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二一一 高家祖师

    欢迎大家来到-<  >-:

    白,苍茫的白。

    如同能掩盖世间一切的肮脏般,圣洁无比的白。

    当高扬再度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情形,就是周围这一片无际的白。

    这是什么地方?他在心中问了自己一句,这似乎不是黑泽明雾的幻境,因为他可以感受到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亲切!

    “呵呵。”当他觉得茫然,正不知所措时,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男人笑声。

    声音温和,给人一种平静的感觉。

    高扬转头一看,茫茫的白sè中,一个穿着白sè衣服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左右,国字脸,狮眼鹰鼻,浓眉厚唇,穿着白sè的中山装,发型是民国时期独有的发型,额头高露着,给人一股很有威严的感觉。但他即便威严,脸上却偏偏带着亲切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又亲切了许多,这种感觉觉得既有压力,又不可抗拒。

    就像小孩看到父亲一样,既害怕,又亲切。

    “你是什么人?”因为先前是在黑泽明雾的幻境里,所以高扬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丝jǐng戒。

    “高全恩。”男人抬了抬下巴,神sè高傲的淡笑着,道了一句。

    “高全恩?”高扬的眼睛一睁,不可思议的道了一句。

    高全恩不是自己祖师爷的名字吗?为什么这个人叫高全恩?难道他是自己的祖师爷?

    看来自己还是在黑泽明雾的幻境里,这家伙用了爷爷来对付自己之后。现在又用祖师爷来对付自己了。

    可是为毛这个祖师爷看起来这么亲切的样子?让他好想模拜?

    “呵呵,幻亦真来真亦幻。”高全恩见高扬皱着眉头不说话,仿佛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一般,道:“孩子,你忘记我们相师经常说的一句话了吗?”

    他一直带着笑容,眼光看向高扬的时候,满是慈爱和满意之sè。

    “经常说的一句话?”高扬心中一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接口说道:“真亦假来假亦真?”

    “没错。”高全恩点了点头,道:“你困在了yīn阳师的幻境里。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yīn阳变幻,离不开一个真字。幻境如同我们相师摆的一个困人阵,在这个阵中,‘真’就代表阵眼,你只要记得这一个字,心智坚定,自然就能破除它,回到真实的世界。”

    “真……?”高扬听到他的话默默的念了一句,思考着。

    yīn阳师的幻术就如同风水师的风水阵,风水阵要害人,杀人。也是易如反掌。如果自己按这位看起来是自己祖师爷说的话来理解的话,那要破除掉黑泽明雾的幻术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要自己无视所有的一切,抛开一切的杂念,就可以出去了?

    黑泽明雾正是窥探到自己心里最软的深处,知道爷爷对自己有多么重要。才会用这个来害自己,让自己心神错乱,最后做出错误的决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相反,如果自己从一早就坚持这是假的,是幻觉。无视幻术中的任何人物,管他是谁,在自己面前死一万次也不动心的话,那幻术对自己就是没用的。

    可是这个说得简单,要实施又何其艰难?

    有谁能看到自己至亲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也不动容?哪怕明知是幻觉,也不能控制啊!

    “孩子,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大风水师,没有坚定的心智是不行的,你抛不开心中的牵挂,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在你的心里,永远有一个残缺,这个残缺如果一直存在,你就永远都不能成为一个大风水师,它将会是你前行路上的一个巨大障碍。”高全恩见高扬一直默不作声,微笑着又道了一句。

    “你究竟是谁?”高扬听到他的话突然眼睛一缩,问了一句:“我现在是在哪里?这似乎不是黑泽明雾的幻境。”

    面前的这个人难道真是自己的祖师爷吗?为什么他说的话这么贴近自己的内心?

    不管是气度,还是那说话的语气,他都让人感觉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种气质,真的和高扬心中的祖师爷形象太符合了。

    可是祖师爷死了几百年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这里是哪里?你要问你自己,只有发现了这个问题,你才能走出这个幻境。”高全恩高深莫测的道了一句,然后突然脸sè一变,眨了眨眼睛,脸上的微笑淡去,突然愤怒的瞪着高扬,大声的道:“你还问我究竟是谁,老子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老子叫高全恩,高全恩啊,你都不知道吗?老子是你爷爷的爷爷,这高家的孙子是怎么教的,把你教得这么不孝,刚才听到我名字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反应,这是孙子该有的态度吗?不孝啊不孝,高家的孙子不孝啊,难道都是我以前教导无方吗?呜呜呜呜……,我好心痛。”

    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袖子,挨在旁边。

    旁边的白sè之中似乎突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墙,就任他那么挨在那里,身子倾斜着。

    他的声音很大,说到最后还装模作样的哭了起来,一幅痛心疾首的模样。

    高扬的嘴角狂抽,直不敢相信这个人居然真是自己的祖师爷。

    这人前面说话的时候,还自己有点那种感觉,既亲切又圣洁,可是最后这一段……真有点千年道行一朝丧的感觉。

    难道祖师爷的脾气是腹黑型的?高扬心中一惊:祖师爷可是自己的偶像啊,要是这样的话,岂不跟隔壁家的大叔一样?噢,世外高人的形象全没了。

    “你这高家的孙子,怎么还像个木头一样站着?难道你真的对我这个高家的祖师爷这么不敬?你看到我不是应该感激涕零,激动得难以抑止才对吗?怎么会是这样一幅样子?噢,我好伤心,我心都碎了,再也不要见你这高家的孙子了,你自生自灭,我走了。”高全恩一幅好不气愤的模样,一边大喊大叫着,一边渐渐的消失。

    他的身影伴随着周围的白sè慢慢的淡去,越来越透明,最后消失至无。

    “祖师爷。”高扬见他消失,赶紧叫了一句。

    自己只是反应慢了一点而已,有必要这样嘛?自己还有好多问题没问啊喂。

    可是高老头说了要走,就没人拦得了,任凭高扬怎么叫,也再没有回应。

    周围白sè消失,世界一暗。

    当高扬眼前再恢复光明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已经回复到了郊外的废弃加工厂里。旁边的高渐离和黑泽田樱面对面的站着,没有反应,在自己的面前,站着一脸惊讶,眼睛睁大的黑泽明雾。

    “你……你……”黑泽明雾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家伙明明困在自己的幻境里,怎么只是一瞬间就出来了?

    而且……而且自己刚才竟然在幻境里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有那么一瞬间,他消失在了自己的意识掌控之中,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自己小看了这家伙?麻爷明明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小相师而已啊,连自己的小鬼都没有的相师,怎么能逃脱自己这个yīn阳师的幻境?

    他的脚步后退了,因为他在高扬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绝强的杀气,那股杀气屏发出来,压制得自己心颤了一下。

    “你玩完了?现在轮到我了。”高扬的眉毛一挑,冷冽的道了一句,手指一握,发出了‘咯咯——’的脆响,身子一跃,在话声落下之后,就朝黑泽明雾窜了过去。

    黑泽明雾见他扑来,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sè,连忙竖起手指,快速的结了一个手印,嘴里念了一句咒语,在身前结了一个透明的结界。

    “还来这招?”高扬冷笑了一下,无视他的动作,气血内丹术急聚,手掌通红,朝着他的脖子就抓了过去。

    他出手如勾,直直的穿过了黑泽明雾的结界,扣住了他的脖子。

    在穿过结界的时候,他还是碰到了一些阻碍,空气中发出了一种如同电光磨擦的声音。

    “就这个程度的技两,还敢跟小爷叫板,你是自寻死路。”高扬抓着黑泽明雾的脖子,举了起来,牙一咬,脸sè变得狰狞。

    黑泽明雾本来就矮,只有一米六左右,高扬这一举手,就把他举到了空中,脚尖离地,没有了支撑,他突然就呼吸一窒,出气艰难了起来。

    “去死。”高扬很想一把掐死他,可是想到这个家伙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要交给伍微,还是松了松手,一甩,把他甩了出去。

    “砰——”黑泽明雾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远远的抛了开去,撞开地上的纸箱,落在了三米之外的地上,身子一震,吐出了一口鲜血。

    “去你大爷的。”高扬几步跨过去,一手抓着他的肩膀,一手朝他的脸上揍了过去,嘴里骂着:“去你娘的小rì本,老子***最讨厌小rì本了,你他娘的还敢在老子面前显摆,老子揍死你。”

    他说一句,就朝黑泽明雾的脸上揍一下,每一下都是出尽全力,把个黑泽明雾揍得满脸是血,洒在地上,眼睛翻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绝代神主
逆剑狂神
最强医圣
永恒圣王
征战诸天世界
至尊剑皇
天醒之路
官梯
捡个校花做老婆
神话版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