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O四二 残忍的真相

    果然,李炳先听到高扬的话之后,白眼狂翻,显然在计算着什么。

    “老李,你可不要听了他的馋言。”麻杆瞎子不慌不忙的道:“我承诺了你的事情自然会办到,《青乌经》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李炳先听到他的话,脸sè变幻了数次,似乎是考虑什么,但最后还是静了下来,什么也没说。

    高扬明白李炳先的心里已经开始在暗中计算了,也不急,当下朝麻杆瞎子笑道:“你既有本事说这书是你的,那你为何还要千里迢迢把我引来这里?”

    这是他一直很奇怪的问题。

    “你要杀我的话,不一定非要选在这里吧?”高扬抬了抬下巴。

    “如果我不把你引到这里来,你怎么会帮我打开玉棺得到《青乌经》?又怎么会帮我打开真正通往文成公主墓的大门?”麻杆瞎子扯着嘴角道。

    “你早知道这里的机关需要我的罗盘?”高扬惊讶了。

    这么说,麻杆瞎子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墓?

    自己这么千辛万苦闯过来的局面,只不过是人家玩剩下的东西?高扬愣了,有种被打击的感觉。

    “哼!你可知你手中的罗盘,本就是文成公主亲用的罗盘?”麻杆瞎子似乎想到什么,愤怒的说了一句。

    这还是高扬第一次看到麻杆瞎子发怒,以往的他都是十分淡然,想不到也有这一面。

    高扬心中惊讶的感觉更重,想不到自己一直用的罗盘。竟然是风水大师文成公主的亲用罗盘?

    难怪个个都要来抢夺,难怪麻杆瞎子一直不肯放过自己,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最后这罗盘又怎么落到了祖师爷的手里?

    “当年,如果不是高全恩那恶人设计害我,我又怎么会瞎了一双眼?如果不是他抢走这个罗盘,用三清玄术封印了罗盘里的古卷,这罗盘又怎么会在你的手里?”麻杆瞎子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堂堂文成公主的古卷,竟被他私心封在了这罗盘里,还用气血内丹术对应才能打开。实在是可恶!”

    说到可恶两字,他的脸sè变得十分怨怼。

    “祖师爷害你?”高扬怔了一怔。

    高全恩在高扬的心里一直是个神话般的存在,如果不是他的xìng格太三八的话。高扬一直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堂堂三清门的祖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害人之事!

    “当年,我们相术协会的人一共十三人来这文成墓探究,发现了这墓的神奇,便打算将之挖掘,公之于众。谁知道高全恩那畜生贪图这墓中的财宝,竟抢了那罗盘,把这里的机关锁了起来,把我们全锁在了这些房屋中。自己怀宝逃脱。你自己看,这些房间里,是不是都有白骨?”

    麻杆瞎子说得十分愤怒,到了最后,声音如雷。双壁一伸,一股狂风突然从他身上屏出,把周围的房门全部震了开来。

    那些石制房门十分薄,只有一指来厚,被他这一震,都变成了石块落在地上。溅起一地粉尘。

    高扬呆呆的朝那些房中看去,只见一共二十多个房间,其中十一个房间内,都有白骨堆积。每个房间一个,都是单独的死在房中。

    虽然隔得远,但以高扬的眼力,还是发现了在那些白骨的旁边,有着怀表之类的物品存在。虽然衣衫尽毁,但从这些物品,已经可以确定他们的身份是后来关进去的死者,并非百年前和文成公主一起进葬的人。

    想不到这个墓,在百年之前就已经被人开过了。

    高扬发懵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的祖师是个好人,创建了三清门,传承了三清玄术,乃是实实在在的一派宗师,想不到却杀害了这么多人。

    真的就为了一个罗盘和这墓里的珠宝?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高扬摇头喃喃自语,脚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就好像儿时的梦想被打碎了一般,那种盲然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你不相信?”麻杆瞎子冷笑,突然一把扯下自己的黑框眼镜,露出里面的眼睛,吼道:“你看!”

    干瘦的脸上,两个眼窝深深的陷了下去,里面没有眼珠,只有肉皮,一看就是被人挖了眼睛。

    “高全恩那畜生,明知不是我的对手,便用机关卡住了我的双手,挖了我的双眼,把我锁在了这个房中,可怜我在这里苦苦挨了一个星期,才被后来进墓找我的门中弟子救了出去。可见他行事多么狠辣,心眼多么恶毒?”麻杆瞎子高声控诉着高全恩的恶行,那张脸因为激动也扭曲,显得十分狰狞。

    “不可能,不可能……”高扬看着麻杆瞎子的眼睛,再次后退了一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不是真的……”他喃喃自语,觉得自己就像出现了幻觉,难以接受。

    “如果不是高全恩用三清玄术封了罗盘,我又何需把罗盘让你保管?何不夺过来自己参详不是更方便?”麻杆瞎子道:“如果不是他用气血内丹术扼制三清玄术,我早就习得了里面的古卷之秘了。哼!他以为他抢得了罗盘,就可以得到文成公主全部的真传?他可知大风水师是那么容易成就的?最后的逆天改命术,连文成公主自己都没能成功,何况是他?”

    “要不是他自持本事高强,当年为天下第一富商吕奇才逆天改命,他又怎会受到天谴爆体而亡,只剩下jīng魂?”

    麻杆瞎子今天的情绪十分激动,不断的控诉着高全恩的恶行。

    而每一句,都像一根根细针一般,深深的刺入高扬的心,让他痛不yù生。

    难怪祖师爷和麻杆瞎子认识,难怪当时自己问祖师爷麻杆瞎子的事时,祖师爷闭口不言,原来其中的内幕竟然是这样的?

    “所以你就杀了爷爷为自己报仇?”高扬心灰意冷的抬头问着麻杆瞎子,此时的他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

    “你错了!”麻杆瞎子带上黑框眼镜,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道:“你爷爷,也是死在高全恩手上的。”

    “什么?”高扬眼睛猛地睁大,脑中如同炸了一道响雷,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你以为高全恩的jīng魂为什么一直寄存在罗盘里?”麻杆瞎子笑道:“他就是要培养一个实力高强的徒孙,然后占具他的身体,让自己重生,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自己不能逆天改命,便想用这种邪恶的方法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年你爷爷赴相术大赛,正是实力最强盛的时候,高全恩便侍机占用他的身体,想在那时重生,却想不到高方龙的实力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强,他的jīng魂渗入之后,高方龙便爆休而亡……”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合情合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环环相扣的yīn谋。

    高扬的心一点一点的沦陷,如同死灰。

    他一直以为爷爷是麻杆瞎子杀的,想不到却是死在自己最敬爱的祖师爷手里……

    那么这么多年自己算什么?算是傀儡么?不断的强大,不断的升级,只为他人做嫁衣?

    是什么蒙蔽了真相?

    什么才是真相?

    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一直三八的高全恩会沉寂如水?

    为什么他不站出来反驳麻杆瞎子的话?哪怕他用神念向自己说一句这是骗人的,他也会相信,不是吗?

    为什么没有反应?

    一切都是真的吗?

    高扬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多想就此闭上,不再睁开。

    这么多年来,支撑他往前的一直是自己的仇恨,那么现在……是什么?

    仇恨的对象变了,变成了自己的祖师爷,难道要让他进罗盘里跟高全恩打一架么?

    “你骗我的对不对?”高扬的心沦陷了,混沌的他分不清真相,什么疑点也发现不了。

    龙香如沉默着,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之sè。

    秦愿和林风等人都呆了,想不到强大如高扬,却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谁是那下棋的人?

    高全恩?

    麻杆瞎子?

    还是……老天爷?

    “我不管你说的什么,你现在给我放人!”高扬突然抑起了脸,端起手中的枪朝麻杆瞎子扫了过去。

    他的眼睛通红着,脸上挂着泪,牙紧紧的咬着,一脸狰狞。

    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开枪,每个人都沉浸在麻杆瞎子的话里无法自拔,所有的人都显得很仓促。

    麻杆瞎子的人乱了,胡乱的躲着高扬的子弹。那押着林风三人的汉子,也忘了要朝林风等人开枪,反而举枪朝高扬三人扫了过去。

    至此,大战正式爆发,龙香如和秦愿翻滚着躲到了祭台下面,借助祭台的遮挡朝对面疯狂的开枪。

    李炳先在混乱中眼白乱翻,突然牙一咬,朝旁边押着林风的那个汉子撞了过去……

    他动了心,在这样的时候他选择了《青乌经》,他是一个为了实力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人。

    那汉子被他一撞歪向了一边,林风三人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反应过来,朝着后面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凌天战尊
绝世战魂
至尊剑皇
超品巫师
天骄战纪
不灭龙帝
最强狂兵
修真聊天群
全职法师
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