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八八 绞龙索

    “麻爷,那小子没有死。”张冠友在树林里一手按住耳机,一边抬头朝着麻杆瞎子说了一句。

    “他过了燕归廊?”一向淡定的麻杆瞎子表情终于紧了一紧,回头朝着张冠友问了一句。

    虽然他看不见,但这个动作表明他的心情已经激动了起来。

    “没有。”张冠友脸sè变幻,道:“他虽然没死,但也没过燕归廊。”

    麻杆瞎子的表情让他的心也跟着紧了一紧,可惜,答案是让人失望的。

    “哦。”麻杆瞎子失望的转过了身,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早该知道的,没有这么容易,如果有这么容易,他就不用等待这么多年了。

    “麻爷,现在怎么办?他虽然比我们想像的强了一点,但还远远不够啊。”张冠友现在终于赞同了麻杆瞎子的话,刚才他听麻杆瞎子说高扬能力没够的时候,还有点不服气。现在看来,麻爷果然是对的。

    麻杆瞎子没有说话,只是手捏着麻杆,面朝着安倍家的方向,沉默着。

    张冠友低下了头,恭敬的站到了他的身后,没有再问什么。麻爷不说话,他不敢再打扰。

    “走吧!”过了良久,麻杆瞎子才叹了口气,伸着麻杆点着地朝着树林外走去。

    张冠友赶紧走上去扶住他,和他一起朝外面走去。

    他知道,已经没有再呆在这里的必要了。他们今晚要做的事已经做过了,再看下去也没有什么用了。

    两人走出树林。在林边,车停在那里,几个汉子在车边站着,看到他们出来,迎上去扶着麻杆瞎子上了车。

    车子开动,轻轻的转了一个弯,朝京都的城里驶了过去。

    高扬坐在回廊边过了老半天才缓过气来。转头看了一眼林风,这小子还没醒过来。

    伸出手在林风的人中按了一下,他轻拍了一下林风的脸。

    林风幽幽醒转。一醒过来,胸口就急剧的起伏着,但吸进和呼出的气却很缓慢。他要调整。

    “啊!”过了良久,他才把气顺过来,坐起来叫了一句。

    “少主,我们没动过。”他看着周围的情景,惊讶的叫着。

    他们从这里走进回廊,现在又回到了原地,他明明记得在回廊里跑了很久的,为什么没跑到对面?

    “动过了。”高扬转头朝院子看了过去。

    他们先前走进了回廊,可是这一摔,却把他们摔到了廊外。摔回了院子里,正在上廊的阶梯下面。

    也正因为摔回了这里,高扬看到了另一条路。

    回廊里他们是进不了了,进去也是死,那yīn阳之气太重。稍有差池,就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而他看到的另一条路,是面前的这个池子。池子的对面就是二进的门洞,只要过了这个池子,就能到达对面。

    池子中间有假山,如果可以给他搭条路。在假山上停一下,就能过到对面。

    “少主,你在看什么?”林风见高扬一动未动,奇怪的问了一句。

    “我在看路。”高扬认真的打量着池子的方位,说着。

    “哪里有路?”林风朝着空中看去,却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他的电筒在摔回来的时候已经跌在了远处,在那里的路面留下一摊光。

    哪里有路?林风的话让高扬心里动了一动。

    他突然想起了在古卷上看到的一句话:没有路就是死路。

    这是yīn阳和合阵法前面的一句话,也是所有奇门遁甲中通用的一句话。

    没有路就是死路。

    是的,只要有机关的地方,没有路的路就一定是死路。因为对手不会在布置了机关的情况下还留一条活路给你,那样机关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所以没有路的地方,一定比有路的地方更危险。

    有路的地方还可以闯一下,因为机关就是生死门,闯过去了就是生,闯不过去就是死。但没有路的地方,闯的话就一定是死。

    “没有路……”高扬怕了。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这么大型的阵法,还带着机关术。他害怕了,在经过刚才的燕归廊之后,他有了怯意。

    无人不怕死,他也不例外。但他并没有把自己的这种心情告诉林风,因为他还要继续闯,他不能在这里停下。因为安倍宁香在里面更危险,他不能让安倍宁香死,安倍宁香不只是他的第一个徒弟,还是对付蔡晋唯一的筹码,没有她,自己就阻止不了麻杆瞎子。

    所以他必须救安倍宁香,哪怕死,也要救。

    “没有路也要闯一闯!”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神sè坚定的说了一句。但因为他受了重伤,胸口疼痛,这一猛的站起来扯得生疼,所以坚定的表情下,又隐着一丝别扭。

    林风看不见,只是感觉到高扬站了起来,连忙爬到一旁把电筒捡了起来,转手对着院子转了一圈,问道:“怎么走?还走那条回廊?”

    除了那条回廊,他没有看到其它的路。

    “你不需要动,你在这里等我。”高扬没有回头,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带着林风了,林风跟着只会是累赘,呆在原地比跟着自己走更安全。

    “是,少主。”林风脸上闪过一抹失望,很快的点了点头。他并不是怕死不愿意跟着高扬,而是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跟着高扬会变成拖累,刚才在回廊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高扬也不会出错。

    他可以死,但他不能把少主也害死。

    高扬点了点头,开始想着过这个池子的方法,他可不是神仙,可以直接飞过去。

    他的眼光四处转动着,看周围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

    林风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是拿着电筒跟着他的眼神转。

    看了一会儿,高扬的眼神在大门的墙上落定。那里有一条电线,是平时连路灯的,如今安倍家一片黑暗,电线早被人破坏,这灯有与没有都是一样。

    他走了过去,伸手一扯把电线扯了下来。电线很长,一端还连在墙上,一端吊着一只灯泡。

    高扬拉着灯泡的一端,走到了池边,手一挥,把线在头顶舞了几圈,然后朝着池子对面投了过去。

    线穿过池子绕在对面的一根柱子上,缠了几圈之后崩直了起来,灯泡在撞到柱子的时候碎裂了开来,发出了“砰”的一声。

    高扬把这边的一端从墙上扯了下来,缠在了门后的柱子上,固定之后,伸手拉扯了一下,牢固度还不错。

    “少主,不可以。”在高扬要踏上电线的时候,林风突然冲了上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里十分的害怕,他有感觉,这比回廊里还要危险,他要阻止少主,高家只有这个少主了,再出事高家就完了。

    “不要去,少主,实在不行,我们回高家,吃喝玩乐一样不少,还可以活到老。”林风拉住了高扬的衣服,捏着手电筒道了一句。

    他看不清高扬的表情,他也不敢拿手电筒对着高扬的脸照,他只能用行动阻止高扬。

    “林风,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高扬可以看到林风的表情,他看到林风的眼睛里有着晶莹的东西,心里触动,问了一句。

    “少主是林风心中的神,是林风一直崇拜的人。”在这一刻,林风终于有机会表达自己对高扬的崇敬之情,但他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鼻子一酸,眼眶更红了。

    “那我就必须去。”高扬淡然一笑,把他的手拉开,一跃跳上了电线,电线晃动了起来,但他的脚却像生了根一样,在上面站得稳稳得,整个人随着电线晃动了两下。

    “这世界上,没有胆小怕事的神。”他眼睛盯着池子对面,神sè冷峻的说完,抬脚朝前走了过去。

    “少主……”林风仰望着他,捏着电筒的手指更紧了。他阻止不了少主,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这里等高扬回来。

    高扬在电线上行走着,张着双手保持着平衡,脚步慢慢的踏上池子的上空。

    “呼——”就在他一步踏到池子的上空时,从右上侧突然飞来了一样东西。

    这件东西呼啸而来,带着虎虎的风声和咣啷的声音,在黑暗中闪耀着零星的光芒。

    林风的心里一紧,手电筒光芒赶紧跟了过去。

    那是一张网,网上全是刀刃,晃动着朝高扬快速的扑了过去。

    “绞龙索。”这种网他认得,在高家的一本书上他看到过,网上布满尖刀,一被网住,网就会收起来,把里面的东西绞杀,即便是巨龙也会被绞成肉酱,所以才叫绞龙索。

    “少主——”他大惊失sè。

    高扬比他更快的看到了这张网,事实上在他感应到这张网的时候,这网就已经到了面前。他身在绳索上,避无可避,一旦被这网困住,就会变成肉酱。

    果然没有路就是死路,这空中,比回廊里更艰险。

    他可以跳水,但他不能跳,因为他的眼睛已经看到水里的东西,那东西比这绞龙索还要可怕百倍,自己跳下去同样是死路一条。

    “呼——”绞龙索呼啸着绞了过来,高扬身子一晃,脚滑开绳索,朝着下面坠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帝霸
放开那个女巫
抗日之特战兵王
造化之王
武炼巅峰
电影世界大盗
全职法师
最强反套路系统
真武世界
万古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