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55.午夜行动(下)

    陆尘风此刻虽然盘腿坐在床上却并没有进入修炼状态,一是因为这里是大金牙的家,有个王悦馨一直不怀好意地企图偷袭他,二是因为修炼轮回生死功时出的光芒实在太显眼了,即便拉上窗帘也会被外面清楚地看到,而周围别墅住的都是大金牙的人,难免不会有声音传到大金牙耳朵里。不过反正闲着无聊,他就盘腿在床上仔细回想着第一次修炼轮回生死功和上次遇到诡异榕树时生的情况,看还能不能再感悟到一些别的东西。

    房间里的温度渐渐凉了下来,陆尘风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夏天晚上温度下降的很快,难免会让人感到一丝凉意。但是渐渐的陆尘风感到有点儿不对劲了,温度居然不断地下降,而且下降的度越来越快了。

    “怎么回事,空调出问题了吗?”陆尘风睁开眼睛,现窗户上已经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水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再仔细一看,陆尘风的心就被提了起来,地面诡异地出现了一层浓浓的白色雾气,整个房间就好像突然变成了冷藏室一样。

    “王悦馨这个傻丫头不会以为这样就可以冻死我了吧。”刚开始陆尘风的确以为又是王悦馨在搞鬼,但是眼前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原本窗外清晰的蝉鸣已经听不见了,房间里陷入了深深的死寂。陆尘风猜测可能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毕竟他本身就具有不寻常的力量,对妖魔鬼怪自然也是相信的确存在了,而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像极了电影里鬼怪即将出现的场面。陆尘风拔出了别在腰间的沙漠之鹰,不过还是有些担心子弹和轮回生死功可能都不能对鬼产生作用。

    “喂,大姐,看来这个家伙不大可能是武林高手了,有哪个武林高手是用枪的,而且还是那么夸张的一把枪。”王云龙窃笑地看着监视屏,通过对讲机对走廊上的王悦馨说,“姐,你说咱们还是不是应该停止计划了,万一那家伙惊恐过度开枪了,很可能让你受伤的。”

    “不行,不亲自验证一下我是绝对不会甘心的!”王悦馨就在陆尘风房间的门外,房间里的白色雾气正是由她用干冰制造的。丢掉对讲机,拿起地上的黑色斗篷,王悦馨轻手轻脚地进入了陆尘风隔壁的房间。

    此时陆尘风也感到了情况的诡异,虽然眼前的景色异常恐怖,但是他的第六感却没提示有任何危险在靠近。“怎么回事,我的感觉一向很敏锐的,难道对方竟然可以瞒过我吗?还是说这又是王悦馨在搞鬼?”陆尘风想起了王悦馨,将手枪握得紧紧的手放松了下来,万一真是王悦馨的话,一不小心开了枪,恐怕不止大金牙要找自己拼命,陈玫也会因为任务失败要了自己小命。

    “哼,王悦馨,要是这次真的是你在搞鬼,我一定要给你个永世难忘的教训!”陆尘风咬了咬牙,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如果真是王悦馨在搞鬼,只要离开这个房间就真相大白了。就在陆尘风走下床铺的时候,墙角的白色雾气中忽然涌起了团团雾气,黑色雾气涌动的度越来越快,这个场面让陆尘风想到了第一次见到的黑色怪物,那个黑色怪物的出场倒是和现在十分相像!

    “原来你这个家伙还没有死,又跑来这里搞鬼,不过现在的我可是和那时已经不一样了!”回想起那个黑色怪物的快度和锋利的爪子,陆尘风还是有些心寒,不过这次黑色怪物也太小看自己了,居然明目张胆地跑出来,这不是正给自己机会嘛!嘴角咧开一缕邪笑,陆尘风的度一下子提到了最高,居然将地面的白色雾气都被撕开了。

    “今天我要报上一次的仇!”虽然以此刻陆尘风的实力依然不一定是当日黑色怪物的对手,但是他的眼中却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充满了浓浓的兴奋之色。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快!”隔壁的王云龙吃惊地看着监视器上陆尘风犹如闪电一般冲到了黑雾跟前,接着一拳打了下去,强大的拳风居然将黑雾都吹开了。拳头重重打在了了地板上,顿时橡木地板居然被打出了一个大窟窿。

    “我擦,这还是人吗?难道真是武林高手?不行,我要先闪了!”见到陆尘风如此生猛,王云龙吐了吐舌头,连忙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当拳风吹散黑雾的时候陆尘风就感觉到不对劲了,那个黑色怪物虽然身体很像黑雾,但是绝对不是由黑雾组成的,不然那天也不会把陆尘风逼到死路。拳头打碎橡木地板,陆尘风敏锐地在地板下面找到了一个圆柱体,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个改装过的烟雾弹,黑烟正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切,果然是王悦馨这臭丫头!”陆尘风愤愤地将烟雾弹丢出窗外,然后闭上眼睛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果然听到从床底下传出了轻微的响声。

    “看你还往哪里躲!”陆尘风一脚踹在床沿上,直接把床板踢飞露出了下面的空洞,而王悦馨正在空洞中试图往上爬。

    见自己被一脸愤怒的陆尘风现,王悦馨脸色尴尬,只好勉强笑了笑:“你,你好,呵呵!”

    “你在这里做什么?”凶狠地瞪着王悦馨,陆尘风思考应该怎么教训这个烦人的臭丫头才能让她安静下来。

    “我···我是来拜师的!”王悦馨眼珠一转立刻从床下的洞里爬出来,恭恭敬敬地跪在了陆尘风的面前。

    “拜师?拜什么师?拜师用得着搞这么大的阵仗。”这个时候还敢胡扯,绝对不能轻饶。

    “我的确是来拜师的,这些都是我的考验,如今考验被你通过了,你就是我的师傅了!”

    “啊?”开什么玩笑,从来都是师傅考验徒弟,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徒弟考验师傅了?陆尘风仔细想了想刚才的过程,顿时明了:“敢情这臭丫头原本是想装鬼吓唬我,没想到被我一拳打碎地板镇住了,接着又被我现,所以索性就想拜师学艺。哼,门都没有!”

    “你想当我的徒弟,我还不想当你师傅呢。”陆尘风撇撇嘴,自己哪里会什么武功,忽悠一个铁狼已经不容易了,这个臭丫头鬼精鬼精的,收她做徒弟怎么可能糊弄得住。

    “大侠,高人,小女子我骨骼清秀、心性坚韧、不怕吃苦、不怕流血、体态妖娆、面若桃花···啊,总之我绝对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你一定要收我为徒,晚了我就被别人收走,到时候你后悔可来不及了。”

    见到王悦馨在那自吹自擂,陆尘风不耐烦地说:“不收就是不收,谁乐意收你为徒谁收,反正我是绝对不收。”

    “哼,我这个人认准了就绝对不回头,我要当你徒弟,就一定要当你徒弟!你要是不收,我就天天缠在你身边,直到你收我为止。”

    靠,连威胁都用上了。陆尘风头疼地看着王悦馨,虽然只相处了一天,不过他早就清楚了这臭丫头有多烦人,要是被她缠住,恐怕往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安稳。“哎,怎么解决这个臭丫头?”陆尘风心里暗自盘算着,“找借口这臭丫头未必肯信,也不能收她做记名弟子,不然我不交她武功她会继续烦我。找大金牙?哼,那家伙绝对不会帮我的,他还想知道我究竟有多厉害,而且他也未必能管得了这这臭丫头。呜呜,该怎么办才好?要是陈玫在就好了,以她的心机,绝对整得王悦馨叫苦不迭,哪里还敢跑来拜师。”

    陆尘风想来想去,唯一还有点儿作用的就是拖字诀,他只好叹了一口气,一本正经地对王悦馨说:“想要做我的徒弟,必须经过师门考验。我和你说实话,我的门派叫做生死门,向来都是一脉相传,想要成为正式的徒弟学习生死门的武功就要度过师门考验,那可是非常危险的,凭你现在是绝对过不去的,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找我当师傅了。”

    “我王悦馨认准的事,就算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何况只是个区区师门考验。你说吧,什么考验!”王悦馨毫不畏惧,反正她也不信陆尘风说的话,就算真有师门考验,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有生命危险的。

    “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不怕!快说吧,什么考验。”

    “这臭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陆尘风在心里大声咒骂,却毫无办法,只能将拖字诀继续挥下去,“收徒对生死门是至关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师门考验丝毫马虎不得,师门考验每年只能举行一次,而且时间必须的在鬼节。”

    “鬼节?鬼节不就是七月十四,这不刚过去没几天嘛!”王悦馨一听就不乐意了,这不是明摆着想打自己吗?

    “对,今年的师门考验时间不巧刚刚过去,所以你要是想拜我为师,只能等明年的鬼节了。”陆尘风心里窃笑,等吧等吧,等到明年七月十四我早就回到s市上学去了,我就不信大金牙会放心让女儿跑到s市去。

    王悦馨咬着嘴唇,暗骂陆尘风狡猾大大的有,不过想这么轻易打掉她王悦馨,实在是太天真了!王悦馨故作遗憾说道:“没想到居然这么不巧,要再等一年才能拜师,不过也好,我正好可以趁这一年的时间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师傅,你就不想帮一下未来的徒弟吗?”

    “师门铁律,绝对不可以将武功传给外人,你还不是我的徒弟,所以不能传你武功。”

    “不用传我武功,只要教我点儿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基本功就可以了。”

    “飞天遁地,移山填海,还···还基本功?”陆尘风瞪着王悦馨说,“你要是想学这类武功,应该去昆仑山找隐士仙人,他们或许会懂。”

    “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不行啊,那永生不死、青春永驻行不行?”

    “靠,越说越离谱了,那种东西都只是传说中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陆尘风一脸郁闷,自己只不过能打碎地板,怎么可能教别人如此玄幻的大神通?

    “那飞檐走壁、力大无穷总行了吧?”

    陆尘风仔细想了想,轮回生死功如果继续修炼下去身体还会得到强化,飞檐走壁、力大无穷不过是早晚的事,于是点点头说:“这个倒是没问题。”

    “多谢师傅!”

    “多谢师傅?”看到王悦馨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陆尘风感到自己的头脑有些不好使了,“你谢我做什么?再说我还不是你师傅呢。”

    “师傅刚才不是答应教我飞檐走壁、力大无穷的功夫吗?徒弟怎敢不谢谢师傅。”

    “我···我什么时候答应过?”

    “刚才我请师傅教我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永生不死、青春永驻的功夫,师傅都不肯,直到我说飞檐走壁、力大无穷,师傅终于点头说‘这个倒是没问题’,这不就是答应教我吗?师傅你可是高人,更是个男人,可不能骗我一个小女子啊!”

    王悦馨明明是阴谋得逞却故作可怜的样子差点儿把陆尘风气得吐血,尽管是上了王悦馨的当,但是陆尘风唯有勉强点了点头,不过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哼,不就是飞檐走壁、力大无穷吗?我让你背着五十斤的沙袋,一天跑一百公里,只要能坚持一年,保证你能飞檐走壁、力大无穷!而且从今往后我就是师傅,徒弟还不是要听师傅的?以后我就没有这么烦了!”

    似乎看出了陆尘风的想法,王悦馨笑吟吟地说:“师傅,虽然我称呼你为师傅,但是我毕竟还不是你的徒弟,所以我就不必听你的吩咐;还有,尽管我要学你的功夫,但是我还要上学,所以今后的训练我必须留下学习的力气,所以请师傅找出良好的训练方法,让我既能在一年内飞檐走壁、力大无穷,又能不耽误我的学业。”

    “不听师令,还要我不能耽误她的学业,靠,她怎么不去死!”陆尘风看着一脸笑意的王悦馨,心中大骂她厚颜无耻,却一时想不出什么言语反驳。

    王悦馨自然也不会给陆尘风时间让他找出理由,所以她深深鞠躬道:“师傅,天色已晚,徒儿先回去了,师傅也早点儿休息吧。”

    陆尘风一脸颓然地坐在地上,悲愤地想道:“这该死的臭丫头,我看陈玫才是她的真正师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神藏
天骄战纪
最强反套路系统
永夜君王
斗战狂潮
重生之2006
抗日之特战兵王
永恒圣帝
我的贴身校花
纯阳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