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17.栽赃嫁祸

    陆尘风和陈率阁回到班里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大多数同学已经回来了,出乎陆尘风意料的是张棍儿也回来了。

    “这个张棍儿还挺有本事的,居然一上午就从贾德仁那里回来了,看样子也没受到什么虐待。我记得以前的教导主任训起人来,经常一个白天不够第二天接着训,怎么贾德仁这么菜?难道是早上被瓷砖砸成神经病了?”陆尘风心里嘀咕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奇怪地看着张棍儿在那得意地笑着,好像捡了几百块钱似的。

    陆尘风刚回到座位,同桌幽若梦就有些气恼地问:“陆尘风,你是不是动过我的东西?”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动你的东西?我虽然穷,但是穷也要有志气,我绝对没动你东西。”陆尘风表面上大义凛然,心里却吊了起来:“不会是陈率阁这小子动的吧?靠,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竟然真的去翻幽若梦的书包,看幽若梦的样子可能书包里不只有子弹,那把枪八成也在里面。”

    “真的没动?”

    “绝对没动!”

    陆尘风从小到大对付这种的次数多了去了,才不会露出一点点儿蛛丝马迹,何况他也根本没动。幽若梦被陆尘风的表情骗了过去,她很是气恼地说:“那究竟是谁啊?”

    “你丢了什么东西,这么着急?”陆尘风试探着问道,如果是陈率阁动的,他应该不会偷东西吧?不过也难说,万一里面有些女孩子家的私人物品,难保陈率阁这个色鬼不会动心。

    “东西倒是没丢,但是他把我的东西都翻乱了,我最讨厌别人动我的东西。”

    汗,原来幽若梦最讨厌的是这个,估计陈率阁是死定了。陆尘风在心里已经把“罪犯”定在了陈率阁的身上,心里为陈率阁默哀,他高中的第一段恋情恐怕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看着幽若梦用指甲尖把书桌里的手帕、练习本、梳子、护肤霜,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放到了一个塑料袋里,然后气呼呼地把塑料袋丢进了垃圾箱里,陆尘风心里嘀咕着:“这个冰山美人莫非有洁癖?别人只不过动一下她的东西,她就把东西全丢掉了,要是别人摸一下她的胳膊,她是不是要连胳膊都砍掉?恩···估计不会,也许她会以身相许吧,哈哈!”

    下午第一节课的铃声响起,老师走上了讲台,陆尘风忽然现张棍儿那个傻x居然扭过头一脸贼笑地看着他,张棍儿那张瘦猴脸笑起来格外搞笑,可是陆尘风却感到有点儿不妥,张棍儿没道理这个样子的,他因为自己被教导主任贾德仁训了一上午,应该是一脸气愤才对,就算是知道了我实力强打不过我,也不该是这种得意洋洋的笑,这个样子就好像他有什么阴谋已经得逞了似的。

    这个时候教室的门突然被人踢开,教导主任贾德仁闯了进来,对讲台上的老师说:“我刚才接到一个同学的举报,说他的mp4被人偷了,虽然只是个一两百块的小东西,但是这是偷窃,性质很恶劣,所以我过来亲自看看。”

    贾德仁刚说完,张棍儿就站拉起来,指着陆尘风大声说道:“贾主任,就是我的mp4丢了,我怀疑是班里同学陆尘风偷的。”

    “既然你怀疑是陆尘风偷的,我就搜搜看。”贾德仁装模作样地说完,就得意洋洋地走向了陆尘风。

    陆尘风把手伸进书桌里面,果然摸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mp4,心中顿时了然:“这两个无耻的家伙,看来上午的时候已经化敌为友,要一起对付我了。张棍儿趁中午没人在的时候把mp4放到我这里,下午贾德仁来抓个人赃并获,哼,还真是计划周密啊,幸好我有轮回生死功。”陆尘风体内轮回生死功急转,手中的mp4立刻就彻底消失了。

    贾德仁走到陆尘风面前,趾高气昂地说:“让开,我要搜你的书桌。”

    “书桌里都是我的私人物品,你凭什么搜?”陆尘风毫不退让,虽然危险已经解除,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让贾德仁和张棍儿丢一次人。

    “我们怀疑你偷东西,我是教导主任,当然有权利搜。”

    “你们怀疑我偷东西,怀疑而已,有证据吗?”

    “搜出来不就有证据了?”

    “那要是搜不到呢?”

    “搜不到···”看到陆尘风一脸镇定,贾德仁心里也有点儿不稳,毕竟这栽赃嫁祸不是他做的,万一张棍儿没做好,他不就丢大人了?想到这里,贾德仁把目光投向了张棍儿。张棍儿也明白,向贾德仁打了个放心的手势,贾德仁立刻有了信心,他哼了一声说:“你想怎么办,说吧?”

    “要是搜不到,就是主任你和张棍儿冤枉我,我要你们赔礼道歉。”

    “好,没问题。”

    说到这里,陆尘风站了起来,让到了一边,贾德仁立刻弯下腰搜查起来,不一会儿,几颗汗就出现在贾德仁的额头上,书桌书包都找过了,哪里都没有mp4。

    “这是什么?”贾德仁从陆尘风的手提袋的最下面翻出了装着沙漠之鹰的桃木盒,向陆尘风问道。

    “珍藏的绝版玩具枪,学校没有规定不许带玩具到学校吧?”该死,忘记这把枪还在手提包里了!陆尘风表面虽然平静依旧,但是心里却已经急了起来,因为幽若梦看到沙漠之鹰的一瞬间就辨认出了真伪,随之用怀疑的目光紧紧盯着陆尘风,陆尘风甚至从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丝隐藏得很深的杀意。

    贾德仁辨别不出枪的真伪,不过一般的学生怎么可能弄得到真枪?贾德仁把陆尘风的东西翻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连陆尘风的身上都搜了两遍,就是找不到张棍儿的mp4,张棍儿见情形不对劲,也跑过来帮忙,可是仍旧一无所获。全班都看着张棍儿和贾德仁在这里演栽赃嫁祸的戏,越演越砸,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贾德仁气恼地对张棍儿说:“怎么会没有?你不是说就在这里的吗?”

    张棍儿也是急糊涂了,张口就道:“没道理啊,就是这儿啊,我明明就放在这里了。”说完,还特意用手指点了点陆尘风的书桌。

    这一露馅,立刻引得全班轰然大笑,这两个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演了一出栽赃嫁祸的戏,演砸了不说,还自己把底给揭了开来。张棍儿听见全班人的笑声,也一下子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看着贾德仁涨的通红的脸和额头上的青筋,只能不安地低下头,祈祷自己受到的处罚能轻一点儿。

    贾德仁咬着牙等全班人都笑够了,才恶狠狠地对张棍儿说:“张棍儿因为私人恩怨,栽赃陷害同班同学,误导学校领导,我会在周末校会上提出对你的处分,你等着吧!”

    “哇塞,上校会的处分,最少也是个记大过。”听见贾德仁的话,班里同学又议论了起来。贾德仁哼了一声,刚想转身离开,身后却传来了陆尘风的声音:“贾主任,你好像忘记刚才的话了,你刚刚不是说如果搜不到的话就要像我道歉的。啊,对了,你是教导主任,如果你不想道歉的话就算了,我一个学生可受不起啊。”

    贾德仁转回身,眯着眼睛盯着陆尘风看了好一会儿,陆尘风却毫不在意,仍是笑嘻嘻地等着贾德仁的道歉,贾德仁走到陆尘风的身前,小声说:“小子,我毕竟是教导主任,做人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

    陆尘风冷笑了一声,鄙夷地看着贾德仁说:“留一线?你之前对我们这些学生留过一线吗?今天要是被你搜出来,恐怕我现在已经被你开出学籍,扭送派出所了吧?”

    “好,有你的,我记下了。”贾德仁咬着牙,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大声说道:“陆尘风同学,对不起。”说完,立刻转身大步离开了教室。

    班里响起了一阵哄笑声,开学第一天贾德仁猥琐恶心纠缠美女班主任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深深厌恶,今天看到他灰头土脸,顿时群情沸腾。

    陆尘风看着贾德仁离开的背影,心里却闪过一丝阴霾:“这次贾德仁是要恨死我了,相信如果他继续做教导主任,绝对会事事找我麻烦,看来我要先来对付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是至尊
我是仙凡
马前卒
从仙侠世界归来
永恒圣王
万古天帝
医武兵王
大劫主
大道朝天
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