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27.安小婉的百合之恋

    早上七点,学校的校园中已经热闹起来了,陆尘风打着哈欠和陈率阁缓缓走出了宿舍楼。昨天陆尘风陪王悦馨疯了一下午之后,晚上回到寝室刚想睡觉,陈率阁就跑回来开始滔滔不绝跟陆尘风说他和于秋鸽这一天都做了什么,说了一遍又一遍,害得陆尘风又是一晚上没睡着。到了早上,陈率阁还是啰嗦个不停,陆尘风差点儿就想用沈青黎的剑捅死这只苍蝇了。

    “咦,怎么这么多警车?”陈率阁忽然惊叫一声。陆尘风抬起头,果然看到女生宿舍外边停了好几辆警车,几道黄色的警戒线拉开,不少警察守在路口询问着过往的学生,陆尘风一眼就看到了警察中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

    “陈玫?”陆尘风心里一虚,刚才的好奇心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扭头就想溜走,可惜陈玫已经提前一步看到了他,慵懒中带着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陆尘风,想溜到哪去?”

    “呵呵,原来是大姐大,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陆尘风苦笑着走到了陈玫跟前,偷偷瞄了陈玫一眼,现陈玫就好像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一般,脸上依旧是那般性感的慵懒模样。陈玫撇了陈率阁一眼,陈率阁立刻乖乖地点点头说:“我和鸽子有约会,我先走了。”说完飞似的溜走了。

    “没义气的家伙!”陆尘风偷偷对陈率阁的背影竖了竖中指,转过头对陈玫说,“大清早的,怎么来了这么多警察?”

    “命案呗!”陈玫兴趣索然地把头上的警帽丢进了警车,对陈率阁说,“走,陪我去吃顿饭。”

    “可是我还要上课···”

    “警察查案,要录你口供,赶紧跟我走!”陈玫一瞪眼,陆尘风立刻软了下来,乖乖地跟着陈玫向学校外走去。

    两人随便走进了校外的一间餐厅,陈玫也不点菜,要了一打啤酒就喝了起来。陆尘风一路上都在偷偷地打量着陈玫的脸色,但是一无所获,此刻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大姐大,你找我来做什么?”

    “当然是找你帮忙。”陈玫冷冷瞥了陆尘风一眼,“你学校里面生命案了,你知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你以为我是凶手?”陆尘风忽然脸色一变,紧张地问道,“死的那个是谁?不会是沈青黎吧···”

    陈玫用看白痴的目光盯着陆尘风说:“你以为沈青黎是什么人?上次她被刺杀,受了点儿轻伤警察局长就差点儿引咎辞职,这次要是她死了又怎么会轮得上我带队?”

    “也对,也对。”陆尘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心里头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口问道,“那死的又是谁?”

    “徐敏。”

    “我不认识。”

    “我知道。”

    “你知道还来找我做什么?”陆尘风一阵憋火,陈玫她不会是心里郁闷耍自己玩的吧?

    陈玫此刻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沉声说:“昨天你学校里死了一个女生,死状很奇怪,她的心被活生生地从胸口掏走了,类似的案件在最近的几个月里已经生过九起了。另外今天警察还在学校后花园里现了一些了不得的情况,我想这你总知道吧?”

    陆尘风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知道一点儿,我昨天去看过,不过我到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是吗?”陈玫眯起了眼睛,“你们这些人做什么我不想管,国家也不想管,但是你们也不可以给我们找麻烦,所以如果你知道些什么最好都给我说出来。”

    陆尘风想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你们管不了的,连我都管不了。”

    陈玫挑了一下眉头,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开口说:“你们学校还生了一件命案,贾德仁死了。”

    “贾德仁死了?”陆尘风惊讶地瞪起了眼睛,自己还没找那个混蛋算账,他怎么就死了?

    “恩,而且很惨。哼,要不是他那张脸还完好无损,根本没人能认清楚那满屋子的血肉是什么东西。”提起这个陈玫的脸居然也是微微变色。

    陆尘风皱起了眉头:“你怀疑···”

    “很有可能,要么凶手就是个心理变态。”陈玫似乎没有的耐心,她皱着眉头丢掉了手里的酒瓶说,“我知道你是有力量的,所以你必须帮我弄清楚这两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喂,大姐大,不是吧?我才刚轻松了两天又找我做这些玩命的事?”陆尘风一脸苦笑,上次对付李家差点儿把命给丢了,不过对付李家也对自己有利,所以陆尘风才就愿意去拼命。这次查命案,很可能要跟别的修炼者动手,陆尘风才不想插手。

    陈玫扬了扬嘴角,讽刺道:“你要是不管的话,我就要把你逮回到局里了,我们在后花园现了你的脚印,时间正好是昨天生命案的时候。”

    “你这是威胁!”

    “威胁你又怎么样?”陈玫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瞪着陆尘风说,“帮不帮,你自己看着办吧。”

    想起陈玫的身手,陆尘风用力吞了一口唾沫,苦笑着说:“一定要我帮忙吗?”

    “你们这些有实力的人一个比一个有势力,只有你好欺负,我不找你帮忙找谁?酒钱你掏吧!”陈玫站起身向餐厅外走去。

    陆尘风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多了一件麻烦事,但是她没开口说那天晚上的事就好。正在庆幸的时候,耳边忽然想起了一个甜甜的声音:“哈,难得有个沈青黎看着顺眼的人,没想到也是个花心的家伙。”

    “哇,安小婉?”陆尘风被吓了一跳,不禁奇怪地问道,“你以前不是一直跟在沈青黎身边的吗?最近好像都没怎么见到你。”

    “因为我新找到了一个小弟,现在也有人叫我姐了!”安小婉得意地扬起了下巴,然后一脸八卦地问道,“喂,陆尘风,刚才那个漂亮女警是谁啊?我看你和她挺熟的,是不是你女朋友?哎呀,对了,你女朋友是王悦馨,这么说那个女警是你情人?原来你脚踩两只船!”

    “stop,stop!你再说下去我告你诽谤啊!”陆尘风拿安小婉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她的八卦程度和陈率阁简直不相上下。

    “诽谤?你说如果我到处宣扬,同学们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安小婉坏笑了两声说,“如果你不想我到处乱说的话,今天就别上课,陪我到处走走吧!”

    “不上课总要请假吧?可是我根本没借口啊!”陆尘风可不想陪安小婉上街,万一被王悦馨现了绝对不会是咬手那么简单了。

    “借口?”王悦馨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用甜甜的声音说,“李爷爷你好···我今天心情不好想出去散散心···恩,我会注意安全的···放心吧,我同学陆尘风和我一起去,他很会打架的,有他在绝对安全,你帮我们两个请假吧!”

    “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啊?”见安小婉关了手机,陆尘风心里大叫起了不妙。果然安小婉抓住陆尘风的手就往外跑,高兴地说:“是校长喽,他的假条最好使了。走,先陪我去电玩城吧!”

    太阳渐渐爬到最高处,又渐渐地落下地平线,夕阳余晖下,陆尘风看着窗外渐渐远离的景色,心里感慨着安小婉充沛的体力,从早到晚她几乎没休息过,从电玩城玩到野生动物园,又跑去植物园的小湖里面捉鱼,再拉着陆尘风逛街买小饰品,最后来到了游乐园让陆尘风陪她坐摩天轮,坐了一圈又一圈,好像窗外的景色她永远看不够似的。

    “喂,天马上就黑了,游乐园要关门了,坐完这一圈咱们就回家好不好?”一天没见王悦馨,陆尘风心里有些想念和惴惴不安,不知道陈率阁这个八卦男有没有把早上的事乱说。

    听到陆尘风的话,安小婉终于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定定地看着陆尘风说:“陆尘风,你知不知道青黎姐最近生什么事了?”

    “我怎么知道?”陆尘风心虚地摇摇头说,“你和沈青黎比亲姐妹还要亲,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原来我们确实比亲姐妹还亲,但是这些天不一样了,青黎姐开始故意的疏远我,还警告我不要再去骚扰她。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安小婉大大的眼圈里泪水泛滥了起来,她猛地抓住了陆尘风的手哀求道,“其实是什么原因我很清楚,是因为你,陆尘风!”

    “因为我?”陆尘风满脸的无辜加莫名其妙,心里暗自猜想会不会是最近走霉运,什么坏事都往自己身上跑呢?恩,看来明天得去拜拜佛了。

    “就是因为你,因为青黎姐她喜欢上你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安小婉这句话差点儿没把陆尘风吓得从摩天轮上跳下去。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陆尘风颤颤巍巍地说:“大姐啊,我叫你大姐了行不行?以后这种吓人的话不要给我说了,我胆子小···”

    “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安小婉板起了脸说,“自从我被青黎姐赶走之后,我就一直秘密调查原因,直到昨天我才终于现了真相!昨天我趁着青黎姐要参加校庆比赛的机会到她家去,偷看了她的日记,日记里面满篇满篇都是写陆尘风的,都是写你的!”

    “都是写我的?”陆尘风心中忽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这时陆尘风才现沈青黎的魅力其实早早的就征服了他,仅仅是安小婉的几句话就让他怦然心动,可是随即王悦馨那张满脸泪水却在勉强微笑的小脸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陆尘风感到一阵心痛。

    安小婉此时的心情更是激荡,她大声对陆尘风说:“青黎姐肯定就是因为有了你,所以才不想把我留下来做电灯泡,怕我挑拨你们两个的感情。可是没有青黎姐在身边的日子好难受,我好想青黎姐啊!陆尘风,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们两个在一起我就离得远远的,而且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你们感情的事,所以你帮我劝劝青黎姐,让她还像原来那样疼我好不好?”

    看着安小婉满脸泪水的模样,陆尘风的心又软了,可是他和沈青黎貌似距离男女朋友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现在两人顶多就是比普通朋友稍稍强了一点,所以安小婉的猜测到底是对是错,陆尘风实在无法判断。陆尘风叹了一口气,刚想安慰安小婉几句,忽然心头一阵警觉,扭头看向窗外,陆尘风惊讶地现摩天轮的上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黑云,将整个游乐园遮在了下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人皇纪
九天剑主
永恒圣王
神魂至尊
都市超级医圣
全职法师
造化之王
神道丹尊
天道图书馆
修罗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