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四一章 诡异诅咒

    此时,被郝德辉救下的郝连家族的老四,忽然觉得身上一轻,体内真元又开始流转起来,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当下也顾不得思考刚才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立即一把扶起身边的郝连德辉,快的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给他喂下一颗丹药,走到远处,将郝连家族那位后辈高手,抱了过来,同时也喂下一颗丹药,然后才松了一口气。

    由于这一变故太过突兀,变故一生,场中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看着郝连老四做完了这些事情,这时众人才想起自己等人还在争夺不老凝碧珠,也不再去想刚才究竟生了什么事情,继续开始争斗起来。

    郝连老四悲伤的看了看旁边昏迷的两人,又不甘的向那边的“不老凝碧珠”看了看,他知道,现在凭自己一人,就算得到不老凝碧珠也无法带走,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只是专心的照顾旁边两个伤者。

    大殿之中,争斗继续进行,法宝呼啸,霞光闪耀,血雨飞散,过得好久,司徒承天才抽得一空,飞到了那小池边上,伸手向那绿色的珠子抓去,众人见状,正准备阻止,不料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一幕却生了。

    司徒承天的手,竟然直接透过了那绿色的珠子,其手挥过,那“不老凝碧珠”还是原封不动的悬浮在空中。

    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掌,司徒承天一愣,随后不相信的伸出手去,朝那悬浮空中的珠子抓去,可连抓几次,他的手都是直接透过。其手中还是空无一物。

    突然,悬浮空中的“不老凝碧珠”在众人眼皮底下慢慢的变淡,最后逐渐消散于无形,地面冒起的水柱也随之消失。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习昊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此处的不老凝碧珠应该在不久以前被人取走,还简单的布置了这个幻阵,司徒承天朝那珠子所在的位置抓去,触动了布阵之人留下的禁制,幻阵自然散去,那“不老凝碧珠”自然也消失了。

    众人慢慢的走向那水池边上,看到那水池之中,只生剩下少许的不老泉水,向周围散着一股浓郁的生机。众人均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习昊也不管旁人,径自拿出一个玉瓶,将那泉水装入玉瓶之中。司徒家族众人,早已宣告过,习昊来此是为了取一些不老仙泉,故此众人也未感到惊讶,同时各大宗门中有灵药无数,这只能增加寿元的不老泉水对他们也没什么大用,他们也不想因为这而得罪习昊这样一个高手,故也任由其收取。

    “唉,看来不老凝碧珠,早已被人取走,我们还是回去禀告老祖宗吧。”不知是谁,最先回过神来,轻轻的说了句。

    众人也同时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走去。

    回头一看,郝连家族几人,却已经走了个干净,大概是那郝连老四知道知道现在他们郝连家族,只剩下自己一人还可以战斗,怕习昊乘机找他们麻烦,故此先行走了。

    习昊心中一声冷笑。暗想,你跑得了吗?不过面上却未露任何痕迹,跟着中人一起下山而去。

    众人走后不久,地面一阵晃动,那托起无尘伦宫的山峰慢慢的向地下沉去,无尘伦宫也慢慢的沉入了地面,没过多久,地面又被天空飘下的白雪覆盖,好似此地什么也没生过一样。

    郝连家族众人生怕习昊追来,一路奔行,可由于郝连德辉身上伤势较重,故此他们的度也并不快,连赶了两天路,却距离郝连家族驻地还有几百里路程。

    “四哥,那天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会突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郝连德辉清醒了过来,立即想其四哥询问。说着说着,他又想起大哥和三哥的死,不由悲从心起,虎目之中留下两滴清泪。失声喃喃自语:“大哥和三个哥都死了。”

    郝连老四,也是一阵伤感,轻轻的拍了拍郝连德辉的肩膀,然后仔细回想自己那天怎么会突然就真元运转不灵,身体还不能行动。

    突然间,他觉得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究竟有什么不对又说不上来。

    郝连德辉抬起头来,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四哥,你……你……”

    郝连老四见他这副表情,不由大感奇怪,“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

    “四哥……你……你的脸……”郝连德辉伸出一只手,颤抖着只想他的脸,眼中惊恐之色更浓,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郝连老四心中诧异不止,立即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脸颊,不想刚一伸手,却现原本白皙丰腴的双手,此时却是布满了皱纹,其心中猛然一惊,立即快的向着脸上摸去,触手的也只是粗糙的皱纹。

    其心中大骇,立即想起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原来是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

    此刻那种生命力流逝的感觉越来越浓,他身体的枯萎度也逐渐加快,慢慢的,其原本乌黑的头变得雪白,还不断的往下掉,两道浓眉,和颚下胡须也早已掉光。整个脸颊,除了密布的皱纹以外,和浑浊的双眼外,其它的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身体对于修炼有成的修者来说,却并不是那么重要,故此他虽然因为无法制止身体的衰老,而心中虽然惊骇,但也并不恐惧,其神识立即沉入元婴,脱壳而出,果断的放弃了这具躯壳,遁出元婴,准备以后再找一躯壳附体。

    其元婴刚遁出不久,他那具身体就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皮,包裹着一副骨架,一阵轻风出来,立即出声声脆响,然后快的矮了下去,看来是其骨架散落了。

    看着这一切,郝连德辉和郝连老四不由心神巨震,郝连德辉立即取出一玉瓶,将其中丹药倒出,想将其四哥的元婴装入其中,好带回郝连家族,找一副好的躯壳,让他附体重生。

    谁知,他却突然现,那小巧的元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四哥?怎么了?”

    那小巧的元婴痛苦的摇了摇头,小嘴微张。“我的真元也在流逝。”

    说着,他还在空中盘坐起来,运转法决,极力阻止这种真元的流逝,可他却骇然的现,似乎一切都是徒劳,自己元婴中的本命真元非但没有停止流逝,反而流逝的度越来越快。其脸上痛苦之色也越来越浓。

    一旁的郝连德辉心中焦急,可惜他修炼**的属性和自己四哥不合,帮不上忙,只能在一边不停的搓手,干着急。

    随着时间的慢慢消逝,那空中的元婴越来越淡,渐渐的竟然成了透明的,最后终于消散在空气之中。

    “三哥~~~~~”郝连德辉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一切,半天才回过神来,出一声凄厉的长吼。随后呆呆的看着面前自己四哥早已枯萎的那具身体,不知道究竟生了何事。

    原来那日习昊在郝连德海三人身上下了两次灵慧之咒,一次就是让他们三人在那大殿中不能动弹的缚灵咒,另一次却是诡异无比的衰老咒,缚灵咒在无尘伦宫大殿之中,已经被习昊引,现在却是衰老咒的时间到了,自行作。

    青鸾山上。

    各大宗门的人鉴于此次情况诡异,各门脑聚集到了一起,商议以后寻找**之剑、忘凡之树的事情,希望以后不要出现,东西没到手,大家却先拼了一场,各自伤了元气的事情。

    司徒博文强烈挽留,希望习昊等几天,等他们商议有了结果,一同到司徒家做客,习昊也因为要利用司徒家的人来证明郝连家族那老四死时,自己并不在现场,故此也留了下来。

    三天的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习昊估计郝连家族那人也应该死了,当然也不想再留下,于是向司徒博文提出辞行。

    司徒博文虽然极力挽留,但奈何习昊说还有朋友的约会要赴,再等下去,可能会来不及了,故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叫习昊有空去司徒家族做客,随后就放任其离开。

    离开青鸾山脉之后,习昊立即向着天风门的方向飞去,由于青鸾山脉生的事情太过诡异,连深藏在地底的无尘伦宫中的不老凝碧珠,也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天风门的禁地虽然难以进入,可比起这神秘的无尘伦宫来还是要差一些,他不由有些担心鹄鸣山密室之中,青阳子等人的安危起来。

    刚飞行了半天的时间,还有一千多里的路程才能到达鹄鸣山,习昊却突然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而且以他的元神之强也不能找到对方的具体位置,只能隐隐的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

    略一思考,他立即降落地面,向附近的一座城池行去。进入城中,习昊立即找了家客栈住下,想借普通人的掩护,暗中探查跟踪自己之人,究竟是何来路。

    可惜的是,一连几天,习昊都现有人用元神在向自己窥探,可惜他却始终不能现窥探之人所在。知道对方的元神比自己强大了不止一筹,他反而放开了,第二天一大早,立即结账,向城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无敌天下
永恒国度
九星霸体诀
武炼巅峰
还看今朝
逆剑狂神
重生之2006
征战诸天世界
汉乡
绝代神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