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一八 耳报灵童

    一一八耳报灵童

    时值深秋,正是一个秋rì的下午,茂业集团所在的北城大厦前边广场有一片小枫叶林,正是火红。

    不过匆匆走来的一对男女却无心欣赏。巧的是高扬和宁萱都穿着风衣,紧紧系住的腰带勾勒出两人修长的身材,走在一起,倒似情侣装一般,看去也是般配的一对。

    “高扬,我办公室里真的有鬼?它在那多久了?我是不是鬼身了?”虽然下了楼,不过宁萱突然是花容如土sè。

    高扬手臂一紧,夹紧宁萱的手,有棱角的脸也因为微笑而柔和了不少。他微笑道,“你不要那么怕么,那个东西只是会偷听偷看,又不会伤害人。”

    高扬轻松的笑容让宁萱放松了许多,她脸sè微微一展,啐了一声,“都有鬼了还不可怕,除非你是在骗我!”

    高扬见她怀疑,便开口道,“你可曾听说过养鬼仔,又或者耳报灵童这些事情?”

    宁萱秀眉很好看的一蹙,道,“养鬼仔倒是好像在某个港片看过。”

    “不错,养鬼仔在某段时间香港和东南亚地区很流行。”高扬继续说道,“养鬼仔和我们道门的秘术耳报灵童是差不多的事情,只是将一个先天夭折的小孩子留下的yīn气,通过一定手段建立联系,收为己用,以此达到不出大门便知天下事的目的。”

    宁萱听说小孩子死后的yīn气,顿时骂道,“这些人真是缺德,人家孩子都死了,还不让他入土为安!”

    高扬道,“这倒不一定,这些yīn气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他们还不舍得离开。其实除非恶鬼,一般的鬼仔并不会害人,你想想都是些小孩子而已,胆很小的,他们的作用只是给主人飞报信息。”高扬说完又问道,“你可知道最先修炼耳报灵童的是什么人?”

    宁萱啐道,“我哪知道是什么人?”

    高扬微微一笑,道,“道门中人有不少身体残缺者,其中瞎子占了很大部分,这些人往往道术高深,要不就是泄露天机被天谴瞎眼!所以他们生活不便,就开始养灵童,最厉害的道门中人是养仙童,而低级的就是养善恶童子,就是鬼仔了!”

    宁萱听到这里,顿时惊道,“哦,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算命瞎子他们虽然看不见,可是却明察秋毫!原来他们都带着小鬼!”

    “这倒不一定。”高扬摆手道,“就算是养最简单的小鬼也要是道门有头有脸的人,一般大街那些走街窜巷的算命瞎子,多半是戴个墨镜装瞎呢。”

    “哦,这样。那养小鬼很难嘛?”宁萱又问道。

    “难度扬点点头,像他现在才开启到手相之术,要再开启面相之术,然后才能打开养鬼之术,达不到那个级别根本做不到!高扬又道,“不过更重要的是麻烦,养了以后还不能丢弃……东南亚有一阵风,很多社团养小鬼,最后很多丢弃了,那些饲养者最后都被报复!泰国还出过**事件!”

    “还会这样!”宁萱听着这些从未听闻的事情,花容失sè,又道,“这些社团也是,他们又不是瞎子,养这个干什么?”

    “有用啊!”高扬笑道,“养鬼仔最多的就是那些赌徒!你想呀,他带一个鬼仔去赌场赌博,那不是稳赚不赔?”

    “还有这种事!”宁萱愕然,一双美眸又好奇看向高扬,问道,“你怎么懂这么多,你别告诉我,你也养过?”

    “没有没有,我还没到那个级别。”高扬连忙摆手道,“萱姐,难道你忘记了,我是从东南亚那边回来,这些事当然听说了许多。”

    宁萱这才放心,丢过去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要是养这些玩意,我一辈子不理你!”这句话说出,宁萱突然想到了什么!

    “哦,我知道白道长为什么能清楚的知道他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当时还很佩服他,原来他只是带了一只鬼仔!”宁萱提到白道长,她不由得又疑惑问道,“高扬,你说白道长为什么要用鬼仔监视我,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高扬点头,看着宁萱道,“萱姐,你这句话终于问到了点子!”

    白道长的目的,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宁萱感觉,白道长那是有道高人!现代小神仙一样的人物,说起来他交往的都是华海层的人士,他不会缺金钱,也不会缺女人,他到底为什么如此对待宁萱?

    “可能是你的身体比较特殊……”高扬犹豫了一下,不好乱说,又问道,“你的生辰八字你知道不,就是你出生的rì期时间地点,越准确越好!”

    说到这里,宁萱苦笑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几号出生的,我出生当天爸爸出车祸,我妈带着我出医院的那天,别人买凶杀人,杀错人……”

    高扬愕然,没想到宁萱的命竟然是这样。

    宁萱说到这些,顿时美眸中发红,道,“别人说我克父克母又克丈夫,我真是一个不祥的人,其实我真的不想这样,我宁可自己死……”

    一直以来,宁萱都表现得很坚强,之前说起她克夫,她还很开心一样。此刻,才正是她真情流露,看着她用葱白的手背抹眼泪,高扬怜惜之心大起,把她拉入怀中。

    秋sè斑斓的道旁,一株株粗壮的梧桐行道树排成一列,一对男女紧紧拥抱。

    ……

    宁萱不知道具体出生时间,不过却晓得年月rì!高扬心念之中推算一下,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底。暗道,恐怕正是自己怀疑的那样。

    两人短暂的拥抱以后,高扬松开宁萱,道,“萱姐,从你的出生年月rì显示你是yīn年yīn月yīnrì出生!我如果没猜错,应该也是yīn时,你是纯yīn之体!”

    宁萱止住泪,道,“是啊,总之我是不祥之人。”

    高扬哈哈一笑,又恢复神气道,“萱姐,看你说的,其实没那么悬!yīn年yīn月yīnrìyīn时出生的人多着呢!这不一定就是不好,对有些人来说,你可是宝贝呢!”

    高扬的意思是白道长把她当做练功的宝贝,不过宁萱却误会高扬说情话呢。当下不好意思啐道,“贫嘴!”

    高扬一愣,随即明白了,他干脆将错就错道,“是呀,是我的宝贝!放心萱姐,就算你的命有任何不好,我都会给你掰回来!如果有人想要乘机兴风作浪,我高扬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宁萱离开了茂业集团也没啥地方可去,和高扬在路边聊了一会,就准备打车回去了。她没有要秘安排车,也就只有自己叫车,这个时间车很多,高扬抬手叫了一辆,拉开车门,让宁萱进去。

    两人这就告别了,不过就在出租车临启动,宁萱又说了一句,“真不想回去那个鬼地方住,憋屈!”

    “鬼地方,憋屈?”高扬顿了一下,目中又一惊,连忙喊道,“等一下!”

    还好出租车刚起步,叫停以后,高扬了后座,道:“走,我送你回去!”

    “好!”宁萱当然开心,也挤到了后排。

    车辆又一次启动,高扬才问道,“你住哪里?”

    “塔山。”

    宁萱的回答让高扬吃惊,塔山在华海城北挺远处,已经是郊区的偏僻位置了,像宁萱这样的人,不可能是没钱买内环的房子。

    看见高扬疑惑,宁萱懊恼道,“还不是郑海涛的祖屋,他还有一个老妈妈住在那里,虽然他已经走了,可是我既然继承他的财产,也要继承他的责任!”

    “郑家祖屋?”高扬想到什么,又笑道,“那你还真是有良心的人。”

    从这里去塔山有一段路,两人没事也就继续闲聊。宁萱看着车窗外,又回头道,“我还是真的不相信有鬼呢。”

    高扬笑道,“这个世界有的人说有鬼,有的人说没鬼。有人信誓旦旦说真的见过鬼,也有人用尽各种科学仪器也没有找出鬼的存在……其实对于我们风水相师来说,鬼也是介于模棱两可之间。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负面能量的存在!负面能量,也就是我们称之为的yīn气!”

    宁萱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高扬又道:“yīn气很多人都体会到的,比如在常年背yīn的地方居住,那些人就会生出一些毛病;又或者,就算是阳光灿烂的夏天,你去荒郊野外废弃的房屋之中就会突然感觉到毛孔生出寒意;还有,在夜晚偏僻的地方,为什么我们有时候走在完全黑暗中却并不害怕,而有时候头顶有路灯,却依然是后脊有汗毛倒竖的感觉……”

    宁萱道,“那会不会是心理因素呢?”

    高扬哈哈一笑,道:“有时候是疑心生暗鬼,可有的时候,正是因为人体感觉到那些负面能量的存在,这些对你们普通人还看不出来什么,可是对我们开了天眼的人却是能看到很多东西……天眼一开,近处有什么,远处有什么,车里车外,房前屋后,很多你看不见的东西。”

    高扬还没说完,前边的司机就受不了了,开口苦道:“大哥,能不能求你别说这个了?我现在就被你说得脊背后边直冒寒气,我晚还要开车的好。”

    高扬和宁萱都是哈哈笑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偷香高手
全职法师
混沌剑神
寒门崛起
超级仙学院
至高使命
飞剑问道
天骄战纪
九天剑主
逆剑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