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零章 暗魔来人

    司徒博文一笑,却让一旁的习昊愣住。“司徒兄,为何笑?小弟的想法有何不妥之处?”

    司徒博文微微的摇了摇头,“看来应该是你师母他老人家想让你自己多历练历练,所以很多事情都没告诉你,故此郝兄才不知道。”

    “哦?究竟是何事?”习昊一脸的诧异。

    司徒博文轻轻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这才一本正经的说到:“郝兄犯了三个错误,其一就是郝连家族不止一个地仙境界的高手,而是有三个,暗魔殿的四位殿主也都是地魔境界以上的高人,并且暗魔殿另外还有两个地魔境界的高手。只不过平时抛头露面的就只是一个作为代表而已。”

    “其二就是郝兄也太小看五蕴天祭了,如果郝连家族没有得到可以免除天祭之祸的物件,而这一届的五蕴天祭传承之人又和上届一样,还是那么心狠手辣势必要将人灭门的话,就算郝连家族和暗魔殿联合在一起,也势必难逃灭门之祸。”

    听司徒博文如此一说,习昊却是大吃一惊,同时心情也更加沉重起来。连忙说道:“那郝某的第三个错误又是……?”

    司徒博文微微一笑,“郝兄的第三个错误就是错估了你师母他老人家的修为,若郝兄是呆在她老人家身边,别说郝连家族和暗魔殿的九个等同地仙境界的高手不敢把你怎么样,就算再来九个,也不敢放肆,不过,这也是仅限于你在她老人家身边的时候,如果郝兄不在她老人家身边,郝连家族和暗魔殿的人却是没有顾忌的。”

    习昊心中先是一惊,心中暗自蓝寒烟的来历,随后又是一阵疑惑。“按照司徒兄的说法,师母她老人家的修为应该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完全可以将郝连家族和暗魔殿覆灭,难道他们在师母不在的时候对付我,就不怕师母一怒之下,将他们灭门吗?”

    “呃~~~”司徒博文略一沉吟。“至于这个嘛,却关系到修行界的一些秘密,郝兄再次见到你师母之时,可以向她老人家询问,我却是不好详细叙说了,还请郝兄见谅。”

    习昊微微一笑。“司徒兄客气了,既然牵涉到秘密,司徒兄不好明说,郝某当然是不会再问了,我还要谢谢司徒兄告知如此许多呢,来,不说这个了,我们喝茶。”

    两人也开始了不着边际的闲聊起来,习昊脑海中却始终回转着司徒博文的话,将其每一个字都仔细的回味分析了一下。

    “对了,司徒兄,郝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闲聊了一阵,盘算了许久的习昊终于开口向司徒博文问到。

    司徒博文一抬手。“郝兄何须如此客气,有话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你看,现在我也接手这血欲宗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并且我也不想在师母她老人家的羽翼之下躲一辈子,故此我还是要进行我的计划,为了以后的行动,我想请教一些关于五蕴天祭的事情,不知司徒兄可否告知。”

    司徒博文略一皱眉。道:“这五蕴天祭的事情,我也是所知不多,这样吧,我将我所知道的都告诉郝兄,希望能对郝兄有所帮助。”

    说着,他停顿了下,理了理思路,道:“这五蕴天祭是每三千年降临一次,实施五蕴天祭之人都自称来自曼荼罗之地,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实施这五蕴天祭、还有这五蕴天祭究竟有何意义,却没有人知道。根据典籍记载,起初这五蕴天祭只是针对少数地仙境界以上的高手,后来展到连各宗门修为稍高的弟子也要对付,上一届的五蕴天祭实施之人更是变本加厉,动辄将人灭门。”

    “哦?”习昊一皱眉头。“那这五蕴天祭实施之人是何来历?他们这么猖狂的和整个修行界为敌,难道就不怕整个修行界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吗?”

    听习昊这么一说,司徒博文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郝兄却是有所不知,这五蕴天祭实施之人,只有一人,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各大宗门祖上都传下了规矩,别人在受到五蕴天祭的时候,不得出手帮忙,所以也各派地仙高手也是自扫门前雪,后来天祭却是越来越残酷,修行界的各门各派也曾不顾祖训,联合起来对付过那天祭实施之人,可是大家现,原来合整个修行界之力,也奈何不了那一人。”

    说到这里,司徒博文脸上出现些许失落和自嘲。“枉我们这些修行之人,被世俗之人称为神仙之流,可是……唉……”

    听到这里习昊心中的震骇却是无以复加,半天无语。

    良久,那司徒博文才感慨中回过神来,有些萧然的向习昊笑了笑。“不好意思,老夫有些感慨,扯远了,让郝兄见笑了。”

    “司徒兄客气了。”习昊微微一笑。

    司徒博文也是又轻轻的一叹,继续说到:“说起这天祭的实施之人,来历也是十分神秘,通常在天祭降临之前十年,就会在修行界出现,起初也只是一个无不足道的小人物,可一旦天祭之期来临,那人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世可莫敌的高手,几年之前,老祖宗们就杀了一个疑似这次天祭的传承之人。”

    习昊当然知道司徒博文口中所说的那人是谁,其心中立即想起牟依嘎的香消魂散,眼中立时闪过一道红芒,杀意与暴戾之气开始在心中汹涌泛滥。幸好其心底深处还保有一丝清明,他强行将杀意按下,面不改色的向司徒博文问到:“既然已经将那传承之人杀了,为何各大宗门还要如此紧张?”

    “唉~~~”司徒博文脸上尽是无限唏嘘。道:“郝兄却是有所不知,老祖们虽然将那人杀了,可他们心中也拿不准那人是否真的就是这届的传承之人,只有五成的把握,故此还是要小心准备啊。”

    说到此处,他抬头向习昊看了看,却现其脸色有些不正常,还以为他是担心天祭降临血欲宗,当下笑道:“郝兄可以放心,五蕴天祭虽然厉害,可却只是针对一些大型宗派,所以好多小宗派,以及没落了的宗派,连有天祭这回事都不清楚。故此……”

    “禀宗主,暗魔殿的人来了。”司徒博文话还没说完,杨冲虚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对习昊禀报到。

    习昊一皱眉头。“哦,来了就来了,没看到我正和司徒兄聊天吗?”

    被习昊这么一说,杨冲虚立即惶恐的半跪在地。

    司徒博文略一沉吟。道:“郝兄,我想应该是有什么异常,他才如此急迫吧。”

    习昊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起来吧,说说什么情况。”

    “谢宗主”杨冲虚如蒙大赦的站了起来。道:“暗魔殿的使者,来到了大殿之上,就大肆叫嚣,好像极为不满的样子。”

    “哦?”习昊双眉一拧,眼中露出一丝煞气。“来者何人?”

    “禀宗主,来人自称钟文彦。”

    “钟文彦?”习昊眉头一皱,眼睛转向司徒博文,道:“司徒兄,可知道这钟文彦在暗魔殿中是何身份?”

    司徒博文皱眉低头想了一阵,才抬起头来。道:“这钟文彦是暗魔殿中一个合体后期的高手,极得四殿主的信任,上次心欲尘殿一行也有他在内。”

    “哦,看来是郝连家族不方便出面,暗魔殿的四殿主帮忙捣乱来了。”习昊嘴角浮出一丝笑意。“不过,我却没想到这暗魔殿的四殿主却是如此心智简单之辈,空有一身好修为,迟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司徒博文摇了摇头。道:“郝兄不可大意,这四殿主绝非简单之辈,我想这次应该是骄狂惯了的钟文彦,邀宠心切,自作主张罢了。”

    习昊点了点头。“多谢司徒兄提醒,是郝某大意了,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

    “呵呵~~~”司徒博文呵呵一笑。“反正也闲来无事,出去看看郝兄如何逗弄这莽夫也好。”

    两人同时畅快的一笑,抬步向外走去。

    “郝念牟呢?为何还不出来,血欲宗隶属我四魔殿,是谁同意他出任这宗主之位的?”习昊两人走到血欲宗大殿之中,却见大殿周围已经围了不少各大宗门的使者。正中央一个身材魁梧,一身紫色锦袍的中年大汉,正趾高气扬的向血欲宗的弟子叱喝着。

    习昊满脸堆笑的走上前去。“这不是暗魔殿四殿主面前的大红人,钟文彦钟兄吗?何人惹你如此生气,待郝某为你教训他。”说着,他头一扭,转头看着那些接待的血欲宗弟子,眼中射出两道冷芒。“你们是如何惹钟兄生气了?”

    那群弟子立即跪伏在地,身体瑟瑟抖,却说不出话来。

    钟文彦瞟了习昊一眼。大咧咧的道:“郝念牟,你不用拿他们当挡箭牌,不关他们的事,我且问你,是谁让你出任这血欲宗宗主之位的?”

    习昊脸上立即现出惶恐之色。“这个……郝某身为魔门中人,王天接掌血欲宗以来,血欲宗日渐式微,在下不忍看血欲宗就这么衰落,这才舍下了过去的清闲生活,不辞辛劳接掌这血欲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剑来
都市超级医圣
大王饶命
永夜君王
带着仓库到大明
近身狂兵
重生完美时代
校花的贴身高手
都市奇门医圣
七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