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O五二 喇嘛

    不听到龙香如说罗盘还好,一听到她说罗盘,高扬突然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高全恩直到现在还没向自己说过一句话,看来麻杆瞎子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了。

    他从布包中掏出了罗盘,冷笑了一声,扔在了地上,然后头也不回的朝酒吧外面走了出去。

    罗盘落在地上,指针抖动。

    龙香如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高扬踉跄走出去的背影,她的眼里再度流下了一滴泪。

    ……

    ……

    高扬不见了,第二天一早林风就大叫着跑到龙香如房间,告诉她高扬一整晚没回,不知道去哪了。

    龙香如心里大惊,暗想莫不是昨晚自己说得太过,高扬对自己生气了,所以一个人回华海了?

    两人顺着酒店的街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高扬的人。又开车朝琼结的其它地方慢慢的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人。

    眼看天就要黑下来,高扬依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龙香如和林风急了,打电话回华海询问,也没有听说高扬回华海的消息,让他们不由得六神无主了起来。

    高扬究竟去哪里了呢?

    这个问题只有高扬自己知道,如今的他自己开着一个越野车在琼结以外的地方飞驰着。他不知道要去哪,也没有目的地,只是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想要到处走走。

    他渐渐的离开了琼结,开向了人烟稀少的地方。

    夜sè慢慢的降下。初chūn的天到了夜间冷了下来,窗外的风从窗口灌进来,吹在他的脸上干干的。

    他越走越远,车开上了一片平原,茫茫夜sè中一切都变得很迷糊。他不记得自己开了多久,不知道自己到了哪,他像进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周围除了草地还是草地。

    这种感觉让他的心稍微松驰了下来,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让人享受。

    他想逃离一切,放弃以前所有的东西。什么情,什么爱,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了。他连罗盘都丢掉了。还有什么是值得追求的呢?

    车在平原中像一个小点一般,不断的前进着。

    突然车身震动了一下,接着一声“砰”的声音从车的下盘传了过来。

    高扬皱了皱眉,拿着一瓶酒下了车。朝着车下面看了看,轮盘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刺破了,已经完全扁掉了。

    用脚踢了踢轮胎,高扬仰头灌了口酒,转身朝草原中走去。

    夜晚的风吹起他的头发和衣服,让他看起来就像个游走天涯的不归客,身影在茫茫草源中显得无比渺小。

    高扬没有开天眼。他喜欢这种被黑暗包围的感觉,一边喝着酒,一边在草原上随意的走着。

    突然,他一脚踏了个空,前面遇到了一个深坑。整个身子稳不住朝下面掉了下去。

    “砰!”他掉进坑里,带落一身的草屑。

    坑很深,大概三四米,高扬摔在坑里仰面躺着,星星从坑口露出来,一闪一闪的。

    “真好。正愁找不到地方睡觉……”高扬喝了口洒喃喃的道了一声,盯着天空,眼神渐渐的变得迷蒙了起来。

    ……

    ……

    高扬觉得自己像做了个梦,在梦里他像一扁小舟一般飘浮在茫茫的海上,随波逐流。无数的船只在他的面前飘过,他看到了无数张脸,那些脸有的笑,有的哭,有的痴,有的怨。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一幅一幅,就像幻灯片般闪过。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刮过来一阵狂风,海面翻腾了起来,把他的身体不断的抛跌着,高高的浪头朝他压下来,让他觉得十分压抑。

    那种压抑的感觉就像一条绳子勒着他的脖子一般,让他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浪朝自己扑来,却无能为力。

    他想挣扎,他想逃开,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见那浪头朝身上狠狠的打下,把自己带进黑暗的海底,慢慢的沉溺……

    “孩子!”正当他感到绝望之时,一个温暖的声音突然在他的头顶响了起来。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道光芒穿透黑暗,照进了他的眼里。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眼前,是明媚的阳光,他还在坑中,阳光从坑口洒进来,落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

    在坑口,探着一张长满了褶子的脸,脸显得十分苍老,全是皱纹,眼窝深深的陷下去,但眼睛却闪着明亮的光芒。脸的主人在笑,慈祥的看着他,嘴巴裂开,露出缺了两颗牙齿的牙床。

    “孩子!”老人见高扬看着自己,再度叫了一声,他穿着一件袈裟一样的衣服,随意的披在身上,手上拿着念珠,赤着的手臂上是黝黑的肌肤。

    这是一个喇嘛!

    高扬心中道了一句,心中生出了一股尊敬的感觉。因为喇嘛的那个笑容让他的心显得平静。

    高扬从坑里爬了出来。

    “孩子,你从哪里来?”喇嘛看着高扬问了一句。

    他的语气十分平缓,一派得道高人的模样,脸上始终带着慈祥的笑容。

    “我也很想知道我从哪里来。”高扬扯了扯嘴角,叹气道了一句。

    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活着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这是多少哲学家想了几百年也想不明白的问题啊?

    喇嘛点了点头,转身指着不远的一座寺庙笑道:“如果阁下没有去处,就去我寺中小坐一刻吧!”

    高扬朝他手指的地方看去,见那是一间很小的寺庙,大概就两间房左右,静静的伫立在草原中,宁静而又幽远。

    草原上满是格桑花,高扬昨晚没注意,如今一看,就如同置身花海一般,感觉十分的惬意。

    高扬朝小寺庙走了过去,寺庙如他所想,除了一个佛堂之外,只有一个房间和一间小灶房,其它什么也没有。

    寺庙很简陋,喇嘛的生活似乎过得很清苦,佛堂只有三柱清香,看起来香火并不旺盛。

    “大师,你为什么要住在这么清苦的地方?”高扬不解的问。

    从喇嘛的神态他感觉得出,这个喇嘛不是一般人,他的眼里闪着智慧的光芒,应该是一个得道高僧。可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偏远的地方独自生活呢?

    “心中有苦才是苦,心中无苦便是甜!”喇嘛笑着从佛台上抽出三支香,递给了高扬。

    高扬接过虔诚的拜了下去。

    是的,心中觉得自己过得苦,便是苦,如若心中觉得自己过得不苦,才是真正的洒脱。

    “大师,我不明白,以你的修为,为什么不住去大寺,要隐在这山野之间呢?”拜完佛,高扬和喇嘛坐在寺庙前的石台边,望着满地的格桑花,问道。

    “孩子,你觉得是为了什么?”喇嘛不答反问。

    “我不懂!”高扬摇头:“其实我现在自己也很迷茫,我遇到了很多事情,不知道怎么解答……”

    也许是这环境太让人放松了,也许是这喇嘛让高扬觉得十分亲切,在他的面前,高扬第一次展现了自己软弱的一面。

    “如果你需要一个倾听者,可以放心说给我听。”喇嘛说道。

    “我以前有一个目标,就是成为一个顶尖的存在,我有许多责任,有许多仇恨,让我不得不勇往直前。我觉得我自己很重要,为着这些目标,我不断的前进着,从不觉得累。”高扬缓缓叙述,道:“可是最近我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打翻了我所有的梦想,切断了我所有的目标,我突然发现自己一切的努力都是白废的,我就像一个傻瓜,被人玩弄在手心还不自觉。等到发现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累了。”

    高扬并没有告诉喇嘛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告诉他事件究竟是什么,只是把自己的无助说给了他听。

    喇嘛静静的听着,脸上一直带着微笑。

    “孩子!”喇嘛直到高扬说完,才慈祥的叫了一声,指着草原上的格桑花,问道:“你看这些花,你觉得它们为什么会活着?”

    “我不知道。”高扬摇头。

    “呵呵。”喇嘛收回手,看着高扬道:“事实上,在这尘世中,有许多人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不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还要甘之如饴的过下去。其实只是因为三个字……”

    喇嘛朝高扬竖起了三根手指。

    “哪三个字?”高扬问。

    “放、不、下……”喇嘛笑道:“正因为有太多的放不下,所以才坚持活在这世界上。在我们的心中,有太多的牵挂,这些牵挂也许是身边的人,也许是身边的事,让我们觉得很重要,所以放不下。”

    喇嘛的话让高扬想起了龙香如。

    他突然想起了龙香如千里迢迢的从华海赶来找自己,还差点把命丢在墓中时的情景。

    他突然想起了龙香如的那一滴泪。

    听完喇嘛的话之后,他突然觉得龙香如的那一滴泪透着一种伤心的感觉。

    是什么伤了她?是什么另她放不下?

    高扬的心再次动了动,仿佛梦中的人听到雨声终于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道大帝
诸天投影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强狂兵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战魂
十方神王
大王饶命
无上崛起
不灭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