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二章 菊花不保

    第二百七十二章菊花不保

    吴丽君,刘晓燕,尘飞扬,刘老三等人的目光已经从最开始的愕然,变为此刻的看热闹了。甚至不轻易表露神情的宁若水,此刻她那双美眸当中也出现了种种好奇,种种惊喜,甚至她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不禁往林安这边看。

    这一看,她也看到了林安正在看她,顿时她那一双美眸当中似乎出现了一丝思考:难道,这是林安一手导演的?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恐怖的,林安被宁若水这一看,甚至有些心虚,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保持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虽然引起了女神的好奇,可这种事情毕竟低调最好。

    这边的褚御风听到吴越一那充满杀气的问,身子又是一颤,然后他犹豫的看着吴越一,口中道:“要……要从……从……”

    服用解药的方式,似乎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他虽然被吴越一那要杀人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舒服,可是重要的服用方法,却不敢说出来。

    “南伯,他.妈.的给我废了那小子的一只手!”吴越一终于怒了,终于忍不住褚御风这吞吞吐吐的模样,大声对南伯吩咐了。

    扑哧!

    南伯行动迅速,在褚御风根本来不及反映的时候,手中刀光一闪,褚御风的一只手臂已然卸下。

    “啊!”

    顿时,褚御风又是痛的大声一叫,噗通一声滚倒在地。

    可吴越一没有同情,他克制着愤怒大声道:“褚御风,你要是再敢吞吞吐吐,老子回去灭了你全家!快说!”

    吴越一已经感觉到身上的这种奇毒他已经快要压制不下去了,褚御风再不说,他就要完了。

    “啊,是,是,师兄,这解药要从菊花哪儿灌下去,如果按照正常的内服使用,反而要中毒啊啊!”褚御风终于不敢在有所犹豫,立马大声的说了出来。

    顿时,这一说完,褚御风更是干脆的在地上痛的啊啊的滚来滚去。

    事到如今,他算是认命了,他知道无论如何,自己是被吴越一记住了,回去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昏过去,可是昏不下去,他只有大声的在地上装出很痛苦的模样。

    而因为他终于说出来解药服用的方式,偌大的树林里面又恢复了诡异的安静。

    吴越一那暴怒的表情,甚至也一下子凝固了下来。

    菊,菊花?

    这诡异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忽然扑哧一声笑就打破了这个宁静。

    “哈哈,菊花……”

    刘老三终于忍不住心头的好笑,肆意的大声笑了出来,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能够看到如此搞笑的一幕。

    之前他还忍着好奇,可褚御风说出解药的方式,他就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种解药实在是太奇葩,太诡异了,虽然刘老三也知道有很多种奇怪的解药方式,每一种解药方式都是针对解毒的,可他硬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解药还需要从菊花里面灌下去的。

    而且,此刻还是灌华山仙门的领队吴越一。

    吴越一可是华山仙门门主的儿子啊,而且一会儿吴越一要当着这么多人的方式被灌菊花吗?

    那,那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谁帮他灌?

    所以,笑点很低的刘老三,终于是忍不住笑意,笑了出来。

    “扑哧!”

    他这一笑,顿时刘宇和,郑晓亮,吴丽君,刘晓燕等人也都是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这实在是太搞笑了。

    菊花?

    吴越一的菊花……

    众人也是终于懂了为什么之前褚御风支支吾吾不敢说出解药服用的方式,这种方式说出去,岂不是让吴越一丢脸吗?

    不过这也是褚御风自找的,如果他不在弩箭上涂上这种奇怪的毒药,他也不会如此倒霉,所以怪还得怪他。

    当然,任谁也不会怀疑到这是林安搞的鬼,此刻的林安听到了褚御风那奇葩的解毒方式,也是忍俊不禁,他随意的笑了笑,目光转向吴越一。

    此刻的吴越一,看不到脸上有任何表情,因为他那张脸已经看不出任何表情了。可是,林安和所有人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这时的吴越一像是一个压抑着无尽怒火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没有人说话,只有林安他们一群懂行的岛民笑着,一些华山仙门的弟子虽然也想要笑,可在南伯和吴越一的yín威逼迫之下,自然不敢笑。

    自然,菊花这种花只是少数人知道,普通的士兵并不懂这是什么含义,可听到刘老三他们的笑声,他们好像也隐隐猜测到菊花好像是一个隐秘的部位。

    而此刻的吴越一心情又如何呢?

    简而言之,能够有什么心情?

    现在的吴越一听着刘老三等人的笑声,真是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些人,恨不得把这些幸灾乐祸的家伙都送回悬浮岛!

    当然。他更加恨的是褚御风这个混蛋!

    他的拳头甚至已经紧握,如果不是被宁若水的剑还架在脖子上,他早就冲过去一下子干掉该死的褚御风了!

    吴越一算是知道了,无论如何,他的一世英名已经毁了。

    他不知道这件丢脸的事情如果传回悬浮岛,悬浮岛的各大门派会怎么笑他,他现在只是知道,这毒,究竟要解不解下去?

    这个人,他丢得起吗?

    特别是有六大派第一美女之称的宁若水在身边,他这样一个大男子,一定要在这个美女的监督之下,被别人灌菊花吗?

    吴越一不由得转头瞥宁若水,还好,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宁若水的那双眼眸依旧古井无波,像是根本不知道菊花是什么花一样。

    不过,是真的不知道吗?

    悬浮岛是一个邪恶的天堂,吴越一不相信宁若水不知道这种邪恶的花,不过现在,姑且就相信宁若水这个美女,不相信有这个花吧!

    吴越一没有选择,只能够这样自欺欺人。

    可是,这样自我安慰之后,吴越一又转头,狭小的眼缝让他看到了南伯。

    这下该怎么办?

    解毒吗?

    如果不解毒,他吴越一可能就提前回到悬浮岛了。这样憋屈的回到悬浮岛吗?

    他能够接受吗?

    可是不解的话,那怎么办?

    “唔!”

    正在吴越一努力想要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毒方式的时候,脸上的毒素好像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又是猛的一胀,好似有一群老鼠冲向身体各部一样,体内那本来不多的真气被毒素这样一压,又使得吴越一双手不由得一抓,强大的力道甚至直接在马车的木门上留下手印。

    毒素又爆发了!

    吴越一已经感觉自己的思维已经开始受到影响了!

    靠!

    真的要用那一种屈辱的方式解毒吗?

    吴越一强提最后一口真气,又是努力的压制住了体内的剧毒。

    此刻林安他们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他们好像都想要看看吴越一怎么抉择,当然,林安他们都知道,吴越一肯定是不愿意就那么憋屈的死掉,而且,如果吴越一死掉的话,那他们接下来的计划该怎么办?

    岂不是白费了?

    所以吴越一不能够死,这是林安他们不能够允许发生的。

    可是,被林安他们那么多目光注视,吴越一却是心头憋屈又羞恼,同时又无可奈何。

    怎么办?

    不过,正在这个吴越一正在思考如何办的时候,他旁边的宁若水却是忽然手一横,快速的向他的脖子砍去。

    砰!

    一时不察,吴越一硬生生的承受了她这一下,吴越一的绝大多数的内力正在努力抗衡着毒素,哪儿想到背后的宁若水会忽然偷袭,所以中了宁若水这一下后,他立即转头,肿得都要看不见眼睛的眼睛里面透出震惊。

    他怎么也想不到宁若水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宁若水要对他干什么?

    不过宁若水没有时间给他解释了,他只能够带着深深的疑惑,眼睛一闭,彻底瘫倒在马车上。

    “住手,你对大师兄做了什么?”

    宁若水从出手到吴越一倒下的时间也不够寥寥几秒,看到吴越一竟然倒下了,顿时被吴越一压制的噤若寒蝉的华山仙门弟子又是像被踩到了猫尾巴的野猫,又是一个个大声咆哮出来了。

    只是宁若水根本懒的理会这些人,看都不看这些弟子一眼。

    卢川这个时候在林安的控制之下悄然上前:“你们最好闭嘴,我们可没有伤害你们的大师兄,现在我们给你们一个机会,最好趁着你们大师兄昏迷的时候,派一个人来给你们的大师兄用药,否则他死在你们手中的毒可不关我们的事情!”

    卢川这一句吼下去,刚刚还叫嚣的很厉害的华山弟子一下子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顿时发不出话了。

    是啊,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的错误,林安他们根本没有对他们大师兄做什么,现在他们的大师兄可是中了他们自己的毒。所以卢川的话刚刚落下,那些华山仙门的弟子的目光一下子转移到了褚御风身上。

    毒可是褚御风下的,现在自然是他去解。

    而且,要是吴越一大师兄彻底好过来,知道是谁弄了他的菊花,那谁可能又要倒霉了,没有谁敢碰一下吴越一这头老虎的屁股,他们深知老虎屁股摸不得,现在只有把老虎惹怒的褚御风出手才可能平息老虎的怒火了。

    南伯那浑浊的目光,此刻也投向还在装作惨叫滚地的褚御风身上。

    毫无疑问,此刻最适合给吴越一解毒的,唯有褚御风了。

    由此,本来又被众人遗忘的褚御风,又回到了众人的视线,而且装得惨叫的褚御风很快的也发现了不对。

    他再次被注视了。

    可是他也知道厉害,知道自己已经惹得吴越一不爽了,若是自己再去动了大师兄的菊花的话,恐怕自己就别想要在悬浮岛上混了。

    所以,褚御风只得硬着头皮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慢慢痛苦的挣扎着,并且声音慢慢小下去,企图蒙混过关。

    当然,身体虽然痛,可是他这个岛民还是能够忍受的,这个褚御风很清楚,所以他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不中自己最毒的毒药一下子毒死自己算了,自己死了好歹也能够安然回到悬浮岛。

    现在这不死不活的样子,能干什么事情?

    不过没有办法了,事到如今,装不下去也要装了。

    可是,他那点伎俩,怎会逃得过南伯的眼睛,南伯立即发出一声冷哼:“你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南伯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淡淡的甚至没有任何起伏,本来就是一句平淡的话语,可听在褚御风的耳朵里面,无异于惊雷。

    这下褚御风自然不太好装下去了,他随便哼哼了几下,便硬着头皮站起身来。

    “南伯,我,我不是装……我……”

    “不要说那些有用没用的,你做出的事情,现在该你去解决了!”南伯根本没有耐心听褚御风的解释,手立即指向吴越一。

    褚御风抬头,视线穿过重重人影,看到了猪头般的吴越一。

    “这……”

    他咬牙,想到自己即将要面对少主的菊花,身体也是一阵发麻。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得选择吗?

    他忽然看到了自己已经被腐蚀的只剩下骨头的右手,顿时他眼睛一亮,连忙举起右手:“南伯,我,我的手坏了,可能,可能——呃,好,好吧——”他没有说下去,因为南伯的眼神当中已经出现了恼怒。

    没办法,他只能够低头向吴越一这边走去。

    沿途的普通士兵都很有默契的给这位仁兄让开了道路,并且同时尘飞扬刘老三等人也把同情的目光投向褚御风。

    他们都为褚御风默哀着,当然,他们同样也对褚御风接下来的遭遇感觉到好奇而又恶心着。

    说句实话,接下来的一幕,应该是很恶心的,光是想想两个男人,一个男人用瓶瓶罐罐——呃,还是不要想了。

    那种场面,没有人愿意想,可是主人公却是华山仙门的吴越一,画面虽然可能有些恶心,可这种场面并不是很容易就看到的,所以其他门派的弟子都很兴奋好奇。

    褚御风就在这种目光之下,渐渐的行进到了吴越一的这边。

    宁若水早就默无声息的退到了一旁,而褚御风抬头看了看,他发现,这次如果能够把大师兄救回去的话,是不是能够将功抵过?

    可是他刚刚有这个想法却是被林安他们识破了,宁若水虽然走了,可是林安,刘宇和等男子却走了过来,几个男xìng岛民围城一个圈,并且林安还在褚御风没有接近吴越一之前,特意的走到褚御风的面前说道:“在你给你师兄治疗之前,我们有必要对你做一点点限制!”

    说着,林安也不管褚御风同不同意,双手快速伸出一下子在褚御风胸口几处大穴点了几下。褚御风一下子就被限制了体内内力的流动。

    为了以防意外,林安他不得不做这一点防范。

    褚御风刚刚还想趁机救出吴越一,可哪儿想到林安就做出了防范,顿时他有些愤怒,可他看到前边的吴越一身体已经开始浮肿,并且再次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他连忙就是一惊。

    大师兄可不要不行了啊!

    他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迅速把吴越一拉到了马车当中。

    而这里也幸好有一辆马车,不至于吴越一的菊花被众人欣赏到。

    看着那家伙总算是老老实实的为吴越一治疗了,林安和南伯等人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各个人猜测到马车里面的恶心场面都会有种不爽的感觉,可事情总算是得到了相对圆满的解决,不是吗?

    “喂,你说那褚御风会不会看到吴越一那鲜嫩的菊花忍不住sè心大起自己先品尝一番啊?”

    马车被遮蔽,刘宇和等人也失去了观看这种基情满天飞的场面,可是刘宇和却是不忘向身边的郑晓亮说出他那恶心的猜测。

    “靠,你他.娘.的有你这么龌龊的人么!”

    郑晓亮本来没有想到这种场面,可经过刘宇和这恶心的家伙一提醒,顿时就忍不住厌恶的迅速远离刘宇和。

    刘宇和不以为意,只是嘿嘿的jiān笑。

    然后在这个时候,忽然马车里传来一声:“啊”的尖叫。

    顿时,刘宇和来了兴致忽然大叫道:“看,我说什么,爆了,爆了啊啊……哈哈哈……这是一个大大的新闻啊啊,哇咔咔……”

    ……

    林安没有管刘宇和此刻的大呼小叫,看到褚御风总算是认命的给吴越一治疗,并且貌似马车里面也传来了治疗效果的动静,他没有再去理会吴越一这讨厌的家伙。

    这次算是给了吴越一一定的教训,这个教训虽然也出乎林安的意料之外,但这只是林安小小的一个恶作剧而已。

    他的注意力没有注视吴越一后,却是忽然看向之前发出一声惨叫的远方。

    之前吴越一和褚御风对峙的时候,远方可是传来一声惨叫和兵器交接的声音,那一声可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天骄战纪
斗战狂潮
至尊剑皇
我是仙凡
混沌剑神
大道争锋
武炼巅峰
秦吏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