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八一章 天火炼躯

    习昊的自语虽轻,却清晰的传入了杨凡一耳中,其闻言,心中立即升起一股希望,朝习昊大叫到:“对啊,郝兄弟,你若饶我不死,我愿意做你的忠诚打手,一生绝不背叛。”

    习昊低头沉吟了一下,手一挥,那股正在灼烧杨凡一的紫炫天火立即收拢回到了其身下的火池之中。道:“好吧,你先誓吧,就说一生以习昊为主,对他的命令绝不违背,对其秘密绝对坚守,若有异心,愿受九九八十一天焚魂之苦。”

    听对方说,要自己奉习昊为主,杨凡一不由一愣,心中暗想这习昊是谁啊?不过转瞬之间,他又反应了过来,这郝念牟应该是一个假名,习昊才是对方的真名,故也不再去追究。开始思考自己当前面临的局面。

    下问心之誓,则代表一生不能违背,一生都将受习昊所掣,杨凡一思虑了一阵,此时反而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嗯~~~你还想再受天火焚烧吗?”见对方犹豫,习昊不由一皱眉头。

    杨凡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心中委实犹豫不决,说实话,他苦修近两千年才到了今日的境界,绝对不愿意就这么死去,可如果下问心之誓,那又会一生受制。

    考虑了良久,他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安慰:也罢,说不定,这郝念牟以后能称霸修行界,那自己也可以跟着威风八面。

    心中主意既定,他反而安定了下来,身上真元运转,逼出一口心血,从口中吐出,手上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对着天上成叩拜状,口中喃喃念叨:“我杨凡一,今日以心血为祭,向天道神器诚心叩拜,自今日起,我一生愿奉习昊为主,对他的命令绝不违背,对其秘密绝对坚守,若有异心,愿受九九八十一天焚魂之苦。”

    其祷告声刚一落,漂浮在其面前的心血立即缓缓升起,空中也突然一阵风云际会,形成一个诡异的漩涡,将那滴心血卷入空中消失不见。

    看了对方下问心之誓的整个过程,习昊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低头思考了良久,他也没有找出自己这种感觉的来源,也只得放弃,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杨凡一,考虑该如何安排这人。

    想了一阵,习昊心中觉得还是有些不稳妥,那钟文彦也过心魔之誓,最后还是被自己问出了秘密,现在这杨凡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若有人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以他贪生怕死的性格,他极有可能将自己的秘密泄露,考虑了良久,习昊忽然眼睛一亮,想起控神之术来。

    虽然这杨凡一的修为比自己高,自己只用控神之术是无法控制他的,但巫族秘法之中,还有一种献祭之术,若让这杨凡一献祭元神元婴对自己诚心叩拜,那自己就可以将献祭之术和控神之术结合在一起,对其种下心灵烙印,让其生不出反叛之心。

    计议既定,习昊也不犹豫,当下对杨凡一说到:“嗯~~~不错,现在,你将神识沉入元神,然后将元神融于元婴,遁体而出,朝我诚心叩拜。”

    听的习昊此等要求,杨凡一不由一愣,不明白习昊想要做什么,不过刚下问心之誓的他,可不想立即就应了誓言,当即按照习昊的指示,将神识沉入元神,然后将元神融于元婴,然后元婴遁体而出,在空中朝着习昊诚心叩拜起来。

    习昊此时也运转体内元力,元神之力也弥散开来,伸手一指,一道白色光华打入杨凡一元婴的眉心之间。

    杨凡一忽然感觉到心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好了,你元婴归体吧。”习昊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人,你有什么吩咐吗?”杨凡一元婴归体,立即低头对着习昊问到。

    习昊一皱眉头,似乎对主人这个称呼,感到不适,道:“你以后不要叫我主人,直接叫我宗主即可,还有,也不可提及习昊这个名字,都用郝念牟郝宗主这个称呼。现在你就到血欲宗去,找梦依蓝梦姑娘,就说我让你听从她的吩咐。”

    说完之后,他又低头想了一下,道:“另外,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认我为主的过程,对旁人就说,因为你想杀我夺宝,正好被我师母碰到,在你身上下了禁制,事后,我师母也不便再出手,那禁制就只有我能解了,因此你下问心之誓对我效忠,让我替你解开禁制。”

    “是,宗主,属下记得了,请问宗主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习昊摇了摇头,随后一挥衣袖。“你就先回血欲宗吧,我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在这里的事情,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至于是什么事你也不知道就行了。”

    “是,属下告退。”习昊一说完,杨凡一立即对着他躬身一礼,然后就要转身离去,刚起身却现,那股禁制自己的力量还在,当下也苦笑着往习昊看去。

    见杨凡一这等表情,习昊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只是将天火收回,并没有撤去禁锢对方的力量,心中也暗骂一声糊涂,随后衣袖一挥,将那股禁锢的力量撤去。

    感到身上一松,杨凡一立即又习昊行了一礼,然后飞身离去。

    看了看杨凡一远去的背影,习昊转身慢慢的走到火池之中坐了下来,无数的火焰在其身体周围跳动,却不能给他带来丝毫的伤害。

    坐了一阵,习昊开始喃喃自语起来。“牟依嘎,你知道吗?我恨这些火焰,是它们让你离开了我。”说到这里,其眼中色彩立即复杂起来,脸上也是时而悲伤、时而愤怒、时而又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也罢,就用这些火焰炼化我这这幅身躯,先让我这身躯在这里陪你,等我找到了亲人,看到他们平安,再为你报了仇,就来这里陪你吧。”

    说着,他一挥衣袖,火池中的天火立即疯狂的涌动起来,慢慢的汇集到了一起,其颜色也不停的变幻,慢慢的竟然变成透明的,远远看去,好像那里什么都没有,仔细一感觉,才能感觉到哪里有一团白色的火焰在跳动。

    看着那白色火焰的形成,习昊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储物袋取出放在一旁,正想踏入其中,却感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扭头向四周看了看,灿灿的摇了摇头,伸手朝空中的某个位置一指,周围立即又变成了山峰林立,绿草芊芊的样子。

    在幻境之下,习昊抬步走进那白色火焰之中,一开始,那些火焰仿佛是他的朋友似的,没有给他带来一点点伤害,知道习昊手中捏起一个奇怪的法决,那些火焰立即暴虐起来,疯狂的灼烧着起身体。

    他身上的肌肤也立即出阵阵嗤嗤的响声,原本金光流转的皮肤也瞬间变成了焦炭之色。不仅如此,那些白色火焰还疯狂的钻进其身体之中,疯狂的灼烧着起内腑骨骼。

    时间慢慢的流逝,身体之中阵阵剧痛传来,习昊也有些神智恍惚了,眼前飘扬着牟依嘎被天火灼烧之时,痛苦的表情,“牟依嘎,原来你走得这么痛苦。”神智恍惚的他不由喃喃自语。其一时也渐渐迷糊起来。身体和骨骼都在天火的灼烧之下慢慢消融。

    “嗡~~~”在习昊意识就将消散之时,其识海之中的那项链却突然一颤,一只灰色小虫从其中飞出,身上涌出一阵*白色的光芒。

    “对了,我还不能就这么死了。”习昊猛的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过来,然后神识紧守元神,细细的品味着天火灼烧身体的痛苦。

    出云国北方云罗国境内,一座光秃秃的高山之上。

    一座孤坟静静的躺在那里,一阵山风吹过,孤坟周围的几颗枯草立即随风摆动。坟边一满身黑色衣裙的妙龄女子的秀、衣裙也随风飘扬。

    她静静的看着那孤坟慢慢的在其旁边坐了下来,伸手轻轻的抚摸那冰冷的石碑,眼中尽是哀伤。

    一个枯瘦如柴,一身粗布黑色**,手拿一根拐杖的老妇,颤巍巍的向这边走来。

    “唉~~~梦瑶,你这孩子。”老妇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已经在这里呆了几个月来,你的孝心,**也知道了,跟我回去吧。”

    梦瑶转过头来,看了老妇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我说过,我要在这里呆三年,外婆,你先回去吧。”

    老妇走到石碑之前,伸出枯瘦的手掌,怜爱的摸了摸石碑。“雅兰,你看到了吗?你有一个好女儿。”

    说完之后,其眼中又闪过一道厉色。“你放心,你的仇恨,做娘的会为你了结的。”

    一旁的梦瑶听到老妇此言,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见梦瑶奇怪的表情,老妇又伸出手,怜爱的摸了摸梦瑶的头,满脸慈祥的看着她,道:“你有什么话想对外婆说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的1979
帝霸
天醒之路
无敌天下
我是至尊
乡村小神医
凌天战尊
美食供应商
纯阳武神
超级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