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96.风流八卦的陈率阁

    清爽的冷风迎面吹来,陆尘风舒服地眯着眼望着夜空中的一轮圆月,对于宋儒那几个小人,陆尘风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倒是身边沈青黎的态度让陆尘风有些不安,自从坐上车,沈青黎就一直奇怪地瞄着他,好像他脸上长花了一般。陆尘风实在扛不住了,只好先开口道:“沈青黎,你总是盯着我看做什么。”

    “我只是很奇怪。”沈青黎秀气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好像头一次认识他一样,“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好脾气的老好人,连幽若梦那么冰冷的人做同桌你都受得了,所以我才会同意和王悦馨联手玩一次恶作剧,可是看你刚才的样子,你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嘛,那你为什么又不生我的气呢?”

    “恩,确实,”陆尘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了一会儿才道,“这就好像是苍蝇和猫咪之间的区别,苍蝇绕着你嗡嗡转,你会忍不住想拍死他,但是猫咪如果掀乱了你的衣橱,你只会笑一笑收拾好衣橱,然后把猫咪抓到怀里,轻轻挠它的后颈。”

    沈青黎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意外、哭笑不得地说:“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只猫咪?”

    “呵呵,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我对女性一向都像对待猫咪一样。”“

    “大男子主义。”沈青黎撇撇嘴,把目光从陆尘风的身上离开,脚下油门踩到最大,紫色的法拉利像一道闪电在大街上风驰电掣,转眼间就把其他同学的车甩没了影子。十几分钟后,随着一个漂亮刹车甩尾,陆尘风才现已经来到了四海一堂的停车场。

    陆尘风刚想推开车门下车,沈青黎忽然开口说道:“这么急着下车干什么?他们还没到呢。”

    “恩?”陆尘风一愣,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奇怪地问道,“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我确实有些话想和你说。”沈青黎转过上身,又一次仔细打量了一番陆尘风,然后才开口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是谁?”

    “我的父母?”陆尘风很意外地看着陆尘风,不知道沈青黎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个。

    “我的意思是说,你从小到大一个人艰难地混到现在,那么你恨你的父母吗?”

    看出了沈青黎的认真,陆尘风仔细想了一下才缓缓开口回答道:“恨?我小时候最恨的就是他们了,可是长大了,吃了许多苦头之后,我反而看开了。他们给了我一条命,我就应该心存感激了,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可能就不想现在这么镇定了。”

    “你这个人倒是蛮看得开的嘛。”沈青黎的脸色更加认真了,“还有一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想问你了。”

    “什么问题?”

    “你的力量是怎么得到的?”

    “这个可是我的底牌,我可不能告诉你。”陆尘风耸耸肩膀,虽然对沈青黎很有好感,但这种关系到自己性命的东西可不能随便跟人说。

    “小气鬼。”这个回答沈青黎也不意外,反倒是先伸出了手说,“沈家玄宁功二十二代传人,沈青黎。”

    “普通高中生陆尘风。”陆尘风握住了沈青黎的手,现她的皮肤中透着深深的凉意,加上她滑润的皮肤,竟让陆尘风一时不想放开。

    “普通高中生?恐怕你以后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沈青黎不留痕迹地把手抽了回来,打开车门道,“自我介绍结束了,他们马上就到了,咱们该走了。”

    接到了沈青黎的电话,陈率阁早就在四海一堂留好了套间和饭菜招待,不过陆尘风一进门就被陈率阁拉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一脸震惊加八卦地问道:“老大,不是吧,你刚才和青黎姐在一起?你们在一起做什么?老大你不会想不开去追青黎姐吧?千万不要啊,青黎姐出生的时候就有未婚夫了,没希望的···”

    对前面陈率阁的八卦,陆尘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倒是最后一句话引起了陆尘风的兴趣:“你说她出生的时候就有未婚夫了?谁这么幸运?”

    “好像是国内其他大家族的后代,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陈率阁耸了耸肩膀,脸上倒是浮现出了一丝可惜和无奈,“我觉得,其实当一个像沈青黎这样的一个公主还不如当安小婉这样的小小富家女幸福呢,起码安小婉能选择自己的爱情。”

    “鱼非乐安知鱼之乐。”陆尘风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人生出来就是不平等的,有不幸也有幸运,每个人都要承受,有不如意的就要靠自己努力去改变。既然沈青黎没有去努力改变,证明沈青黎并不反对沈家的安排。

    “也许吧,虽然和青黎姐一起长大的,不过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想怎样。”陈率阁忽然反应了过来,拉着陆尘风说,“喂,老大,你转移话题!你还没说你刚才和青黎姐在做什么,也没说你是不是在打青黎姐的主意!”

    “行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赶紧去和舞蹈社的社员喝酒吧。”实在受不了陈率阁的八卦,陆尘风直接把他拉出了单间,向套间走去,刚想伸手开门,门就自己打开了,舞蹈社社长于秋鸽从里面走了出来。于秋鸽意外地看了陆尘风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陈率阁身上,脸上温和的笑意立刻消失不见了:“你就是陈率阁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这么有名嘛?”陈率阁一脸地兴奋,连忙拉住于秋鸽的手说,“这位漂亮的美女如何称呼?能让您记住在下的名字,实在是在下的荣欣。”

    于秋鸽哼一声,用力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冷冷说道:“陈率阁,开学之后九次申请加入舞蹈社,经过审查,陈率阁没有任何舞蹈基础以及学习舞蹈的**,进入舞蹈社的目的我就不用说了吧?”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经历。”陆尘风恍然大悟,一脸鄙视地上下打量起陈率阁,同时向旁边连撤了好几步。

    “哎,风流才子命运多舛啊!”陈率阁一副失意的样子,轻轻扬了扬头,然后用最优雅地姿势向于秋鸽鞠了一躬,故意将声音沉下来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见你一面让沉浸在黑暗中的我看到了一线光明,你···啊!”

    于秋鸽终于忍无可忍,摘下自己的高跟鞋狠狠打在了陈率阁的头上,“色狼,再敢在我面前春,我就打扁你!”看到突然飙的于秋鸽,陆尘风忍不住再次后退两步。注意到陆尘风惊讶的目光,于秋鸽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连忙穿回了高跟鞋,低着头跑了出去。

    “哇塞,实在太让人着迷了,老大,我心动了!”看着于秋鸽的背影,陈率阁一脸痴呆的模样。

    “那幽若梦怎么办?你不是说你对幽若梦是认真的吗?”

    提起幽若梦,陈率阁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他瞄了一眼陆尘风,摇头叹息道:“幽若梦啊,我们不可能的。”

    “恩,怎么不可能了?”陆尘风意外地看着陈率阁,不知道他是否已经现幽若梦是个杀手。

    “哎,不要再说了。”陈率阁实在不想提起幽若梦,连忙转移话题道,“老大你认识刚才那个女生不?”

    “今天刚认识的。”

    “那她叫什么?有什么爱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家里情况怎么样···”

    陆尘风翻翻白眼,叹气道:“我叫你老大行不行?我今天才认识她,怎么可能知道那些事情?那个女生是舞蹈社的社长,叫于秋鸽,剩下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于秋鸽,果然是个好名字啊。哦,我现我彻底迷上她了!”

    “春!”陆尘风实在受不了,直接把陈率阁拽进了套间。套间里的人已经开始吃喝了,见陆尘风回来,宋儒立刻指着桌上的酒瓶说:“陆同学,晚了可是要罚的!”

    “好,那我就自罚三杯。”

    陈率阁连忙拉住了陆尘风,担心地小声说:“老大,你不是不喜欢喝酒吗?”

    “放心好了,虽然不喜欢喝酒,不过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陆尘风拿起酒瓶,“哗哗”地倒了三大杯,满满一瓶酒就见底了。一口气灌下三杯酒,陆尘风脸不变色心不跳,酒精进入了陆尘风的身体立刻就被轮回生死功抹杀了,所以进入陆尘风肚子的只是几杯水罢了。

    宋儒见到陆尘风如此豪爽,立刻想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手下立刻拎着酒瓶冲了上来,赞美之词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陆尘风来者不拒、以一敌四,很快宋儒的四个手下就趴下了,陆尘风却是一点事都没有,他又拿起了一瓶酒走到宋儒身前,冷笑着说:“来喝几杯吧。”

    宋儒一脸铁青地强笑道:“呵呵,我不怎么会喝酒,真是抱歉啊!”

    冷哼一声,陆尘风把酒瓶用力放在酒桌上,斜视着宋儒说:“一个人如果不会喝酒,就不要去试探别人酒量,有的人喝醉了之后很恐怖的!”

    套间房门打开,于秋鸽红着脸走进了,却现大多数人都在注视陆尘风和宋儒,屋里的气氛异常尴尬。身为舞蹈社的社长,于秋鸽可不想这个聚会就这么完蛋,她向沈青黎投去了一个求救的眼神,沈青黎无奈地摇摇头,放下了手里的果汁,轻轻咳嗽了两声,把房间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哈,不愧是青黎公主,果然有一手!”于秋鸽偷偷向沈青黎比划了一下大拇指。

    “哼,就会麻烦我!”沈青黎踏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了点唱机前,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悄悄地看着沈青黎,连陆尘风都不愿挪开眼睛。可是沈青黎却在挑歌的时候犹豫了,偷偷瞄了陆尘风一眼,咬了咬嘴唇,她把一张碟放进了Vcd,淡淡的音乐声伴随着沈青黎轻灵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来:

    “风雨过後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不是天晴就会有彩虹

    所以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

    不是所有感情都会有始有终

    孤独尽头不一定惶恐

    可生命总免不了最初的一阵痛

    但愿你的眼睛只看得到笑容

    但愿你流下每一滴泪都让人感动

    但愿你以後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

    也是因为有你才会变得闹哄哄

    天大地大世界比你想像中朦胧

    我不忍心再欺哄但愿你听得懂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执魔
不灭龙帝
修罗武神
最强升级系统
大明文魁
修真四万年
人皇纪
神道丹尊
超级怪兽工厂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