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47.喝点酒 找个人

    k市的一家小宾馆里,躺在地上睡觉的陆尘风被一脚踢醒。陆尘风看看窗外黑乎乎的天空,一脸可怜地说:“大姐,我都被你折磨一整天了,你就让我好好睡一觉吧。”

    “少废话,赶紧给我起来。”陈玫丢给了陆尘风一套黑色的衣裤,“马上到洗手间换上,给你三分钟。”

    陆尘风这才注意到陈玫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裤,将她性感的身材衬托得格外诱人,见陆尘风还坐在那瞅着自己呆,陈玫布满地皱起眉头哼了一声,顿时让陆尘风清醒了过来,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陆尘风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也高兴了起来,看样子今天晚上终于是要去办正事了。本来那日在医院陈英杰提出了一个对付李家的计划,陆尘风仔细研究后觉得没什么问题,于是便把计划定了下来,哪知道陈玫昨天直接否定了这个计划,然后就把陆尘风一脚踢进了保时捷开车来到了k市。

    “大姐大,咱们这是准备去哪?”换好衣服,陆尘风从洗手间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先去喝点儿酒,然后去找个人。”

    陈玫领着陆尘风来到小宾馆附近的一处地下停车场外,吩咐陆尘风在外面等,自己走了进去。不一会儿一辆有些破烂的尼桑轿车停在了陆尘风面前,陈玫探出头比划了一个上车的手势,对付车门门锁处明显得毁坏痕迹陆尘风聪明地选择了假装没看见。

    陈玫开车很有赵明山的风范,即便是在城区,陈玫也敢把这辆破尼桑开到八十迈以上,还好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车辆,这才没酿成什么重大交通事故。尼桑车七扭八拐地来到了一家夜总会前,大概是因为这辆尼桑看起来实在太惨了点儿,直接就被门童无视了。陈玫也不在意,戴上了一副墨镜就拉着陆尘风走了进去。和被陆尘风偷过的***夜总会不一样,这家夜总会里来来往往的都是漂亮的服务员,没有什么流氓黑道在大厅里看场子。

    陈玫挑了一个角落坐下,叫服务员拎了一打蓝带,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舞台上几个几乎没穿衣服的女人跳钢管舞。

    “喂,尘风,看上了哪个跟我说一声,反正也不贵,大姐我请你。”

    知道陈玫是在逗自己玩,陆尘风也不搭话,躺坐在沙上继续自己刚才的美梦。陆尘风从计划开始就一直没能好好休息,如今计划成功遥遥无期,陆尘风可不想到了真枪实弹的时候没了精力。正当陆尘风迷迷糊糊马上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忽然感到自己被人拎了起来,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让自己飞了起来,接着撞在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用力睁开眼睛,陆尘风惊讶地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舞台中央,原本在舞台上大跳钢管舞的舞女都瘫坐在地上,还有一个居然就被自己压在身下。舞台下面响起了观众的阵阵叫好声,陆尘风身下的舞女也反应了过来,双手抱住了陆尘风谄媚地笑道:“小帅哥,想要姐姐的话跟服务员打个招呼就行了,何必这么心急呢?”

    看到身下女人一脸五颜六色的浓妆,陆尘风吓得差点儿吐出来,他连忙抢爬起来,但是对方死死地把他抱住,竟让他一时挣脱不得。难得遇到这种热闹,台下的观众都沸腾了起来,纷纷给陆尘风叫好,甚至有人叫喊着让陆尘风在舞台上表演一个。整个大厅越来越混乱,有些喝醉的家伙也趁着酒劲跳上了舞台,开始在对舞台上的舞女上下其手,情况但是靠几个服务员已经控制不住了。

    这时从楼上下来了几个身体强壮面露凶光的家伙,试图压制大厅里面起哄的顾客。不过陆尘风清楚地看到一身黑色戴着墨镜的陈玫混在人群之中,偷偷摸摸地将这几个家伙全都放倒了。

    楼上监控室内,一个盯着监视器的小个子惊讶地对旁边正在打牌的光头说:“板哥,下面的情况好像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猛子不是都带人下去了吗?”光头有些不耐烦,不就是客人弄点热闹玩玩嘛,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是啊,板哥。猛子哥带人进了人群之后就没影了,打他手机也没人接。”

    “恩?”光头感到了有点儿不对劲,他放下手里的牌来到监视器旁,仔细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小仔,这事儿是怎么闹起来的?”

    “我刚才也没看清楚,应该是有人跳上舞台想动小兰那几个小妞。”

    “呸,就小兰那几个小婊子,还会有人想动她们?”光头一脸恼怒道,“这些不要命的小兔崽子,以为咱金牙帮把兄弟都派到s市抢地盘,就想过来浑水摸鱼,真他x的找死!喂,都别打牌了,下去给那些小兔崽子点儿教训,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人是惹不起的!”

    几个打牌的都骂骂咧咧地推开门往外走去,光头留了个心眼,他从抽屉里找出一把手枪别在了腰间。

    “板哥,你出来看看,有点儿情况!”一个刚刚出去的人在门外喊道。

    “怎么了?是猛子回来了吗?”光头大步走了出去,却惊讶地看到刚刚出门的几个人已经被人撂倒在地,刚才喊自己的那个兄弟正缓缓瘫软倒地,从他扭曲的脖子上看是没可能活下来了。

    “怎么···”光头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冰冷的手就从深沪掐住了他的脖子,手上强大的力量竟然让光头的脖子出了轻微的“咯吱”声。身后的人从板哥腰间搜出了手枪,然后把板哥拖回了监控室。

    “咦,你是谁···啊?板哥···”负责监控器的小仔看到一个一身黑色紧身皮衣戴着墨镜的女人拖着板哥走了,刚惊讶地想喊出声,就看到那个女人将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自己。

    “赶紧清场,把顾客都清出去,然后叫小姐和服务员都下班,快点!”陈玫对小仔比划了一下手里的枪,小仔连忙打开了大厅和客房广播说:“各位顾客,不好意思,刚刚接到通知今天晚上警察会来突击检查,请大家迅离场,今晚的消费全部免单,希望大家能原谅。”小仔喊了好几遍,顾客才开始慢慢向外走,虽然都没尽兴,不过能免费混了半晚上也算是赚了。

    好一会儿,所有顾客和服务员都离开了,陆尘风来到监控室一脸苦笑地对陈玫说:“大姐大,就算你是想制造混乱趁机对付这些家伙,也可以想点儿别的办法,为什么非得把我丢到舞台上面去呢?”

    “别的办法?我懒得想。”陈玫满不在乎摆了摆手说,“第一波下到大厅的人被我打昏塞在沙下面了,现在应该快醒了,你去再把他们敲一遍,等下千万别让他们出声。”

    “大姐大,你到底想做什么?咱们不去s市对付李家,在k市欺负这些流氓混混做什么?”

    “笨蛋,现在跟你说他麻烦,总之你就按我说的做吧,肯定没问题的。”

    见陈玫一脸的不耐烦,陆尘风连忙跑下了楼,在大厅的沙下面拖出了六七个人,挨个在后脖子上重重敲了一下,然后全都丢到女厕所里了。

    这是陈玫也带着板哥从监控室下来了,陆尘风奇怪地问:“还有一个呢?”

    “在楼上睡觉呢。”陈玫扭过头一脸杀气地对板哥说:“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板哥垂头丧气地坐在沙上,“你真能保证我的安全?”

    “我只能保证你今天晚上能活着离开这家夜总会,但是如果你藏不好被你老大逮到就不怪我了。”

    “可是我现在已经是为你办事了,大姐你就不能照顾一下兄弟?”

    “我的手下个个都和我差不多,你认为你够格吗?”陈玫用指了指陆尘风说,“这小子在s市还算是有点儿势力,你要是没地方去就跟着他吧。”

    “就他?”板哥一脸鄙夷地看着陆尘风面对陈玫战战兢兢的模样,“这小子哪有一点儿大哥样?”

    “哼,你要是被我暴打一个小时,恐怕小命都没有了,那个小子好歹还能剩下一副人样。”想起上次痛扁陆尘风,陈玫的手就又痒了起来,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等下还用得到陆尘风,还是等任务完成在狠揍他一顿吧。

    “一个小时?”板哥惊讶万分地看着陆尘风,实在想不到这个一副高高瘦瘦的身体居然如此能挨打,能在女暴龙的暴打下生存一个小时。板哥不由得一脸佩服地对陆尘风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你真是纯爷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纯阳武神
大明文魁
大魏能臣
龙纹战神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万古神帝
绝世武魂
帝霸
天骄战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