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八章 仪式前夕

    “郝兄,过来一起坐坐啊。”见习昊一个人在那边呆,刹天立即向其招呼。

    “哦”习昊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慢慢走了过来。“两位,叫我过来不怕打搅你们吗?”

    见习昊也向自己两人打趣,梦依蓝不由一愣,转眼看到习昊那空洞无神的双眼,不知怎的,其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种悲伤的感觉。等习昊坐下,她急忙将话题岔开。“先生,第一步我们已经迈出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习昊略一沉吟。“地仙境界以下的修者,凭我们三人的实力,已经足够对付,我们接管着血欲宗,主要的就是为了探听消息,看能不能得到有利于我们在那些地仙高手中制造一些矛盾的消息,我们好从中取利,实在不行,我们就在一年之后五蕴天祭降临之时,浑水摸鱼,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打听**之剑的具体消息。”

    “恩,不错。”梦依蓝点了点头。“那先生准备如何入手,光凭这些血欲宗的弟子去打听,可能得不到什么真实有用的消息吧。”

    习昊微微一笑。“姑娘说得不错,以这些弟子的实力探听来的消息,只能作为我们的佐证,具体详细的消息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既然如此,那郝兄为何还要接掌这血欲宗啊。”听习昊如此一说,刹天不由一愣。

    习昊摇了摇头。“刹天兄却有所不知,这血欲宗的弟子虽然对我们来说没用,但是血欲宗却能给我们提供一个身份,并且在地仙境界高手要准备迎接一年后的五蕴天祭,不能出手的状况之下,我们三个相当于合体期的修者,也是一股强大的势力,我估计以往看不起血欲宗这样小宗门的一些大型势力,三日之后也会派来有份量的高手前来示好,我们也可以乘机融入这个圈子之中。”

    “嗯,不错。”梦依蓝轻轻额。“这样,我们也可以选择一些势力结盟,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刹天听完,也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还真聪明。”

    三人随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开始饮酒闲聊起来。不过在这血欲宗之内三人可不敢再喝那忘忧酿,而喝的是血欲宗弟子送来的一些凡俗上等佳酿。

    这些在凡尘俗世之人眼中,千金难求的珍藏,在喝过忘忧酿的梦依蓝三人口中却是淡而无味,喝了一阵,习昊也觉得无聊,遂告辞离去。

    “刹天,你对郝先生了解多少?”习昊走后,梦依蓝看着习昊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向一旁的刹天问到。

    刹天一愣。“了解多少?郝兄人很好,和郝连家族有大仇。”

    梦依蓝吁了一口气,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说你对他过去的经历了解多少?为什么和郝连家族有大仇?还有他过去有什么伤心事吗?”

    刹天一皱眉头。“他的经历,我了解不多,至于他和郝连家族的仇恨,据说好像是因为郝连家族的郝连青树,在他修炼的时候奸杀了他妹妹,等他出山,郝连青树却已经死了,他就将郝连家族的郝连青风杀了,由此而结下大仇,至于有什么伤心事嘛,我想就应该是他妹妹的惨死吧。”

    “哦。”梦依蓝轻轻的应了一声,“看来,仿佛你对他了解也不多,那我怎么看你和他的关系好像交情很深一样啊。”

    刹天一呆。“郝兄为人很好啊,也很仗义,并且我见到他,总是有一种亲切感。”

    梦依蓝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轻轻皱了皱眉头,看了看习昊离去的方向,心中暗自想到:“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那么莽撞的去杀一个毫不起眼的郝连青风啊。”

    习昊来到自己居所,见杨冲虚已经在寝宫门口等待了。

    “秘籍都下去了吗?”

    “禀宗主,都下去了。”杨冲虚立即恭敬答到。

    “嗯。”习昊应了一声,“那他们都有什么反应。”

    “回宗主,那些人见到秘籍,都是喜不自禁,现在还没有什么反应。”

    “哦”习昊点了点头。“那这几天的时间,你要好好准备下接任仪式的事情,顺便注意下他们。”

    “是,宗主。”杨冲虚一招手,旁边两弟子立即手捧一大摞书册,走了上来。“宗主,这都是各堂主交上来的弟子名册,请宗主过目,明堂的弟子名字,属下在端木不破身上找到了,也放入了其中。”

    习昊看了那厚厚的名册一眼,轻轻挥了挥衣袖。“我就不看了,你帮我整理下吧,看其中有没有一些什么特别的弟子,不管修为高低,这几天忙,你就接任仪式之后再整理吧,另外,你去传令,就说原明堂堂主之位,暂时由其副堂主,接任,其他事情等接任仪式之后再说。”

    “这~~宗主,明堂原有三位副堂主,请问让那位接任啊。”

    习昊一愣。“算了,随便,我对他们也不熟,就你先决定吧,一切事情等待接任仪式之后再说。”说完,他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旁边手捧名册的两个弟子一眼,然后抬步走入寝宫之中。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血欲宗上下都在为接任仪式不停的忙碌着。入夜,血欲宗总坛之外六里以外的一个树林之中,几个人正在秘密聚集。

    “成堂主,这个郝念牟的事情你们怎么看?”一净面无须,看起来一副书生模样的人,两眼之中微微闪动一丝红色光芒,静静的看着面前一个满脸虬须,看起来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问到。

    那人一听,低着头想了一阵。道:“我看这郝念牟修为高深这倒还没什么,关键是他的心机阴沉得让人害怕,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旁边一满头红,满脸皱纹的老者也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到:“不错,这样的人出任宗主,对血欲宗来说是幸事,也是灾难啊。”

    另一粗壮男子闻言也大声嚷嚷到:“我管他什么心机深不深,只要他能给我好处,让我能在其它那些宗门面前比以前更威风,我就觉得他比以前的王天好,我就拥护他。”

    “哼。”起初最先说话的那书生模样的青年鼻中一声冷哼。“我看你们都是被那郝念牟吓破了胆吧。”

    那粗壮男子闻言立时大怒,就要破口大骂。

    “廖堂主,请莫动怒,我们大家都是为了血欲宗好,也都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生死安危、利益啊。”旁边一满头银的老者伸手将粗壮男子拦住,接着道:“按道理来说,这郝念牟修为甚高,心机也够深,出任宗主之位,对血欲宗是大有好处,可这郝念牟可与郝连家族有深仇,若他出任宗主,郝连家族那一关我们就不好过啊。”

    起初那青年模样的人,此刻也收起了忿忿不平之色,道:“不错,还有这郝念牟这么直接杀上门来要接任宗主,却并没有得到四魔殿的允许,若他这么一接任,四魔殿会怎么做,谁不知道我们这些魔道门派都是依附四魔殿而活,若失去了他们的支持,我血欲宗覆灭在即啊。”

    那红老者闻言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两位的话虽然不错,可这郝念牟还是独身一人的时候,郝连家族就拿他毫无办法,反而被他搞了个灰头土脸,可见他也并非是没有来历,其二四魔殿虽然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反对啊,还是等两天后,接任仪式上看看各大宗门的反应再说吧。”

    银老者闻言却是一愣,眼珠一转,继续说到:“独孤长老的话不错,不过我却得到可靠消息,说这郝念牟极为信任那随从杨冲虚,很多事情都是由着杨冲虚处理的,郝念牟却根本不管什么事,这样下去,对我血欲宗可是不利啊。”

    那红的独孤长老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低头想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我看这郝念牟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人物,算了,现在我们在这里商议也商量不出什么来,还是等两天之后,看看接任仪式的情况再说吧,现在天色不早了,如果是被他现我们不在总坛可就有些不妙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完,他立即飞身而起,向着血欲宗总坛的方向行去。

    其它几人也跟着纷纷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下那书生模样的青年人和那银老者。

    “赵堂主,你看这事情怎么办?那些人似乎都要等到接任仪式之后再说啊,其它的一些人都被吓破了胆,连约都不来赴。”众人走后,那青年模样的人,立即向红老者问到。

    “哼。”银老者鼻中出一声冷哼。“他们嘴上说得好听,在这个时候谁会和外界势力没有联系,只不过他们知道我们联系的是郝连家族,故此不肯交心罢了,看着吧,两天后只要一有好戏,他们立即会翻脸的。”

    那姓赵的青年闻言也点了点头。“不错,难道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红老者摇了摇头。“不,我们还是要做事,做好和郝连家族断绝关系的准备,若那郝念牟真的有什么背景,两天之后的接任仪式顺利,我们就必须要好郝连家族断绝关系,不然必死无葬身之地。”

    “唉~~~”青年微微叹了一口气。“现在也只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是仙凡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天骄战纪
人道崛起
垂钓诸天
无敌天下
永恒圣帝
抗日之特战兵王
我是至尊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