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三章 内缚印决

    一旁观察的杨凡一见此情形也是心神剧骇。“不可能啊,他明明没有天魔境界的实力,可这血欲宗的试炼神像又不会错的,怎么可能?只有到了天魔境界才可能让试炼之刃出紫光啊?”

    此时,广场中各大宗门之人也炸开了锅,开始议论纷纷。

    众人还在议论间,习昊却生了变化,其身上强大的气势忽然一滞,金红色雾气也消散于无形,那雕像手中的巨刀也慢慢暗淡了下来。

    “呼~~”众人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想:“原来他只是接触到了天魔境界的一点边沿,距离真正的天魔境界还差得很远。”

    转瞬之间,众人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现在习昊还未到达天魔境界,但以他的修为,在现在各大宗门等同地仙境界的修者都不能出手的情况之下,他已经算是无敌了,想到了这一层的众人也纷纷低着头,开始思考起来。

    在一旁观察的杨凡一心中暗自盘算。“我现在仙体还未稳固,只能挥十分之一的实力,而那郝念牟已经到达地魔境界的顶峰,我现在出手,虽然也能置他于死地,但可能却会受些伤害,伤点元气……”

    “唉~~~”盘算了许久,杨凡一默然的叹了口气。“也罢,这小子**古怪,现在有了郝连家族给的木属性灵物,就算没有那至宝,我多则两月,短则一月,就可以将仙体稳固,到时候再找这小子算账,那样才稳妥。”喃喃自语了一阵,他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去。

    其实杨凡一和各大宗门众人却都不知道,习昊的实力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强悍,他之所以会让雕像手中的巨刀产生如此异象,主要还是要归功于他在心魔界中的半年时光,半年的心魔界炼心,让他现在的心性修为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他已经能够较好的控制心中的暴戾之气和杀意,以之增加血欲宗**威力。再加上朱雀精血中所蕴含的暴戾之气也是猛烈雄厚,两者相加,才勉强让试炼之刃出现了一点淡淡的紫色。

    广场之中,议论的众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神色各异的看着雕像面前的习昊。

    习昊此时脸色有些苍白,双眼紧闭,心中却是杀意升腾,暴戾之气肆虐,随时有陷入疯狂之境的危险。

    猛然间,习昊睁开了眼,其双眼却是鲜艳的红色。

    众人见此一景,心中均是一咯噔,难道这郝念牟要陷入魔杀之境,失去理性?

    虽然已经散功,可习昊感到此时无边的暴戾之气和杀意还是疯狂的侵蚀着他,他的神智也渐渐迷糊。

    眼看其神智就要完全迷失,其脑海中却突然闪过许多画面,牟依嘎的笑容、父亲、母亲……心中升起一丝清凉,他不由打了一个激灵,神智慢慢恢复了清明,双眼之中的血红色也渐渐消去,回复成其常有的无神空洞状态。

    “血欲宗宗主接任仪式礼成。”旁边的杨冲虚见习昊已经恢复了正常,立即不失时机的喊到。

    “恭喜郝宗主,想来血欲宗在宗主的领导之下,必然能在修行界大放异彩。”广场中的众人立即回过神来,含笑对习昊称喜。

    习昊微微一笑,冲众人一抱拳。“各位客气了,谢谢各位高人赏光,现在接任仪式已经完毕了,还请各位到前面客厅喝杯水酒,大家再畅谈一番。”

    此间已经无事,众人在见识过习昊现在的实力之后,也意识到了五蕴天祭降临之前,血欲宗对整个修行界的影响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的多,都急欲于对方详谈,可在场人数众多,有些形式也不得不尊,他们也无奈的抬步向着血欲宗总坛房屋走去。

    只有暗魔殿的钟文彦面色阴沉,站在那里迟疑了一下,才跟着众人,抬步离开。

    酒宴之后,除了暗魔殿的钟文彦以外,各大宗门的人都未离去,尽皆留了下来,还纷纷求见于习昊。

    可习昊却推称,这几日准备接任仪式的事情有些劳累,并且起初在接任仪式之时,也是拼尽全力,此时需要调息一段时间,等晚一点再和大家叙谈,众人也是无奈,见不到习昊本人,大家也只好退而求其次,纷纷向着梦依蓝和刹天的住处走去,想先从二人口中探些口风。

    众人还在不断的赶往梦依蓝、刹天的住处,习昊却悄悄的出了血欲宗总坛,追踪先行离去的钟文彦。

    出了血欲宗以后,钟文彦心中焦急,立即向着暗魔殿所在的方向飞去,急于将今天所见到的情形告诉其主人,心急赶路的他却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的猎物。

    悄悄的跟着钟文彦飞行了一段距离,见离开血欲宗总坛已经够远了,在这里动手也不会惊动各大宗门的人,习昊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突兀的出现在了钟文彦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的习昊,钟文彦先是一愣,随后警戒的看着他。“你想做什么?”

    习昊微微一笑。“钟兄别误会,我见钟兄走得如此匆忙,所以赶上来问下是不是我血欲宗的弟子招呼不周,我回去好将那些弟子处置啊。”

    钟文彦眼珠一转,闻言,立即做出一副轻松状,傻傻的咧嘴一笑。“哦,原来是这样啊,看不出来你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嘛,对我暗魔殿也够尊敬的,我回去之后一定禀报殿主,让他多提拔提拔你。”

    习昊忽然笑了,好像笑得很开心的样子。“钟兄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你这和伪装之下啊。”

    “你说什么?”钟文彦双眼一眯,眼中射出一道冷厉的光芒。

    习昊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时间跟钟兄你装下去了,我的来意,以钟兄的精明也应该知道,钟兄是自封修为跟我回血欲宗,还是要郝某动手呢?”

    “郝念牟,你也太猖狂了吧。”听习昊如此一说,若是一般脾气暴躁点的人,早就勃然大怒了,可钟文彦却是面无表情,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哪有一点莽撞匹夫的样子。

    习昊淡淡的瞟过对方一眼。“看钟兄的样子,是想指教下郝某的修为了。”

    “哼~~~”钟文彦鼻中出一声冷哼。“郝念牟,你这么做难道不怕暗魔殿出手对付你吗?你现在和郝连家族誓不两立,再和暗魔殿结下大仇,似乎有些不智吧。”

    “唉~~~”习昊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想现在就正面和暗魔殿为敌,可是就算我现在不对你出手,以暗魔殿和郝连家族的交情,你们能不对付我吗?反正都是要对付我了,还不如先在钟兄身上收点利息。”

    听习昊这么一说,钟文彦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是无法善了,当下也不犹豫,身上一股黑雾涌起,将自己全身护住,同时一个黑的短剑飞起,出一层薄薄的光幕将自己罩在其中,其人也飞快的向着一边飞去。

    将钟文彦毫不犹豫的逃跑,习昊心中不由感叹这钟文彦的果决,感叹之余,他也一声冷哼。“哼,跑得了吗?”说着其也飞身跟了上去,同时一巨大的刀影出现在空中,向着对方飞快的袭去。

    眨眼之间,巨刀虚影已经追上了逃跑的钟文彦。

    “嘭~~~”一声巨响传来,钟文彦头顶的黑色短剑光华一声哀鸣,在空中摇晃了几下,降落下来,被钟文彦快的收入储物袋中,短剑出的黑色光幕也瞬间破裂。

    不过习昊出的巨刀虚影在破去那柄短剑之后,也消散于无形,未能突破钟文彦的护身黑雾。

    见对方举手投足之间,就破去了自己最得意的护身法宝,钟文彦知道自己今天是万难逃脱了,当下一咬牙,立即停了下来,冲着习昊喊到:“郝念牟,你想抓我不就是想从我口中得到一些秘密吗?我就是神魂俱灭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刚一喊完,其身上立时气势大变,原本黑色的雾气尽然变成了朵朵黑色的炎火,附着在其身体表面,向周围散着阵阵幽冷之气,显得格外诡异。他竟然开始将自己的元婴和身体燃烧起来。

    习昊一愣,万万没想到这钟文彦会如此刚烈,竟然会**,看着身上气势越来越高涨的钟文彦,习昊心中一阵焦急,以他现在的修为,使用常规的**,断断是无法强行将对方自燃的过程打断的,不过如果使用诅咒之术,倒是可以阻止对方,可使用了这种方法,他又担心在审问这钟文彦之时,他将自己捉住他的过程泄露了出来,被那来历神秘的梦依蓝看出些端倪。

    正在他准备不顾一切的使用诅咒之术来阻止对方的时候,其脑海中却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想起恒河大手印中有一式印法叫做“内缚印”,这种印法主要的作用就是将人禁制,如果血欲宗的血杀之力和金杀之力按照内缚印的方式运转,这钟文彦应该是无法看出不对的。

    心中念头急转,习昊立即决定先用内缚印试一下,如果不能将对方制住,那自己再使用诅咒之术,大不了不带他回去,就在血欲宗外审问之后,在将其杀了。

    习昊猛吸一口气,体内元力运转,同时元神之力也立即散出来,一片金红色的云团立即出现在半空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近身狂兵
圣墟
永恒国度
白袍总管
神藏
龙血武帝
凌天战尊
我的1979
放开那个女巫
一号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