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零章 秘法逼供

    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青冥子,习昊潜意识中觉得这次郝连家族对天风门的行动应该和这青冥子有关,故此心中杀意涌动,可这王欣现在和他走在一起,这不由让习昊想起了当日在鹄鸣山,郝连家族弟子自称是暗魔殿之人,感觉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隐秘存在,低头想了一阵,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两位,这是想往何处去啊?”

    青冥子、王欣二人一愣,习昊坐在这里,他们二人是早已经看见了,可习昊却是一副落魄之相,两人也并不认得他,故此也只认为对方是一个落魄青年,也没加理会。

    此刻习昊却突然向自己二人走来,还主动打招呼,这不由让二人一愣,仔细的打量了习昊一阵。

    青冥子双眼一翻。“那凉快呆哪里去,道爷没工夫理你。”说完又和旁边的王欣聊了起来,还抬步向前走去。

    谁知习昊却是诡异的一迈步,挡在了二人之前。“看来道长是很忙啊,小子也不打搅道长了,这就离去,不过离开之前,还有点事情想请二位帮忙。”

    此时,青冥子和王欣也感觉有些不对劲,立即警戒的看着习昊。青冥子一抬手,朝着习昊一指,口中厉喝:“你是何人?没事赶快让开,敢挡我郝连家族客人之路,不想活了?”

    “哦,原来你们就是郝连家族的人啊,久仰久仰,在下郝念牟,在此见过两位高人了。”习昊面无表情,瞥了青冥子一眼。

    一听对方竟然是最近弄得偌大一个郝连家族草木皆兵的好郝念牟,青冥子、王欣二人不禁面如土色。

    王欣眼珠一转,立即朝着习昊一拱手。“原来是郝前辈啊,在下王欣,只是路过此地,并非郝连家族的人,既然郝前辈有事,那晚辈这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说完又是对着习昊躬身一拜,然后就准备转身离去。

    “慢着,刚才郝某不是说了吗,老夫也有事情就要离开,只不过离开之前有事情想请二位帮忙,你这一走,只他一人却是无法帮到老夫的。”

    王欣刚一抬步,习昊的声音立即从后面响起,他不由面色一苦,转过头来。“不知前辈有何事情需要晚辈效劳,晚辈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习昊无神的双眼一抬,看了王欣一眼。“哦,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尊老之人啊,既然如此老夫也就不客气了,我只是想请二位跟郝某走一趟而已。”说着,眼中还射出一道冷芒,扫视了二人一眼。

    王欣两人立时大惊,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一股气雾从身上涌出,瞬间将二人包裹了起来。

    习昊宽大的衣袖一荡,两只金红色气箭立即从袖间射出,瞬间穿破了青冥子,没入二人身体之中。

    王欣两人只觉体内气机一凝,真元瞬间被一股力量禁制住,身体周围的护体气雾也无以为继,瞬间消失于无形。

    习昊伸出一只手,抓住二人衣领,像拧小鸡一样,将二人拧起,往一旁飞快的掠去。

    进入自己为修炼而开凿出来的密室,习昊将青冥子和王欣扔在地上。“两位不用紧张,郝某只是想问二位一些事情而已。”

    那青冥子却是一脸的狰狞。“郝念牟,你别得意,我已经向家族之中传了讯息,家族的高手很快就会找到这里的,你跑不掉的。”

    习昊微微的摇了摇头。“你说的是你储物袋中传讯用的法器吧,若在往常,我当然是巴不得郝连家族的高手出来寻我,可今天我却有些事情想问二位,不想被人打扰,故此我将二位的储物袋都留在了我与二位相遇的地方。”

    青冥子两人闻言,立即往腰间一抹,随后却是一脸的惨白。

    “哼,郝念牟你别得意,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就算你杀了我,但家族的人会为我报仇的。”青冥子现储物袋不见了之后,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先是心如死灰,随后有强作镇定,朝着习昊呼喝。

    习昊没有理会青冥子的呼喝,而是转过头,看着一旁的王欣。“你呢?”

    王欣先是一阵沉默,想了一阵。“前辈,我并非郝连家族的人,对郝连家族的事情也所知不多……”

    “你是暗魔殿的人吧。”王欣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习昊出言打断。

    王欣脸上立即现出惊骇之色,随后又是一片惨白,然后强自镇定的说到:“前辈已经和郝连家族势同水火,再树暗魔殿这样一个强敌,是否有些不智呢?”

    原本习昊只是根据郝连家族之人在袭击天风门之时自称暗魔殿之人,故此猜测王欣是暗魔殿之人,并不能肯定,王欣此番表现,立即证实了其心中猜想。

    “智与不智,这个你也不用替郝某担心了,请问你是否愿意告诉我,郝连家族和暗魔殿究竟有什么关系呢?”证实了心中所想,习昊虽然震惊郝连家族这样一个道门大宗,竟然会和暗魔殿这样的魔道门派有着密切的关系,可脸上却未露出丝毫的变化。

    对方似乎连郝连家族和暗魔殿有关系的事情也知道,王欣不由惨然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见二人如此表现,习昊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唉,我想二位是担心说出秘密之后,我会杀了二位,或者是回去之后受到宗门的严酷惩罚吧。”

    说到此处,他却是略略的停顿了一下。“由于某些原因,青冥子我是不会让你继续活下去,但是我至少可以保证你死得痛快点,至于王欣嘛,能不能活还要看你的表现,青冥子死后,也没人知道你被我抓住过,你透露秘密的事情也没人会知道。”

    习昊此言一出,王欣二人脸上神色立即一变,各自低头沉思起来。

    过得半晌,青冥子才抬起头,冷笑了一声。“不要在这里挑拨关系了,他如果是说了出来,虽然没人知道,但是暗魔殿的人也可以猜测得到,按暗魔殿的行事风格,是不需要证据也可以让他死得很难堪的,另外,你让老夫死得痛快点?老夫不说大不了是一死而已,你能将老夫怎样?”

    王欣面色犹豫,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他虽然没有过心魔之誓,可想到暗魔殿对待叛徒的残忍手段,他不由打了一个寒战,摇了摇头,闭口不言。

    “唉,二位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见二人如此反应,习昊微微的摇了摇头,然后伸出一手,也未见其作势,数息的功夫,其之间就出现两个小小的气团,周围还有无数墨绿色和黑色气丝,向着两个气团汇集,眨眼间的功夫,两个气团就由起初的黄豆般大小变成了鸡蛋般大小。

    然后他屈指一弹,将两个气团送入青冥子二人身体之中。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气团一入体,青冥子立即惊恐的叫出。

    习昊一扭头,淡淡的看了一脸惊恐的青冥子一眼。道:“没什么,只是想让你们体会一下,安静无痛苦的死去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区别而已。”

    习昊此言一出,青冥子二人立即沉敛内识,向身体里探去,却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也感觉不出有任何的不舒服。当下不由奇怪的向着习昊看去。

    习昊微微一笑。“两位现在感觉不到什么异样是吧,我只是想再给两位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而已,一个时辰之后,那禁制才会作,若是在这一个时辰之中,你们想通了,可以敲打这根木柱,我自然会出现。”说着还向旁边的的一根木柱指了一指,然后抬步向外走去。

    “青冥兄,你看现在怎么办?听他说那样子,那禁制好像很恐怖似的?”习昊走后,王欣立即向一旁的青冥子开口询问。

    “哼,修行界的酷刑,最难让人忍受的就是拘人元婴通过秘法生炼,那郝念牟只是在我们身上下了禁制,我还没听说过什么禁制能折磨元婴的,那禁制大不了是折磨**而已,只要我们神识紧守元婴,**的痛苦对我们来说,还不是等于没有?我看他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对于习昊的警告,青冥子却是一脸的不屑,不以为意。

    王欣也低头想了一阵,确实没听说过有什么禁制能折磨人的元婴的,心中也略微安稳了一些。可想及习昊的修为,却觉得他不应该会不知道折磨修行之人的**对修行之人来说,基本上来说是无效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些不安,脸上也有些惶惶之色。

    “好了,大不了我们先商量一下,如果有必要,就将我们一致商量好的一些事情,半真半假的告诉他就行了。”看着王欣那惶惶的样子,青冥子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

    “唉,现在也只好如此了。”王欣萧然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和青冥子串起供来。

    习昊人虽然离开了密室,可元神一直却是关注这密室的情形,听到两人这一串供,其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冷笑。“既然你们还心存侥幸,那就先让你们吃些苦头吧,我巫族秘法又岂是你们能想象得到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的贴身校花
重生之最强剑神
逆天邪神
永恒圣帝
逆剑狂神
俗人回档
汉乡
都市奇门医圣
逆鳞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