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OO八 好毒的富人心

    “哈哈哈,谁在说我?”周中平由几个服务员领着大步的走了进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周总!”李奇生笑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周中平伸出了手,非常客气。

    其它的人也纷纷和周中平打着招呼。

    “咦?这不是高兄弟嘛?你什么时候回华海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可找你好久了。”令所有人都跌眼镜的是,周中平并没有理会众人的招呼,反而看到了李奇生对面的高扬,非常热情的走了过去,伸手搭在了高扬的肩上,十分亲热。

    他在华海商界无人可以超越,对于生意伙伴也从来不着紧,一向都是别人求着他做生意,没有他求别人的。李奇生虽然家资丰富,但在商界却并不如自己,心里就没把他太当一回事。反而是看到高扬,让他心花怒放。

    “周总,好久不见。”高扬对着周中平笑了笑。

    众人看到他和周中平这么亲热,都十分惊讶,纷纷猜着他们是什么关系。

    李奇生伸出的手僵在空中,十分尴尬,特别是看到周中平对高扬如此客气之后,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自己刚才不给高扬面子,周中平这一来,这小子不是要打自己的脸么?

    “高老弟啊,你不够意思啊,回华海也不说一声。”周中平拍着高扬的肩膀笑怪道:“我前段时间找你好一阵子了,打你电话不通。去店里才知道你去了rì本,可想死我了。”

    说着,他还夸张的伸出另一只手抱住了高扬,那模样,就像大哥见到了弟弟一样。

    高扬含笑点头,并没有回答什么,他知道。周中平找自己一定是有风水上面的事求自己,像他们这样的生意人,没有目的是不会平白对人好的。

    而周中平不知道的是。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已经大不相同了。

    “高老弟。一个多月不见,你比以前更有高人范了啊。”周中平虽然不知道高扬本事涨了,可是他身上的散发的那种气质,还是和以前不同的。

    “周总过奖了。”高扬始终保持着礼貌而又客气的笑容,对这些生意人,他不愿牵扯太多。

    而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又让众人觉得奇怪了,想不到在这华海,竟然还有人敢这么对周中平。要知道,这些人平时能和周中平稍微亲近一点。都不容易啊,这小子可好,人家热脸贴过去,他偏偏给人家冷屁股。

    “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周中平见高扬对自己冷淡。也不介意,拉着高扬走到李奇生面前,笑道:“李老爷子,这位是我兄弟,高扬,在风水上面的造诣非同小可。可是个难得的高人啊。”

    他这么一介绍,李奇生的脸sè就更难看了,他骨子里不屑这些风水先生,但面子上,却不能拂了周中平的好意,当下也只好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点头道:“原来是周总的好朋友,刚才已经见过了。”

    青元子见周中平对高扬这么好,心里不是滋味,想他堂堂中国相术协会主席的弟子,混得却不如这年轻小子,实在有点丢脸。

    “咦?这位是……?”周中平一一对人介绍着高扬,突然看到了李永邦旁边的青元子,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现在对风水相术十分看重,遇到相术界的高人,都想要结交一番,如今看到青元子一身道士打扮,不由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不知这又是何方高人?

    “在下茅山派青元子。”青元子暗想终于有机会露头,刚才吃了那么大一个鳖,现在还不好好的在周中平身上找回来?于是对周中平自我介绍的时候,十分认真,竖掌在胸前,眼神凌然,一派高人模样。

    “茅山派……”周中平对相术界的派别不清楚,但对于茅山派,任何人都不陌生,如今一听他是茅山派的高人,顿时态度又客气了几分,拱手笑了一句:“久仰久仰。”

    青元子见他对自己客气,当下也吐了一口气,刚才被高扬忽视的尴尬全部烟消云散,胜利xìng的看了高扬一眼,略带挑衅。

    果然还是自己茅山派最受欢迎,只需报一个名字,就能让人膜拜。

    高扬轻笑,对于他的眼神视而不见,心里却是不屑至极。

    久仰你大爷,妈的,见谁都说久仰,这可是商人最基本的。这周中平果然是生意人,拉着自己的同时,又对别人示好。不知道为什么,高扬突然有点自己的老婆被人偷了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不过他没有动,因为他知道青元子没什么本事,等周中平发现这家伙只不过是个渣之后,就好玩了。

    “既然周总来了,那我们开宴吧?”李奇生见周中平拉着两个风水先生聊得正欢,自己这个主人完全被忽视在外,不由有点不高兴,可又不能坏了周中平的兴致,只好找了个借口笑着道了一句。

    “哦,李老爷子,不急不急,呵呵。”周中平听到他的话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乐过头,把这主人家忘了,当下走到他的面前,笑着道:“择rì不如撞rì,如今两大风水高手在你家里,是你的福份啊,不如就让他们指点一下?听说瑞轩兄最近病了,说不定他们指点以后就好了呢。”

    李瑞轩正是伍元凤的老公,伍元凤一听周中平这样说,脸上现出了紧张的表情,小心的挤开前面的人群,走了进去,站到了高扬旁边。

    李永邦和青元子听他提起李瑞轩的病,两人脸sè同时一变,互相看了一眼,各怀心思。

    他们的眼神没有逃过高扬的眼睛,高扬默默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他是不会拒绝周中平的提议的,今天他正是为此而来。

    所有的人都把眼光投向了李奇生,因为先前李永邦也提出让两人看一下这房子的风水,可李奇生拒绝了,这一次会不会又……

    李奇生眼神一沉,听到周中平说起李瑞轩的病,不由心中一动,破天荒的没有拒绝,反而点了点头,道:“既然周总这么有兴致,那就麻烦两位了,还请指点一下。不过,在这之前,青元子道长已经为这座宅子摆了一个大型的风水阵,不知高大师有什么看法呢?”

    说着这话,他对高扬的称呼也改掉了,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李瑞轩的病,是从青元子摆了风水阵之后才出现的。

    伍微听到李奇生的话,脸上现出了紧张的表情,她先前只跟高扬进过一个富贵风水局,对于他的本事,她了解得并不多。这个道士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高扬不会吃亏吧?

    只有龙香如一如既往的淡定,看着事情的发展,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高大师,请指教。”青元子听到李奇生的话,一脸高傲,胸一挺,朝着高扬走了两步,指了一圈大厅,对着高扬做了个请的手势。

    既然他已摆下风水阵,那他不没有再说的必要了,接下来,就看高扬怎么点评了。

    他对自己的风水术十分有自信,面前这小子这么年轻,料想也没什么真本事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高扬笑了一下,朝前踏出一步。

    也就是这一步,他把自己身上的易场全部散发了出来,顿时,青元子脸sè一变,一股恐惧感由然而生,想不到自己先前感应到的那种强大的易场,竟然真的是高扬散发出来的。

    高扬一笑,看都没看他一眼,接下来,就是见证自己一语成名的时刻了,在这华海,只要让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本事,那就相当于整个华海都知道了。

    所以,他不客气了。

    “在看风水之前,在下想问李老爷子一个问题,可以吗?”高扬转头看着李奇生,问道。

    “请。”李奇生点了点头。

    既然答应了周中平让高扬看风水,那他就只有配合的份。

    “请问这宅子里,平时都住着些什么人?”高扬问道。

    众人听他这么问,顿时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从来风水先生看风水,只有问地势和主人生辰八字的,问住着什么人的……还真没有。

    周中平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果然他的高兄弟非同一般,这一出口,就跟别的风水师不一样。

    李奇生不知道周中平兴奋个什么劲儿,略一思考后,对高扬道:“就在下和犬子瑞轩,及儿媳妇元凤,其它就是一些下人!”

    “好!”高扬听到以后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他这么问,只是想确定李永邦住不住在这里而已,因为他一进这园子,就已经把这里的风水看过了,这风水是个什么阵,他早已清楚。了解李永邦住不住这里,是因为他知道,这个风水阵煞气很重,如果李永邦也住这里的话,明显不适合。

    如今听了李奇生的答案,他终于明白,这李永邦让青元子摆这个阵,就是要加害李奇生和李瑞轩的。

    因为他要得到李奇生的遗产,最好的办法,就是害死自己的哥哥,而如果害哥哥的同时,又能让李奇生早死,那就再满意不过了。

    好毒的富人之心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浪迹在诸天
九星霸体诀
史上最强店主
人皇纪
寒门状元
儒道至圣
圣墟
异能小神农
偷香高手
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