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79.又是一只老狐狸(上)

    娄万景手捧着一杯清茗静静地看着庭院中的景物,一片树叶忽然从树上飘落,正好落入了他的杯中。他从杯中拾起那片树叶,现此时不过初秋,这片树叶却已经枯黄。

    “原来你也不行了!”娄万景仔细端详了一番枯叶后将它又轻轻放入了茶杯,缓缓站起身走入庭院中。初秋之际,秋风已经开始不时地挂起,庭院中树枝一阵摇动,娄万景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良久才勉强止住。漫步在这熟悉的庭院中,娄万景又想起了以前的日子:小的时候他和大金牙是邻居,两人从小就是最好的朋友,后来大金牙开始混黑社会,他就放弃了自己的学业追随大金牙,最后金牙帮终于在他和大金牙的手下建立、成长起来,成为了k市的地头蛇,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生了一件事,让两个几十年的友情破裂了···

    “父亲,有人求见。”一个声音打断了娄万景的回忆,他有些不耐烦地说:“又是李家的人吗?打掉。”

    “不是的,父亲,”声音似乎有些吞吞吐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这次来的人说他们是代表王老大来的。”

    “代表大金牙来的?”娄万景皱起了眉头,不过一阵剧烈地咳嗽打断了他的思考,苍老的脸上泛起了一片异常的红晕。

    “父亲!”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跑了过来,轻抚着娄万景的后背,双眼有些无神地看着父亲斑白的头。

    “不要紧的。”娄万景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轻轻地将青年推开,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云儿,你说我该不该见。”

    “一切由父亲做主。”青年面对娄万景的目光,忍不住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小声地说道,“不过,我觉得还是见一下吧。”

    娄万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吧,带他们过来。”

    听到父亲应允,娄云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了高兴的神色,他连忙转身向外跑去,却又听到了娄万景语重心长的声音:“云儿,既然喜欢就要用力去追求!”娄云的脚步没有变慢,这句话他已经听父亲说过无数遍,但是他的回答却依旧没有变:“不用的,只要她快乐就好。”

    看着儿子瘦弱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娄万景忍不住苦笑起来:“这个孩子还是这么倔强,什么她快乐就好?既然喜欢就要把她牢牢地掌握在手中,难道还会有人比你更爱她吗?”

    娄万景的别墅大门外,陆尘风不时地偷瞄一眼身边犹如冰山的幽若梦,自从今天早上见到幽若梦她就是现在这副对任何人都不理不睬的模样,以前的幽若梦只是有些冷、有些沉默寡言而已,但是此刻她给陆尘风的感觉是漠视,而且对陆尘风的态度是彻底的漠视,别人跟幽若梦说话她还会哼一声,陆尘风跟她说话她却是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

    “喂,色狼,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怎么这么冷?”陆尘风身后,一副弥勒佛模样的郑达轻声问他身边的铁狼。

    郑达嘴毒,整个队伍里的人都知道,所以铁狼对自己这个十分低俗的外号也不起火来,他没好气地回答:“别瞎猜,二少不想让我们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她的身份,不过既然是来劝娄万景的,带这么一座冰山在旁边影响不小啊!”

    “有意见自己和二少说去,反正你是说客,跟我没关系。”

    听到铁狼不负责任的回答,郑达笑眯眯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苦涩,他在心里愤愤道:“你以为我没看见二少一直偷看那女的?八成是喜欢上她了,这个时候我要是劝二少把那女的丢回去,二少还不得要了我小命啊!”

    因为幽若梦,四个人都陷入了尴尬的氛围中,不过还好这个气氛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进去通报的青年高兴地跑出来说:“我父亲答应见你们了,跟我来吧!”

    跟在他身后走进庭院,陆尘风有些意外地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的青年,没想到他就是娄万景的儿子娄云,他给陆尘风的感觉只有软弱,陆尘风实在无法想象一个黑道大哥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孩子。

    在前面带路的娄云脚步忽然慢了下来,与陆尘风并排前行,他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好,我叫娄云。”

    “陆尘风。”陆尘风伸出了右手,娄云愣了一下才握了上去。

    “那个···王悦馨为什么没有来?”娄云收回手,紧张地看了陆尘风一眼,才小声开口问道。

    “现在山狗和大华正到处找她,我怎么敢让她出来。”

    “哦。”娄云失望地应了一声,却有紧张地问道,“那她现在还好吗?她有没有受伤?有什么困难?”

    “她还好,就是不能四处走动。”陆尘风意外地打量着娄云,心里有些惊讶地想道:“这小子好像喜欢王悦馨那个小丫头呢!还真看不出来,王悦馨这样一个根本还没育的小丫头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不过看他一脸软弱的模样肯定会被王悦馨欺负死的。”

    “她没事就好。”娄云松了一口气。这时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别墅后面的庭院中,娄云快步走到树下一个正在品茶的老人身边,恭恭敬敬地说:“父亲,他们已经来了。”老人放下手里的茶杯,挥手让娄云退走,才微笑着对陆尘风几人说:“过来坐吧。”

    陆尘风坐在老人对面,清爽的茶香缓缓飘荡,陆尘风连忙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杯中条条挺立的茶芽,惊讶道:“白毫银针!”

    老人微微笑了一下,点头说:“贵客登门,自然要拿好茶招待。”

    “娄老太客气了。”陆尘风捧起茶杯慢慢啜饮,沉醉在茶香之中。规劝的事由能言善辩的郑达负责,陆尘风这次来不过是为了给足娄万景面子,原本还以为会是一段无聊的时间,没想到还能喝到如此珍贵的名茶。白毫银针虽然没有西湖龙井出名,但却和极品龙井一样珍贵,而且品选银针,寸许芽心,银光闪烁;冲泡杯中,条条挺立,如陈枪列戟;微吹饮辍,升降浮游,观赏品饮,别有情趣,其中的形、色、质、趣是名茶中绝无仅有的。虽然不能享受到冲泡的乐趣,不过能喝到白毫银针陆尘风已经大叫幸运了。

    在陆尘风沉醉在茶香中的时候,郑达已经翻起了他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劝娄万景在山狗和大华死后接手那些反叛的帮众,帮助大金牙稳定k市黑道,可是不管他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娄万景满是皱纹的脸上依然是波澜不惊,如果不是他还会偶尔看陆尘风几眼的话,郑达还以为这老头子已经睡着了。

    终于当陆尘风从茶香中清醒过来时,郑达也撑不下去了,他把无奈地目光投向了陆尘风。陆尘风有些意外,没想到以郑达的能耐都劝不动娄万景,这个骑墙派的胆子也太小了吧?还是说他已经准备投靠李家了?

    没等陆尘风重新组织好思路,娄万景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微笑着问陆尘风:“此茶如何?”

    陆尘风微微一愣,没想到娄万景不问金牙帮的事,反而问茶如何,不过他还是马上答道:“不愧为天下一绝。”

    “呵呵。”娄万景轻笑两声,又问道,“形、色、质、趣是白毫银针吸引人的地方,尤以‘趣’最引人入胜,你今天没享受到冲泡的趣,不觉得有些遗憾吗?”

    “遗憾自然会有,”陆尘风抚摸着茶杯,淡淡清爽的茶香还在鼻间徘徊,“不过能享受到它其他的魅力,又还能有什么不知足的?”

    听到陆尘风的回答,娄万景脸上的笑意淡去,有些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站起身来,对陆尘风说:“想不想陪我这个老家伙走走?”

    “乐意之极。”陆尘风向其他三人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快步跟上了娄万景。

    见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庭院的树木中,郑达忍不住想铁狼抱怨起来:“这个老鬼是怎么回事,我和他说了这么长时间,他理都不理我,反倒去问二少茶好不好喝,难道她已经老糊涂了?”

    铁狼冷冷哼了一声:“虽然不明白这老家伙搞什么鬼,不过他要是已经偷偷投靠李家,那就怪不得咱们下杀手了。”

    幽若梦伸手拿起了陆尘风的茶杯,杯中的茶香还未散去。娄万景的话她多少听明白一些,不过也勾起了她的心事,冰冷的面庞上秀气的眉毛轻轻皱起,心里暗叹:“知足吗?如果懂得知足,人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道大帝
大魏宫廷
尊上
最强狂兵
异世界的美食家
剑道通神
秦吏
异能小神农
凌天战尊
捡个校花做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