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九零章 引神之决

    时间慢慢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习昊好像等待了千载万世一般。

    终于,那小虫又是一声尖利的长鸣,不过那鸣叫声中却带着浓浓的倦意。随后,连接在小虫和云团之间的光柱消失,小虫也懒懒的飞进项链之中。

    此时,云神力之池中,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耀,一颗黄豆大小、通体透明,玄玉色的小晶体,沿云团和元神力之池中间的光柱缓缓升起。

    当晶体升到云团所在的位置,习昊猛的感到心神一阵,那螺旋形云团却突然散去,白色光柱也瞬间消散于无形,只剩下那颗黄豆大小的玄玉色晶体,漂浮在半空之中,向周围辐散着阵阵清冷的光华。

    习昊心中陡然狂喜,修炼的这么久,自己的元神力终于达到了修炼引神决的最低要求,整理了下心情,其神识向元神力之池中看去,却现其中的液态元神之力和白色元神之晶,体积都减少了一半。

    再看向半空中着阵阵毫光的玄玉色晶体,习昊不由心生感慨,凝结这小小的一块元神玄晶,竟然耗费了自己近半的元神之力。

    沉默了良久,习昊的神识才退出识海,迫不及待的拿出巫族秘诀,开始研究其引神术来。

    “神?为何物?”

    看到这一开场白,习昊不由一愣,呆了一阵才继续往下看去。

    “这世界本没有神,所谓引神术,不过就是用元神之力,沟通天地之力,驾驭其为自己所用,而世人愚昧,以为巫族用元神之力引动天地之力是借用“天神之力”,故此我巫族也被称为神之使者,巫族之人也不想过多辩解,也将这驾驭天地力量之法,称为引神术。”

    看到此处,习昊不由哑然一笑,暗想原来这引神术的名字竟然是这么得来的。

    摇了摇头,将后面法决看了一边,习昊现,巫族引神术是全自己本身的元神之力,凭空引动天地之力,所需要的元神力自然比自己以体内元力为引,引动天地之力要大得多。故此对元神的要求也要高得多。

    但是反观巫族引动天地之力的手法,其精巧细致,威力之大,不由让习昊觉得自己以前借用天地力量的方法,只是幼童玩耍的手法。

    可习昊手法引用天地之力的手法虽然粗劣,但却也有可取之处,其利用本身元力为引的方法,使得对施术者本身元神的要求降低了不少。

    对比了下,巫族的引神术和道魔两门的攻击方法,习昊现巫族的引神术利用天地之力胜在宏大,威力不凡,而魔门主要是以情御意,以意御力,以增加术法威力,而道门却是切合自然、天道,用术法模拟自然规则,以达到将本身真元威力特性,挥到极致的目的。而佛门**,习昊却没有深层次的接触过,故并不是很了解。

    三种方法各有所长,但巫族专修元神,引神术借用的是天地之力,故此威力也更显宏大一些。

    略略比较了一番之后,习昊立即开始潜心研究起引神术来,准备先将其熟练,再和自己领悟的以本身元力为引的方法结合。

    仔细的一研究,习昊有现一个奇怪的问题,这引神术中有一式法决,他总是感到很熟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低着头默默的想了良久,习昊才猛然想起,自己学过的恒河大手印中有一印法叫做引神印,据侬依曼所说,这引神印已经很久没人能施展出来,恒河大手印的其它八式印法,都是由这一印法拆分转化而来的。

    此刻将这式引神印和巫族引神术一对照,却现这引神印原来是引神术中的一式法决而已,不过却也有了很多改变。

    这一现不由让习昊诧异莫名,心中也对侬依曼的出身之地和巫族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想了许久,习昊也不能想象出二者之间究竟是何关系,当下也只得,摇头放弃,开始潜心修炼引神决。

    由于修炼引神术需要实地试验,故此习昊也来到了血欲宗的禁地——血欲宗总坛之后,其始祖雕像所在的位置。

    今后一个月的时间里,血欲宗禁地之中,时而金光闪耀,时而红雾滔天,杀气泠然,雷声阵阵,不时还引起一阵地动山摇。

    开始一段时间,血欲宗的弟子还有些恐慌,可后来被大总管杨冲虚告知,是宗主在修炼神功,众弟子不但不再感到害怕,反而还觉得血欲宗有这样修为高深的宗主,是每个血欲宗弟子的幸事。

    因为血欲宗中还有梦依蓝等人存在,故此习昊在修炼之时,都将引动的天地灵气用五行转化的方法转化成了金杀之力,也没有引起梦依蓝和刹天的怀疑。

    不过却有一人站在远处,面向习昊修炼的方向,不时的低头苦思,那就是萨拉鲁马。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习昊已经将引神决中引动天地五行之力的法决基本掌握,只是还不太纯熟,只要稍假时日,则可以运用自如。

    不过引神决中除了引动天地五行之力的法决外,还有许多引动其它诸如诅咒之力、凶煞之力、纯净的杀气之力等等旁门力量的法决,对于这些法决,习昊却是还不得其门而入。

    这一日,习昊正在苦思引动诅咒之力攻击的法决,梦依蓝却突然来到。

    “呵呵~~~郝大宗主修为已经如此高绝,修炼还如此勤奋,血欲宗能有这样的宗主,实在是血欲宗的一大幸事啊。”一进来,梦依蓝立即笑吟吟的向习昊打趣。

    “唉~~~”习昊微微的叹了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别人不知,难道你梦姑娘还不知道吗?你就别取笑我了,说有什么事情吧。”

    梦依蓝这才神色一整,收起了调笑的面容,道:“司徒家族的司徒博文来了,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好消息。”

    “哦?难道他们这么快就将那些东西凑齐了?”听梦依蓝如此一说,习昊不由眉头一皱。

    “嗯。”梦依蓝点了点头。“我看应该是的,这些延泽千年的大宗门还真的是底蕴深厚啊。”

    “既然如此,那也应该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习昊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然后看着血欲宗总坛所在的方向,道:“走,我们去看看去。”

    梦依蓝在前面带路,两人很快来到了司徒博文所在的密室。

    “郝兄,这次半年不见,你又让我大吃一惊啊。”见习昊来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司徒博文,立即一脸喜色的迎了上来。

    “呵呵~~~”习昊呵呵一笑。“都半年了,司徒兄也不来坐坐,是我这血欲宗太过简陋,你司徒兄不愿来坐坐吧。”

    “呃~~~郝兄这是什么话。”司徒博文头一侧,脸上出现好像有些不悦的神态。“郝兄这么说,不是折杀我吗?”

    习昊微微一笑。“司徒兄,你我就别这么客气了,来,我们坐下来说。”

    “郝兄真是好谋算啊,暗中将暗魔殿四殿主的身份泄露开来,这样就算半年之后,天祭不至,郝连家族也有暗魔殿掣肘,不敢贸然对血欲宗动手,而你血欲宗却可以在夹缝中寻求机会。”三人刚一坐下,司徒博文立即开口说到,其说时脸上还有些莫测高深之态。

    “唉~~~”习昊微微一叹。“我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谁叫我血欲宗势薄力弱呢。对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司徒兄能帮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我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闲话吧。”

    听习昊这么一说,司徒博文立即一整神色。道:“还能有何事?还不是为了结盟的事?”

    司徒博文这么一说,习昊立即一皱眉头,像有些为难似的。“司徒兄,这~~~”说到这里他却略略的停了停,沉吟了一下,才继续说到:“是这样,我血欲宗现在非常需要些东西,这些东西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故此我才放出消息,为了这些东西,情愿做一次打手,你看~~~~”

    “郝兄这么说莫非是看不起我司徒博文了?”司徒博文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高兴了。“我也知道郝兄肯定是有为难之事,需要这些东西,故此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就将东西准备好了。”

    说着,他还从腰间取出一个精致的储物袋,往习昊面前一推。“郝兄点点看,看东西是否都齐全。”

    “呃~~~”习昊一顿。“司徒兄这就见外了,难道我还能不相信司徒兄吗?”

    旁边的梦依蓝也是呵呵一笑。“司徒家族延泽千年,底蕴深厚,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是珍惜之物,对司徒家族来说却是九牛一毛,当然不会不足份了。”

    “唉~~~”司徒博文却是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姑娘也是太高看我司徒家族了,为了获得郝兄的友谊,我们也是倾尽了全力了啊。”

    习昊点了点头。“司徒兄这份心意,郝某铭记在心,请司徒兄放心,你们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只要释迦遗迹一出现,我血欲宗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司徒家族夺取忘凡之树,还请一有释迦遗迹的消息,直接通知一声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万古神帝
永恒国度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超级神基因
凌天战尊
近身狂兵
史上最强店主
万古天帝
元尊
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