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序章:从逃兵说起

    有些事情,还是从07年说起的好。我07年毕业到西藏当干部。

    现在一回想起来,07年还真是一个麻烦不断的年头,。在军校里跌跌撞撞混了四年,好不容易眼看就熬到了头,结果在毕业前看书烧坏了脑袋,说着什么“前半生为国,后半生为家!”就这样迷迷糊糊到了西藏。虽然我被分配进了藏区,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我还好没有被分到岗巴营那样艰苦的样的地方,而是被“扔”到了素有西藏江南之称的林芝。

    当时一听到这消息,我还在心里还暗暗自庆幸。然而到了今天,一回想起那些事,却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不幸还是幸运了吧!

    废话说得有点多了,现在说回正途言归正传。话说当时我被分到了岗巴营的一个通信站,当时坐在车上的时候,那负责分配的干部把岗巴营说得是天花乱坠。到了地方一看,我的心马上叭哒一下凉了半截,什么高科技单位,说白了就是深山里的一片小房子,里面假设架设着几个破烂烂的雷达通讯设施什么的。

    虽然我不是通信专业出身,可看那堆破烂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得掉下来,想必也不是什么好货。

    进门一看,营区里也没有几个人,说得更清楚点,除了我这个技术干部外,营区里就七个活物,里面还有加上一条老得不能再老的藏獒,整天死气沉沉的,仿佛随时会见了它的狗祖宗去。

    后来时间呆得久了,我才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就这样,除了做饭的小舟能活泼点,其他几个老兵都是在西藏里呆老了的,早就有点看破世事的味道,因此他们每天除了干活时出来两趟,平时就躲在没有什么事干的机房里,干自己的事情,至于究竟干得是什么事,我也没有那个闲心思去过问。

    林芝这地方是中国第二大木材产区,这里自然是大片大片的森林,我们住的地方四周连藏民都找不到几户,平日里野兽也时常出没,就连藏族的巡山人都难得见到。再往里走,就算是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原始森林。可以说,我们就算是最深入这片森林的人了。

    混日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每天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总让我觉得十分烦躁,偶尔想要出去走走散散心,小舟也总是拦住我不让一个人出去,说是林子里不安全。原本我就以为自己是没有机会进去到那片神秘而不安全的森林里了。不料,一个机会在我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出现了,并且,是以那样奇怪的的方式:

    那是07年的年底,才下完这年冬天的第三场雪,整片林子漂亮得就像是画境一般,幽深茂密的树林里,到处弥散着淡如轻纱的薄雾气,美得令人无法言语。虽然我也在北方读书呆了几年,比这大的雪也见过好几次,但是却统统都没有这西藏雪景来得震撼。那天早上,所以一大早起来,我就拿出上学时买的破数码相机站在机房的水泥顶上一阵猛拍。不料,正当我刚爬上机房顶,想要取一些远景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人正沿着那条只有越野车才能爬过来的土路走过来。

    我赶紧下了房顶准备叫上大家了门口查看虚实,万一要是遇到心怀不轨的人,那麻烦就大了。因为通信站虽然说四周都是三米高的水泥墙,上面还有满是倒刺的铁丝网,看起来倒是威武得很。但其实只是有住在里面的我们才知道,那些铁丝网也就能做做样子,这附近外面周围全是树,身手好的人两下就能顺着树爬上来,它们实在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迅速估算了一下我们的战斗力——原本还有六个兵,可是今年退伍走了两个,现在加上我一共才五个人,至于那条病恹恹的老狗,我一直没根本就没有把它当成什么重要的战斗力过。

    等人员凑齐,那些人也走到了门口。透过门缝一看,他们都是清一色的新式军装,带头的是一个中校,不过这几人都是一满脸焦急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出了什么大事情。

    一见是自己人,我也就放下了警惕,没有多想,准备放人他们进来。不料站里的三期士官李增却突然拦住了我。

    李增,我叫他老李。平日里老李也他也个是沉默少言的人,不过听说他新兵时就在这个站里,所以很多事情自然比我这个比新兵还新的“技术干部”明白得多。

    “首长,你们到站里是什么事情?”

    老李拦在我的面前,隔着门问道,同时,他一只手指着那只老狗,我一时不懂没有明白他什么的意思,还是小舟机灵,他赶紧过去把懒洋洋的老藏獒牵了过来,老狗见了那几人,不知为何就猛叫了出来。

    我暗自纳闷:这群人看样子也不可能是什么敌特份子一类,毕竟07军装在西藏也就只有那几家好点的单位才发得有,想来也不会有假。

    要知道,我们养的这狗虽然慵懒,但是却是极为聪明的,平日里见到不认识的人过来,哪怕没有穿军装,只要看上两眼就知道能辨别出是否是自己人,从来没有遇到见过它这样见到穿军装的人也狂叫的的情况。

    我在后面看不到老李的脸,只能看到他打手势让我退后,我这时已经完全迷糊了,只能按他的指示退到老狗狮子的身边。

    要说在平日里,我到倒也不怕狮子,毕竟它脾气虽然说不上好,但毕竟因为性子极为慵懒的缘故,我很少见它发威。但是此时的狮子却全无平日里的慵懒之相,一阵狂吠,吓得我也不敢靠近。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狮子虽然不是什么纯血藏獒,但是它的来历却是另有一段大有故事,哪是不过这是后话,此处暂且不提,后面自然会一一告知。

    话说狮子终于在小舟的安抚下安静了下来,而老李也知道问明白了那几个人是为何而来:

    原来,他们带进藏的新兵,昨天晚上从兵站里跑了,到这里来向我们请求帮忙寻找……

    如果只是跑了一个兵,也许也就没了后面惊心动魄的故事,可惜我那时才当上干部,学生的那股傻劲还没有过去,别人一说“领导有请”,我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一起进山寻找,连老李几次暗示都装作没有看到,现在想起来,也是我命里该有一劫,躲也是躲不过的。

    见我已经答应了那几个人,老李也不再坚持,毕竟我是这站里唯一的干部,他还是我的下属,做为领导的我已经说话了,他再不情愿也只能照干。

    其实那时也是我年轻气盛,虽说和老李没有什么矛盾,可是自从来到这站里那天起,大凡遇到事情,也多是老李说了算。底下那几个兵,对我也是表面上尊重我的干部身份,实际上却是没几个人真的把我当一个领导。

    所以虽然表面上我和他们的关系还过得去,可是私底里彼此都有点不爽。这老李为人谦和,反而比那几个兵对我的态度好上许多,但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点疙瘩。

    所以这次遇到事情,我也不和他商量就私自拍了板,看着他的郁闷表情,我甚至还有一点暗爽。

    ……老李让那几个人休息一下,然后借口准备一下东西,神色凝重的就拉着我往屋子后面走去。见状我心里开始有点后悔,想着刚刚确实有点太冲动,要是万一没有处理好这次事情,那以后老李在工作上不合作,自己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

    刚走到屋后,老李就一把拉住我的手说道:“罗技师,你刚才太冲动了……哎,都怪我没有和你说清楚。”

    他的话倒是让我一时不知所措,原本以为他会怒气冲冲的诘问我,不料现在他却是一脸担忧。

    我愣了下,没有说话。老李想了一会儿,又说:“现在说也晚了,罗技师,你把库房的钥匙给小舟,让他把枪准备好,我去准备一点其它的东西。你赶紧准备几件大衣,还有背包,多装点被子。”

    李增是江西人,说话快了点我就听不清。所以我听了个大概,迷迷糊糊地交出了钥匙,一时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然后眼看着小舟从老李那里拿了钥匙就匆忙地跑向了库房,我突然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也是直到这时,我才隐约觉得,这次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最初的预料——事情只怕远不是一个逃兵那么简单了。

    而且,小舟和老李他们显然是明白其中原因的,我心里又升起了一种自己是被他们排挤的愤怒,于是三两步走到库房里,我一把抓住忙碌的小舟,朝他吼道:“为什么要拿枪!”

    小舟突然被人抓住,也吓了一跳,他看清是我后,一脸无奈的说:“罗技师,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他捏紧了自己手里的手枪,焦急地看着外面小声地说,“罗技师,你不晓得,一般情况下,我们站是绝对不会进山的哈……因为……山里头有鬼……”

    一听小舟的话,我火气直冒,差点就要当场发作,虽然我早就知道,从四川农村来的小舟思想上有点迷信思想。但是现在,他居然对我这个坚持无神论的干部说出这样的话,这完全就是无视我的存在。

    不过就在我就要发火的时候,老李走进来看我站在那里没有准备被子,就说了一句:“罗技师,你拿上枪,舟娃,我们准备其它的东西。”

    小舟显然也发现我就要发火,嘴里嘟哝着就走了出去。我暗暗发誓:等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小子。

    东西很快就准备好了,看见我们全副武装走出去的时候,那几个外单位的却是一脸诧异,毕竟找一个逃兵而已,我们的准备,却是想要在山上过上几天的样子。

    老李也不解释,只是把另外两个被囊扔给那几个人,说道:“山里不太好找人,多做准备总是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十方神王
超品巫师
天骄战纪
偷香高手
不灭龙帝
绝代神主
超级神基因
逍遥梦路
神话版三国
绝世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