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五一 我就要和你睡觉

    高扬几人走过小桥,不多远就到了那在楼上看到的三角形树林。

    在树林前停了下来,高扬抬头望着其中的一棵树的树梢,微微沉吟了一下。

    “高大师,怎么了?”一路跟过来的齐长兴看着他奇怪的表情,不由紧张的问了一句。

    “小子,你得罪过的这个人是什么来路啊?”高扬望着树梢,叹了一句。

    “大师,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啊。”齐长兴苦着脸道。

    这个高大师一直说自己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啊,现在还连怎么回事都没搞清楚呢!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高扬说道。

    然后他把手中的罗盘收回了随身斜挎的布袋里,搓了搓手,就朝树上爬了上去。

    他的速度十分快,像只猴子似的,“唰唰唰——”几下就爬到了树顶,在树顶上伸手取下了个什么东西,就抱着树杆滑了下来。

    “是什么?”众人围上去一看,却是一面镜子。

    “镜子?”齐长兴惊讶的问了一句。

    “没错。”高扬把手里的镜子递到众人眼前,道:“我刚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你房子yīn气重,但找了半天却没发现问题所在,直到刚才在楼上看到,才发现是镜子搞的鬼。”

    他转头看了一圈周围的树林,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周围的每棵树上,都挂着一面镜子。这是一个聚yīn阵,把周围四面分散的yīn气全部聚集过来。再通过这个阵增加yīn气的浓度。长期住在这房子里的人,会有很大的不妥,难怪你说你最近运气差。”

    高扬看着镜子说道。

    这镜子十分奇怪,是那种老式的铁镜子,镜框上镂花,由一条铁线挂起来,像民国时期那些小姐们梳妆时用的镜子。在现代。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的镜子。

    “这镜子……”齐长兴看着高扬手中的镜子,皱着眉头想了想,直觉得越看越眼熟。看到最后终于一拍脑袋,道:“我想起来了,这镜子是东街古董店的三本武夫店里的东西。只有他的店里才会有这些东西。这家伙平时一直跟我不顺眼,在赌场里见一次吵一次的,就因为我前一阵子搞了他老婆,他就用这种方法对付我,太卑鄙了。”

    “……”高扬等人转头看他,对于他的恶劣行为实在不敢恭维,过了半天才道:“你搞了人家老婆,也不见得有多高尚啊,小子。”

    他一个小青年,竟然口口声声叫齐长兴这大爷们儿小子。听起来真是好笑。

    “大师,我错了。”齐长兴见高扬这么说,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顿时一脸尴尬,指着自己脸道:“大师。你看,我他娘的这不遭报应了吗?是吧?你看,还有这脚,还疼呢,我也不容易啊。”说着,他抬起自己的脸给高扬看。那脚上敷了药,也缠了一条白纱布。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空去向人家真诚的赔个罪吧,要不然你顶上的三把火可要全灭了。”高扬摇了摇头,无奈的道了一句,最后道:“算了,行有行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们凡尘俗世的事情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是对这布阵的人挺有兴趣的。”

    说着,他就抬脚朝另一棵树走了过去。

    “大师你放心,明天我就去三本武夫那厮家道歉去,到时再顺便帮你打听那布阵的人,只希望大师你帮我解了这个阵,让我别再这么倒霉了。”齐长兴一步一巡的跟着他,口口声声的哀求着,态度十分诚恳。

    想他一世为恶,几曾向人这么低声下气过?这高扬,也算第一个了,不只改了他的脾气,让他向善,还连xìng格都稍有改变,实在功劳不浅。

    “尽人事,听天命,这种小阵,我发现了自然是要帮你解的,不过你要记住自己的话就好了,善莫大焉……”高扬一幅官腔官调,说着,就抱着树杆快速的朝树的顶端爬了上去。

    “哇,师父说的话好高深啊,我一句都听不懂呢。”安倍宁香仰头望着高扬的影子,一脸崇拜的拍了拍旁边的大个子木木,说道:“喂,木木,你跟我记住师父说的这些话,回去我好学。”

    “噢!”大个子木木呆呆的点了点头。

    龙香如听到她的话,抬头看了高扬一眼,眼神一闪,淡淡的笑了一下。

    想当初第一次见这小子时,这小子就有一身大无畏忽悠人的本事,经过这阵子相处下来,他的本事有增无减啊!

    几人在这树林里绕了一圈,果然如高扬所说,每一棵树上,都挂着一面铁制的小圆镜,和第一棵树上的一模一样,一共收下来,是一百二十八面。

    “哇,师父,你好厉害,是怎么发现这些树上的镜子的啊?”安倍宁香手上拿着一块镜子,一边跟着高扬等人回屋子,一边问道。

    这些树这么高,枝叶又密,这镜子这么小挂在树上,被叶子挡住根本就看不见,高扬还能发现,真厉害。

    “这等小事,也能难到我?”男人在美女面前总是会不由自主装逼的,即便高扬一向低调,也受不了安倍宁香一直以来崇拜的目光,不由得虚荣了一把。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人家,是刚才在楼上看到有光亮,拿手电筒测试反光测试出来的……

    “明天你去高家领几道符咒回来,摆在家里诚心焚烧,yīn气没有阵势的驱动,自然就会散去了,从此可以安心了。”高扬回到屋里,看着齐长兴说了一句。

    可惜齐长兴的脸上还缠着纱布,无法看到他的气sè变了没有,如今这阵破掉了,应该会有变化才对。

    “谢谢高大师,谢谢高大师,我明天一定去,还麻烦高大师多给几张。”齐长兴十分开心的哈腰点头,说道:“高大师,这么晚了,我开车送你们吧,顺便在安来宵夜……”

    高扬听到他这么说,回头看了两个女孩子一脸倦容的样子,这辛苦了一天,如今大半夜了,也是时候休息了。

    “不必了,你明天去领符就好。”高扬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一句,转身和龙香如等人走了出去。

    只是又要辛苦杨尚花画符了,上次破结界的符她都画了几个小时,不知道这除yīn符又要画多久呢?

    “大师真是好人,公私分明,竟然不受贿赂,连宵夜都不吃一餐,真是难得啊……”齐长兴看着高扬等人的背影,搓着脸无比感慨的说了一句。

    他又哪里知道,高扬收了他一百万,那可比吃什么宵夜都舒服了。

    ……

    几人回到高家,龙香如累了一天,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天sè这么晚,高扬也不好意思赶安倍宁香和大个子木木回去,只好让人安排了两间房间给他们睡。

    可是他的这个决定,间接的就让安倍宁香以为他已经承认自己这个徒弟,心中乐不可支,硬是不愿意在自己房里睡觉,过了一个小时,竟然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抱着一个枕头出现在了高扬的房间外面。

    “叩叩——”

    高扬听见敲门声,奇怪的过去打开了门,结果刚一拉开,安倍宁香的小脑袋就钻了进来,从他的手臂下面钻过去,直接跑进了屋里。

    “你这么晚不睡,来我房里做什么?”高扬奇怪的看着她,问道。

    “师父,我睡不着,我来和你睡。”安倍宁香跑到房间的角落里,拿起放在那里的被子和毯子,自己动手铺了起来。

    “什么?”高扬一听张大了嘴巴:“你……和我睡?”

    开什么国际玩笑?还有这种好事?有美女自动送上门让自己睡……咳,不是,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不道德的,这怎么可以?这丫头还未成年呢!

    “对,我平时都是和木木睡的,可是今晚他被杨管家安排到另一个房间去了,我害怕,我就来和你睡。”安倍宁香铺好了被子,坐在地上,把枕头放到一边,仰头乖巧的看着高扬说了一句。

    那模样,十足十的阳光青chūn,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眯的,透着一股纯洁。

    “……”高扬无语,过了半天才吞了口口水,问道:“那个……姑娘,你知道男女有别吗?”

    还从小和木木睡?想不到那大个子人虽然笨,艳福却不浅啊!

    “有什么分别?”安倍宁香天真的道:“这个姐姐不也天天晚上和你睡吗?为什么我不能?没有和我睡,房间里面会有yīn灵sāo扰我的。”

    说着,她还伸手指了指一旁一直沉睡的韩亿,一本正经的说着。

    韩亿自从昏迷之后,就一直在高扬房间,由他亲自照料。

    “咳!”高扬被她的天真打败,实在是无语,按理说,女孩子到了她这个年龄不可能这么无知啊?怎么她会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莫非是整天被关在安倍家,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

    有可能啊……,要知道,越是大的家族,家规都是很变态的!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yīn灵?”高扬突然想起她刚才的话,抬头问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至尊剑皇
浪迹在诸天
都市超级医圣
从仙侠世界归来
尊上
斗战狂潮
官梯
牧神记
最强反套路系统
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