,你叫他们到警察局把真话说出来。”

    “没问题,二少!”铁狼听出了陆尘风的认真,连声保证道,“我保证今天晚上那帮小家伙就乖乖地去警察局把该吐的话全吐出来!”

    对铁狼办事,陆尘风还是比较放心的,如此一来的话只要再搞定那把刀就可以了,这对轮回生死功来说就是小事一桩。正事说完,陆尘风开玩笑说:“铁狼,你现在行了啊,居然连小秘都有了。”

    “嘿嘿,二少,咱们尘风运输公司最大的对手黄原运输公司已经关门大吉了,我现在可是s市最大运输公司的总经理啊,身边哪能没有个小秘。二少你还别说,身边有个女人之后虽然有点麻烦,但这日子过得确实条理多了···”

    “黄原运输公司完蛋了?”陆尘风轻笑一声,这黄原运输公司的完蛋和自己多少有些关系,看来自己这个董事长还是很负责的。陆尘风又故作惊讶地打趣说:“不是吧铁狼,你难道是想结婚了?你这春天可来得有点晚啊!”

    铁狼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说:“结婚还没有打算,不过我倒是不想这么混下去了,mimi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mimi?很有趣的名字,是不是就是刚才接电话的那个?声音很不错!明天我去看看吧。要不要带点什么礼物?老大第一次出现总不能空手吧···”

    铁狼被陆尘风逗得支支吾吾半天没插上嘴,最后实在受不了居然直接把电话给挂了。陆尘风撇撇嘴自言自语道:“靠,敢挂我电话,非让你黑帮老大的身份延长五年不可!”

    见陆尘风放下了电话,一脸期待的陈率阁和张全德立刻开口问道:“老大,怎么样?”

    “我明天去一趟警局就没什么大事了。”陆尘风松了一口气坐在沙上,在桌子下面翻了翻,不禁皱眉说,“我那包铁观音怎么没了?”

    “前两天kitty老师来找你,你不在,她说想喝茶就把你那包茶叶拿走了。”

    “啊?”陆尘风郁闷地撇了撇嘴,那包茶可是四海一堂最后的存货,陈英杰说铁观音s市的人喝不惯,而且真正懂茶的人没几个,所以以后就用龙井了。从陈率阁手里抢过一瓶啤酒,喝了一口却没有那天和陈玫一起喝时的痛快,只好叹了口气又把酒放下了。

    这时裴少白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痛苦地呻吟了两声自言自语道:“草,原来中枪是这么个感觉,真Tmd难受!”睁开眼睛看着陈率阁、张全德和陆尘风,裴少白脸上露出了感动之色,很是感慨地说:“你们果然是我裴少白的好哥们!”

    “好哥们可不只是能玩在一起的,经过这件事你也该多想想了。”陆尘风从陈率阁身上掏出烟和打火机丢给了裴少白,认真地问道,“你身上的案子我能帮你解决,对于宋儒你准备怎么办?”

    裴少白脸上露出了满满的煞气,怒道:“那个小人,我今天晚上就把他给砍了!”

    “你要是这么打算的话,我现在就打断你两条腿丢进警察局。”陆尘风眯着眼沉声说,“我宁可救一个乞丐,也不想救一个只懂喊打喊杀的笨蛋!”

    “你···”裴少白怒视着陆尘风,却立刻被陆尘风身上的气势压了下来,人也随之变得冷静了,沉思了一下,裴少白垂下头有些沮丧地低声说,“我现在拿他没办法。”

    “不错。”陆尘风满意地点点头,转口问道,“你知道狼帮吗?”

    “知道,现在是s市最大的黑帮。”

    “知道就好,等你的伤好了,去大富豪夜总会找一个叫铁狼的人,他带着你在狼帮混。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找宋儒报复就看你自己的了,现在你先去休息吧。”

    把裴少白打回自己的寝室,陆尘风皱着眉头盯着桌上的啤酒陷入了沉思。陈率阁不用再担心裴少白的事了,立刻注意到了陆尘风的心不在焉,不禁八卦地问:“老大,是不是有心事,说给我听听啊!”

    陆尘风刚想一脚把陈率阁踹飞,忽然想起这小子也曾是纵横花丛的****,心中一动就对陈率阁说:“我跟你说,不过你不能再跟别人说了!就是于秋鸽也不行。”

    “没问题,没问题。”一听陆尘风要告诉自己,陈率阁立刻没命地点头,八卦之火已经快要燃烧到顶点了。

    “其实,我刚和女朋友吃过饭回来···”陆尘风犹豫了一下,却不知道怎么把幽若梦的事说出来。

    陈率阁失望地摆摆手说:“老大,不是吧,你和王悦馨约会的事给我说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听听我和鸽子的事。”

    “和我吃饭的不是王悦馨!”

    “老大别耍我了,什么不适王悦馨?你不是说是和女朋友吗···”陈率阁的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瞪着眼睛一脸恍然大悟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脚踩两只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医武兵王
牧神记
无上崛起
寒门崛起
修真聊天群
马前卒
儒道至圣
最强反套路系统
抗日之特战兵王
人皇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