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六零章 兵指血欲

    慢步行走于石阶之上,习昊仔细的查探了下身体的状况,现体内元力增强的许多,身体之中的水源清心珠也已经消失不见,不过由于心魔界的历练,其身体之中的暴戾杀伐之气也增加不少,但可喜的是其心性与进入心魔界之前,也是不可同日而语,他还能勉强控制这些暴戾杀伐之气。

    但他也有一个隐忧,他似乎隐隐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暴力杀伐之气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封存在其身体某个角落,若它们一旦爆出来,可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受的,势必费再度入魔,陷入疯狂之中不可。

    思来想去,习昊也没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当下也只得暂不去管它,打算等出去之后,再去找一次蓝寒烟,看她有什么好的解决之道。

    心魔界外。

    刹天盘坐于地,身上金光流转,远远看去,其壮硕的身躯之上金光闪闪,像极了寺庙中供奉的金身罗汉。令人诧异的是耀眼的金色光晕之上,竟然还有无数的灰色丝线附着其上,一眼看去好像一个金身罗汉被困于一灰色大网之中。周围天地灵气涌动,疯狂的向着他涌动,其脸上眉头一皱,露出些许痛苦之色。

    一旁,梦依蓝一脸紧张的看着他,两只小手也不自觉地捏得紧紧的。

    时间慢慢逝去,周围的灵气波动越来越剧烈,慢慢的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灵气***,其中心点就在刹天头顶百会穴,无尽的灵气旋转着压进其身体。

    此时,刹天脸上痛苦之色更浓,额头之上,颗颗豆大的汗珠中竟然带着丝丝血迹。

    一旁的梦依蓝,见此情形,心中焦急万分,可却毫无办法,只得幽怨的看着他不停还走。只是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在梦依蓝的意识之中,却仿佛过了千秋万世一样的亘古长久……

    终于,盘坐在地上刹天慢慢的张开了眼。

    梦依蓝原本混沌黑暗的世界,顿时被刹天这一睁眼劈了开来,整个世界恢复了光明。

    她急忙跑上前去,眼中含着泪花,掏出手绢,仔细的为刹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迹,眼中露出嗔怪之色。道:“你晋级混元中期才三个月的时间,就强行将第二条冥河玄蛇的内丹和血液融于体内,这样很危险知道不?”

    “有什么危险的……”刹天不以为意,可突然看到梦依蓝那微青的粉脸,心中却是不由一慌,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呐呐的说到:“我已经将第二条冥河玄蛇的血液和内丹融于体内了,以后会注意慢慢吸收的。”说完,还不时用余光偷看梦依蓝的脸色,却不敢抬起头来,与其对视。

    “哧~~~”看着刹天那孩子状,梦依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又一板脸孔,一本正经的说到:“好了,知道错了就行,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啊。”

    “哦”刹天如蒙大赦的应了一声,抬起头来看了梦依蓝一眼,随后眼光又看向面前的心魔界。“这都半年了,郝兄还没出来,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梦依蓝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习昊在心魔界中半年未出,在其心中早就认为他已经永远的沉沦于阵中,无法再出来。可看到刹天一脸期盼的样子,又不忍心对其说出心中的想法,只得看着面前的结界,悠悠的说到:“你不用担心,郝先生吉人天相,想来应该无事。”

    刹天摇了摇头,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道:“其实我也知道,都这么长时间了,郝兄极有可能已经……可我心中却总有一种感觉,好像他……”

    两人正说话间,眼前的景象却想水面一样波动了起来,一个人影从其中走出。

    “刹天,我们是不是又走进了心魔界,看到了幻想?”梦依蓝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喃喃说到。

    刚走出心魔界的习昊看到两人在此,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朝两人一拱手。道:“梦姑娘、刹天兄,你们也在这里啊。”

    “郝兄,真的是你,你没事,太好了。”刹天这时才回过神来,欣喜的走上前来。

    “我没事,多谢刹天兄挂怀。”习昊微微一笑。随即又朝不远处的巨大红色宫殿看了一眼。道:“梦姑娘、刹天兄,你们怎么在这里,怎么没进心欲尘殿,那些各大宗门的人呢?他们都进入了那心欲尘殿之中了吗?”

    刹天一愣。“怎么?郝兄你不知道你在心魔界中呆了多久吗?这都已经半年了,各大宗门的人也早已经走了。”

    习昊一呆,这才想起自己在心魔界中陷入幻境之时,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不想自己觉得只是几个时辰的功夫,外界却已经是半年了。沉吟了一下,当即说到:“那你们得到**之剑了吗?”

    刹天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我们没有进心欲尘殿。”

    “这却是为何?”听刹天如此一说,习昊心中大感诧异。

    “唉~~”梦依蓝微微叹了一口气。“也是我将各大宗门看得太简单了,本想按照我的准备,就算只有我和刹天两人也应该有一半的把握获得**之剑的,而那些人也绝对不敢从我的手中强抢**之剑,可来到这里,看了各大宗门的阵容,我才知道,没有郝先生的帮助,我们是无法得到**之剑的,故此也没有进去。”

    听梦依蓝如此自信的说各大宗门的人,不敢从其手中强抢**之剑,习昊心中大为震惊,更加怀疑起其来历来,不过脸上却未露出丝毫变化。

    当下点了点头。道:“各大宗门对五蕴天祭极为看重,这**之剑可以帮一个宗门免除一次天祭之祸,他们当然会不遗余力的抢夺,对了,那**之剑,最后落于谁手你们听说了吗?”

    刹天皱着眉头想了一下。道:“据那些从心欲尘殿出来修者的谈论来判断,应该是流云阁的人得到了那**之剑。”

    习昊眉头一皱,在来此之前,他就感觉到似乎有人特意将心欲尘殿的消息传开,如果各大宗门的人还是像上次在青鸾山无尘伦宫一样,扑个空,可能他还不会感到意外,这流云阁却得到了**之剑,却大出其意料之外。

    梦依蓝却是摇了摇头。“流云阁虽然暂时得到了**之剑,但五蕴天祭降临之前,各大宗门的明争暗夺却是少不了的,**之剑最后究竟花落谁家却还不一定。”

    习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仔细的打量了刹天一阵。道:“看来,刹天兄在这半年的时间中又精进不少,可喜可贺啊。”

    “略有进步而已,这全是依蓝的功劳。”刹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向梦依蓝看了一眼。

    听刹天的对自己的称呼,梦依蓝心中一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随后目光向习昊投去,这时,她才现习昊身体周围似火焰一样的红色杀伐暴戾之气。心中吃了一惊,当下说到:“郝先生这半年在心魔界中,似乎也有奇遇,修为大进,应该快有天魔境界的实力了吧。”

    习昊微微摇了摇头。“哪里,这半年我在心魔界中略有际遇,实力也增加了一些,可赶天魔境界却是不可以里记,实在是天渊之别。”说完之后,他却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话语一顿,才抬起头来,继续说到:“既然这里已经没事了,我们还是早些出去吧。”

    三人一路行来,经过那金红色海洋之时,习昊看着那空中的庚金之珠,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要做些什么。最后,终于什么都没做,和梦依蓝、刹天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郝兄,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想要对付郝连家族吗?算上我一份。”三人走出心欲尘殿的禁制之外,刹天立即向习昊问到。

    习昊略一沉吟,道:“郝连家族我当然是要对付的,不过他们有地仙境界高手存在,我们不适合现在和其硬碰,我打算先去收服血欲宗,同时努力修炼,若在一年以后五蕴天祭降临之前,我能对付他们的地仙高手,当然就出手对付,如果不能,等一年之后,五蕴天祭降临,各大宗门必然会有所行动,到时候我就用血欲宗宗主的身份参与其中,浑水摸鱼,对付郝连家族。”

    听习昊这么一说,梦依蓝想起刹天和各大宗门的仇恨,其眼中一亮,立即说到:“郝兄这个方法甚好,我们也可以加入吗?”

    刚说完,其脸上又露出担忧之色。“以我们三人的实力,收复血欲宗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不过血欲宗背后却是四魔殿,他们可有天魔境界的高手,会放任我们收复血欲宗吗?”

    习昊微微一笑。“现在四魔殿的天魔境界高手,都在准备应付一年以后的五蕴天祭,区区一个三流的血欲宗,他们是不会理会的。”

    梦依蓝沉吟了一下,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嗯,不错,他们现在是没时间顾及我们的,就这么办,那我们现在就去血欲宗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重生完美时代
大道争锋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我的1979
我的贴身校花
武炼巅峰
奶爸的文艺人生
万古天帝
大明文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