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04.餐馆打架 洋妞插手

    陆尘风跟着裴少白三人出了学校,穿过两条街来到了一个有些破烂的餐馆前,裴少白有些感慨地向陆尘风介绍道:“这里的辣子鸡是我吃过最好的,每次想好好吃一顿都会过来,今天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陆尘风微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吃辣,但是跟裴少白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被他身上的张扬洒脱所感染,不自觉地也有些热血的感觉。餐馆外面虽然有些破烂,里面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进门就有浓郁的辣香扑面而来,店面不大,七八张桌子已经有一大半坐满了,四个人靠窗坐下,裴少白对老板吆喝道:“蔡叔,上两份辣子鸡,再来两件啤酒!”

    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端过来两大盘辣子鸡放在桌上,鸡肉的香味在红辣椒浓郁的辣香中格外地诱人,四个人都不爱客套,直接拿起筷子开吃。蔡叔笑呵呵地对裴少白说:“这两天天天过来,小心把你那点儿生活费都花光了。”

    “花光了再去赚呗!钱就是用来花的,要是为了它活得不自在,还要它干什么?”裴少白“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啤酒之后,一脸过瘾地说,“蔡叔,今天的辣子特别的香,是你家里邮过来的吧?”

    “恩,有个同乡要来s市,家里人就托他带过来点,不过可不多,顶多两天就用光了。”

    “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啊,哈哈!”

    陆尘风吃着火辣的辣子鸡,大口喝着冰凉的啤酒,忽然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以前他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静静地品味茶水中的芬芳,但是现在和朋友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喝酒也令他感到一阵畅快。

    裴少白虽然洒脱爽快,不过他的酒量可没有陈玫那般厉害,之前在陈率阁的寝室里他就已经喝了一瓶啤酒了,来到餐馆之后又痛快地灌了两瓶,他张扬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层红光,打了个酒嗝,他盯着陆尘风说:“陆尘风,其实你小子来这所高中之前我就听过你了。”

    “恩?”陆尘风愣了一下,却想不出自己以前什么时候见过他。

    裴少白把酒瓶放下,满是红光的脸上也多了一丝认真:“你还记得阿伦那小子不?”

    “阿伦?”陆尘风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一个笨笨的、有点儿搞笑的脸出现在他脑海中,“哦,你是说跟我一起做服务员的那个阿伦!”

    “对,就是那个搞笑的小子。”裴少白笑呵呵地说,“那个小子跟我说过你,他说你一个人搅乱了两拨流氓的斗殴,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陆尘风耸耸肩膀说:“被那个混蛋老板踹进去的,我也没办法。”

    裴少白脸上越来越认真,他双眼兴奋地盯着陆尘风说:“后来我加入青黎公主侍卫团之后就注意到了你,尤其是你居然肯为青黎公主挡枪,从那天起我裴少白就对你服气了。今天见了你,现咱们性格虽然不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你特别对我的脾气,所以我想邀请你加入白帮。”

    “白帮?”陆尘风一愣,没能明白裴少白的意思。

    裴少白拍着胸脯豪气地说道:“白帮就是我裴少白建的帮派,实话跟你说,我裴少白是道上混的,道上人给面子都叫我一声少白哥。”

    “道上混的?你说你是黑社会?”

    “道上混的可不一定是黑社会,咱白帮不是那些流氓混混组成的黑帮,咱白帮做的是惩恶扬善的好事,我的目标就是控制这个s市的黑帮,然后让那些流氓明白什么才是道义。”裴少白说得热血沸腾,将自己的衬衫一把扯了下来,大声地说,“以后道上的不再是流氓混混,而是一个个道义为先的男子汉,你想那时候这个城市会变成什么样?跟我干吧,陆尘风,让我们一起努力!”

    说实话,半醉的裴少白语言实在很匮乏,不过他那种张狂的气势让陆尘风不禁有些心动,可现在陆尘风已经是s市黑道老大了,又怎么可能再去给一个刚出道的人当小弟?陆尘风瞅了一眼陈率阁,现那个八卦的家伙已经笑得抽了起来,不由得在心里暗骂:“笑吧笑吧,笑死你个八卦男,这个时候也不说来帮我这个大哥。”

    陆尘风正在思考如何不留痕迹地拒绝裴少白的邀请,一阵冷笑声从旁边的桌子上响起了:“毛都没长全,还想学人家当老大,你小子小说看多了了吧?还道义为先,我看你还是先把脑子治治吧!”

    “谁他x的在那放屁呢!”心中最大的理想被别人侮辱,裴少白一下子火了起来,重重一拍桌子瞪着刚才冷笑的人。那一桌上的几个人明显不是什么良民,领头的是个矮壮的刀疤脸,他不屑地瞥了裴少白一眼说:“少白哥,我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还从来没听说过,你小子要是招摇撞骗就滚远点儿,现在道上不安稳,小心别人真把你当成什么大哥,然后把你一刀给捅了。”

    这个刀疤脸看出裴少白没在道上混过,好心提醒他一下,不过他脸上不屑的表情一下子就把裴少白激怒了。裴少白双眼喷火地盯着刀疤脸说:“对,我裴少白才刚在道上混没什么名气,不过我能打出名气来。我看你在道上名气不小,打你一顿知道我裴少白的人就能多不少吧。”

    陆尘风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里暗道:“这个裴少白虽然张扬洒脱,不过却有些嚣张、爱面子过头了,刀疤脸虽然有些看不起你,不过他毕竟提醒了你道上的危险,争强好斗可不是当大哥应该有的性格。”虽然这么想,陆尘风却没有出手阻拦裴少白,一是想让他吃点苦头,磨磨他身上过分的棱角,二是因为他很看好裴少白身上那股气势,如果能把缺点改改的话说不定能把铁狼替下来。陈率阁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身为老狐狸的儿子、陈玫的弟弟,他可一点儿都不笨,自然明白陆尘风在想什么,所以也乐得坐在旁边看戏。而张全德深知裴少白的脾气,知道此时裴少白绝对不会让你帮忙,也绝对不会被劝回来,于是也懒得动,只是神情上有些紧张。

    刀疤脸无奈地摇摇头,现在这些争强好胜的愣头青实在太多了,连他都敢挑衅,不过他今天实在不想理裴少白,只是给身边的一个光头使了个眼色。光头点点头,站起来走到裴少白身前说:“少白哥是吧?跟我出去聊聊。”

    “哼,就你?”裴少白大喝一声,重重一击直拳打了过去,光头没想到对方直接动手了,愣了一下就被一拳打在脸上,“咣当”一声摔倒在地。刀疤脸也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变得格外难看起来,一桌人全都站了起来把裴少白围住。餐馆老板蔡叔连忙赶过来想劝架,却被刀疤脸冷冷的一眼吓得停住了脚步。裴少白毫不畏惧地说:“蔡叔你不用管,看我怎么教训他们几个。”陈率阁站起身将蔡叔拉到一边,笑呵呵地说:“放心吧蔡叔,要是打破了什么东西我全赔你。”

    刀疤脸杀气腾腾地盯着裴少白,冷然道:“小子,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敢这么嚣张,我看你真是想死了。”

    “废话少说,想打就来吧。”裴少白用力扭了扭肩膀,对刀疤脸勾了勾手指。

    就在战斗一触即之时,餐馆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满头金、面容可爱的外国女人走了进来,用她不大熟练的汉语喊道:“服务员,我要一份辣子鸡,一杯柳橙···咦,在打架吗?”

    “洋妞?”刀疤脸皱了皱眉头,这些外国人最不好对付,喜欢管闲事,挨打了警察又不敢不管,实在是个惹不起的麻烦。于是刀疤脸瞪起了眼睛,凶恶地冲外国女人喊道:“不想死就滚远点儿!”

    裴少白潇洒地一甩头,微笑着对外国女人说:“美丽的小姐,不用担心我,他们不是我的对手。这里很危险,你还是站远点儿吧!”

    陆尘风有些意外地跟陈率阁说:“呦,没看出来这小子居然还能说出这些话。”

    “他也是情场老手。”陈率阁有些沮丧地说,“现在这种一身痞子味的都特别受欢迎,而我这样的风流才子已经开始没落了。”

    外国女人被刀疤脸喝了一句,脸上却没有害怕的表情,而是盯着裴少白说:“你是s市第四中学的?”

    裴少白顺着外国女人的目光低下头看到自己胸口还别着四中的校徽,于是点了点头。得到裴少白的肯定,外国女人的气势就上来了,她皱着眉头用责怪的语气说:“既然你是四中的学生,你就应该遵守四中的纪律,校规里明明写着不许打架,你怎么能明知故犯呢!”外国女人的中文不是很流利,好几个字的字音都读错了,再加上怪模怪样的语调,裴少白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不许笑!”外国女人的脸红了起来,“我知道我的汉语很不好,但是我已经很努力地学习了,所以你不可以嘲笑我!”

    刀疤脸揉了揉脸上的疤,不耐烦地对自己的手下说:“快点儿解决了这小子,快到时间了。”

    外国女人见刀疤脸的人要动手,立刻冲了进去挡在裴少白的身前,她的手里拿着手机,手机的扬声器打开着,一阵女声从手机中传出:“你好,这里是11o报警中心···”陆尘风心里暗赞一声,没想到这个外国女人的智商还挺高,先用言语拖住刀疤脸,然后偷偷打11o报警,最后用11o的声音警告刀疤脸不要乱来。

    刀疤脸阴沉着脸暗骂一声,却犹豫了起来,这时被裴少白一拳打倒的光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声在刀疤脸耳边说:“大哥,今天就这样吧,狼哥的邀请可不能迟到。”刀疤脸想了想,最后咬着牙恶狠狠地说:“裴少白是吧?今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我刀疤宽会来找你讨教的!”说完,便带着手下大步走出了餐馆。

    目送刀疤脸离开,外国女人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拍着和她体型不相符的高耸胸脯说:“e11,e11,度过一劫了。”

    裴少白好笑地看着一脸害怕的外国女人,忍不住调戏道:“刚才不是挺大胆的嘛,现在怎么变成一只胆小的小猫咪了?”

    外国女人狠狠地瞪了裴少白一眼,脸上的表情变成的严肃:“你叫裴少白是吧?四中哪个班级的?”

    “高二五班。”

    “高二五班,裴少白。”外国女人用手机记了下来,然后认真地盯着裴少白说,“打架是要被学校处分的,念在你有自卫的动机,处分就免了,你明天到找教导主任承认一下错误,我会盯着的!”

    裴少白听得一愣一愣,最后终于明白了,满是惊讶地问道:“你是四中的老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下载]龙符
[下载]校花的贴身高手
[下载]诛仙
[下载]星河贵族
[下载]文艺时代
[下载]完美人生
[下载]超级训练大师
[下载]都市逍遥修神
[下载]无上神王
[下载]凌天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