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九章 司徒来使

    一日之后,还有一天就是举行习昊接任血欲宗宗主之位仪式的日子,各大宗门的人陆陆续续的相继赶来,习昊也从寝宫之中走了出来,接见各大宗门的使者。

    血欲宗的人,原本以为各大宗门虽然看重习昊三人,最多也就只派出副掌门或者掌门一类,有着虚名但修为却不是甚高的后辈弟子来到,没想到来的却都是合体期以上的一些长辈高人,这却让那些和某些势力有着联系的血欲宗弟子心中打起鼓来。

    习昊却是安之如常,一一应付着,和来到的使者一番闲聊之后,即招来门下弟子安排使者休息。

    此时,习昊正坐在一凉亭之中悠闲的喝着茶,可其心中却不像他表面上那么平静,正暗自回想着来到之人的态度,分析该如何应对。

    “禀宗主,司徒家族使者到。”一身红衣的血欲宗弟子急忙走了进来,半跪在习昊面前,向其禀告。

    “哦”听到司徒家族的人来了,习昊却是微微一动容。“他们来的是那位使者?”

    “禀宗主,来的是司徒博文老前辈。”

    习昊微微一笑,心中暗叹这司徒家族还真是知人善用,他们应该知道自己和这司徒博文关系较好,此番派他前来,效果当然是最好了,并且这示好之意也溢于言表了。

    “好,等我亲自出去相迎。”说着,习昊立即起身,向外走去。

    “司徒兄,好久不见了,近日可好。”远远的看着司徒博文向自己这边走来,习昊立即热情的打起招呼。

    司徒博文也是满脸含笑,对着习昊一拱手。“托福,托福,真想不到,自青鸾山一别,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郝兄已经是宗主之尊了。”

    习昊脸色一沉,故意做出不悦之状。“司徒兄这么说,是否在说我郝念牟没出息啊,血欲宗这样一个小宗派也看得上眼?”

    司徒博文哈哈一笑。“哪里,哪里,博文失言,博文失言。”

    两人走到凉亭之上,坐下闲聊了一阵。司徒博文,忽然面色一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向左右的血欲宗弟子看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习昊见状,立即挥退左右。“司徒兄,有什么话要说。”

    司徒博文略一沉吟。道:“郝兄,你我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往也算有些交情,我也是直性之人,有些话说错了,还请不要见怪啊。”

    习昊一抬手。“司徒兄,想你我第一次在炙阳山见面之时,就一见如故,你我之间,就不用这么客套了,有话但说无妨。”

    听习昊这么说,司徒博文脸上露出些许笑意,轻轻一摸颚下胡须,也不再客气,慢慢说到:“想郝兄一向逍遥自在,博文实在想不通有什么理由,郝兄会来接掌这个没用的血欲宗,将自己置于风浪之中。”

    习昊脸上却是露出苦色。道:“司徒兄却是有所不知,郝某如此做也是逼不得已,但求保命而已啊。”

    “哦?”听习昊如此一说,司徒博文脸上立即露出诧异之色。“如今地仙境界高手都不能出手,还有人能威胁到郝兄你吗?再说就算有人能威胁到郝兄你,接掌这血欲宗也是于事无补啊。”

    “唉~~”习昊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司徒兄却是有所不知,郝某现在看起来是安如泰山,可是如果现在再不做准备,五蕴天祭一过,我极有可能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司徒博文却是大吃一惊。“郝兄此话怎讲?”

    习昊摇了摇头,话题一转。“司徒兄可知道郝连家族和暗魔殿的关系?”

    习昊这一转话题,却让司徒博文一愣。“我也知道郝连家族和暗魔殿有些来往,不过这和郝兄的生死有何关系啊?”

    “有些关系?”习昊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看他们可是关系匪浅啊,司徒兄可知道,上次心欲尘殿的**之剑之争,郝连家族明明没有任何希望得到,却还是派了两人前往?”

    司徒博文皱着眉头想了一阵。道:“我看,应该是这**之剑关系太大,他们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也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吧。”

    “司徒兄,你错了,他们不是没有觉得机会渺茫,而是觉得把握极大。”习昊轻轻一笑,微微摇了摇头。“郝连家族派出的人只是辅助,和带回**之剑而已,他们和暗魔殿的人早有勾结,以暗魔殿的人为主,郝连家族的从旁协助,得到**之剑后,由郝连德辉带回郝连家族。”

    听此秘闻,司徒博文却是大吃一惊。“郝兄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这是郝某亲耳从郝连德辉口中听来的。”习昊极其肯定的冲司徒博文点了点头。

    “那暗魔殿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司徒博文低头想了一阵,脸上还是一脸的狐疑,随后又摇了摇头。“这绝不可能,**之剑关系太大,暗魔殿绝对不可能冒自己被灭门的危险,将**之剑拱手相让。”

    “是啊”习昊点了点头。“郝某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事实却是如此,这更说明了暗魔殿与郝连家族关系很深啊,并且从郝连德辉的话中来推断,应该是暗魔殿的四殿主和郝连家族的关系最深,上次前往天罗的全是四殿主的心腹。”

    “四殿主,四殿主……”司徒博文喃喃念叨。半晌之后才向习昊说到:“这事情关系重大,我要立即将消息传回家中,等博文稍作布置再与郝兄长谈如何?”

    习昊一抬手。“司徒兄请便。”

    “郝兄可否为我准备些笔墨。”

    习昊微微一点头,立即招来叫人将杨冲虚招来,让其拿来笔墨纸砚。

    看着杨冲虚,司徒博文却是略略皱了皱眉头。

    习昊看了杨冲虚一眼。道:“司徒兄,但请放心,冲虚绝对信得过,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就是了。”

    司徒博文这才点了点头,对杨冲虚说到:“去将和我一起来的子瞻找来。”

    一阵的功夫,司徒博文也用习昊看不懂的暗记写好了书信,将其交给了司徒子瞻,让其星夜带回司徒家族,这才让杨冲虚下去了,继续和习昊聊起来。

    “不好意思,由于事关重大,故此,博文有些失态了。”司徒博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习昊一眼。“不过这件事情应该是对我们这些大宗派影响最大,与郝兄的生死有和关系呢?”

    “唉~~~”听司徒博文这么一说,习昊又叹了一口气,“司徒兄想想,这郝连家族和暗魔殿关系如此密切,他们暗中联合在一起,各大宗门都不知,虽然**之剑的争夺失败了,但我想那是他们轻敌准备不充分的缘故,若忘凡之树再度出现,他们则很有可能得到,就可以安然的度过五蕴天祭,天祭一过,他们的地仙高手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我那还能活吗?退一步讲,就算他们没有得到忘凡之树,他们两家紧密无间的联合在一起,也有可能安然度过天祭,那时候,我该如何。”

    说到此处,习昊又一脸愁容的摇了摇头。“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来接掌血欲宗,想要利用这个身份,帮助其它门派得到忘凡之树,而不要让他们得到,在天祭降临之时,用这个身份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希望他们能在天祭之中全部覆灭,我才能保得性命啊。可虽然如此,我也是一分把握都没有,只能是挣扎,尽尽人事而已。”

    司徒博文低头一想,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心中暗想,原来这郝念牟将自己推出来,是想找一个有力的靠山,以求天祭之后的活路啊,当下心中一转,正准备说话,脑海中却突然想起个人来,于是疑惑的问到:“原来如此。不过郝兄,博文想不通的却是,以郝兄的身份不应该如此担心郝连家族和暗魔殿才是啊?”

    “我的身份?”习昊一愣。“我的什么身份?”

    司徒博文一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是我没说清楚,我是说就算五蕴天祭之下,郝连家族和暗魔殿丝毫无伤,只要郝兄回到你师母身边,当可无碍啊。”

    听司徒博文说什么师母,习昊先是一愣,随后想起蓝寒烟说过,上次自己受伤昏迷,被连孟妮带着逃跑,后来被郝连家族的人追上,被蓝寒烟用自己师母的身份喝退的事情。于是当下顺着司徒博文说到:“师母虽然修为高绝,但是郝连家族和暗魔殿联合在一起,应该不止一个地仙境界的高手吧,我怕到时候连师母也连累了。”

    司徒博文却是越听越糊涂,低头想了良久,额头上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微微一笑,道:“郝兄是不是认为郝连家族只有一个地仙境界的高手,你师母可以抵挡,所以先前也没有担心郝连家族的地仙高手,但在知道郝连家族和暗魔殿联合起来,有可能有两个或者以上等同地仙境界的高手,你师母可能会双拳难敌四手,这才开始布置起来啊。”

    习昊心中念头一转,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司徒兄果然慧眼如炬。”

    谁知,习昊话刚一说完,司徒博文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寒门崛起
最强神医混都市
大道争锋
重生之最强剑神
万古神帝
绝代神主
神道丹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魏宫廷
寒门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