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六章 控神之术

    刹天一听,脑袋立即有些转不过来了。“什么啊,这么复杂,算了,我还是好好练功,要杀人的时候,你们告诉我就行了,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梦依蓝嗔怪的看了刹天一眼,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眼中露出迷离之色。轻轻说到:“你还真傻”随后又得意的一笑。“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傻傻的执着。”

    虽然不是很明**依蓝话的具体意思,但其眼中的浓情,刹天却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当下心中一暖,也是望着她傻笑起来。

    习昊也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对了,刹天兄、梦姑娘这两天你们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好好在这血欲宗休息吧,等十日之后暗魔殿的人来到,我们在伺机而动。”

    三人走出密室,习昊立即招来杨冲虚,为刹天和梦依蓝安排了住处,自己也走进被杨冲虚重新整理过一番的宗主寝宫。

    看着焕然一新的居所,习昊不由暗叹那杨冲虚心思机敏,偌大一个寝宫,虽然还是少不了那种魔道中人喜欢的奢华,但整个布局已经简约素雅了许多,整个房间多用清丽的白色,看起来有点飘然出尘的味道。

    看着杨冲虚离开的身形,习昊不由皱着眉头陷入思考之中。这杨冲虚只是从自己曾经说过伺寝之人必须要是经过自己亲自挑选的清丽佳人,这样的只言片语,就能将偌大一个寝宫重新布置成这样,心思不能说不细腻,这样的人若真的是能为自己所用,那将是大有助益的。

    想到此处,习昊不由想起巫族秘法之中,有一种在人和灵兽的元神之中种下心灵烙印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让人和一些有灵智的灵兽或者神兽一生对自己效忠,心灵深处生不出反叛之心。

    习昊本想在这杨冲虚身上使用此法,可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要面对很多高人,又怕这种方法被人看出了端倪,暴露了身份,而自己又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收复这人的心,故此也是左右为难。

    低头苦思了半天,习昊突然眼睛一亮,抬步向着梦依蓝休息的地方走去。

    进入屋中,习昊现刹天也在,两人正对坐于一凉亭之中,一边吃着些瓜果,一边欣赏着池中的游鱼。

    “原来刹天兄也在啊。”习昊慢慢的走上凉亭。

    “宗主。”一旁伺候的众婢女见习昊来到,立即蹲身行礼。

    习昊淡淡的一挥衣袖。“你们都下去吧。”

    “郝兄,你也来了?来快来坐。”刹天见习昊到来,也是欣喜异常。

    梦依蓝拿起桌子上的茶壶为习昊倒了一杯茶。“先生怎么也有空过来,你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

    “谢谢”习昊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今天倒是没什么事,人都派出去了,我来这里,是有些困难看姑娘能不能帮忙解决。”

    “哦?先生也有为难之事?”梦依蓝脸上略现惊讶之色。“说出来听听。”

    习昊也不推辞,左右看了一下,说到:“姑娘,我们收复这血欲宗,让我们有了一个合适的身份介入一些事情,但同时也让我们受到了一些限制,在这样一个宗门之中,我们还需要有一些自己的心腹,才不至于让这血欲宗成为别人监视我们的工具,可我们现在又没有时间去收复人心。”

    梦依蓝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先生说的不错,若这血欲宗之中没有我们的人,反而被别人安下眼线,那这血欲宗反而会成为我们的累赘。”

    “是啊。”习昊也叹了口气。道:“正因为这样,我才来打搅两位,因为梦姑娘的师尊学究天人,梦姑娘自然也是见识广博,我想问问姑娘有没有可以控制人的一些奇技秘术。”

    听习昊如此一说,刹天脸上立即露出些奇怪的神色。

    梦依蓝一见,自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当下轻轻的说到:“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们用一些方法控制他们,让他们不要为恶反而是救了他们,当然和他们用禁制控制人不一样,再说你不是还要报仇吗?”

    听梦依蓝如此一说,刹天低头一想,脸上怪异的神色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的眼神,肯定的冲梦依蓝点了点头。

    见刹天想通了,梦依蓝这才回过头看着习昊,轻轻说到:“这次出来,我也从师父那里拿了许多秘籍出来,其中有一种正好是可以让人心中生不出反叛之心的法门,可惜依蓝修为却是不够,无法施展。”说着还拿出一个青绿色玉简往习昊面前一递。

    习昊低头一看,只见那玉简之上龙飞凤舞的写着“控神之术”三个大字。

    “姑娘这是……?”

    梦依蓝微微一笑。“我刚才说的那种方法就是这控神术,不过我修为不够,无法施展,我想以先生的修为当能够施展吧。”

    “可这是姑娘的师门秘技啊,郝某只是想请姑娘对一些人施展一下而已。”见梦依蓝递来玉简,习昊却是一愣。

    梦依蓝却是不以为意。“先生还请放心,我师父他老人家也不过是一届散修而已,也没什么门户之见,还请先生放心。并且现在我和刹天两人修为都不足以施展这种秘术,只有麻烦先生能者多劳,不然难道坐让这血欲宗反而成为我们的牢笼不成。”

    梦依蓝话已经说到这里,习昊也不再推辞,接过玉简放入储物袋之中,和两人一阵闲聊之后,再行离去。

    回到自己的居所,习昊拿出那玉简,元神沉入查探了一阵之后却是心神大惊。

    原来这种控神术和巫族秘法之中的驭灵术却是太过相似,只不过这控神术除了使用元神之力外,另外还需要借用修行者的元力或者真元,故此对元神的要求也低了很多。

    看过控神术的内容之后,习昊对梦依蓝那位师傅的来历越来越感觉到迷糊,这人究竟是何人为何会有这样的法决。

    想到梦依蓝说过其师父还有十一位朋友,习昊心中不由联想到十二个人来。

    “难道他师父就是梵天十二神之一?”习昊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刹天修炼的是血炼之术,而梦依蓝的师父一眼就能看出来,还能帮他巩固元神,看来这梦依蓝的师父和侬依曼出来的地方应该关系不浅,而以前的种种迹象表明,梵天十二神又和侬依曼出来的地方有着某种关系……

    若梦依蓝的师父真的是梵天十二神之一,那他们就联系着侬依曼出来的地方,而侬依曼的出身之地又和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知道一些和巫族秘法相似的秘技也不足为奇了。

    再联想了一下侬依曼的话,习昊心中越肯定梦依蓝的师父就是梵天十二神之一。他立即想去寻找梦依蓝,请他带自己去见他的师父,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关于父母的信息。

    可想到侬依曼对自己说过她出来的地方现在似乎也透露着一些诡异的气氛,并且巫族还可能面临真正灭绝的危险。习昊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生怕自己见了梦依蓝的师父,身份暴露,不仅不能得到亲人的讯息,反而……

    思来想去,习昊决定暂时还是不要和梦依蓝的师父见面,慢慢等待时机,等有把握的时候再将亲人接回。

    计议既定,习昊立即招来杨冲虚。

    一道红色光华从习昊指尖射出,直入杨冲虚眉心,杨冲虚立即感觉到身体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可仔细一查探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不由疑惑的看向习昊。

    “你不用担心,那不是什么禁制。我看你还可堪大用,本座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故此打了一些真元进入你体内,你以后修炼起来也会快了许多。”

    杨冲虚立即欣喜的磕头不已。“多谢宗主厚赐,属下一定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你不用谢我,只要你对我忠心,好处自然多的是。”习昊轻轻一挥衣袖,示意他起来,随后取出一个红色令牌,往地上一扔。“这是我的令牌,明日两位副宗主来了,你就将这令牌给他们看,叫他们将抄好的秘籍给你保管,我就不出来了,七日之后议事之时你再来叫我,这几天都不要来打搅我。”

    杨冲虚颤抖着双手,捧起那块鲜红的令牌,心中却是激动不已,他凭借自己的机敏伺候过三代宗主,可手拿宗主令牌这还是第一次。

    愣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对着习昊深深的一叩头,转身离去,将寝宫大门慢慢关上。

    杨冲虚走后,习昊才双腿一盘,坐在那张大床之上开始行起功来。

    良久,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来。

    自打心欲尘殿出来之后,他都没有好好的行过功,也没检查过自己的修为。此番检查却是让他也吓了一跳,经过心魔界半年的锻炼,他体内的元力大有增长,这他是知道的。

    可奇怪的是,经过心魔界之后,他体内元力的运行度似乎快了许多,出来之后一个多月,他都没怎么刻意修炼,这体内元力的增长也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只差一线,他就可以进入混元中期。

    但同时让他感觉到担忧的却自己体内的暴戾之气也越来越重,心中的杀意也似乎越来越浓,还有身体中那不知道潜伏在哪里的杀伐暴戾之气也有蠢蠢欲动的倾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马前卒
至尊剑皇
主神大道
纯阳武神
混沌剑神
绝代神主
神道丹尊
永夜君王
重生之最强剑神
最强反套路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