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26.另一个itty

    “是沈青黎?”陆尘风的心往下一沉,忽然想起自己前几次见到黑云,第二天沈青黎的脸色都会不好,尤其是上一次沈青黎明显受了不轻的伤,原来她一直在和别人战斗。

    “走吧,等下被人现了,你就麻烦了。”幽若梦扫了一眼冰雪之剑旁的几滴血迹,一丝精光从她眸子中闪过,然后转身就离开了。陆尘风还想伸手去拿沈青黎的剑,但是手还没等碰到剑,浓浓的冰霜就就从他的手指向上曼延,连忙把手抽回来,陆尘风惊骇地现他的半只手臂都被冻住了。

    “好厉害的剑!”陆尘风心中骇然,幸好轮回生死功自地护住了手臂才只受轻伤,心中对沈青黎的力量更加佩服。不过任由这把剑放在这里肯定会有麻烦,等警察来的时候恐怕还以为这是uFo来袭留下的东西,然后拿到中科院去研究,恐怕就是沈青黎也要不回来了。轮回生死功的力量在冰雪中缓缓流动,不一会儿几片嫩绿的青草就冲破了地面的快生长了起来,一接触到冰雪之剑草叶上就结出了厚厚的一层冰,不过后面的草叶还在生长,渐渐地将冰雪之剑缠绕覆盖。不知道缠了多少层,那把冰雪之剑早已经看不见了,只有一个巨大的草球留在地上,陆尘风停下了轮回生死功,伸手抓住了草球,拖着它向自己的寝室奔去。

    安放好沈青黎的剑,陆尘风担心沈青黎的安危,又出门寻找,却始终找不到她的踪迹,而天上的黑云也早已飘散,终于陆尘风还是放弃了。回到大操场,找到了正在呆的王悦馨,陆尘风忽然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睛,粗声粗气地说:“小妹妹,猜猜我是谁?”

    “是**!”王悦馨咯咯地笑了起来,转身抱住了陆尘风,“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陆尘风把自己对沈青黎的担心藏起来,装作不在意地问道,“下午的比赛怎么样?看见沈青黎没有啊?”

    王悦馨撅着嘴,赖在陆尘风的怀里撒娇道:“我哪有心情看比赛啊!不只是你不见了,沈青黎没来,连kitty老师也消失了,我还以为她肯定会来找你的。”

    “kitty老师不会为上午的事情生气吧?”陆尘风开玩笑道,“说不定她去找贾德仁算账去了。”

    “哼,我要是kitty老师,一定要把贾德仁那个混蛋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小丫头愤愤地比划了一下拳头,可爱的模样让陆尘风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小丫头还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下亲亲我我,一下子小脸就红透了,用力咬着陆尘风的手说:“下次不许你在这么多人面前亲我!”

    “哦,也就是说在没人的地方就可以随便亲,是吧?”和王悦馨调笑了几句,陆尘风的心情好多了,在心里自我安慰道:“算了,如果连沈青黎都打不过,估计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沈青黎那么强,应该不会有事吧?”

    天色渐晚,校庆早已活动结束了,教导主任贾德仁憋火地回到了自己的秘密别墅,虽然教导主任的工资没多少,但是在他贪心的索贿和贪污下,一栋小小的秘密别墅他还是买得起的。今天的校庆活动让他心里非常的郁闷,做了那么多的手脚,最后居然还是让陆尘风拿到了舞蹈比赛的冠军,都怪那个半路杀出来的沈青黎,可是他又不敢把沈青黎怎么样,只能不停在心里骂陆尘风的狗屎运好,每次都有人帮他逢凶化吉。

    打开别墅门,贾德仁意外地现别墅里黑漆漆的一片,一盏灯都没看,黑洞洞的门口就好像是一张怪兽的嘴巴,正诡笑着等他乖乖地走进去。

    “该死,昨天晚上没睡好的关系吗?”贾德仁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嘴里小声嘟囔着,随即脸色不愉地想别墅里喊道:“芳芳,在就赶紧把灯打开,玩什么神秘?”芳芳是贾德仁的情人,虽然才不到二十岁,但已经跟了贾德仁三四年了,当初刚上高中的芳芳父母全都出车祸死了,贾德仁趁机**了她,不过后来在贾德仁威逼利诱之下,毫无依靠的芳芳只好当了贾德仁的情人。

    听到贾德仁的喊声,别墅里的一个房间果然亮起了灯,微微照亮了漆黑的别墅。贾德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边脱去自己的鞋走向开灯的房间,一边在嘴里谩骂着:“臭丫头,早就跟你说过别弄这些什么浪漫的玩意,这世道有钱才是硬道理,你要是有钱也不用给我当情人了···”说着话,贾德仁就推开门走进了开灯的房间,可是房间里的场面吓得他瘫坐在地上,浑身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血,满屋子都是血,房间里所有的东西上都沾满的血迹,房间的地板上躺着一个**的女人,女人全身苍白,颈部、手腕、大腿的大动脉上都被划开了深深的伤口,但是此时已经没有血从伤口中流出了。

    “芳···芳芳!”贾德仁认出来,这个**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情人芳芳。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漂亮?”一个嬉笑的声音忽然从贾德仁身后传来,惊得贾德仁又是一阵猛烈的颤抖,好一会儿他才敢转过头,惊恐地看着身后隐藏在黑暗中的人。

    “回答我呀,漂亮?还是不漂亮?”伴随着嬉笑的声音,一个女人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的个子不高,但是身材却性感得诱人至极,一头灿烂的金下是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但是娃娃脸上那双青色的眸子,却让人心中一阵阵地涌起恶寒。贾德仁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因为她实在是太迷人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让贾德仁失眠了好几个晚上,原本他打算把陆尘风整出学校之后,就对这个性感的金丝猫下手的。

    “kitty老师,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贾德仁咽了一口唾沫,颤抖地问道。kitty原本可爱的形象让贾德仁还抱有一丝幻想,也许她只是碰巧来找自己的。

    “我当然是来找你的。”

    “果然,果然只是碰巧而已···”贾德仁微微松了一口气,却还没等平复自己的情绪,就看到kitty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邪的微笑,冰冷的声音从她鲜红的唇中传了出来:“不过你回来得还真晚,我等得实在不耐烦了,就向你的情人要了点儿血画画,你不会介意吧?”

    “啊啊···”贾德仁惨叫着,惊骇万分地向房间里爬去,kitty也不阻拦,只是邪笑着跟在他的身后,直到贾德仁爬到了房间最里面的墙角,再也无处可逃时,kitty才停在他的面前,用疑惑的声音说:“为什么要跑呢?难道你也觉得我画的不好看?果然还是用料的关系吧!只有对一个人怀有强烈的感情,我才能用这个人的血画出美丽的东西来。”

    贾德仁的眼中猛然闪出一道狰狞的凶光,他突然扑向了kitty,却被kitty轻描淡写的一拳打在了胸口,随着几声清脆的响声,贾德仁就口吐鲜血倒在地上。kitty皱着眉头伸出脚,轻轻踩在贾德仁的小腿上,一声惨叫声后,贾德仁的小腿就扭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

    “姐姐说过,动手动脚的男人是最可恶的!”kitty厌恶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丝喜悦的光芒,“不过如果用你的血,画出来的东西一定好看,因为厌恶和痛恨也是一种强烈的感情吧!”

    看了一眼芳芳的尸体,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变成那个样子,贾德仁顿时心胆俱裂,他绝望地哀求道:“别,别杀我!kitty老师,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kitty,老师?”kitty愣了一下,随即轻笑着说,“你是说我姐姐吧?差点儿忘记了,我姐姐现在叫kitty。”

    “你,你不是kitty?”贾德仁也呆了一下,没想到世界上有相貌如此相近的人,两个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仔细分辨,两人唯一的不同就是眼眸的颜色,kitty是湛蓝色,而面前这个女人则是青色。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kitty很有耐心地解释道,“我应该算是姐姐创造出的人格吧,只有当姐姐极度不高兴或者想杀人的时候才会放我出来,虽然我们共用一个身体,但是思想上却是独立的。”

    虽然感觉很荒谬,但是贾德仁不得不相信,他此时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脑子里想着脱身之术,嘴里却拖延时间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啊!”

    “你做了让姐姐很生气的事。”kitty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突然伸手,食指点在贾德仁的肩膀上竟直接刺了进去,痛得贾德仁又是一阵惨叫。看着贾德仁痛苦的模样,kitty的脸色好了一点儿,她一边用手指在贾德仁的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血窟窿,一边恨恨地说:“姐姐很喜欢跳舞的,就像我喜欢画画一样,她有一支最心爱的舞,但是却因为身体的关系跳不出来。这次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跳出来的人,然后选在今天,希望可以亲眼看到那支舞的魅力。但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让那支舞变成了其他人的陪衬,让姐姐最心爱的舞被所有人无视了!”

    贾德仁绝望地惨嚎着,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只是因为整了一个学生就要命丧黄泉,他还想挣扎反抗,但是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的意识开始迷糊了,最后留在他意识中的只有kitty那张异常愤怒而兴奋的脸庞,和她冰冷的声音:

    “多谢你,我又可以完成一幅佳作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下载]斗罗大陆
[下载]漫步在武侠世界
[下载]鬼吹灯
[下载]静州往事
[下载]一剑飞仙
[下载]苗疆道事
[下载]不死武尊
[下载]遮天
[下载]移动藏经阁
[下载]造化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