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二二 摄魂

    这是怎么回事?高扬心中一惊,不知道这位老者要对自己做什么,这种灵魂被牵扯的感觉,让他觉得好忐忑。

    越是忐忑,那种感觉就越重,头脑也稍微有点迷迷糊糊了起来。

    这和中了幻术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没有去到另一个境地,依然坐在原地,只是灵魂被拉扯,这种感觉很诡异。

    几乎是下意识的,高扬的手捂在了挎在身上的包上,那个包里,有着罗盘。

    “芝麻开门!”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这个老者很明显在对自己做什么,自己完全无法抵抗,唯今之计只好求助祖师爷了。

    可是罗盘并没有反应,任他在心里默念了两遍,祖师爷也没有现身。

    被拉扯的感觉越来越重,高扬只觉得灵魂要脱离自己的身体,扑向对面的老者一般,这让他十分惊慌。

    cāo,这个祖师爷不是吧?这么关键的时候放鸽子?

    “芝麻开门啊,芝麻开门啊,芝麻开门……”

    高扬不断的在心里默念着,同时,运起三清玄术保住自己的灵台。

    “不用念了,对方jīng神力四阶上品,已经快踏入五阶境界,你才二阶中品,本祖师爷也帮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本祖师要休息了。”直到高扬念了无数遍‘芝麻开门”脑海里才传来高全恩不咸不淡的声音,却是没有帮自己。

    大爷的,真放自己鸽子!高扬心里暗骂了一句。

    不过对面的老者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虽然牵扯了自己的灵魂,但却似乎只是试探,并没有采取攻击的手段。要不然按祖师爷说的,自己和对方相差十来品。他真要对自己怎么样的话,那自己真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嗯……”老者睁着眼睛看了高扬好一会儿,才眼神微敛,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撤回了jīng神力。

    随着他jīng神力的撤回,高扬身上那种被牵扯的感觉突然就消失无踪了,身子一松,软了下去。

    稳下心来的时候。高扬发现自己已经全身汗湿,差点虚脱了。

    原来jīng神力攻击这玩意儿这么厉害,自己这还没怎么呢,就搞成了这样。如果真要斗起来,那自己真是菜鸟啊。

    难怪祖师爷说jīng神力重要呢,果然没错。

    “太弱了一点。”老者抚须良久,才淡淡的说了一句,朝高扬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

    “晚辈高扬。”高扬虚脱着说了一句,同时在心里却大骂了开来:娘的,老子刚才明明说过自己的名字了,这老家伙居然一点没记得。真他大爷的。

    “哦……”老者反应似乎慢半拍,高扬说了好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问道:“阿离在离开之前。有没有告诉你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重要的事?”高扬不满老者偷袭自己,心里很不爽,也就装迷糊,道:“他除了把小鬼给我之外,什么也没说啊。”

    “小鬼?”老者疑惑的道了一句。

    那是什么东西?小魂魄么?阿离怎么会有那些东西?

    “对呀,他把小鬼交给我,又不告诉我怎么用,白交了。”高扬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干脆就地坐在了地上,也不盘腿了。

    “胡说八道,阿离怎么会有小鬼这种东西?”老者闻言怒道:“那种低阶的东西,怎么能存在于我高家出sè的yīn阳师身上?我高家连最低级的yīn阳师都配有一阶式神,怎么可能召唤孤魂野鬼。”

    老者的言语很激动,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般。

    高扬听到他的话却微微一动,高渐离把式神传给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交代太多,他也真的只是把这个式神当成小鬼,以为和白道长的那些一样的。不过现在听这老者这么说,似乎另有意思啊。

    “那你说高渐离给我的不是小鬼是什么?”高扬继续装迷糊问着。

    “我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小鬼。”老者皱了皱眉,严肃的道:“在你的体内,我只感觉到了我当初传承给他的式神——黑雾之神,至于你说的小鬼,我完全没发现。等等……你说的小鬼,是黑雾之神?”

    老者终于后知后觉,发现了高扬说的小鬼就是自己的式神,顿时气得连胡子都要炸了起来。

    这流里流气的小子居然说自己的式神是小鬼?

    “神?”高扬愣了愣,被称之为神,是不是很牛叉的?

    “哼!”老者听到高扬的话重重的哼了一声,道:“世间有神,掌管天道,我们yīn阳师,风水师,相术师,都只不过是借神灵的庇护,揣测天意而已。神灵有坠落之时,金身破灭,魂归地府。地府地藏王菩萨慈悲为怀,不忍其坠入六道轮回,于是聚其灵力,形成魂神。魂神实力与先前大相庭径,不及往rì十分之一,但在世间,却也是至高的存在了。我yīn阳师有德有功,可以得到魂神的庇护,另其守护左右,供我们差遣,是莫大的荣幸。所以在最初结盟的时候,才会以血魂为引,封其为式神,神灭则身灭,身灭却未必神灭。”

    老者一一道来,高扬认真的听着。

    神灭则身灭,身灭却未必神灭?高扬想了想,这样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式神死了的话,那自己就必须死?相反,如果自己死了,式神却未必会死?可以传承给下一位?

    就好像高渐离一样?

    那这样算的话,养式神岂不是比养小鬼凶险很多?

    至少白道长的小鬼被自己打死的时候,他就没死啊!

    大爷的,想不到无意间被高渐离这厮给yīn了一招,还以为多大个甜枣呢,想不到却有生命危险的。

    “我不要这个式神可不可以?”高扬当场就不干了,自己有了这个式神,还要来帮高渐离赢得yīn阳交流会的掌门人,还要承担生命危险,太划不来了。

    “混账,式神传承之后便与yīn阳师心脉相连,除非yīn阳师死去,要不然是不可能与式神脱离的。”老者怒道。

    这小子不识抬举,自己的式神多么强大,有多少yīn阳师求之不得?他居然还嫌弃?

    “我又不是yīn阳师……”高扬不满的叫了一句,然后想到什么,皱了皱眉看着老者道:“等等,你刚才说除非yīn阳师死了,式神才会脱离,可是高渐离的式神是你传承给他的,为什么你还没……”

    高扬口快,差一点就要说‘为什么你还没死?’但一想太不礼貌,终于还是打住了。

    “咳……”老者听到高扬的话尴尬了一下,似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好不丢脸,先前的深沉一瞬间全被高扬这一句话破坏了,只好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得了阿离的传承,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尽力帮我们参加这次的yīn阳师交流学术比赛。我会教你如何召唤式神和yīn阳师的一些技能,让你夺得掌门人的位置。”

    “大爷的,说半天还是跟杨尚花一样的话。”高扬嘀咕了一句。

    其实在他的心里早就接受了这个请求,不过表面上却还是表现得不太乐意的样子,只有这样,这些高家的人才会听自己的话,帮自己成为yīn阳界的掌门人。

    到时,自己当了掌门人,这些家伙还欠自己一个人情呢,嘿嘿……咳!

    “好吧,既然来了,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高扬道。

    “什么要求?”老者问道。

    “我有个朋友,中了yīn阳师的六魂恐咒,你要帮我解掉,还有我在rì本的行踪,你们不能限制我,我爱去哪就要去哪,除了参加比赛的时候是你们的人,平时跟你们没关系。”高扬道。

    自己到rì本还要找麻杆瞎子,要是太限制的话,毕竟不好。

    “六魂恐咒……”老者听到高扬的话沉吟了一声,道:“六魂恐咒是一种很古老的咒术,很少yīn阳师会使用,这种咒术邪恶而又耗神,一般下了咒之后,就很难解开,就连当时chūn秋时期的先辈,也没有能解这个咒的人。”

    说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似乎在想着什么。

    “……”高扬无语了,来之前明明说好会帮韩亿解咒的,现在却说这个咒没法解,这不是耍人嘛?

    “六魂恐咒在体内的潜伏时期非常长,如果下咒的人不施加咒语激发的话,可以潜伏五六年时间……”老者一边想,一边道。

    下咒的人激发?高扬想了想,给韩亿下咒的人不是黑泽田樱么?现在那家伙已经死了,岂不是没人会激发了?

    “如果咒语被激发的话,会怎么样?”高扬问道。

    “六魂恐咒可以让人产生几百种不同的幻觉,每一次看到的都会不一样,会让人失去神智,变成傀儡,被下咒之人利用。”老者道。

    “变成傀儡……”高扬喃喃的道了一句。

    韩亿现在失忆了,就跟这个有关吧?要是韩亿变成了傀儡,那自己还有什么用?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如果下咒的人死了,这咒语还有用吗?”高扬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茅山捉鬼人
异世界的美食家
永恒圣帝
浪迹在诸天
剑道通神
灵武帝尊
逍遥梦路
医品宗师
马前卒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