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三九 大结局

    一三九大结局

    人群涌向相门中堂,可是相门中堂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除了满地的落叶和沙石之外,便是一些血渍,其它什么也没有。

    “大家好,这里是zhōng yāng电视台,我是记者海楠。”人群中,一个女记者站在摄影机前,被人群推得左摇右摆,不过却面带微笑,尽职的报道着:“今rì午时三十五分左右,这里有一团奇怪的金光直冲天际,不知道是什么光芒呢?据记者了解到,这里曾是相术界的相门中堂,是聚集全国风水大师的地方。可是现在相门中堂里,却一个人都没有,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呢?据悉,相门中堂始建于百年前,历经民国时期……”

    ……

    没有人知道那天相门中堂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道金光,却不知道答案。也没人知道那么多的相门人,都去了什么地方。

    ……

    三天之后。

    京城机场。

    “林老,再见,往后有机会,我们会再来看您的。”机场外,麻姑三娘子和三玄大师客气的和前来送行的林老爷子道别。

    “呵呵,我们这把老骨头,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往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也是未知之数,两位保重吧!”林老爷子笑着朝两人拱了拱手,笑道。

    麻姑三娘子和三玄大师对望了一眼,笑道:“放心吧,现在王承先已死,相门中堂也解散了。我们几个老骨头的心愿也算了了,往后时间多的是,等我回去把云南的事情安排好之后,马上来看望您。”

    “好!”林老爷子笑着点头,朝着两人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麻姑三娘子和三玄大师也挥了挥手,转身朝着机场里面走了进去。

    另一边,齐天生也带着两个徒弟走进了机场,远远的看到麻姑三娘了等人,脸sè微黯,不敢上去打招呼。只是低着头,猛地走了进去。

    ……

    京城老街,算命摊前。

    王逍穿着白背心,叼着根红梅烟,正蹲在地上和几个人在打牌。

    “死老头子,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激战正酣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众人头上响起。

    王逍抬头一看。一个看起来七八十岁,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正一脸怒气的望着自己。

    连忙丢掉手中的牌。站起来赔笑道:“哎哟,老婆,你怎么来了?我马上就去做生意,你别生气,快去买菜做饭,晚上等我拿钱回来。”

    说着一边推着老太婆走。

    “那你可要看着生意,我去买菜啦。”老太婆横了他一眼,说道。

    “嗯嗯嗯,一定。”王逍赶紧挥手。

    老太婆提着个菜蓝子转身离去。不多会儿,就走出了老街。

    “来来来,继续……”王逍走回打牌的地方,搓了搓手,一脸贱笑的又蹲了下去……

    ……

    华海。

    “爸,我不干,我不去相亲。我打死也不去相亲,我就要嫁给高扬。”伍家大宅,伍微坐在沙发上,朝着对面的伍元义撒着娇。一幅不干的神情。

    什么嘛,为什么要让自己去相亲?自己花容月貌的,难道会没人喜欢么?真是的。

    “微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人家高扬也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呢?”伍元义头疼的道。

    “谁说他不喜欢我?他敢!”伍微听到伍元义的话腾地站了起来,叉着腰道:“我明天就去苏城找他,他敢不喜欢我,我就拿枪毙了他,这个高骗子,想甩了我,没门。”

    ……

    一个月后,苏城。

    八月的天气还很炎热,知了还在树上叫着。

    冷清的墓地里,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坐在墓地边的台阶上,打打闹闹的。

    “林风,你说,等我长大了,是嫁给你,还是嫁给师父呢?”安倍宁香坐在台阶上,脚一晃一晃的,嘟着嘴说道。

    最近高扬都不理自己,自己一直和林风玩,突然发现林风也蛮可爱的,十分温柔,对自己又好,比那个木头师父好多了。

    “当然嫁给我!”林风一脸紧张的道:“少主有什么好的?哪有我解风情啊?是吧?”

    在爱情面前,什么忠心,什么敬意,都不重要了,娶老婆才是最重要的。

    “噢……”安倍宁香仰着小脸,道:“那我想想吧,可是我还好喜欢师父嗳,你都不够优秀……”

    “谁说的?我明天就优秀给你看……”林风一把搂过安倍宁香,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敢占我便宜,你讨厌……”安倍宁香脸sè一红,伸手拍打着林风的肩膀。

    两人笑做一团。

    ……

    在他们旁边,墓地的zhōng yāng,高扬默默的站在一块墓碑面前,低着头,没有说话。

    那天在相门中堂他没有死,幸得老头先前为他巩固了经脉,又从小修炼气血内丹术,使得他的体质与常人不同。所以在吸纳了文成公主的所有力量之后,他不但没有爆体而亡,反而还因祸得福,功力大进。

    如今的他回到了苏城,一切又重新开始。

    “香如,你看,这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我把你带回来了,你看见了吗?”蹲在地上,伸手抚摸着墓碑,高扬痛楚的说了一句。

    墓碑上,赫然刻着‘吾妻龙香如之墓’几个字。

    如今的高扬,神情十分颓废,胡子也没刮,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也不知有多少个rì夜没有合眼了。

    对于救不回龙香如的事,他一直很自责……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在他背后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高扬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回头看去。

    微风中,一个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穿着一袭黑sè丝裙,美丽xìng感的女人正站在那里,一脸爱怜的看着他。

    “萱……萱姐!”高扬一愣,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们说你在这里,我就来了。”宁萱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花,嘴唇微动,酸楚的说道:“为什么回来了也不找我?我一直在等你。”

    高扬心中一动,顿时一股柔情涌了出来,不由自主的朝着宁萱张开了双臂,叹道:“我没有忘记你。”

    要不然,他也不会回来苏城。

    他又怎会不记得,在这个地方,有个如水般温柔的女子在等着自己。

    “小傻瓜!”宁萱嗔了一句,泪流了出来,朝着高扬飞奔了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湿透了他的衣襟。

    微风轻拂,宁萱丝裙飘扬,高扬轻抚着她的头发,一脸爱怜。

    两人的影子在阳光下拥在一起,被拉得很长。

    “死高骗子,好哇,我找了你一个月,你竟然在这里,可让我逮着了。”宁静之中,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高扬和宁萱一惊,同时转头看去。

    墓地的台阶下,伍微正叉着腰,站在那里喘气,一张小脸通红,十分疲累的模样。

    “啊,娇蛮小姐来了。”林风看到伍微,连忙站了起来,拉着安倍宁香叫道:“我们快跑。”

    说完,跑到高扬身边,推着高扬和宁萱两人往墓地下面跑去,一边推一边叫道:“师父快跑,她手上拿着枪呢。”

    “啊?”宁萱和高扬同时一惊,拔腿就跑。

    “死高骗子,你给我站住,再不站住我可开枪啦……”伍微在后面大叫,一边追一边拿着枪吓唬着。

    “我只是让你娶我而已,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本小姐貌美如花,温柔可人,娶我可是你的福气,你给我站住,不娶我你这辈子别想好过……”

    墓地的上空,传来一阵一阵的骂声和尖叫声,久久不能平息。

    ……

    -全剧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逍遥派
大劫主
超级仙学院
帝霸
灵武帝尊
大王饶命
修罗武神
凌天战尊
圣墟
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