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零二章 疑窦丛生

    梦依蓝早已经带回了释迦遗迹的消息,司徒博文此时提出此事,习昊两人并不感到惊讶,不过两人却也仍然做出讶异的样子,齐齐的看着司徒博文,静静等着他说下去。

    看着习昊两人的反应,司徒博文摸了摸颚下胡须,满意的轻笑点头,道:“前几天,沧溟派带回消息,说他们的弟子在婆舍国东方靠海的区域,现了传说中的释迦遗迹的踪迹,各大宗门外出查探的弟子纷纷赶往,以证实消息的确实。不过在赶往的途中,却又有弟子在婆舍国南边的沙漠中现了释迦遗迹的踪迹。”

    听到这里,习昊不由一愣,满脸疑惑的问到:“怎么会在相隔这么远的两处地方都出现遗迹的踪影?究竟哪里才是真的?”

    梦依蓝也是疑惑的看着司徒博文,静静的等着他回答。

    “唉~~~”司徒博文微微叹了一口气。“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两处都是真的。”

    “两处都是真的?怎么可能?”司徒博文此话一出,梦依蓝、习昊二人不由齐齐讶异出声。

    “是啊,确实有些不可能。”司徒博文点了点头,随后又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是,在两个地方都不止一个宗门的弟子现了遗迹的影像,而且影像出现的次数不止一次,现在各大宗门的人弟子都倾巢而出,赶往婆舍国这两处地方寻找遗迹的具体所在,不过由于遗迹的的具体所在还没确实,看守五色舍利的人却是还未有动作。”

    说到这里,司徒博文又从怀中拿出一颗白色的小珠子,往习昊面前一递,道:“现在消息还不确实,但时间紧迫,一旦消息确实,各大宗门可能就会立即赶往,我们怕到时候来不及通知先生,故此我这次来血欲宗是为先生送我司徒家的的传讯法器来了。只要一有消息,我们就会将传讯法器启动,到时候,如果万一赶不及通知先生,先生也可以根据这法器,追踪到我们的位置所在。”

    “哦,”习昊微微一笑,轻轻额。“司徒兄心思缜密,设想周到。”说着,他还将那白色珠子拿在手中,仔细的把玩起来。

    司徒博文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郝兄却是有所不知,我们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这传讯珠,本是我司徒家族弟子在危机之时用来求助的法器,他的感应距离也是有一定范围的,虽然说出信号的人修为越高,能接受到讯息的范围也越广,我们也让我家族中修为最高的大哥负责信号,不过其感应范围仍然是有限,到时候,只有看情况了。”

    说完之后,他又略一沉吟,继续说到:“现在不说这个了,来,郝兄,我将这珠子的使用方法向司徒兄介绍一下。”

    司徒博文生怕习昊记不住,一连为他解释了两遍,这才放心的笑了笑,喝了杯酒。“由于这忘凡之树实在是太过重要,故此我也太紧张了,让郝兄见笑了。”

    “呃~~~”习昊微微一侧头,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这也是人之常情,司徒兄就不要如此客气了。”说完,他又是两条眉毛微微往中间一凑。“司徒兄不是说有两件事情吗?这是一件,还有一件是什么?”

    被习昊这么一问,司徒博文脸上也露出了慎重之色,迟疑了一下,才慢慢说到:“第二件事情却是关于那暗魔殿四殿主的事情,各大宗门虽然心急释迦遗迹的消息,但同时也关注着那四殿主的消息,三天前,暗魔殿大殿主派来人,说他的心腹现噬魔结界之中,在最近几天,里面透露出了森森鬼气。”

    “森森鬼气?”梦依蓝和习昊一愣。“这么说来,那四殿主确实是舍弃了肉身在修炼鬼影无形了?”

    “唉~~~”司徒博文萧然一叹,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虽然早就猜测那四殿主应该是在修炼鬼影无形,但习昊、梦依蓝心中却总还有一丝幻想,如今消息一确实,却是让两人心中微微有些失落。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沉吟了一阵,习昊才开口说到:“那各大宗门准备怎么办?”

    “没办法。”司徒博文轻叹摇头,脸上也尽是担忧。“现在也只有希望在各大宗门的老祖宗恢复行动自由之前,他没凑够一千个冤魂,那样的话,可能还有一些办法可以对付他,不然就只有希望三大圣地的人出手了。”

    说完之后,司徒博文站了起来,对着习昊一拱手。“博文此来,主要是将这两个消息告知郝兄,现在消息已经传到,我还另有事情,这两天估计郝兄也会很忙,会有很多宗门的人前来向郝兄请求结盟,我这里也不打搅了。”其说完就欲离去。

    习昊也知道现在的形势,也不在多说无用之话,只是对着司徒博文一抱拳,将其送出血欲宗。

    “先生,你怎么看?”习昊一回凉亭坐下,梦依蓝立即对其问到。

    习昊轻轻的笑了笑。“我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三道始祖遗迹的事情,他们现在弄出两个虚影,主要是想让各大宗门的人心急寻找,再加上时间越来越紧,各大宗门的心理也会生变化,更加焦急,一旦释迦遗迹一出现,如果我们不插手的话,估计整个修行界的人,在此次战役中死伤会达到八成以上。”

    听习昊这么一说,梦依蓝脸色立即一变,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下,随后有点了点头。

    “唉~~~”习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担心的却不是这个,我是在想,我们如果插手此事,破坏了那幕后之人的好事,他们会不会出手对付我们。另外,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释迦遗迹出现之时,正好是四殿主度过虚弱期之时,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没有精力去寻找那四殿主了。”

    梦依蓝也低头想了一下。“不,对于四殿主的事情,先生却不用担心,他每吸收一个冤魂中的怨气,也需要一段时间来炼化的,他要凑足一千个冤魂,最少也得一年多的时间。我现在担心的却是先生说的第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又疑惑的继续说到:“还有,让我想不通的就是,以现在的情况看来,那背后黑手应该是实力强大无比的,按理说,那些地仙以下的修者死不死,对他们应该是没有什么妨碍的,他们为何会如此处心积虑的设计这奸计。”

    听梦依蓝如此一说,习昊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姑娘说的这点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过,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也只有随机应变了。现在最麻烦的还是那四殿主,原本我以为,只要郝连家族未灭,那四殿主就会倾尽全力的帮郝连家族应付五蕴天祭,不会有时间对付我们,我们反而可以因势利导,利用天祭对付他,没想到他却走上了这条路,现在他不能明着出面帮助郝连家族,必然会全心修炼,随后对付我们了。”

    说到这里,他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眉头一皱。“按理说,郝连家族的事情并没有传开,那四殿主应该不会这么做,退一步来说,就算他知道了真实情况,但郝连家族还有一位地仙,另外也有不少的弟子逃出,他应该不会如此做才对啊,我却是想不通他为何要如此做法。”

    “是啊,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梦依蓝点了点头。随后却是娥眉微颦,有些担忧的说到:“你看这件事情,会不会也和那幕后黑手有关。”

    听梦依蓝如此一说,习昊却是一震。低头沉思了起来。

    看着习昊担心的样子,想着如此许多的事情,都要面前之人来一肩承担,梦依蓝心中不由一丝伤感涌起。道:“不过先生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想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唉~~~~”习昊萧然一叹,仰头将杯中之酒喝下,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这些事情,我们也只有以后再查探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是应付好当下的事情。”

    接下来的十几天之中,各大宗门的人陆续上门前来请求结盟,司徒家族也装模作样的派人前来请求结盟。习昊和梦依蓝都亲自一一接待。

    不过,现在来的人中,却没有将习昊所要的东西准备齐全的门派,习昊和梦依蓝也一再申明,那些东西对血欲宗很重要,不能不齐备,并且,现在自己还要全力准备对付那四殿主,故此也就委婉的将各大宗门一一拒绝。

    各大宗门心中也明白,血欲宗这样的小门派,是不用担心五蕴天祭的,他们现在的主要敌人是暗魔殿的四殿主。众人被拒绝,也就想当然的认为,习昊两人所说的材料不够不过是推脱之词,实际上他们是不想再此时节外生枝了。

    不能结盟,众人心中难免遗憾,不过转念一想,这血欲宗不帮助任何宗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那也就是各大宗门都有了同等的机会,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请求联盟不成,也不再强求,纷纷赶回,安排抢夺忘凡之树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美食供应商
永恒国度
医武兵王
超品巫师
我是仙凡
我的贴身校花
武炼巅峰
逍遥梦路
我的1979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