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六章 心魔圣界

    看着梦依蓝佯怒的样子,刹天微微一呆,诺诺的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刹天那傻傻的样子,让梦依蓝不由又白了他一眼。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轮转法螺拿出来。”

    “哦”刹天似乎有些慌乱的应了一声,匆匆拿出轮转法螺往梦依蓝一递。梦依蓝接过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好奇的问到:“这东西能破此禁制?”

    梦依蓝得意的一笑。“你看着就是了。”说着,其身上立即涌起一阵圣洁的白色光芒,其手中**之上立即出一阵青白色的,慢慢的在三人周围形成一层薄薄的青白色光幕。

    一被光幕笼罩其中,习昊、刹天两人立即觉得心神一阵清明,心中升起一种安然祥和的感觉。

    “我们走吧。”梦依蓝回头对旁边刹天和习昊轻轻说了一声。说罢,即抬步向着黑雾之中走去。

    三人进入黑雾之中,无数的凶灵怨鬼立即呼啸而来。护住习昊等人身体的光幕之上,立即出一阵青白色的光芒。

    那些呼啸咆哮而来的凶灵怨鬼被青白色的光芒一照,不知怎的,原本狰狞咆哮的凶灵怨鬼模糊的脸上,竟然清晰的出现了安详享受之色。

    其等原本漆黑如墨的躯体也慢慢的变淡,最后竟然变成了透明白色,最后竟然消失无踪。

    刹天两人见此情形不由一愣,诧异的向梦依蓝看去。

    梦依蓝脸上得意之色更浓,瞟了一眼刹天,抬步向着里间走去,习昊两人也不再言语,跟着向内行去。

    越往深处,其中凶灵怨鬼更为凶猛,也更为密集,别说其等的冲击,只是那些凶灵厉鬼的咆哮嘶鸣之声,就让人心神动摇,神思恍惚,梦依蓝原本轻松的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将手中的法螺往空中一抛,同时双手飞快的结印,连续向其打出十八道繁琐的手决。

    那小巧法螺飘浮在三人头顶,不停的转动起来,护住他们的透明光幕立时光芒大作,其上还浮现出十八个佛陀虚影,空中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佛唱之声。

    佛唱之声一起,习昊三人周围百丈之内的凶灵厉鬼,立时停止了咆哮嘶吼,脸上露出安详之色,竟然对着那青白色的光幕虔心叩拜起来。

    正在此时,一青绿色光芒向着这边飞奔而来,刹天面色一凝,立即紧张的盯着那青色光团。

    “诸位道友,我是流云阁的清凉,几位佛门道友能否让我到佛光之中暂避一阵。”靠近那人看不清光幕中人的面容,不过见对方的护体光幕之上带有浓厚的佛气,并且那光幕之中旋转的**也应该是一件佛器,他自然也认为习昊几人是佛门中人,立时向几人求救。

    刹天眉头一皱,二话不说,立即将黑色巨剑拿在手中,愤愤的看着那光团。

    梦依蓝轻轻瞟过一眼,现那人面色苍白,护体光团已经极为微弱,随时有破灭的可能,当下冷哼一声,冷冷说到:“一边去。”

    没想到自己报出了流云阁的名字,对方还会如此无礼的对待自己,那人当下不由一愣,然后傲然的说到:“老夫是流云阁之人,各位如此对付老夫,难道是想和流云阁做对,以后不怕流云阁的报复吗?”

    求救还求得如此霸气,这不禁让梦依蓝七窍生烟。当下骂道:“我管你什么流云阁,你不过是个被人抛弃之人,还在姑娘我面前耍威风,快一边去,不然,不等那些厉鬼吞噬你,本姑娘就先杀了你。”

    刹天则比梦依蓝更为直接,二话不说,手中巨剑一挥,一道淡金色的剑芒从剑上出,向着那人奔驰而去。

    那人修为原本在刹天之上,可在这禁制之中,应该已经呆了很久,身上的真元也消耗的差不多,被刹天的剑芒一袭,其护体光幕立即溃散,人也飞出老远,瞬间被无数蜂拥而至的凶灵怨鬼吞噬。

    三人在法螺青光的护佑之下,一路无惊无险的走出了黑色雾气笼罩的范围,途中也遇到了许多各派修者“傲气凌然”的求救,不过都被梦依蓝三人拒绝,其中还有佛门修者竟然想抢夺他们的法螺,自然是被习昊几人出手诛杀了。

    出得黑雾笼罩的区域,呈现在习昊三人眼前的一条长长的红色石阶,其逶迤延伸知道白云深处,以他们三人的目力也看不到这长长的石阶究竟通向何处。

    “好大的手笔。”梦依蓝仔细打量了一阵,摇了摇头,出言感叹。

    “什么好大的手笔?”刹天一愣,好奇的向她看去。

    梦依蓝白了他一眼。“呆子,什么都不懂,这些石阶都是用罕见的红玉做成了,还有这些石阶两旁那些雕像都是,如果将这些台阶和雕像拆下来,拿去变卖,都可以买好几个婆罗国了。”

    想不到在其眼中并不起眼的红色石头会如此值钱,刹天一愣,呆在了那里。

    习昊微微一笑。道:“这些凡俗之物对世人可能难得,可对我们却是无用,此处没看到各大宗门的人,想来,那些先出来的修者应该已经往心欲尘殿赶去了,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说着,就抬步向着石阶之上走去。梦依蓝将手中的轮转法螺往刹天手中一塞,然后一拍他的后背。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说着,也跟着习昊的脚步而去。刹天愣了一阵,也抬步跟了上去。

    经过长长的石阶,一个白色玉碑,其上刻着几个大气磅礴的巨字。“心魔圣界”。其旁边还竖立着一个巨大的石碑,高高耸立,直入云霄,上面却没有任何字迹。

    习昊一愣,立时想起侬依曼说过心魔界的事情,脸上立即露出凝重之色,仔细的向周围看去,却未看出任何的异样。其元神散开,向着石碑之后探去,探查半晌,他收回元神,眉头皱得更紧。

    “郝先生,有什么不对吗?”梦依蓝见习昊愁眉深锁,立即开口问到。

    习昊微微摇了摇头。“就是因为我看不出有什么危险,所以心中才有些不安。”

    刹天一呆。“郝兄都看不出来,那就应该是没问题才对啊,为何看不出危险,郝兄还会感到不安啊。”

    习昊微微一笑。“刹天兄有所不知,我曾听人说过这心魔界,据说是地仙境界的高人也难以通过,此番看出有何危险,才反而让我不安啊。”

    “那会不会是前面的修者已经将此心魔界破去了?”梦依蓝皱着眉头想了半晌,她也不愿相信这禁制会连习昊也看不出一点端倪,故此也自我安慰的说到。

    “姑娘,按理来说,前面的禁制应该比这心魔界容易破除,可那些名门大宗的人,情愿将合体前期的修者留在外面,也没将那些禁制破去,可见他们没能力破除前面的禁制,他们又如何能破去这心魔界呢?”

    梦依蓝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习昊收回元神,目光落在那高耸入云的石碑之上。这石碑如此突兀立在此处,想来其主人应该有其用意,可这上面却一个字都没有,不由让他生疑。

    呆呆的矗立良久,习昊还是未看出任何异样,他摇了摇头,心中一动,元神展开向着石碑探去。元神一入,习昊眼间立即浮现两行气势磅礴的大字,“天念无仁无心亦无情,吾道舍心舍仁唯求情。”

    看着眼前的字,习昊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其中似乎有着一种天地虽大,一人独剑天地无人的狂霸之气,还似乎有一种浓郁的悲伤之气,另外好像还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执着信念。

    几种感觉交织,在习昊心中盘旋,慢慢的那原本最强大的狂霸之气却慢慢的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种执着和浓郁的悲伤气息。

    良久习昊才回过神来,却见那两行大字的旁边还有几行小字。“此心魔界取我魔道炼心之意,若有修者能不仗本身修为法宝,仅凭本心而过此界,可得我重宝。”

    看了半晌,习昊还是一无所得,不由叹了口气,元神退了出来。

    “怎么样?先生看出些什么来了?”见习昊回过神来,梦依蓝立即出言询问。

    习昊摇了摇头。眼睛死死的看着石碑后面空旷的一片空间,眉头紧皱,却并不说话。

    “梦姑娘,这心魔界非同小可,我们还是做好准备,你们也祭出法宝,一有不对,我们立即退出。”想了良久,习昊终于慢慢开口。

    梦依蓝、刹天点了点头,谨慎的拿出尘明禅珠和轮转法螺,身上元力涌动,一洁白光芒和青白色光芒立即从两物,之上出,很快的形成两个不同色透明的光幕将习昊三人笼罩其中。

    习昊微微一笑,走出光幕之外。“这心魔界非同小可,我暂时还不需要这护罩的保护,你们还是收敛些力量。另外记住,一有不对立即从其中退出。”说着,径自向那石碑之后走去。

    梦依蓝、刹天两人对视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各自将光幕缩小了些,跟着习昊向石碑之后走去。

    其实他们却不知,这心魔界不同其他的禁制,人陷入其中,若不能抵御心魔界的侵害,是不可能意识到不对,就会不知不觉的被困其中,无法出来,处于一种不生不灭的状态,直至永远,除非心魔界被人破去,那样被困之人也随之灰飞烟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神天下
我的贴身校花
奶爸的文艺人生
白袍总管
混沌剑神
带着仓库到大明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儒道至圣
乾坤剑神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