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似曾相识

    我第一个转过去,那雪妖看到我,居然又叫又跳,指着那石佛两眼,惊慌乱窜。

    我不明所以,见它们不用石块砸我们,正在暗自高兴,以为可以趁机从这里跑出去呢,哪知那雪妖吱吱乱叫一通,又见我没动静,居然又捡起石头朝我掷过来,我吓了一大跳,连忙躲开,雪妖仍不罢休,又掷石块来,一不小心,力道不够,砸在了石佛脸上,激起一阵黑色的飞沫。

    我首当其冲,那黑末子直冲过来,一下子溅在手上,痒痒的,低头一看,竟然又是那怪虫。我啊呀一声,连忙拍掉。卓玛央金以为我有事,连声问怎么回事。于此同时八十七等人已经举枪瞄准了底下的雪妖。

    我心里一动,连忙叫八十七他们不要开枪,接着自己小心翼翼的叫老李和唐明浩两人拉住了,倒挂金钩在石佛脸上一看,全身汗毛立即倒竖起来,整个透心凉。

    那石佛两个眼眶里,汨汨流出来的黑色眼泪,刚才被石块砸飞的黑末子,居然就是怪虫!就是强巴恪山上出现的怪虫,刚才八十七身上也有!

    我吓得手脚发软,连声大叫他们拉我回去。

    “怪虫怪虫!”我哆嗦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怪虫的出现预示着什么,无面——没脸的魔鬼。

    所有的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底下的雪妖也不闹腾了,直呆呆的看着我们,等我们反应。好半天,我醒过神来了,看这状况,是雪妖故意要我们来看这东西了,而刚才,把我们赶往那个小山洞,难道也是故意的?

    我战战兢兢的走到岩壁另一边,选了和合适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些怪虫密密麻麻的从石佛眼眶里爬出来,然后慢慢的往下爬,一直爬到石佛的下巴处,跟着坠入草丛,消失不见。

    待得这批怪虫消失,雪妖们又不安分了,再次向我们投掷石块,把我们往小山洞那边赶。

    都不是笨人,不用我解释,这次大家乖乖的折了回去。

    我们一走,雪妖又消停了下来。看来我猜得没错,它们应该是想引我们去看什么东西了。

    到小山洞口坐下,我惊魂未定,怕身上还沾有那些怪虫,又叫卓玛央金仔细给我拍打一番。

    八十七面色也极是惨白,但仍然不失镇定,道:“怎么那么奇怪,石佛眼眶里爬出来的是虫子……哎……”他想起什么似地问卓玛央金,“开始那藏民是不是说他们有牛羊被怪虫吃得只剩下头和一张皮?”

    卓玛央金点点头,“也许就是这些怪虫吧。”

    这些被吃的牛羊,也应该是个提示,这场景似曾相识,我绞尽脑汁却又想不出究竟在哪里见过。

    “肯定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暗道,“尤其是那头,非常熟悉。”但偏偏那外来的记忆现在也不那么好使了,给不出我半点提示。

    把这想法给大家一说,唐明浩脱口而出,道:“抚仙湖底的医生次仁不就是只有一个脑袋吗?”

    怎么可能!那可是一个拳头大小不知什么东西变成的脑袋,怎么会和这个有联系……不过,不是在那底下也出现过米玛察玛吗?我又有点犹豫了。

    我这边在担心牛羊是否和医生次仁一样的道理,而八十七他们则担心是否会出现无面,最搞笑的是四十三,自从八十七出现以后,他就基本不说话了。但这时,他居然异常认真的问我:“要真是你说的王伟澄那样的无面,那他身体里一定有那个水晶黑蝎子了,是吧?”

    我看他还一副不知高低深浅的样子,哭笑不得,只能道:“也许有吧。”四十三一听我这话,居然心满意足的去一旁坐着,不再插嘴。

    我见他明明似乎知道答案的样子,但有不说,很是郁闷,可他又是八十七的手下,说起来官也比我大,也不好多问,只得朝卓玛央金使使眼色。

    卓玛央金意会,问他是否知道什么。

    八十七抢过话去,又恢复成小商贩的笑容,答道:“也没什么,只是以前日本鬼子和德国佬费尽心思要得到这个东西,我们比较好奇。也很想找来研究下。”

    看来八十七有私心,得提放着他们三个了。我也不再追问,趁着休息的当儿整理下混乱的脑袋,关于牛羊被吃得只剩皮和头的问题,只能先暂时搁置。

    过了一会儿,休息得差不多了,,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叫进山洞,进山洞就可以找到答案。

    没人反对,因为就在我刚刚说完自己的打算后,雪妖们已经手脚利落的从洞前峭壁的树木间晃荡着过来了,无路可退,别无选择,只能进去。

    还好,还好,进去一二十米,山洞里也没见有任何奇怪事物,外面的阳光也还能照进来,勉强能看见东西,一行人挤挤密密鱼贯而行。

    而雪妖们,也不见跟着杀进来,我开始心安了。

    反而八十七比我紧张多了,他一再嘱咐大家要小心谨慎,说雪妖有预谋的把我们赶过来,肯定不怀好意,保不准就出现要人命的东西。

    其他人包括唐明浩在内,似乎都相信了八十七的话,凝神戒备。而我还是莫名的心安,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一直辛苦工作的地方,一沙一石,都是熟悉无比的老熟人,不可能出现意外。

    然而等我想通这点的时候,冷汗开始涔涔的从额头冒出来,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来过这里,怎么会觉得熟悉!

    这表明脑子里那外来记忆的主人,曾经在这里呆过,而且时间不短,最重要的是,他似乎在这里进行了非同寻常的工作。

    我走在队伍前面,心里害怕却不敢着声,怕莽撞之下吓到了大家。眼观四方耳听八面,先看看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东西再做道理。

    卓玛央金紧跟在我身后,大约察觉出了我的紧张害怕,低声问是否有什么不对劲,我摇摇头。唐明浩却忽然问我:“罗练,你觉得这里熟悉不?我怎么好像来过一样呢?”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明白了,只怕他和我身体里的(宿主?记忆?)都来过这地方。

    “也许是进到了老家了。”我故作轻松的道,其实是想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

    八十七忽地异常开心的大笑起来,“哈哈,那就好那就好……”他连声道,“这样就说明走对了路。看来那雪妖也不是等闲之辈,竟然是怕我们走了歪路,故意把我们赶过来——难怪它们每次一来就带着极重的杀气,最后却不下杀手。罗练,你这次立了大功。唐明浩,你也一样,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给我说。”

    我冷笑两声,没有说话,他大概还没见识过真正的香巴拉生物的厉害之处。就算我们知道又怎么样,我只是脑子里有了外来的记忆,并不代表那些香巴拉生物们会就此与我们和睦相处,也不代表我回去之后能活蹦乱跳的做回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但正常的罗练。

    不知唐明浩怎么想的,他呵呵笑了两声,说了两句多谢领导的话,便没再多说。

    这时,我们已经进深到洞内约莫五百米的地方了,还是有些隐隐约约极其模糊的光线,不知从哪里发出来的。

    我越发觉得这地儿异常熟悉,自然而然的往右边一看,果然那石壁上有两个小孔,我如数家珍的向他们介绍:“这是放牛油烛的。带来做实验都要从这里经过,前面有个大屋子。”

    话音未落,旺姆尖叫道:“罗练,你说什么,什么做实验!”

    我这才惊觉那外来记忆已经能操纵我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忙向八十七求助,问他该怎么办。

    八十七笑嘻嘻的道:“你要没这本事,我未必带你来呢……所以啦,安心的给我们带路吧,回去不会亏待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调离岗巴营那个破地方吗,只要这次任务顺利,你想到任何军区去,都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我相信他有这个本事,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体里有不属于自己的意识,再一联想到医生次仁的恶样,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短暂踌躇之后,我决定带着他们,也是带着自己,往前去一看究竟。

    过了两个放牛油烛的小龛子,又是一段昏暗的路,但从这时开始,路上开始有些零散的白骨,我没有开口,唐明浩先帮着解释了,“这是动物的骨头,不要怕。当初我负责管理这些动物。”

    等唐明浩说完,我再自然不过的接过话头,耐心的道:“是,当初国王专门派人掌管试验用的人畜等物。”

    卓玛央金颇为意外的道:“那你们两个应该认识才对啊。”

    我摇摇头,“不,他们没有机会接触更高层次的东西。”此时,我本来的自己——罗练,似乎从体内分离了出来,看着那个神色淡然但脸上冷汗都还没干的“我”,向大家解释一个渐渐明朗的历史事实。

    唐明浩忽地暴躁起来,怒道:“所以到最后我也不过是个失败品!留着受折磨!”

    八十七似乎极怕唐明浩发脾气,连忙低声下气的安抚。

    我明白了,八十七正是需要我和唐明浩两人联合起来,这才能找到最终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不灭龙帝
全职法师
黑暗王者
牧神记
修炼狂潮
修罗武神
活在诸天
十方神王
逆剑狂神
我是仙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