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九章 无生无灭

    “对不起……”一番绮丽之后,习昊立即想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诺诺不敢看牟依嘎。

    牟依嘎却是一瘪嘴,捂着肚子不满的抱怨到:“我肚子饿死了,你还站着干嘛?快走吧,我们却抓那雪鸡去。”说着,就抬步向着雪山之上走去。

    习昊一愣,快步跟了上去,二人行至雪山之上,遍寻良久,却不见雪鸡踪影。两人似乎都心有灵犀,专心享受二人携手漫步于茫茫雪原之上的乐趣,并未用元神搜索雪鸡踪迹。

    二人行至一湖泊之处,湖面皆已结冰,犹如一巨大白玉,嵌于山峰之间,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两人心中欣喜,却见湖面正中央一尺见方的地方,湖面冰块突然碎裂,其中一紫红色,全株密被白色长绵毛,叶密集,叶片羽状分裂,被长绵毛,无柄,头状花序顶生密集的花朵从湖底冒出。

    牟依嘎一呆,张大着嘴巴看着池中的花朵,半晌才回过神来,兴奋的拉着习昊衣袖叫到:“习昊,你看到了吗?那是什么?”

    习昊微微一笑,怜爱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轻声说到:“那应该是传说中的雪莲花吧,怎么,你喜欢吗?我去帮你取来。”

    “嗯……嗯……”牟依嘎头立即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随后又紧张的看着习昊,道:“不过你要小心点啊,别弄坏了,那就不漂亮了。”

    习昊飞身而起,向着湖中的雪莲花飞去,等其回过头来,看到的景象却让其脸无血色,只见二十八个地仙境界的高人已经将牟依嘎抓住。

    习昊一愣,朝着那二十八人一拱手,道:“各位前辈,不知为何你等要无故抓住在下妻子?”

    “哼~~~”其中一人却是一声冷哼,朝习昊一指。“习昊,你也不用伪装了,我们已经知道你就是五蕴天祭这次的传承之人,还是赶快引颈自尽吧。”

    习昊一愣,道:“诸位前辈是不是搞错了?在下不是你们说的什么传承之人……”

    不料其话还没说完,对面一人立即冷哼一声,“你不用狡辩了,快快引颈自决吧。”

    习昊还想说些什么,可看着面前二十八人一脸决绝的样子,他知道无法说动众人,一瞥满脸幽怨的牟依嘎,其心中一疼,对着二十八人一拱手。道:“既然诸位前辈认为死习昊一人,可换来天下安平,小子死而无怨,不过在下妻子却是无辜,还望各位前辈放其一条生路。”

    “哼~~~关于五蕴天祭的事,知道的人都要死。”习昊话还未说完,二十八人中一人,却是大声厉喝,说罢也不等,习昊话,指间弹出一缕紫色火焰,瞬间将牟依嘎化成灰烬。

    “不~~~~”一声厉嚎,从习昊口中中出,其双目顿时血红,体内元力疯狂的运转起来,朱雀精血之中蕴含的巨大元力和暴戾之气也涌入其身体之中。

    疯狂暴戾的他,立即想冲上前去,可其身体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习昊睚眦俱裂,双目之中渗出两滴紫红色的血泪,可惜事情并未就此结束,那二十八人一挥手,两弟子立即将习昊的哥哥,父母带上起来来,然后朝他厉喝到:“习昊,这是你的亲人,你再不自尽,他们也要因为你而死。”

    习昊此时双耳之中,回荡的尽是“自尽,自尽~~~”那两个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密集,最后是铺天盖地的朝习昊席卷而来。

    “是啊,自尽,反正牟依嘎也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了,我死了父母哥哥还可以因此而活……”习昊万念俱灰,慢慢的举起了手,就要想自己的头顶拍下。

    “习昊,不要。”见此一景,习昊之父却是大喊一声,然后张口一咬,咬舌自尽了。

    于此同时,习昊之母也深深的看了习昊一眼,喊到:“昊儿,你要好好的活着。”喊完后,她也是张口一咬,自尽而去。

    随后习昊的哥哥习天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昊弟,你要好好的活着。”随后自尽而亡。

    三位亲人的自尽,只是生在须尼之间,习昊呆立原地,半天未曾反应过来,过得良久,他才回过神来。仰天大叫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人也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习昊终于悠悠的醒来,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刚才生了什么事?”习昊摇了摇头,觉得头有些疼,感觉刚才似乎生了什么事情,可却怎么都想不起生了什么事情。同时他还感觉身体之中,元力似乎又强大了几分,且体内戾气也增加了几分。

    习昊心中疑惑,想了良久,他也想不通为何会如此。只得摇了摇头,抬步向前走去。

    慢慢前行,前方一座高峰耸于眼前,山峰半腰之上,尽是银装一片,一阵山风吹来,带来阵阵清凉之意。雪山之下,却是一片广阔无垠的芊芊绿草,其间点缀朵朵山花,送来阵阵清香。

    习昊心中突然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心中疑惑的继续向前走去,却见一个身穿浅色右衽上衣,沿托肩、袖口及右大襟边缘绣满花鸟图案,脖子上挂着一排银质锁片,腰间围着一根银质围腰链的小姑娘,正赤足欢快的奔跑在草坪之上。

    此时,习昊心中熟悉的感觉更浓,眉头一皱运转体内元力,警戒的向周围看去。

    可当那女子转过头时,习昊见到那面带娇嗔的熟悉面孔,其心中的警戒顿时散去,疑惑也早就被其抛到九霄之外……

    一番迷离绮丽,习昊携同牟依嘎登上雪山,遇雪莲,再遇二十八位地仙高手,牟依嘎身死,习昊亲人自尽。习昊**晕倒……

    习昊再度醒来,继续向前走去,一座高峰耸于眼前……

    相同的经历在习昊的意识之中反复生,每次习昊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每当见到牟依嘎熟悉的娇嗔面孔,习昊却是一次次的沉迷于其中……

    也不知道同样的事情,生了多少个轮转,仿佛习昊似乎就要陷于这种无生无灭,永无止尽的轮回之中。

    终于,这次在习昊亲人自尽那一刻,他口吐一口鲜血,即将昏迷之时,其识海中的项链忽然出一阵微弱的黄光,化作一丝清凉的气息,进入其心神之中。

    习昊心中一个激灵,并未当时晕过去,而是闭目盘坐于地,体内元力疯狂运转,朱雀精血之中的元力和暴戾之气,也随运转的元力流向习昊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

    无尽的杀意,暴戾之气在其心中盘旋,其身上一阵红光涌动,暴戾杀伐之气直冲天宇。他身体之中,被蓝寒烟种下的水源清心珠轰然碎去,无尽的杀伐暴戾之气往习昊心中席卷而去。

    习昊眉头紧皱,头上大汗淋漓,身上的红色杀伐暴戾之气越来越浓。

    “吾道舍心舍仁唯求情”其口中喃喃念叨,任凭暴风骤雨一般的杀气和暴戾之气向其心神攻击,其心中只是紧守着几个熟悉的身影,暴戾杀伐之气虽浩淼无边,却无法动摇其本心清明。可其本身也无法控制那无边无际的杀伐之气。

    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体内元力元转,杀伐暴戾之气越来越庞大,习昊本心虽然坚韧,可朱雀为先天火属性神兽,精血之中蕴含的庞大暴戾之气,实非人力可以抗拒。

    习昊清明的内心,在无尽杀伐暴戾之气的攻袭之下,有如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随时有覆灭的可能。

    于此同时,习昊识海之中的项链一阵震荡,灰色小虫飞出,一声尖鸣,一道白光射向项链之上,项链之中立即出一道青色光辉,把习昊的身体笼罩其中。强行制止了其体内元力的运转,把大部分暴戾杀伐之气逼到起身体一角。

    习昊慢慢的站了起来,身体周围红气缭绕,睁开眼来,眼中一片清明。

    向四周环视一眼,进入眼中的仍然是一座高耸的雪山,和一片芊芊绿草,一个女孩在其上面欢呼雀跃的奔跑……

    习昊微微一笑,慢慢的走了过去,静静的躺在她身边,呆呆的看了她良久,眼中一片迷离,伸出双手,轻轻的捧着她的脸,喃喃说道:“虽然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幻象,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啊。”

    “嗯~~~”牟依嘎不解的向习昊看来。

    习昊微微一笑,叹了口气。再仔细的抚摸了她的脸庞一阵,心疼的说到:“你知道吗?虽然知道这是幻境,但是我真的好像在这里就这样陪你一辈子,可我还有亲人要寻找,我至少要看到他们平安,然后我再为你报仇……”

    说罢,他又不舍的深深看了牟依嘎一眼,慢慢的站了起来,心念一转,神识内敛,眼前的雪山、草原瞬间消失无踪。

    出现在其眼中的却是一条长长的红色石阶,一个红色珠子漂浮在半空。

    “看来,这就应该是那魔道始祖所说的至宝了吧。”习昊看了一阵,伸手将那红色珠子抓入手中,元神探出其中,其脑海之中忽然多了无数的信息。

    良久之后,习昊却是面露喜色,“原来是这样,那我为牟依嘎报仇之后,就可以回到牟依嘎身陨之地布下这心魔界,这样我既可以守在真实的牟依嘎身边,又可以天天看到她的容颜了。”

    憧憬了好长一段时间,习昊才将珠子收入储物袋之中,抬步向石阶之上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狼与兄弟
斗战狂潮
武神天下
大王饶命
元尊
超品巫师
我是仙凡
重生完美时代
都市超级医圣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