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80.又是一只老狐狸(下)

    陆尘风静静地跟在娄万景身后,两个人漫步在别墅庭院的池塘边。娄万景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包鱼食,池塘中的金鱼似乎知道食物即将到来,纷纷聚集在娄万景的脚下,不时还有一两条跃出了水面。娄万景捏起一点点鱼食撒在池塘中,鱼群立刻混乱起来,仿佛变成了一片红色的岩浆在池底翻腾。重重叹了一口气,娄万景坐在了一块池塘边的石头上,他微微有些喘息,好像刚才的几步路就消耗了他不少体力一般。

    看着池塘中吃光了鱼食依然不肯散去的鱼群,娄万景微微有些出神,他忽然扭头看向陆尘风笑着说:“你一定以为我是个墙头草,标准的骑墙派,准备在李家和大金牙分出胜负的时候才出手吧?”

    陆尘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头花白的老人,却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孙千里曾经提起过娄万景今年不过五十多岁,怎么老成了这副模样?

    注意到陆尘风在看自己的头,娄万景轻笑了几声:“这人啊,一旦有了烦心事就特别容易老。”虽然面容苍老,但是娄万景眼中却是精光流动,他盯着陆尘风继续说道:“小伙子,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原本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陆尘风老实的点点头,不过娄万景依旧紧紧盯着陆尘风,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表情,陆尘风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才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看得出,你老人家可不只是个墙头草、骑墙派这么简单。”

    “那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娄万景似乎对这个问题特别执着,他虽然仍是一副小脸,却有种陆尘风不给出答案就誓不罢休的感觉。

    “当然是只老狐狸!”陆尘风在心里愤愤骂道,不过这句话肯定不能说出来,要不然这个老头翻脸就完了。陆尘风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大金牙陷在s市千钧一,山狗和大华已经在李家的帮助下把金牙帮拿下了大半,为什么你还无动于衷,这样等下去无论最后谁赢了你都没有好果子吃。”

    娄万景神秘地笑了笑回答道:“我不动,是因为李家和大金牙都不是最后的赢家,不管帮哪边最后都是输。”

    “还有第三方势力介入?”陆尘风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在自己这边和李家斗得火热的时候出来一只黄雀,那就大大的不妙了,可是陆尘风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还有哪波势力会敢于插手这场斗争。

    娄万景笑吟吟地看着陆尘风,任他在那里冥思苦想。过了好一会儿,娄万景才缓缓开口道:“确实有别的势力,不过它却不是第三方势力,真正的第三方势力应该是大金牙才对。”

    经过娄万景的提醒,陆尘风一下子想明白了他的意思:在这场斗争中和李家正面斗争的并不是大金牙,而是陈玫、陈家以及他陆尘风,而娄万景正是在等待着陆尘风的到来。陆尘风眯起了眼睛,眼前这个老人实在不是他可以看得透的,他根本猜不透娄万景到底有什么打算。沉思良久,陆尘风叹了一口气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娄万景转过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向池塘里还聚在一起的金鱼群丢了过去,金鱼受到惊吓立刻向池塘深处游去。“做人最重知足,不知足的话就会像这些没有节制的金鱼一样,会把自己撑死的。”娄万景双眼灼灼地盯着陆尘风说,“我要k市黑道。”

    陆尘风奇怪地问:“如果你按照我们说的做就能控制住金牙帮几乎所有的力量,那你不就把k市黑道握在手中了吗?”

    “真的有这么简单吗?”娄万景不屑地笑了起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陈家大小姐的身份,至于李家,他们既然有胆量和陈大小姐代表的势力死磕,随便猜猜就能猜出个大概,所以无论最后他们谁赢了,金牙帮就只有覆灭一途,所有知道或者能猜到这场斗争起因的人都不能安稳地活下去,所以我的要求就是我要完完整整的k市黑道!”

    听了娄万景的分析,陆尘风也是暗暗心惊,如果结局真像娄万景所说,那陈玫、陈家的心就太黑了,不只要李家完蛋,连所有知道内幕的人都不放过,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二少头衔应该能给自己留条活路,但是金牙帮的人恐怕就都要被灭口了!陆尘风心里慨叹:“我还是太小看这个社会的复杂了,尤其是这些政治、黑社会斗争,没想到和传闻一样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李家是间谍,陈玫是军人,陈玫想搞掉李家,但是没有证据不能动用军队,所以她就利用陈家、大金牙还有我跟李家斗。最后如果是李家赢,那么可能知道李家秘密的人都会死,而如果是陈玫赢,那么任何可能是李家同伙的人都不会被放过,尤其是帮过李家的金牙帮!难怪娄万景忍到现在都不出手,原来他是在等陈玫的人来求他,他好趁机把整个金牙帮保下来!果然是只老狐狸,老谋深算到了这种地步,不过能不能放过金牙帮的人我说的不算,可是我只有三天,能控制k市黑道的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想到这里,陆尘风咬了咬牙,坚定地看着娄万景说道:“李家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哪怕他藏在金牙帮里。”

    “这个自然。”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娄万景已经知道陆尘风同意了他的要求,一丝满意的微笑在他的脸上浮现,“山狗和大华就交给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没问题。”陆尘风站起来,抖了抖自己的衣服正准备离开,却又听到娄万景开口问道:“王悦馨那个小丫头还好吧?”

    “还好,就是脾气怪了点儿。”陆尘风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不只有男孩喜欢,连娄万景这样的老狐狸都会关心她,难道他们都没见到她野蛮狡诈的一面吗?

    “那个小丫头的脾气确实不好啊,不过有人就是喜欢他我也没办法。”娄万景脸上的自然不见了,露出了深深的无奈和焦虑。

    “哈,原来老狐狸看到了王悦馨的缺点,看来他对自己儿子喜欢上王悦馨抱的应该是反对意见吧!”陆尘风心中偷笑,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松气的感觉。别人的烦心事陆尘风此时可没有时间管,他对娄万景道别:“我先回去对付山狗和大华了,你自己多保重,老狐狸!”

    “呵呵,就知道你会这么认为。”娄万景对陆尘风的评价毫不在意,甚至还有些自豪。

    陆尘风走了,娄万景却还在为儿子的爱情烦心,这时一个干瘦的男人从别墅中走出来,坐到娄万景身边笑呵呵地说:“怎么,还在为云儿和悦馨的事愁?”

    “臭小子,喜欢上谁不好,喜欢上王悦馨这个野丫头了,而且还说什么她快乐就好。哼,那个丫头成天野,怎么可能不快乐呢?要等她长到明白爱情的时候,云儿恐怕头都白了!”不管是多么聪明狡猾的老狐狸,对子女的爱情都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心烦去吧,咱们还是老老实实享几天清福吧!”干瘦男人从怀里拿出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一个烟圈渐渐地飘散,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个小家伙就是陆尘风吧?他说的话能算数吗?”

    “应该可以吧。”娄万景脸上也满是落寞,“如果陈玫想要反悔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国家机器不是你我这样的黑道可以对抗的。”

    “呵呵,也是,做到这个份上咱们也算对得起老王了。”干瘦男人扭头凝视着娄万景,认真地问道,“你不恨当年他那么对你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帮他?”

    “当年错的是我。”娄万景看着池塘中的金鱼,坦然地说,“做人要知足,这句话是老王当年说的,我花了十几年才彻底明白这句话。可是没想到我明白了,他却忘记了,正好给了我一个偿还以前恩情的机会。”

    “是啊,做人要知足,没想到你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干瘦男人说话间已经把烟吸完了,有些怜悯地看着娄万景,“看来人临死之前确实是最容易大彻大悟的时候。”

    “大彻大悟?混了一辈子黑道,就算大彻大悟恐怕也成不了佛吧!”娄万景苦笑着摇摇头,然后盯着干瘦男人认真问道,“老蒋,你难道没想过从这滩污水里跳出去?”

    “怎么可能没想过,但是他王金牙对我的恩情太重了。”瘦小男人眼中燃起了一片炽热的光亮,他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我蒋义天既然以义为天,就永远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只要他活着一天,我的命就是他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人皇纪
神魂至尊
超级神基因
汉乡
秦吏
永恒圣王
仙路至尊
美食供应商
超级仙学院
大明文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