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82.潜入(上)

    弯弯曲曲、罕有人至的小巷中,昏黄的路灯下,郑达和铁狼被四个警察围了起来,胡工冷笑地看着这两个敢挑战自己的平头小市民,用力甩了甩手中的警棍,低声威胁道:“你们两个胆子不小啊,砸了警察还敢跑,如果我身上有枪直接就可以毙了你们。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跟老子回局里录份口供、掏点儿医药费,再给那个受伤的兄弟道个歉,今天的事咱们就揭过去了,怎么样?”有这么简单?自然不会。胡工是个精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如果在外面打人被人看到的话,无论什么借口都保护不了自己,毕竟现在的媒体太厉害了,他的身后又没有什么靠山,不过在局子的审问室里就不同了,那里没有人会看见,就算被抓了个现行也可以说自己在审讯犯人,所以他先假装公正想把这两个家伙骗到局子里,到时候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胡工的打算不错,可是铁狼和郑达根本就没有跟他回去的意思,此时铁狼虽然仍是满脸通红,不过眼神却恢复了清澈,他嘿嘿一笑,然后对胡工的身后喊道:“大哥,人已经请来了。”

    一个声音从路灯光线外的黑暗中传来:“恩,我想和胡警长单独谈谈。”

    胡工顿时心往下一坠,再转过头看到铁狼脸上哪里还有醉酒的神色,他立刻明白自己中计了。正在胡工惊讶的时候,郑达和铁狼已经出手了,转眼之间三个手持警棍的警员就全被放翻在地,脖后都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没三五个小时他们是醒不来了。

    “大哥,你聊吧!”说完,铁狼就和郑达把三个昏倒的警员拖入了小巷深处,只留下了胡工和陆尘风两个人。

    胡工用力吞了口唾沫,知道今天肯定是跑不了了,不过看样子对方是有求于自己,所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居然要用这种见面方式,想来对方要求的事情必然不简单。胡工想明白了,胆气就足了一些,他把警棍挂回到腰上,挺直了腰板对着灯光外的陆尘风说:“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不要再鬼鬼祟祟、藏头露尾了。”

    “鬼鬼祟祟、藏头露尾倒不至于,不过我并不想太多人看到咱们在这里见面。”陆尘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昏暗的灯光给他略显消瘦的脸庞变得有些枯黄,“今天把胡警官请到这里来确实是有事相求,至于报酬嘛,就是胡警官你的一条命。”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胡工顿时火冒三丈,但是他知道现在自己处在劣势,面对对方的威胁毫无办法。他只好用力攥着拳头,努力把火气压下去,沉声问道:“说吧,是什么事?”

    看着眼前胡工明明憋了一肚子火就是不敢的样子,陆尘风心里一阵快意,他心里一边偷笑一边想道:“难怪陈玫和王悦馨那么喜欢欺负别人,原来欺负别人的感觉这么爽,哎,看来我心地实在是太善良了,居然这么晚才现。”

    平复了心中的快意,陆尘风伸手冲着汉玉酒楼的方向指了指,“我想进汉玉酒楼找个人。”

    陆尘风的话一说出来,胡工的瞳孔就惊骇地缩成了一条缝,他已经明白了陆尘风的身份,更明白自己即将陷入k市和s市黑道之间的斗争。好一会儿,胡工才勉强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惨笑着说:“这水太深了,我会被淹死的。”

    “如果我这边赢了,你还有命可以活,甚至能平步青云也说不定。”陆尘风随便开了张空支票,平步青云?哼,陈玫不把你灭口已经算你走运了。

    “可如果你输了呢?”

    陆尘风并没有回答胡工的问题,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大小的东西,然后他猛地向胡工冲了过去,一脚重重踢在胡工的小腹,痛得他弯下腰惨叫一声,陆尘风趁机把那硬币大小的东西塞进了胡工的嘴中,接着抓住他的下巴向上一抬,那个东西就顺利地被胡工咽了下去。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陆尘风放开手后,胡工惊恐地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伸手去扣自己的喉咙,试图把刚才咽下去的东西吐出来。陆尘风一脚把他踢翻在地,踩住了他的右手,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遥控器对胡工说:“不用慌张,只要我不按这个遥控器,你肚子里的炸弹就不会爆炸。只要你今天晚上帮完我,回家吃点泻药,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了。”

    “炸···炸弹!”胡工脸色一阵苍白,脑海里不由得想象自己被炸得四分五裂的惨状,顿时浑身瘫软,差点儿连尿都被吓出来了。

    “不用担心,只要你乖乖地听我说的做就不会有事的。”此时陆尘风脸上的微笑在胡工眼里就如同恶魔的奸笑,他唯有一边哭一边问道:“如果我真的听话,你保证它不会爆炸?”

    “我保证!”

    “你,你誓!”

    “好,我誓。”陆尘风指了指天空,脸上保持了平和的微笑。这下胡工总算是把悬在嗓子眼的心往下放了一点点,他小心翼翼地说:“可是就算我听话,有些事我也是办不到的。上面已经明确地下了命令,说不许去找汉玉酒楼的麻烦,而且我只是个警长,那些家伙不大把我放在眼里···”

    “这个你放心,”陆尘风拍了拍胡工的肩膀说,“所以的计划我已经安排好了,缺的只是一个熟面孔而已,只要有你在前面带路,那些家伙就会把我们当成警察,其它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陆尘风的话让胡工有些莫名其妙,这时铁狼和郑达从小巷深处走了出来,他们两个已经换上了一身警服,不过郑达的身材明显有些太胖了,把警服撑大了一圈。铁狼把另一套警服递给了陆尘风,“二少,这套最合你的身材。”

    陆尘风接过警服就走到了小巷深处,留下铁狼和郑达看着胡工,这时孙千里也穿着一身警服走了过来,他手里还拖着一个身穿内衣、头上绑了几层破布的人。

    “呦,老孙,没看出来你穿上警服以后不只没了原来的猥琐劲儿,还多了点儿正气,跟个街道基层干部似的。”郑达羡慕地打量了一遍孙千里,又看了看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沮丧道,“你们看看我,哪里像个人民警察,穿上警服都会被人家当成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

    “不穿警服,人人可都把你当富翁啊!”孙千里笑呵呵地把受伤的警员拖进了小巷深处,和另外三个绑在一起,才和陆尘风一起走了出来。郑达和铁狼看到换上警服的陆尘风都吃了一惊,虽然陆尘风平时也很英俊,不过也只能算是一般,加上他也不怎么注意衣服着装,所以大家也没感到陆尘风有什么太大的魅力,可是当陆尘风一本正经地穿上警服时身上流露出了以前不曾见过的光芒。郑达连连咂着嘴,不停上下打量着陆尘风:“二少,真没看出来,真没看出来啊,你这警服一穿,嘿,这才和你豪门二少的身份相符啊!”

    “确实,二少穿上警服之后就明显有型多了。”铁狼也点头称是,“相信只要二少好好打扮一下,肯定会把那些小姑娘迷得找不着北。”

    陆尘风苦笑着摇了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开玩笑,他咳嗽了一声一脸严肃地说:“别胡闹了,时间快到了,万一因为没赶上造成计划失败,大姐大不把你们撕成碎片才怪。”

    “对,对,计划要紧,计划要紧!”郑达和铁狼连忙点点头,拉起胡工跟在陆尘风身后,可是两个人还是时不时瞄两眼前面的陆尘风。

    很快,几个人来到了汉玉酒楼前面,望着灯光璀璨却没有什么客人的酒楼,陆尘风不禁嘲笑起山狗和大华的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又有谁会傻乎乎地冲进去?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酒楼上传出来,同时酒楼顶楼的玻璃全都被震成了碎片,甚至有火光从窗口喷出。

    陆尘风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已经愣住的胡工,说:“胡警长,现在轮到你登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乾坤剑神
异能小神农
我的1979
永恒圣帝
抗日之特战兵王
我是仙凡
混沌剑神
马前卒
放开那个女巫
凌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