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零四章 雪山之巅

    旁边的小贩听小玲说玉钗的玉质不纯,式样也不好看,当下立即急了,将玉钗拿起。“姑娘,不是的吧,你看仔细一点,这玉色多纯,这手工多精巧啊。”其说着,还不停的拭擦这手中的玉钗,向面前两人展示那玉钗圆润的玉色。

    小玲微微一笑,冲着那小贩略略欠身。“谢谢,我不喜欢这玉钗,我们不要了。”

    听小玲说不要了,小贩先是一愣,随后还不死心,急急说到:“姑娘,我看你看了那么久,应该是很喜欢这玉钗,这样吧,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顾客,我给你算便宜点吧。”

    这时,旁边那少年,也从小玲不时看向玉钗的不舍眼神中看出了些什么,当下开口向小贩问到:“小哥,这玉钗多少钱?”

    听少年这么一说,小贩知道有戏,眼中立时一亮,沉吟了一下,枯瘦的右手一抬,伸出两根指头。“两钱一分银子。”

    听的小贩的报价,少年立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钱包,脸上露出难色,随后眼中又射出坚定的光芒,沉吟了一下,才说到:“小哥可不可以便宜点。”

    “对不起,我们不要。”旁边的小玲见少年有买的意思,立即一拉少年的手,想将其拉走。

    谁知那少年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凭小玲怎么拉,他也不曾移动分毫,反而用乞求的语气向那小贩问到:“兄台,能便宜些吗?”

    “你……”小玲身材娇小,气力不佳,拉了几次都没拉动少年,反而见少年用那种语气和小贩讲价,不由一急,一甩袖子,径自向着一旁走去。

    那少年却像铁了心一样,也不理会生气离开的小玲,继续和小贩砍起价来。

    小玲走出两步,见少年没有跟上来,而是站在那里继续和小贩讲价,不由生气的跺了跺脚,眼中涌出莹莹泪花。

    终于,在少年的一番努力之下,那小贩最终被打动,降了一分银子。少年也拿出钱袋,仔细的数了两钱银子给小贩,然后拿着玉钗兴高采烈的向着小玲走去。

    看着少年那高兴的样子,小玲不仅又气又急。“那银子是你在书院的饮食费用,你买了玉钗,你怎么办。”

    小玲越说越急,不由伸手向着少年拿着玉钗的手拍去。

    少年还在高兴中,没注意到小玲这一动作。

    “啪~~~”的一声,玉钗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三节。

    少年和小玲立即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过得好一会,少年才回过神来,脸色苍白,颤抖着双手急急蹲下,慌张的捡着那断掉了的玉钗,脸上却是惶恐无比。

    小玲见此一景,两颗晶莹的泪珠也从眼角无声的滑落,慢慢的蹲了下来。

    少年用颤抖的手,捧着那断成三节的玉钗,良久才慢慢的抬头,看着面前的小玲。“我只是想让你开心而已,我还有一钱银子,多吃些素食,也应该够我的用度了。”

    “我知道,你对我好。”小玲点了点头,眼中忍不住泪光莹莹,声音也有些颤。“可是你念书只吃素食却是不行啊,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就只要好好念书,我等你高中那一天,我的父母也不会反对我们的事了。”说着,还伸手将少年手中的断玉钗接过,像珍宝一样,小心的捧在手心。

    “唉,可惜断了。”少年叹了口气,伸出一只白净的手,轻轻替小玲拭擦这眼泪。

    小玲却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你只买了一支玉钗,而我得到了三支,我们不是应该开心吗?”说完,她又小心翼翼的将断玉钗放入怀中,然后将少年拉了起来。“走,我们回去吧。”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习昊却是微微的轻叹。

    “宗主,看来那年轻人和那少女感情应该很深,那少年也是读书人,我们要不要帮帮他,给他一些银两,让其安心念书。”一旁的杨凡一见习昊轻叹,不由开口说到。

    习昊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不用了,他们有他们的生活,路还是要靠他们自己来走,不是吗?”

    杨凡一先是一愣,随后也是颇有感触的点了点头,半天,才叹了口气。“唉~~~那少年也真够倒霉的,花了银子买了玉钗,只是想让那少女高兴而已,却没想到玉钗却摔断了。”

    习昊却是轻轻一笑。“是吗?那少女不开心吗?她刚才不也是说她得到了三只玉钗吗?”说完,其立即一转身,向着城中一座酒楼的方向走去。并朝杨凡一喊到:“走吧,我们去酒楼喝点酒去。”

    杨凡一愣了一愣,随后也跟着习昊向着酒楼走去。

    习昊和杨凡一就在酒楼的客房中呆了三天,每天下午他们都要来到酒楼大堂之中,吃些酒菜。习昊不选楼上清静的雅间,却专挑这嘈杂的大堂,这却让杨凡一疑惑不已。

    他却不知道,习昊之所以选择这喧闹的大堂,就是想听听这些喧闹的声音,看看那些普通人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普通人生活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很遥远,却又好像很亲近。

    三日之后,习昊通过司徒博文给自己的传讯珠知道各大宗门的人已经来到,当下不由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有些不舍的将整个大堂大量了一番,站了起来。“凡一,他们来了,我们走吧。”

    两人出得城来,立即飞身而起,远远的跟在各大宗门之人的后面。

    各大宗门众人来到云淼城郊外,只是扎了些帐篷,略作休息,随后既往梦凡雪山之上赶去。

    经过半天的时间,一座宏伟的宫殿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看着远处宏伟的宫殿,众人却是面色各异,并且众人的表情也是时刻变幻的,时而欣喜,时而担忧……

    宫殿近在眼前,司徒承天此时却是心中焦急,连续使用传讯珠向习昊了几次讯号,却未得到回应,眼看着释迦遗迹就将开启在即,也不知道习昊来了没有,……

    终于,其怀中的传讯珠一阵震动,司徒承天的心立即安稳了下来。对着旁边的司徒博文几兄弟点了点头。

    司徒博文几人,见到大哥这种表情,一颗高悬的心也立即放了下来。

    略一沉吟,司徒承天立即微微一笑,朝前迈出一步,朗声说到:“各位,我们已经来到这里了,释迦始祖的遗迹就在眼前,我们还是早些去将遗迹开启吧,然后各凭手段,等此间事情一了,大家也好早些回去准备应付五蕴天祭的事情。”说完,其人也是率先带头,抬步向着遗迹的方向走去。

    众人见司徒家族的人去了,也纷纷尾随其后,向着宫殿走去。

    近了,释迦遗迹的全貌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只见一座白色壮丽的宫殿矗立在雪山之巅。宫殿呈不规则八角形,屋顶为半球形,宫殿门口几根柱子上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给人一种古老沧桑的感觉。柱子的前面是一座巨大的五彩怪兽雕像。

    那是一种众人从未见过的怪兽,其外形像鹿,头上独角,全身有鳞甲,尾像牛尾。从其外部形状上看,集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于一身,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最奇怪的是那雕像身上却也是五彩斑斓,在场都是见识广博之人,却看不出那究竟是什么材料雕刻而成的。

    雕像昂向天,张着一张大嘴,像是要吞噬空中的什么东西,又好像是正在向空中吐气。

    众人看着眼前的宫殿只是被其宏伟所摄,还有被殿前那怪兽雕像吸引了些目光,其它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不过远处的习昊看到这白色的宫殿,心中却疑惑不已,这宫殿除了殿前的那怪兽雕像和颜色以外,外型上和无尘伦宫、魔道始祖遗迹、以及莫苍山的黑天遗迹都一般无二,一样的半球形屋顶,整个宫殿呈不规则八角形。

    并且让习昊更感到疑惑的却是,这么一座宫殿,矗立在这里,以前却没有人现,这有些不正常,难道这释迦遗迹也是和那无尘伦宫一样,平时深埋地底,一定时候才出现一次?

    想到这这里,习昊立即联想到无尘伦宫生的事情,立即暗自猜测,这次不会像上次一样忘凡之树早就被人取走了吧。

    想了良久,习昊也不能猜测出释迦遗迹开启之后,究竟会生什么事情,当下也不再去想。不过同时另一个疑问又浮上习昊心头,在场各大宗门之人,可能多数都没见过黑天遗迹的宫殿,但多数都应该见过无尘伦宫和魔道始祖的遗迹,这三地宫殿的外貌如此相似,怎么各大宗门的人没有一点猜疑?

    过得一会,习昊好像相通了什么似的,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暗自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暗想:“这些人心中也应该有疑惑,可五蕴天祭的日子越来越近,让他们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神话版三国
造化之王
万域之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牧神记
修罗武神
奶爸的文艺人生
七界武神
混沌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