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九章 狩猎郊外

    告别连孟妮之后,习昊随即向着南方郝连家族所在方向而去。

    今日黄昏,靠近地平线的太阳,象一团快要熄灭的火球,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从缝间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将面前的一条河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

    习昊一如以往遵守着他自牟依嘎死后,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坐在河边一草地之上,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天空,任阵阵河风吹来,带来阵阵水汽,湿润自己的干瘦的脸颊和宽大的衣服。

    “习公子好兴致啊。”一个柔柔的声音从习昊不远处传来。

    以自己的元神之强,来人竟然能如此靠近而不被现,习昊不由猛的一惊,回过神来,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却见久未现身的侬依曼莲步轻移,踏着已被河风润浸,有些湿润的小草,慢慢的向着自己走来。

    习昊眉头一皱,对其并不理会,扭头继续看着被夕阳映照成胭脂一般的河面。

    “习公子不是有很多话想问妾身吗?妾身今日特地赶来,和公子一晤,和公子畅谈一番。”侬依曼轻轻的走到习昊身边,轻轻的用手捋了一下身上的裙子,在习昊旁边坐了下来。

    “哦?那我能从姑娘口中得知真相吗?”习昊并未扭头,仍然是呆呆的看着河面。

    侬依曼一愣,不知习昊为何会突然说这样的话,当下疑惑的看着他。贝齿轻启:“公子何出此言?”

    习昊微微的笑了笑,扭头看着侬依曼,道:“姑娘可认得一个身背一柄红色巨剑,叫做猛犸的人?”

    侬依曼一听,眼中立即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呆了半晌,才默默的点了点头。“不错,猛犸的确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上次的事情也确实是我们对不起你,可公子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侬依曼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想起死去的牟依嘎,习昊心中一疼,默然的站了起来。眼睛呆呆的望着远处。“有时候,事情已经生,真相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从那日姑娘在阴阳谷中的言行来看,习某知道姑娘对我巫族先辈,也是真心敬拜,现在你也应该已经猜到了连孟妮的身份,我希望看在巫族先辈的份上,姑娘不要难为她。”

    说到此处,他眼中又闪过一丝厉色。“至于猛犸,无论如何,我是必杀他,虽然我现在实力还有所不及,但总有一天我相信我会有那实力的,等那些名门大宗的二十八人授之时,就是猛犸断魂之期。”

    侬依曼神色一呆,想不到事情会展成这样,眼中立即闪过一丝焦急之色。“公子……”

    习昊轻轻的一摆手,打断了侬依曼的话,转头诚恳的看着她。“我还有件事情想请问侬姑娘,那日猛犸带走了牟依嘎的结义哥哥陈清,他现在还好吗?”

    “他很好,还活着。”看着习昊的样子,侬依曼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习昊点了点头,转身向着一旁走去。

    见习昊离去,侬依曼心中一急,在其背后急急喊到:“公子留步。”

    习昊停下了脚步,却并未转身,只是那么默默的站着。

    侬依曼叹了口气,声音也变得有些幽怨起来。“连姑娘的事情,公子可以放心,妾身用性命担保其平安,不过公子现在似乎已经展开对郝连家族的报复行动,妾身想劝公子一句,那些名门世家并非公子想象中那么简单,并且以公子现在的元神强度,一出现在那些地仙境界以上的高手面前,你现在的伪装是无效的。”

    “哦,谢谢提醒,习某省得。”能感觉到侬依曼语气中的真诚,习昊心中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侬依曼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阵,才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习公子,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北方的云罗国,也就是妾身的来源地,还请公子暂时不要踏入其中,因为妾身现在感觉到妾身的师门内部,现在似乎也汹涌着一股暗流,如果公子现身云罗国,我怕会给公子带来麻烦。”

    习昊一呆,出云国周边有三国相邻,西边的天罗国主要是魔道修者和巫毒教的势力在其中活动,东边的婆舍国是佛门修者和黑巫教的势力范围,出云国则主要是修道之人和大屿三教。却从未听说过北边的云罗国有什么势力,可如今听侬依曼说来,却……

    皱着眉头想了一阵,习昊得出了一个连他自己也感到震惊的结论:佛道魔三道的圣地,实际都来自出云国……

    虽然震惊,不过他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向侬依曼验证自己的猜想,他现在只是想找到亲人看到他们平安,然后杀了那二十八人和猛犸,为牟依嘎报仇之后,就去陪伴她,其余的什么五蕴天祭等等一些事情他却并不想多管。

    至于亲人的事情,虽然侬依曼可能知道他们的下落,可从数次和她接触的情况来看,这侬依曼是不可能现在告诉自己亲人的下落的,故此听了她的话,他一番分析之后,只是淡淡的向侬依曼说了句“谢谢”即大步向前行去。

    其实习昊却并不知道,出云国的情形,还有神秘的梵天十二神,却并非他所想像的那样,他日后也身不由己的卷入了其中。

    大屿贡嘎城内。

    连孟妮突然听萨拉鲁马说起习昊,其心中却是猛然一震,讶异的看着面前之人。脑中飞的运转,她怎么会突然来找自己说起习大哥的事,难道他们已经知道了习大哥还没死?

    想起习昊的交待,她还是硬着头皮,强自镇定的说到:“习大哥?我见过,几年前,我第一次下山收集灵药,想炼制一些丹药,不想却遇到了郝连家族的郝连青树那禽兽,还好习大哥和牟依嘎姑娘出手相救。”

    说到郝连家族,连孟妮眼中却是闪动无边的怒火。

    “哦”萨拉鲁马骷髅一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

    “唉,可惜我和习大哥、牟姑娘也只是一面之缘,还未有机会好好的报答他们二人的相救之恩呢。”看不出萨拉鲁马的表情变化,连孟妮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到。说话间还不是偷偷查看萨拉鲁马脸上的神色变化,可惜萨拉鲁马脸上却未有丝毫的变化,让她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的修炼,好好的活着,就算是对他们的报答了吧,你先好好休息,过几天黑巫教和巫毒教的太上长老都会赶来,一同为你主持灌体之事,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调整状态。”萨拉鲁马的声音任然是那样沙哑平淡,说完之后,就转身向屋外走去,只留下连孟妮一人呆呆的坐在屋中。

    萨拉鲁马走后,连孟妮心中却是无数的疑问。为什么他会问起习大哥的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曾经加过习大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慢慢的,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萨拉鲁马走出连孟妮的房间,就径自向着端木米玛三人所在的房间走来。

    “孩子,你去见过她了?”

    萨拉鲁马轻轻的点了点头。“她也应该是觋神族人的后裔,也算得上他的亲人吧,我见见也是应该的。”

    “唉,孩子,苦了你了。”端木米玛伸出枯瘦的手,轻轻的在其头上摸了摸。

    “连孟妮我见过了,我也该去血海修炼了,她的灌体仪式我也想出份力,在灌体的时候,师祖可以知会我一声吗?”感受到端木米玛的温情,萨拉鲁马心中流过一丝暖意,声音虽然还是沙哑,可却柔和了许多。

    听得此言,曲木丹巴三人均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孩子,你先去吧,等她灌体的时候,我们会通知你的。”

    习昊离开侬依曼之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赶到了距离郝连家族三十里外的一城镇,由于郝连家族有地仙境界的高手在,他并不敢太过靠近,只是在这城镇之中,买了一间屋子住下,一边修炼,一边等待郝连家族的人出现。

    可奇怪的就是,郝连家族当代家主被杀,这么大的事情,郝连家族却好像是无动于衷,不但没有派人打探习昊的下落,反而是急剧的收敛势力,将好多驻守在外地的高手尽皆召回,习昊在小镇住了一个月的时间,也经常外出打探,杀了不少郝连家族回归的直系高手。

    高手被杀,郝连家族的郝连德辉三个合体后期的高手也曾出来查探,遇到了习昊,习昊见对方三人来到,知道无法诛杀三人,故此也只是短暂的接触即行远遁,不知道是郝连德辉几兄弟知道无法留下习昊,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习昊远遁,他们也未曾追捕,只是放任其离去。

    并且,按理说,习昊现在居住的城镇离郝连家族驻地只有三十里的距离,还是郝连家族势力所在,他们应该很容易打探到习昊的存在,可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却从未有郝连家族的人找上门来。

    今日,习昊又守在一条通往郝连家族驻地的一条官道旁边,两天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习昊的视线之中。

    两人习昊都认识,可让习昊惊讶的就是这两人竟然会走到一起,其中一人正是郝连家族安排在天风门中的内线——青冥子,另一人却是曾经追杀过司徒梦瑶,和欲魔殿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王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都市超级医圣
不灭武尊
最强神医混都市
我的贴身校花
狼与兄弟
放开那个女巫
混沌剑神
驭房有术
极品全能学生
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