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25.有你在身边

    林素心慢慢睁开了眼睛,愣愣地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回忆着梦中连绵不断的阴雨,每次那个男人的出现都会揭开林素心心中最疼痛的伤疤,之后她的梦中就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悲伤冰冷的雨中,耳畔回响着母亲临终前痛苦的呻吟声,醒来之后林素心总会现枕巾早已被泪水打湿。但是这一次梦中她不再是不是一个人了,她能感到一直温暖的手一直牵着她,痛苦的呻吟声不见了,雨水也不再那么冰冷,她甚至能透过天空的阴云看到一缕温暖的阳光。

    醒来之后,手上温暖的感觉还在,林素心慢慢扭过头去,看到陆尘风坐在床边,他靠在墙上已经沉沉地睡去,但是两人的手却还紧紧地扣在一起。林素心感受着陆尘风手上的温暖和粗糙,脸上忽然绽放出了一片美丽安详的笑容:“没想到,我真的有了一个弟弟呢。”

    “素心姐?”陆尘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却现自己躺在了床上,一直紧握着他手的素心姐却不见了。陆尘风连忙跳下了床,走出卧室见到她正在厨房里做菜。

    听到陆尘风的声音,林素心抬起头说:“一天没吃东西吧?不要急,菜马上就好了。”看到素心姐安静的脸庞,陆尘风总算放下心来,看来她已经从中午的伤心中走出来了。陆尘风也不想再提起素心姐的伤心事,便索性暂时忘记了中午的事,笑着问:“素心姐在弄什么,这么香?”

    “炒猪肝,生鱼汤,你刚受伤,吃这些对你的伤有帮助。”

    “用不用我帮忙?我一个人生活,也是会做菜的。”

    “怎么,怕我做的不好吃?你伤得那么重,还是不要乱动了。”

    “我其实伤得并不厉害,就是看起来有点儿吓人,现在对我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了,不信你看···”陆尘风说着眼睛就在客厅里扫来扫去,想找个能用来证明自己的东西。

    “尘风,老实坐在沙上别乱动!你要是再像早上一样,姐姐我就生气了。”生怕陆尘风再弄痛伤口,林素心连忙警告。陆尘风看了看素心姐故意板起来的脸,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沙上。

    “对,这才乖嘛!哎呀,菜!”闻到了一丝糊味,林素心连忙把火关掉,把锅里的菜铲到盘子里。

    “呼,还好手快,不然真的糊了。”看到菜没有变成黑炭,林素心松了一口气,扭头见客厅中的陆尘风在偷笑,她气鼓鼓地指着陆尘风说:“还笑,还笑,都怪你,真要是炒糊了,你就给我全吃掉!”

    “不敢笑了,不敢笑了···”陆尘风连连摇手,但是却克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终于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臭小子···”被陆尘风的笑感染,林素心也笑了起来。

    看着林素心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陆尘风心中忽然一动:“这个场景好像在电视里见过,丈夫下班坐在客厅休息,妻子在厨房做晚餐。还别说,素心姐如此温柔美丽,结婚之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如果···”陆尘风突然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然后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是“如果素心姐能变成我的妻子”的念头就想是打地鼠游戏里的土拔鼠,打下去一个又蹦出来一个。

    “尘风,神游天外,在想什么呢?”

    耳畔响起林素心的声音,陆尘风心虚地“啊”了一声,连忙摆手道:“没想什么,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林素心怀疑地看了一眼陆尘风,然后无所谓地说,“算了,反正你这个臭小子想的不会是什么好事。走,吃饭了!”

    林素心转身走向了客厅中间的餐桌,陆尘风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感到一丝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被他忽略了。

    “还在愣什么?过来吃饭啊!”坐在餐桌旁,林素心向陆尘风招了招手。

    “哦···”陆尘风点点头,连忙走到餐桌旁坐下,看着餐桌上丰盛的菜肴,有些惊讶地问:“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哼,刮目相看了吧?”林素心得意地夹了几片猪肝放进陆尘风的碗里说,“尝尝看!”

    陆尘风夹起一块猪肝尝了尝,顿时赞叹道:“真不错,我看‘四海一堂’的菜也没有素心姐你做的好吃呢!”娶素心姐的念头又开始像土拔鼠一样往外钻了,陆尘风只能苦笑地把它们一个个地打下去。

    “要不是因为你打扰我,我能做得更好吃。”林素心嘟着嘴气鼓鼓地向陆尘风抱怨着。

    看着林素心一副小女人的样子,陆尘风感到了一阵不自然,虽然只和林素心相处了三四天,但林素心温柔的大姐姐形象已经深深种在了陆尘风的心中。可是现在素心姐的表现实在让陆尘风怀疑到底她是已经从中午的伤心中走了出来,还是根本在压制自己的伤心、带着一个假面具让陆尘风放心。

    陆尘风没有回答林素心的话,只是愣愣地看着她。林素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她勉强笑道:“盯着我看做什么?快吃饭啊···”

    看见林素心脸上的不自然,陆尘风更肯定了内心的猜测。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餐桌对面,停在了林素心的面前。林素心惊讶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陆尘风,一脸的不知所措。

    “素心姐,为什么要把自己藏起来?为什么要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让我安心?我是你的弟弟啊···”陆尘风伸出手,用力地抱住了林素心,轻声在她的耳边问道。

    “我···我哪里有装···”

    “素心姐!和我说说吧,不要再憋在心里了,我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啊!”陆尘风大声地喊着,两滴泪水落在了林素心的脸上。

    冰凉的泪水将林素心的面具完全打破,她脸上的伪装已经不见,两行泪水从脸颊上滑落,她终于还是哭了出来。这次林素心并没有中午哭得厉害,但是陆尘风却能感受到她心中更深的悲伤。陆尘风轻抚着林素心的后背,良久,哭泣声渐渐小了,陆尘风扶着林素心坐下来,抹去她脸上的泪,轻声说:“素心姐,心里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

    “我···”林素心张了张嘴,却还是没说出来。陆尘风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等待林素心整理好心情。

    “我的父亲就是今天中午来的那个人,他现在是s市的市委书记···”只讲了一个开头,林素心就又停住了,她不安地看向了陆尘风,而陆尘风眼中的信任和坚定慢慢驱散了她的不安,林素心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我从小就对父亲没有什么印象,一直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母亲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她总能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而且每当我不懂事哭闹的时候,她总会温柔地安抚我,小时候每个晚上我都要听着她给我哼的歌才能入睡。父亲经常隔上好几天才回家一趟,而且几乎都是半夜才回到家,早上天还没亮就走了,所以我经常好几个月见不到他,不过母亲总是和我讲父亲的事。她从来都只讲父亲的好,但却从不讲自己的痛苦,可是每次讲过父亲之后她都会偷偷哭泣,所以虽然她和我说了很多父亲的好话,但是从小我就对他充满了厌恶。”说到这里,林素心又有些犹豫起来,陆尘风紧紧抓住了林素心,用力地点了点头。

    林素心安心地笑了起来,她继续说道:“我七岁的时候,母亲出了车祸,肇事的大货车逃逸了。当天正好生煤矿漏水崩塌,几十个矿工被困在矿井下,那时候父亲已经是市常委了,他身先士卒地在矿难地点指挥拯救行动。医院给父亲打了十几个电话,可是父亲都没有回来,我和母亲等啊等,等了整整三天三夜,可是父亲最终还是没回来见母亲的最后一面。那三天里,每过一秒我对父亲的恨就增加一分,直到母亲已经去世四天后,他才回来,我···”

    “好了,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全都明白了!”陆尘风再次用力地抱住了林素心,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涌出。

    但是林素心却没有哭,相反,温暖安心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原本她还以为自己一定没有勇气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但是在陆尘风的鼓励下,这些隐藏在她心底最深的伤痛就这么轻易地说出来了,而且现在的心情是如此的轻松,陆尘风的怀抱是如此温暖,林素心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尘风,有你在身边,真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天醒之路
至高使命
带着仓库到大明
大魏宫廷
最强反套路系统
都市奇门医圣
帝霸
大王饶命
乾坤剑神
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