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二章 受困疯狂

    呆呆的坐在原地,习昊不由陷入回忆之中。

    慢慢的,他开始喃喃自语起来。“最初使用血欲宗的法决,心中会升起一股杀意,得到了朱雀的精血,曾经一度入魔,疯狂嗜杀,后来得到那位不知名的高人指点,虽然我心中时常还是充盈杀意和暴戾之气,可我却能飘然物外,很好的驾驭这些杀意和暴戾之气,为我所用了啊。”

    想及此处,他愁眉越深锁。“可最近一段时间,我怎么又感觉到自己很难控制心中那股暴戾之气来,尤其是面对郝连家族之人的时候,心中就会莫名升起一种暴戾之气,仿佛随时有陷入疯狂的可能。”

    “暴戾之气?火焚万物?难道是朱雀精血蕴含的元力在作怪?”忽然,其脑中一道灵光闪过。

    思来想去,对比了一下在产生这种难以控制的暴戾之气以前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有何不同,他得出的结论就是现在自己吸收的朱雀精血精元比过去多了,因此也将这种难以控制的暴戾之气,归咎于朱雀精血。

    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出好的解决方法,他要为牟依嘎报仇,需要实力,可一旦真的入魔,到时候别说报仇,估计是自己的亲人也会被自己所杀,自己也会被各大势力围杀而亡。

    衡量了一下得失,习昊决定,先暂时停止吸收体内的朱雀精血精元,转而加强元神之力和巫族法决的修炼。

    计议既定,他也不再理会地上青冥子和王欣两人尸身所化成的飞灰,径自一转身向外走去。

    时间流逝,一个月的时间又飞快的逝去,在这一个月之中,习昊虽然停止了有意识的吸收朱雀精血真元,可体内的元力却自动的运转着,将其体内的朱雀精血慢慢的吸收,虽然度比他有意识的吸收慢了不少,可却仍然在不停的吸收着,其心中的暴戾之气也越来越难以控制。

    每次见到郝连家族之人,他也会不由自主的陷入短暂的疯狂,故此这一个月的时间之中,被他所杀的郝连家族的人,也不再仅仅只是直系弟子,就连一些旁系弟子也被其所杀。

    习昊曾经想过停止猎杀郝连家族的人,离开此地,觅地潜修,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心中暴戾之气不断增长的情况。觅地潜修也无法阻止这种情况的恶化。

    同时他还想过,趁自己现在还清醒,前去陪伴牟依嘎平静的度过自己可能不多的时光,但却又怕自己突然陷入疯狂,而使已经的牟依嘎在天上也感到不安。

    另外他也曾想过自废修为,可想到牟依嘎那宁折勿弯的性格,自己如果真的那么做,反而会让牟依嘎的在天之灵不得安息。

    思来想去,也无法解决眼前的困境,习昊反而放开了,只想多猎杀几个郝连家族的高手,为牟依嘎和天风门的仇恨收一点利息,同时也为天风门的安定创造一点条件。

    这一日,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蔚蓝的天空,悠闲的等待郝连家族的人出现。

    郝连家族驻地方向,突兀的出现了二十五条人影,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快的飞来。

    元神一站开,他现来者只是二十五个化神后期的修者,其嘴角不由出现一丝冷笑。随后又是眉头紧皱,暗想:这郝连家族明知道自己在这里,这二十五个化神后期的高手也对自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为何还要派他们前来送死?

    心中虽然疑惑,但因为心中暴戾之气难以控制的原因,习昊心中却总有一种时日无多的感觉,故此也没考虑那么多,只是慢慢的站了起来。

    那二十五人也已经来到了习昊身边。其中一人立即上前一步,朝着习昊一指。“你就是郝念牟吗?”

    “你们既然找来了,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习昊神色淡然,犹如死灰一样的目光淡淡的扫过说话那人。

    “是就好。”那人手中立即拿出一个紫色的小旗朝着空中一挥,二十五人立即飞快的一动起来,每五人一组,形成一个小圆圈,二十五人分为五组,又形成一个大圈将习昊围在其中。

    习昊扭头环顾一眼,现这些人站的位置合拢起来,似乎形成了一个玄妙的阵势。“这就是你们来敢来找我的凭借吗?”

    “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刚才说话那人将手中的紫色小旗一挥,然后收入储物袋之中,随手拿出两个白色小旗,将其中一个往空中一抛,另一个握在手中,然后口中大喊一声:“启阵。”

    一时之间,每组人头顶半空中都悬浮这一面不同色的小旗。二十五人同时将手中的小旗一挥,旗上立即出道于其手中令旗颜色相同的光芒,射向他所在小组头顶的那面令旗。五个悬浮在半空中的令旗也突然爆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然后返照出一道光柱,射向空中。

    青、白、红、黄、金五条巨大的光柱在高空中汇聚到一起,飞快的在空中形成一个五色斑斓的透明光球,向四周散一种强大的压力。

    习昊双眼一眯,紧紧盯着空中五色的五色光球,然后猛吸一口气,运转体内元力,其身上宽大的衣袍立即猎猎作响,无风自荡起来。

    只见他伸手一指,那五色光球的下方不远处,立即出现一片金红色的云团,向四周散着骇人的杀意与暴戾之气,同时周围的也立时风云变色,周围的天地灵气疯狂的向这边涌来,向着那片金红的云团聚集。

    快流动的灵气,竟然形成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螺旋形纹路。

    郝连家族的二十五人一见此景,心中立时大惊。他们行走修行界多年,还从未听说过血欲宗的法决能够造成此等奇景。

    “难道他已经到了地仙境界?”从没见过此等现象的郝连家族众人,心中震骇,不由胡乱猜想起来。

    还是那领头之人心神坚定,短暂的遐思之后,立即回过神来,见周围同伴一时心神恍惚,口中立即暴喝一声:“变阵,困。”

    随着他的一声暴喝,郝连家族的其它人也立时回过神来,急忙变换法决,五组人头顶漂浮的那面小旗,立时毫光大作,分别射出一道璀璨的光柱,向空中那五色光团射去。

    半空中的那光团也立时彩光大作,然后散开来,幻化成一个五色天幕将习昊和郝连家族的人笼罩在其中。

    光球一变幻成五色天幕,习昊立时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和外界隔离开来,空中灵气疯狂流动所形成的螺旋形纹路也突然消失于无形。

    没有了外力的补充,习昊知道不能再等下去,手中法决一捏,半空中的金红色云团迅的汇拢在一起,凝聚成一柄巨大金红色的巨刀。

    “破~~”习昊口中一声大喝,巨刀立即带起一道金红色的幻影,以锐不可当之势,携带割裂时空之,向着上方的五色天幕劈去。

    眨眼之间,巨刀就直接劈到了那五色天幕之上。

    寂静,绝对的寂静。在巨刀劈上五色天幕那一瞬间,周围的时空似乎突然凝聚了,一切都似乎安静了下来,出现了一种让人难受的绝对寂静状态。

    不过这种寂静只持续了短短的数息时间,数息之后,五色天幕一阵震荡,一股无形的气波迅的在巨刀和天幕接触的地方扩散开来,习昊只觉得一股巨力当胸袭来,脚下一尺左右深的土地,立即化成了粉末,其双脚也深深的嵌入土中。

    反观郝连家族的那二十五人。在那股气波快要接触到他们的时候,每个小组的周围,立即出现一个小小的五色光幕,将袭向他们的气波消散于无形。

    习昊喉间一甜,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郝连家族之人见状,立时大喜,那领头之人,立即大喊,“他快不行了,快,五元困杀。”

    随着他的一声大喊,郝连家族之人立即整齐划一的变换手中法决。

    空中天幕中的五种绚丽的色彩立即流动起来,在天幕之上形成五个颜色各异、巨大光斑,其中蕴含的立即让人阵阵心悸。

    见此一景,习昊也顾不得伤敌,伸手一招,漂浮在半空中那柄金红色巨刀立即缓缓降落至其头顶,然后变成一个金红的光蛹,将他笼罩其中。

    光蛹刚一形成,头顶天幕上的那五个光斑也动了,迅的返照出五道颜色各异的雷电向着习昊袭来。

    雷电临体,习昊体表的金红色光蛹立即一阵波动。

    时间慢慢的推移,雷电不停的攻击,习昊只觉得自己身体周围的光蛹越来越淡,看着空中的天幕,他只觉其中隐隐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元神之力是控制之力,那能否控制这天幕中蕴含的力量呢?”元神散开去,一接触到那股宏大的力量,习昊只觉的自己似乎能够和这些力量之间产生一种呼应,可这种力量实在太过庞大,他却无法完全控制。

    小心的控制着元神之力,他也不是想控制整个天幕中的力量,只是控制一点点,打开一个缺口,脱身阵外。

    天幕一阵波动,就在习昊感觉快要成功那一刻,另一股强大的力量传来,牢牢的束缚住他即将成功支配的那少许力量。

    一连试了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习昊不由烦躁起来,看着周围嘴角挂着冷笑的郝连家族众人,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暴戾之气。

    “啊~~~~~”一声低吼从其口中出,他猛的抬起头,双目却已经变得血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活在诸天
七界武神
绝世剑神
狼与兄弟
儒道至圣
超级兵王
天骄战纪
元尊
龙纹战神
超品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