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八八章 暗魔内乱

    谢我?谢我什么?”见萨拉鲁马竟然对自己称谢,习昊不由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傻的看着对方。

    虽然对方脸上带着黑纱,习昊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他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好像笑了,只听对方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谢谢先生没有对我说谎,刚才先生心中应该有了很多种说法吧,鲁马谢谢先生没有将这些说法告诉我。”

    萨拉鲁马走后许久,习昊才回过神来,再看了看萨拉鲁马离去的方向,习昊摇了摇头,清醒了下头脑,抛开心中的杂念,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关上门,回到床上盘坐修炼起来。

    在梦依蓝的安排下,习昊回归,还收了一个地仙高手做随从的消息很快的传遍了修行界。

    整个修行界立时沸腾了。

    过得几日,血欲宗又传出消息,将和自己结盟条件说了出来。修行界再一次躁动了。一个地仙高手,一个半年前就极为接近天魔境界,进过半年的苦修又又极大精进的习昊,这两个人站在一起,以当下修行界中的状况,只要这血欲宗站在自己这一方,那忘凡之树几乎可以说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那无论半年之后情况怎样,自己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样的好事,又怎能让各大宗门不动心。可看到血欲宗开出的那张清单,各大宗门又不由皱起了眉头,对方这要价似乎也太高了些。看着血欲宗的要价,各大宗门受到杨凡一是地仙高手这一消息的启,也动过外出另外寻找散修地仙高手助阵的想法。

    可一时之间又哪里去找这样的地仙高手,并且就算找到了,要价也不一定会低。外出寻找,还不如就直接和血欲宗合作。

    各大宗门高层商议良久,还是纷纷派出使者前往血欲宗,想和血欲宗习昊商议一下看能否降低些价钱。

    各宗门的人来到血欲宗,却均未见到习昊,而被梦依蓝接待,安排住了下来,等各大宗门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了,才将众人聚集到了一起,由杨凡一出面告诉大家,习昊正在宗内修炼不便见客。也同时说明血欲宗要的东西,一点也不能少。

    在场一些横行惯了的修者,听到杨凡一蛮横的话语,不由心生不忿,不过杨凡一却适时的露了一手,镇住了在场众人,各大宗门之人见过杨凡一的修为之后,也明白了对方确实是一地仙境界的高手,当下也不再说话,纷纷告辞离去。

    其它宗门的人都走了,只有一身穿褐色衣衫的中年人流了下来。

    “你是那个门派的?怎么还不走啊?”见众人都走了,这人却不离开杨凡一不由眉头一皱。

    那人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朝杨凡一鞠了一躬,道:“晚辈暗魔殿的王召,另有事情想和郝宗主商谈。”

    “暗魔殿?暗魔殿的人还敢来到这里?”杨凡一闻言,两眼之中立即闪过一丝杀气,声音也极为冰冷。

    谁知,那王召见杨凡一生出杀意,却毫不惊慌,反而温文有礼的想杨凡一一躬身,道:“我想前辈误会了,我虽然是暗魔殿的,却并非四殿主的人,而是效忠于大殿主的。”

    “哦?”杨凡一一愣,正想说些什么,耳边却传来一道细若游丝的声音:“带他进来吧。”

    杨凡一看了王召一眼,“跟我来吧。”

    杨带着王召走到习昊、梦依蓝。刹天三人所在的凉亭,杨凡一将王召留在了外面,自己一个人先行进入凉亭之中,走到习昊面前,对其一躬身。道:“宗主,那王召我已经带来了。”

    “嗯。”习昊点了点头。“你下去吧,叫他过来。”

    王召进入凉亭之内,立即上前一步,朝习昊一拱手。“暗魔殿王召见过郝宗主。”

    “原来是王兄啊,请坐,请坐。”习昊立即起身,热情的招呼其坐下。

    “王兄应该是第一次来我血欲宗吧,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血欲宗的客卿太上长老,梦依蓝梦长老,这位是……”王召一坐定,习昊立即将旁边的梦依蓝和刹天向其介绍。

    “梦长老、刹天长老。”王召也一一和两人见礼。

    “王兄说另有要事和我商量,不知是何事?”寒暄完毕,习昊立即开门见山的向对方问到。

    听得对方问,王召却是故作高深,不慌不忙的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道:“不知郝宗主可知,血欲宗即将大祸临头。”

    旁边的刹天见对方故作高深的样子,心中就极为不舒服,又听到对方说血欲宗要大祸临头,心中更是不爽,不由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习昊见对方故意自抬身价的作势,心中却是不由冷笑一声。道:“哦?这么说来,王兄是来拯救我血欲宗的了?”说着,他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可惜我血欲宗小门小派,恐怕受不起暗魔殿这样的大恩,来人啊,送客~~~~”

    没想到,短短的两句话就搞成这样,王召瞬间也明白对方是一个软硬不吃,极难对付的主,当下降低姿态,慌忙的说到:“不~~~郝宗主别误会,我是来和宗主讨论一个对你我双方都有利的合作方式来的。”

    “哦”习昊轻轻应了一声,轻轻一挥手,将闻声上来的血欲宗弟子挥推,然后自顾自悠闲的喝茶,也并不做任何表示。

    王召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吞了口唾沫。道:“我想郝宗主也听说我们四殿主,不,那个暗魔殿的叛徒和郝连家族的关系了吧。”

    习昊眉头一皱,仰头望着屋顶,想了一下。“哦,想起来了,好像听说他和郝连家族那几个地仙高手是亲兄弟,这事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王召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后有叹了一口气,道:“说来也惭愧,我暗魔殿出了这等叛徒,我们竟然不知道,还是外界消息传出之后,大殿主才想起上届殿主曾经留下话,说若四殿主有异常,可以查看他留下的玉简,这才知道了那叛徒的身份。”

    “哦”习昊不置可否的应了声,然后脸上故意露出疑惑之色。道:“那这样的话,你们暗魔殿应该去清除叛徒才对啊,来我血欲宗做什么?”

    习昊这么一说,王召脸上立即出现些尴尬之色,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不错,我暗魔殿是应该铲除叛徒,可是宗主想想,那叛徒是郝连家族的人,并且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天魔后期,现在他是使用枯木禅不能移动分毫,半年之后,他回复自由之身,那时候,他必然和郝连家族的人联手对付宗主你,那不是对血欲宗大为不利?”

    “呵呵~~~”习昊还未开口,旁边的梦依蓝却是呵呵一笑。“这么说来,王先生此来,倒真的是为我血欲宗着想,按照先生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帮你们夺得忘凡之树,有了忘凡之树,你暗魔殿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半年后你暗魔殿的其他几位殿主也恢复了自由,他们就可以全力对付那四殿主,也解救了我血欲宗的一场危难,是不?”

    被人说中心事,王召不由尴尬的笑了笑。“梦长老果然兰质蕙心,难道梦长老认为这不是对我双方都有利的做法?”

    “哈哈~~~”习昊听完,却是放声的一笑。

    见习昊如此作态,王召不由一愣。“宗主为何笑?”

    习昊半天之后才停住笑声,摇了摇头,道:“我是在笑,你们大殿主好算计啊,如果你们得到了忘凡之树,半年之后,五蕴天祭降临,你们可以独善其身,各大宗门却在五蕴天祭之下损失惨重,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趁势一统修行界,就算还有三大圣地的势力干预,你们不敢一统修行界,但你们却已经是修行界的最大宗门,对其它宗门打压限制其展却是可以的,到时候,三大圣地之下,就是你暗魔殿独尊了。”

    说到这里,他又略略的停顿了一下。“可是这么大的好处摆在面前,你暗魔殿的大殿主却只想用些毫无实际的空话就想换取,难道不是太贪心了吗?”

    习昊的一番话,却是让王召心中惊出一身冷汗,在来此之前,他只认为习昊是一个隐世潜修之人,除了修为还可以之外,那懂得什么宗门管理之道,不过听习昊这一席话,却是让他开始正视其习昊来。

    只见他略一沉吟,开口说到:“郝宗主,这件事情确实对我暗魔殿助益甚大不假,但你血欲宗也免除了一场危机啊,并且若半年之后,五蕴天祭真的降临,我暗魔殿真的如先生所说那般,我暗魔殿也会全力扶持血欲宗的展,保证要不了多久,血欲宗就会成为修行界除了暗魔殿之外,最大的势力。”

    “危机?”听了王召的一番话,习昊却是双眉一挑。“我怎么没感觉到我血欲宗有什么危机呢?半年之后,就算那些地仙、天魔境界的高手都恢复了行动,他们也应该是全力应付五蕴天祭,怎么会还有工夫对付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天道图书馆
修罗武神
乾坤剑神
天醒之路
主神大道
元尊
真武世界
极品全能学生
万古天帝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