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34.痛彻心扉

    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是从未见过的窗子和窗外湛蓝的天空,幽若梦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想揉一揉额头,可是刚一抬起手剧烈的疼痛就从后背传来,让幽若梦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么早就醒了,不多休息一会儿吗?”陆尘风听到了幽若梦的哼声,敲了敲门走进了房间。

    “陆尘风···”幽若梦皱了一下秀气的眉毛,昨晚生的事情一点一滴地在她脑中回放,最后她记得自己好像就是被陆尘风从沈家大宅救出来的,然后就昏倒在了陆尘风怀中。“对了,伤!”幽若梦猛地想起自己后背被重创了一下,连忙伸手摸过去,摸到的只有厚厚的纱布和自己光滑的皮肤。

    幽若梦原本清冷的脸庞上顿时一片通红,再加上她又气又怨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让洗了一晚上凉水澡的陆尘风有升起了一丝躁动,他连忙把目光移开,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昨天救了你,看你伤的挺重,就给你包扎了一下,正好咱俩的血型相同,我就又给你输了点血。不过你放心好了,那是房间里黑漆漆地什么都看不见。”

    “什么都看不见,伤口又怎么会包扎得这么整齐?而且你夜视的能力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幽若梦心里愤然,反驳的话却说不出来,气愤地盯着陆尘风看了半天,突然用被子捂住了头,躲在被子里闷声喊道:“出去!我不喊你不许进来!”

    “好,好!”陆尘风连声答应着走出了房间,心里小小松了一口气,看来情况还是不错的,起码幽若梦没有刚见到自己就跳过来拼命。

    听见关门的声音,幽若梦借着被角的缝隙偷偷往外看了看,见陆尘风确实已经离开,才吐出一口气从被子里钻出来,呆呆地看着自己上半身缠得整整齐齐的纱布,心中羞涩的味道越来越浓,终于她大喊了一声又钻回到被子里。

    陆尘风人虽然再外面,心思却放在了房间里,听到幽若梦突然出一声尖叫,连忙踹开门紧张地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然后试探地问道:“幽若梦,你还好吧?”

    “出去!再进来我就一枪崩了你!”被子里传来幽若梦哽咽的喊声,隐隐还有哭泣的声音传来。陆尘风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坐到床边,尽量用温柔的声音说:“幽若梦,我们谈谈好吗?”

    “走啊!是不是非要我动手?”

    陆尘风眼中闪过了坚定,昨天晚上他已经想好,说什么都不能再逃避自己对幽若梦的感情了,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起码他没有放弃,起码他问心无愧!

    “幽若梦,和我谈谈!”

    躲在被子中的幽若梦没有再出声音,沉默良久才冷然道:“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

    陆尘风脸上忽然绽出了灿烂的微笑,他淡淡地说:“我想跟你说,我后悔了。”

    躲在被子里的幽若梦身体猛的一颤,然后把头从被子中探了出来惊讶地盯着陆尘风:“你说真的?”

    “真的!”

    幽若梦眼中的光芒先是欣喜和激动,接下来变成了犹豫和不安,最后化为了深深的绝望,嘴角微微扬起,脸上却满是悲伤:“现在你说后悔又有什么用?不,从一开始就没用,我们根本不可能再一起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陆尘风伸手将幽若梦散乱的青丝抚平,微笑着说,“我知道你是个杀手,可是杀手又能怎样?不要再做杀手了,和我在一起,我会用我的力量保护你!”

    这应该是陆尘风第一次表白,可惜效果并不理想,幽若梦冷冷盯着陆尘风说:“我的父亲是组织领,你叫我不当杀手、离开组织?”

    “既然他是你父亲就更不应该让你当杀手了,难道他以为杀人是什么幸福的事吗?”陆尘风心里对未来岳父立刻升起了强烈的不满,身为杀手组织的领居然不给女儿一个幸福安稳的生活,反而让她也去当没有人性的杀手,难道幽若梦不是他亲生的吗?

    幽若梦脸上露出了一片默然和无奈,她咬着嘴唇轻声说:“父亲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必须继承父亲辛苦大半辈子打下的基业,父亲退位之后我就是组织的新领,所以我必须是个杀手,必须是个强大到没人有意义的杀手!”

    “那么你做到了吗?”陆尘风紧盯着幽若梦,丝毫不放松。

    “做到了吗?”幽若梦眼光复杂地看着陆尘风,最后咬了咬牙,认真地盯着陆尘风说,“你知道我真正的目标是谁了吧?没错,就是沈青黎,而且如果我能完成任务,我就能成为组织的新领。”

    陆尘风脸上的微笑僵住了,他原本还以为幽若梦只是个普通杀手,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这么多麻烦。他有些苦恼地叹了一口气:“一定要杀沈青黎,一定要继承你父亲的杀手组织吗?”

    “一定!”幽若梦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她期待地看着陆尘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你会帮我吗?”

    如此明显的暗示让陆尘风的心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只要自己点点头,他和幽若梦之间就再没有半点障碍。可是,可是为什么幽若梦的目标一定要是沈青黎?陆尘风心头涌起了浓浓的苦涩,他感到自己好像站在了一条岔路口前,一边是放弃幽若梦、追求沈青黎飘渺的爱,一边是杀了沈青黎、得到幽若梦的心。终于,陆尘风还是摇了摇头,在幽若梦绝望的目光中说:“对不起,我不能帮你杀沈青黎。”

    幽若梦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甚至比昨天晚上命垂一线时还要难看,她努力张开了毫无血色的嘴唇,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陆尘风看得一阵心疼,连忙用力抱住了幽若梦,心里大骂自己不该如此吓这个脆弱的冰山美人,他急促地解释道:“幽若,别这样,虽然不不能帮你杀沈青黎,但是我可以帮你继承杀手组织。”

    “你帮我?你想怎么做?”幽若梦听到陆尘风的解释,脸色总算恢复了一点点。

    “很简单,既然有人不服你,我就帮你把他干掉!”

    幽若梦皱起了眉头,摇头说:“不可以,你杀了他们就严重削弱组织的实力,而且还会使杀手们离心,最重要的是,杀沈青黎的任务不是我们想放弃就能放弃的。沈家公主,正常情况下我们怎么会去招惹,可是下任务的人说如果我们不接,或者完不成,就杀死组织里所有的人。”

    “哈,还真是嚣张,什么人这么牛B,不敢直接对付沈家,只敢来威胁你们?”陆尘风一阵冷笑,对这种鼠辈充满了不屑,既然他们不敢对沈青黎动手,自然是怕了沈家,陆尘风虽然自问未必能打得过沈青黎,但就算是沈青黎也未必能伤到自己,生死簿的强大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陆云海的飞星剑就是例子。

    “我也不知道他们真实的身份,只知道他们派来监视的人自称鹰少,很讨厌的一个家伙。”提起鹰少,幽若梦脸上满是厌恶。

    “鹰少?好像在哪听说过···”陆尘风挠了挠头,忽然眼睛一亮说,“那个鹰少是不是派人送你一把沙漠之鹰,不过你没要···”看到瞪视着自己,陆尘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想收口却来不及了。幽若梦怒视了陆尘风好一会儿才说:“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开始跟踪我了,那把沙漠之鹰是被你偷走的吧?”

    “呵呵,原本想送给你的,后来现你是杀手就不敢给了。”陆尘风不敢多做解释,连忙转移话题,“不如我把那个鹰少抓住,然后交给沈青黎处置,这样就让沈家和鹰少那帮人打去吧,你们就可以抽身事外。”

    幽若梦低下头,眼神中闪过复杂的光芒,沉思了好一会儿她忽然抬起了头,出神地望着陆尘风的眼睛,缓缓开口道:“陆尘风,你跟我说实话,如果我···如果我嫁给你,你怎么面对王悦馨?”

    关于这个问题陆尘风早就想过了,却没找到解决的方法,他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幽若梦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今天她的心情跌宕,在听到陆尘风说出“我不知道”四个字之后,心里竟没起任何的波澜,也许是因为她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

    “幽若梦···”陆尘风还想解释,幽若梦轻轻摇了摇头,开口打断道:“别再骗我了,也别再骗你自己了,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无法绕开的障碍,就让我完成一个杀手,一个女儿应尽的义务吧!”

    “幽若···”

    “出去,我想休息一会儿。”幽若梦把身体转向了另一边,忽然声音哽咽地说,“好好对待王悦馨,她是个好女孩,比我更适合你。”没有回答,陆尘风叹息一声走出了房间。

    “这样就够了,我很满足了,我知道你爱着我,知道你在乎我,这就足够了···”幽若梦紧紧按着自己的胸口,后背伤口的疼痛却被她的心痛彻底淹没了,泪水落下,呼吸也渐渐变得艰难,跳动的心脏仿佛要裂开一般。幽若梦知道,这个感觉叫做,痛彻心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下载]校园绝品狂徒
[下载]极品透视
[下载]重生之国民男神
[下载]神藏
[下载]巫神纪
[下载]超级兵王
[下载]剑主苍穹
[下载]剑道通神
[下载]都市逍遥修神
[下载]盖世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