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章 坐牢

    确实累坏了,虽然讨厌卓玛央金,但是她的到来让我从内心里有种奇怪的安全感,一方面痛恨她耍手段利用我,一边却又放下心来,坚信她不会再害我。

    复杂而纠结的事情,我终于扛不住困倦,沉沉的睡了过去。原本以为睡个觉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何况有卓玛央金在,只要我愿意,睡个十天八天都没关系。

    可是跟着却发生了一件打死我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还是在云南,在澄江县最豪华的宾馆里。卓玛央金在我旁边献殷勤,不时讲一些古格王朝的旧事给我听,说久了又怕我烦,又转去说她自己留学做学生时候的事,但绝口不提怎样做了小日本的带队翻译这些,唯恐一不小心得罪了我。

    我才懒得搭理她,对于一个手段太多的,城府太深的女人,不敢再有什么好感,谁知道她还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来给我下套呢。

    估摸着她说累了,我淡淡的道:“我要找老李,还有许之午。”

    卓玛央金微微一愣,脸上很是失落。不过随即又顺从的道:“我去叫他们过来。”

    我不看她,又道:“许之午带着的东西呢?”、

    “都在。”她说完就起身准备出去。

    然而,就在她起身的那一刹那,两个穿着刺眼的军装常服的人出现在房门口,一高一矮,都是干瘦身材,嘴唇紧闭,两眼阴沉似水。出于职业习惯,我立即瞟眼去看他们的肩章,以便打招呼。

    奇怪,这两人竟然的肩章上,竟然只绘有一个奇怪的徽标,非常奇怪,难以描述,细看似乎是各种神秘符号的大集合,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各类兵种各级军衔的肩章。

    毕竟还算是战友吧。“……”我想打个招呼,可是想了想,只得尴尬的笑笑,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们。

    卓玛央金见他们来头不小,气势不对,连忙转身护在我床边,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话一落音,门外立刻来了三四个强壮的藏族男人,作势要冲进来将这两人拖出去。他们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什么狗屁军官,只要卓玛央金发话,哪怕是杀人防火掉脑袋的事,他们都会去做。

    我也随即一个翻身想坐起来,不料身体还是太过虚弱,晃了两晃,差点又倒下去。卓玛央金一把扶住我,然后恶狠狠的瞪着那两名军官,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你们想干嘛?!”卓玛央金戒备的看着他们。

    “起来!走!”矮个子理都不理卓玛央金,径自走到床边来,不等我说话,迅速伸手抓住我的衣领,老鹰抓小鸡似地轻轻松松的把一米八个子的我举过头顶,提了起来然后一把扔在沙发上。

    “穿上鞋子!走!”矮个子的普通话夹杂着浓重的南方腔,语气不容人反抗。但我不是呆鸟,好歹还算是一个小小的军官,就算有人对我大呼小叫,那也是上级领导才能做的事。眼前这两人,他们是什么东西?竟敢这样对我?

    “为什么要走?”我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矮个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卓玛央金根本不废话,一招手,门边四个彪悍的藏族汉子立即进门来,杀气冲冲的握着腰间佩刀,只要这两人再敢有所动作,他们立即会毫不客气的拔刀相向。

    高个子看了看闯进来的四人,嘴角露出讽刺的微笑,没有说话。然后两步走到我面前来,伸手从胸前的衣兜里掏出来一个深橄榄绿的烫着暗色金字的小本来,先在我眼前炫耀的晃了晃,问我认得不。

    我鄙视的看着他,道:“我这人见识浅薄,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也从没听说有你们这样肩章和番号的部队。”说话间,我朝卓玛央金使眼色,叫她老李打电话说说这事,我们可能遇到麻烦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穿着军装冒充军人,07新式军装不是随便人就可以穿着出来乱逛的!要是有力气的话,我完全可以叫上老李把这两人身上的狗皮拔下来。

    卓玛央金会意,到一旁去打电话。我则继续挑衅的看着眼前的两人。

    高个子嘲讽的看着我,慢慢把那小本子打开,是军官证的样子,可是除了那个印着某某军区的钢印,以及一张他的照片和两个数字编号外,什么都没有。

    仔细在脑子了搜索了下,至少全中国都没有这样的军官证。于是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浅薄的我确实认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将受到军事法庭的调查并治罪!因为——”我一字一顿的道,“你们冒充军人!”

    说完心里盘算着老李应该来了,他就在隔壁。

    面前一高一矮的两人看着我,脸上依旧是嘲讽戏谑的神情,我真想冲去上去扇他们两巴掌,看他们还能笑出来不。可是全身还是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只得作罢。但是并不能说就此罢休,他们冒充军人,我能不管?

    “你叫人把他们俩看好了。”我对卓玛央金道,然后又问,“老李呢?”

    卓玛央金面带忧色,无奈的摇摇手机,示意没人接。

    “老李出事了!”直觉告诉我他真的也许出事了,不然他不可能不接电话的,这小子就算是上拉屎洗澡都会带着电话,怎么可能会没人接电话!

    “行啊。还有同伙?”我懒懒的伸了个腰,弯腰去穿鞋子,同时准备活动活动手脚,接下来肯定要有一场恶战。

    这种情况,最忌有女人在场,碍手碍脚的,除了哭哭啼啼之外,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反而还要让人分心去照顾她。“你出去吧。这儿没你的事。”我穿好鞋站起来,对卓玛央金道。

    卓玛央金轻笑一声,朝那四个藏族汉子呶呶嘴,道:“有他们在呢。”

    “罗练,你的档案编号是*******”矮个子男人说出一串数字来,我登时愣住,他怎么会知道?

    “你?”我指着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你的事情已经惊动了上面,不要以为你们做得隐秘,接连几次,早就轰动整个高层,而且,还涉嫌国际案件。”我看着矮个子,等他说出更惊悚的话来。

    很明显,他看得出来我不相信他说的话。

    于是看了看卓玛央金,叫她走开一点,然后凑近我耳边,说了几个字。只有几个字,但足够我瞠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他说的正是我们遇到紧急事件,不便表露身份时候的暗号,这绝对是机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你?”我以为他是来救我的,可是这里卓玛央金并不敢把我怎样,从何说起这“救”?

    矮个子讽刺的笑笑,有低声道:“我们的番号,我可以给你两分钟时间打电话去拉萨叫你们上面的人查查,毕竟我们应该知会你们上面一声,是死是活总得要他们知道。”

    “你!”我霍地一下站起身来,“你们什么东西!以为随便两句话就能吓到我?”说话间,已经暗自做好格斗准备,伺机动手。毕竟身体还很虚弱,不能随便贸然下手。

    我一动,卓玛央金的四个手下立即拔出明晃晃的藏刀“呼”的围过来,高个子扫视他们一圈,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动不动,一副没将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要知道藏人向来彪悍骁勇,拔刀必定见血,换作谁被这样四个大汉围着,也不敢轻视的,他居然这样满不在乎的样子,肯定是不懂眼前的险恶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等下肯定有好戏。“人呢?”我问卓玛央金,她知道我指的是老李,不过她脸色看起来有点不好,忧心忡忡的,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人的肩章,欲言又止。

    当然,如果我都不知道这样的部队的话,她百分之一万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故作轻松的样子,问她:“不然你出去吧,这里没有女人的事。”不知怎地,心里居然很犯贱的有些生怕她会出事。眼前这两人,很明显的来者不善。

    “你出去吧。”老李看来也遇到同样的麻烦了,不然怎么还不过来。不动手是不行的了。我想走过去把卓玛央金推出门去,不然以她刚烈的性子,肯定不会眼睁睁的袖手旁观。

    不料脚刚踏出,矮个子立即伸手挡住我,“坐下!”他沉声道,“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手一推,力气奇大,只觉一块巨石压在肩头,我噔噔后退两步一下子跌坐沙发上,看来遇到劲敌了。

    “央金,听话。出去。”我冷静的对卓玛央金道,虽然她屡次耍了我,但眼前她那要和这两人拼命的神情,让我大为感动,声音也变得温柔了些,“完事了我去找你。出去吧。”

    卓玛央金不说话,动手把自己的头发挽成一个髻,又把袖子扎紧。

    “央金……”她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我连忙给她使眼色,她恍若不见,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对四个手下用藏语吩咐了几句,然后又盯着高个子和矮个子的肩章看了会儿,然后,转身,出去了。

    那两人也不拦她,等她出去,矮个子道:“你还行,居然古格公主都看上你了。就凭这点,我们也不会把你怎样的。毕竟将来还要你去和他们交涉一些事情。”

    我看也不看他,暗自活动手脚,不管怎样,就算死也要先拼一把。何况,还有四个骁勇的藏族汉子,我还怕什么呢!

    “我已经叫你打电话去拉萨问清楚我们俩的身份了,是你自己不打。如果你想动手,我也不反对。但是,这样子的话,你可能会在牢里多呆一段时间了。”矮个子冷冷的看着我。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这个最好笑的笑话,“坐牢?你以为你们是军事法庭的人?当我白痴?”话一落音,瞅准机会,忽然发难,一拳砸向矮个子的面们,不料所触一片空气,我心里一沉,不敢怠慢跟着飞起一脚踢向他的裆部,两个动作一气呵成,绝无怠慢。以我的身手,他绝无躲开之理,而我一动手,四个藏族汉子已经把刀架在高个子脖子上了。

    我的心完全沉到了谷底,因为,明明他绝不可能躲过的一脚,也踢空了。

    “有两下子。”矮个子不知何时已经闪开到高个子旁边去了,好整以暇的看着四个藏族汉子,这话,毫不关心高个子的死活,淡淡的对我道,“可惜了。”

    哪里等他废话,我再次欺身上前抢攻,矮个子云淡风轻的往旁一避,轻而易举的躲开,再道:“可惜你就要坐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
大魏宫廷
超级神基因
捡个校花做老婆
绝世战魂
还看今朝
电影的世界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话版三国
一号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