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二五 六叶血痰草

    高扬想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六叶血痰草,就是在李老板带他去收鬼的那个李家村。如果他没搞错的话,在李二金家门口把自己畔倒的那株草,就是老头要找折六叶血痰草。

    第二天早上,众人吃完饭,高扬带着胖子和老头直奔李家村而去。

    李老板他们昨天在砍树,今天已经上光明寺请人送林金花的尸骨回云(*)南了。村子里只有李先明等人。

    不过所有的人都认得高扬,知道他是收了怨鬼的大师,对他十分尊敬。

    “先明兄,二金的那个房子怎么样了?”把车停在村口,高扬走到李先明家笑着问了一句。

    “已经扒了。”李先明以为高扬是来看自己进程的,连忙笑着汇报起来:“周围的树也砍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完全清干净了,你放心吧,李老板给了钱给我们办事,一定会办得妥妥贴贴的。”

    高扬听了点点头,村里的人都纯朴,收了钱事情一般都会做得十分好。可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李先明他们这样砍树,不知道那草有没有拔掉,要是拔掉了的话,自己就白来了。

    当下不多说什么,抬脚快速的朝山上跑了上去。

    “高大师怎么了?”看到高扬跑走,李先明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他上山去看看。”胖子在旁边道。

    李先明“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高扬的背影,不知道他去看什么。

    老头跟在高扬的后面,两人一路朝山上跑去,没几分钟,就跑到了李二金的家门前。抬头一看,李二金的宅子已经被扒掉了,只剩下个屋垛子。顶上的瓦和那烟囱已经没有了。周围的树也砍得七七八八,胡乱的倒在了地上,十分混乱。

    高扬朝那草的位置走去。走来走去,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红sè叶子。六片的草。

    \

    那天明明就是在这个地方看到那草的,怎么现在不见了呢?这周围的草和树虽然被动过,但都还在,就算被拔了,也该和旁边的草扔在一起才对。可是他找了半天,把周围的草都翻了一遍,竟然半片红sè的叶子都没看到。

    “小子,你不会记错了吧?”老头在后面问了一句。

    昨晚高扬找他的时候,他心里就有点不相信高扬见过这种草。如今一看,果然没有,瞎说大话。

    “不可能!”高扬正sè道:“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就是在这里被畔了一下。”

    这关乎自己的风水术能不能晋级,他怎么可能记错?

    老头蹲下来和他一起找。两人慢慢的找,把周围五米之内的地方全部找过,最后依然没有找到那六叶草。

    “完蛋了,不会是被人采走了吧?”高扬道。

    “不可能。”老头道:“那草对别人来说只不过是一株废草,只有到我手上才是宝贝,这世上除了我绝不会有第二个人用得上。”

    老头十分笃定。让高扬的心安了一点,不过即便这样,他们最后也没能找到六叶草。

    很快就到了中午,干活的村民都下山去吃饭了,两人还在山上找着。胖子上来叫两人下去吃饭,两人才依依不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和他一起下山。

    至此,两人身上已经全是泥巴。

    李先明见两人身上这么脏,以为他们帮着村民一起砍树,所以才会这样。当下也没有多问什么,招呼他们吃饭。

    李老板走时也不知给了李先明多少钱,饭菜照顾得十分到位,大鱼大肉的,看这手笔,起码也给了好几万。

    吃完饭,高扬和老头决定上山再去找一下。

    毕竟来一趟不容易,空手而回的话太让人失望了。

    再次上山,两人找的范围大了很多,同时,也把胖子叫上了一起找,他们这次不只找了李二金的屋前屋后,连同周围的山林,都找了一遍。

    时间慢慢的过去,眼看天就黑了,依然是一无所获,高扬的心里不由得急了起来。

    找了一天都没找到,说明那草很有可能真的被人挖走了,要不然凭自己的记xìng,不可能找不到的。

    李先明见三人大山上到处走着,先前还以为在帮忙,但越看越不像,眼见他们已经走进了山林子里,脸上不由现出了疑惑的神sè。

    “大师,天sè不早了,要不先下山去吃晚饭吧?”李先明爬上山,走到高扬面前,说道。

    三人都在地上趴着,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要不先下去吃饭吧。”高扬抬头看了胖子和老头一眼,见他们满身是泥,已经累了,不由道了一句。

    老头和胖子点了点头,一脸不甘的爬了起来,拍拍手上的泥土和李先明朝山下走去。

    一路上,老头一边走一边埋怨高扬:“小子,我看你是记错了吧?找一天都没找到,差点要我这老骨头的命了。”

    在地上趴一天,别说他这种岁数的老人家,就算是年轻人,也吃不消。

    高扬沉默着,没有说话,脑海中不断回想着那草的样子。

    “几位在找什么?”李先明终于听出了三人在找东西,奇怪的问了一句。

    “在找一株草。”胖子没好气的边走边道。

    “草?”李先明心中一动,问:“什么样的草?”

    “我不知道。”胖子指着高扬道:“你问他。”

    李先明无语,连什么草都没搞明白,竟也帮着找了一下午?当下又把头转向了高扬。

    “一株血红sè的草。”高扬道:“有六片叶子的。”

    “原来你们找那个啊?”李先明恍然大悟,道:“那草就在我家啊。”

    “在你家?”三人同时一愣。

    “嗯,在我家。”李先明点头笑道:“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株,到家看看就知道了。”

    高扬和老头相对无言,敢情找了一天,真是白忙活了,早知道早上来的时候直接问还更方便。

    几人说着话,就到了李先明的家,家里传出菜肴的香味,远远的飘出来。胖子大大的叹了一口,口水都流了下来。忙了一下午,对他来说简直要命,现在一闻到吃的,再也忍不住了。

    不过高扬和老头却并没打算先吃饭,而是直接让李先明把那株草拿出来看。

    李先明应了一声,转身走进旁边的小屋里, 不多久,提了一个竹篓出来。竹篓里堆了一堆野草,其中有一株整体通红的,十分抢眼。

    老头十分激动,扑了上去抢过竹篓,把那株红sè的草抓了出来。高扬探头一看,草如藤蔓,通体血红,叶分六瓣,在叶子间,有着血红sè的小果子,圆溜溜的,正是自己先前看到的那种六叶草。

    “没错,就是这个。”老头激动的笑了起来,朝着高扬道:“六叶血痰草,就是这个。”

    听到他的话高扬松了口气,果然没错,正是自己要找的草。

    “这草怎么在你这里?”高扬看着李先明,奇怪的问道。

    “呵呵。”李先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挠头道:“我也不知道这草是什么草,打猪草的时候见它好看,就顺便带回来了。”

    原来如此,高扬点了点头,难怪找一天找不到,原来早被李先明采下来了。

    这可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得到了草,众人的心松了下来,胖子终于喜笑颜开的跑到了饭桌旁,大快朵颐起来。高扬把草卷成一团,放进自己的布包里,才和老头一起走去开饭。

    吃完饭出来,已经差不多晚上八点多,和李先明告别之后,三人便坐上停在村口的车,朝着京城而去了。

    “老头,有了这草,接下来就可以打通我的气脉了吧?”高扬一边开车,一边朝坐在后排的老头问道。

    村子出来的路很黑,十分颠簸,路两旁一户人家都没有,只有庄嫁地和一些水田。也许是快要下雨了,天sèyīn沉,连月亮都没有,除了路灯的光芒之外,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十分宁静。

    “有了这草就万事大吉了。”老头笑道:“活该你这小子运气好,我找了好久找不到,竟被你找到了。”

    车子在路上一抖一抖的,连带他的声音也有点发抖。

    “那就好!”高扬点了点头,心里十分欢喜,只等气脉一通,他的血线就会猛烈的增加了,到时,不知道会有几条呢?

    如果能一举突破气血内丹术六品就好了,到时,他就可以直接修习遁甲之术了。等学会遁甲之术,他就可以真正的和麻杆瞎子抗横了,不会像现在这样,差一个档次,就差了千万里。

    “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从倒后镜里看到他的笑意,老头道:“气脉不能一下就打通,要连泡半个月药水,行十五次针,才能完全打通,这半个月,你可一点真气都不能运行,要不然就会功亏一溃。”

    “半点真气都不能运行?”高扬皱了皱眉。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
捡个校花做老婆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儒道至圣
天骄战纪
帝霸
征战诸天世界
凌天战尊
至尊剑皇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