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24.素心姐的伤心处

    交代好了陈率阁替自己圆谎,陆尘风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回到床上盘腿坐下,将小腹脉络中的白色颗粒缓缓转化成了轮回生死功的力量,力量在脉络中流动得越来越快,陆尘风感到自己胸口的气闷消失了,连手臂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当他把全部白色颗粒都转化完毕以后,陆尘风感到左臂上一阵痒,揭开纱布一看,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居然已经开始结痂了。

    “轮回生死功果然神奇,以后只要不死,受多重的伤,只要有个安静的地方修炼,连药都用不到就可以快康复。”陆尘风想了想还是把绷带绑了回去,虽然伤好了是好事,但是未免太过神奇,想要素心姐接受就必须说出生死簿的秘密,可是现在陆尘风还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的想法。

    身体已经恢复大半,陆尘风也不愿继续在床上躺着,于是便在房间里四处看看。素心姐的书桌上摆着不少书,陆尘风翻了翻,大多数都是教育方面的,还有几本计算机的入门书籍。

    “咦,这是什么?”在书的后面,陆尘风现了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照片上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和一个小女孩正在开心地笑着,女人的样貌和素心姐有七八分相似,应该是素心姐的母亲,那么这个小女孩就是素心姐喽!照片上小女孩一边扮着鬼脸一边快乐地笑着,陆尘风不由得笑着说:“没想到素心姐小时候也是这么顽皮呢,不过还真可爱呢!”陆尘风注意到这张相片其实并不完整,小女孩右边的部分都被剪掉了,陆尘风轻轻抚摸着相框,猜测着被剪掉的什么。

    忽然一阵门铃声从客厅传来,陆尘风看看表已经十二点了,应该是素心姐回来了,他连忙走大客厅打开了门。出乎他的意料,门外并不是素心姐,而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面容严肃,头中已经有了几根白丝。陆尘风惊讶地看着这个男人,他已经逛遍了素心姐姐的房间,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卧室,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素心姐都是独居,那么这个男人是谁?

    “你是···”

    陆尘风的话还没问出来,中年男人脸上的惊讶已经变成了阴沉,他厉声打断了陆尘风,喝问道:“你是谁?”

    陆尘风被对方的诘问弄得一愣,顿时心里就火了起来,这个中年男人好没礼貌,好像他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陆尘风强忍着把门关上的冲动,一字一字地说:“我是谁和你没关系,现在是你到别人家,你不该先报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吗?”

    似乎没想到陆尘风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不卑不亢、喜怒不露于外的本事,中年男人的脸上又闪过咯一丝惊讶,不过他很快恢复了一脸严肃,不过他眸子里还是露出了一点儿好奇的光芒,他又开口道:“你不是这家的主人,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会是小偷吧?”

    “你也不是这家的主人,我也从未见过你,你该不会是强盗吧?”

    听到陆尘风用自己的口吻反驳,中年男人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尘风然后说:“小伙子,挺不赖嘛!让我进去吧,我是林素心的父亲。”

    “你是素心姐的父亲?”陆尘风怀疑地看了中年男人几眼,然后问道,“既然你是素心姐的父亲,那也一定知道素心姐的生日喽。”

    “素心的生日是···”中年男人一时语塞,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陆尘风鄙夷地看了中年男人一眼:“哪里有父亲不知道女儿生日的?想骗钱抢劫也要多做点儿功课。”说完,便把门“啪”地一声关上了。

    “你怎么来了?”陆尘风刚关上门,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素心姐的声音,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素心姐温柔的声音竟然满是厌恶。

    “怎么回事?素心姐和那个男人认识?”陆尘风好奇地趴到门上,透过猫眼往外瞅,看到素心姐已经来到了门前,却被中年男人拦住了。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面对林素心的厌恶和冷漠,中年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悔恨和无奈。

    “想来看我?怎么十三年前你没想到回来看看?不要再在这里惺惺作态了,我不会和媒体说你坏话的,你也别再来烦我了。”林素心厌恶地推开了中年男人,从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陆尘风连忙溜回到卧室里,免得和现在的素心姐撞见大家都尴尬。

    林素心打开门走了进去,却把中年男人拦在外面准备关门。情急之下,中年男人苦恼地大声说:“素心,都这么多年了,你也长大了,你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听我解释一次吗?”

    “你的解释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但是我就是不能原谅你!”

    “素心,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一下我呢?煤矿坍塌,下面埋了几十条人命,我那个时候是市常委,我怎么能不去?”

    “你去不去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我也不想了解,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妻子出了车祸,在医院痛苦地躺了三天就是想再见你一面,可是你直到最后都没出现。那个时候才七岁的我听着母亲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痛苦地叫着你的名字,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林长东,你根本不配做我母亲的丈夫,你根本就不配当我的父亲!”

    林素心狠狠摔上了门,跌坐在地,泪水终于止不住地从她的眼中涌出。她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就算嘴角都流下了一缕鲜血也不想出一声软弱悲伤的哭声让门对面的人听到。

    在卧室里偷听的陆尘风也红了眼圈:“没想到素心姐也有这么伤心的过往。市常委,好大的官儿,可是这么大的官儿居然在妻子重伤的时候不能回去看一眼,实在是可笑啊!”陆尘风走出卧室,撕了两张面巾纸递给了林素心,然后趴在猫眼上看了看说:“不要忍着了,他已经走了。”

    林素心一下子扑到了陆尘风的身上,痛苦地哭了出来,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滚落打湿了陆尘风的衣襟。

    “走了,这么轻易地就走了,他根本没有关心过我,从来都没有。从小到大他就只知道工作,母亲死了他都没有回来,我那个时候跟自己说,只要他回来看一眼我就原谅他,可是三天三夜,他到底还是没有回来,直到最后他都没回来···”

    陆尘风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林素心的长,听着她痛苦的哭诉。渐渐的,林素心的哭声小了下来,陆尘风现她已经累得睡着了。心疼地看着林素心还挂着泪珠的脸庞,陆尘风忍不住伸手轻轻将泪水擦去。将林素心抱回到卧室,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看着自己被林素心紧紧抓住的右手,陆尘风感到一阵心疼。七岁的小女孩突然失去了疼爱自己的母亲,父亲又成天不回家,这和无父无母又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无父无母还难熬,陆尘风简直无法想象一个七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自己熬过失去母亲的伤痛,还一个人坚强地活了下去。

    “难怪你会愿意认我这个弟弟,原来你和我一样孤单寂寞呢。”陆尘风忽然心中一动,身体缓缓俯下,嘴唇印在了林素心光洁的额头上。

    “素心姐,我想你保证,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永远都不会再让你感到孤单和寂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寒门状元
官梯
异世界的美食家
绝代神主
万古神帝
电影的世界
大劫主
大道朝天
人道崛起
超级仙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