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六章 大屿来迎[

    习昊得到的巫族秘本之中,在引神术的秘法之前,有一段关于修炼引神术所需要的元神强度的记录,习昊看过之后,知道自己的元神力距离引神术的要求还相去甚远,他也没去看引神术的具体内容,想等到自己元神力足够了,才去研习,故此他并不知道引神术具体为何物。

    连孟妮如此一说,不由让其大感诧异。“我使用的是我自己领悟的用元神之力控制周围天地灵气的方法,并不是引神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过引神术的具体内容,怎么我这元神力引动天地之力的方法会让你有这种感觉。”

    连孟妮一听,脸上现出些恍然之色。道:“我巫族上古之时,能用本身元神之力都通天地间的各种力量,控制它们为己所用,一些上古之民对其中奥妙并不知情,以为我巫族之人是能沟通天地间的神灵,借用它们的力量,以讹传讹,我巫族之人竟然成了天地神灵的代言人,我巫族引动周围天地之力为己用的方法也就被命名成了引神术。”

    说到此处,她却是苦笑了一声。“其实这天地之间,哪有什么神灵存在。我巫族之人却莫名其妙的成了神灵的代言人,上古之民的希望所在,民众的守护之族,为上古之民抵御各种天灾、驱逐各种猛兽。”

    习昊只得到了巫族的修炼方法,对巫族的历史却是一无所知,连孟妮虽然只是只言片语,却朦胧的给习昊勾勒出一个画面,他似乎也有点明白大屿之人为何会对觋神那么狂热的崇拜。

    想起大屿密室中那副觋神的画像,其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自己的祖先用自己羸弱的的身躯,抵挡对抗洪水、天火、雷电等各种天地之灾,驱逐万千凶禽猛兽的情形。

    想及此处,其心中也不甚唏嘘,伴随而来的却是一个深深的疑问。从巫族法门和连孟妮的话来推断,上古巫族的强大不容置疑,可后来巫族为何会消失无踪,还有那位老祖宗留下的虚影中的巫族天赋究竟是什么?那元鼎又是何物?为何会毁去?

    想了许久,他才摇了摇头,整理了下思绪,向着连孟妮看去。

    只见她也是呆呆的看着天空,半天才回过神来,却是娥眉一皱,脸上现出疑惑之色。道:“不过,习大哥,我虽然未修炼过引神术,但是对其法门也有过研究,如果元神力达不到引神决的要求,或许也能引动天地周围的天地之力,但是却无法让它们按照我们的意念攻击,就算勉强做到,威力也是小的可怜,何以习大哥会……”

    习昊微微一笑。“我是用本身元力做引,引动周围的天地之力,然后按照道门和魔道的法决攻击方式进行攻击。你体内的真元太弱,我打算这次我们去黑巫教的时候,顺便也可以打听一下大屿灌体之术的事情,看能不能让你也灌体一下,那样你也有了金丹期的实力,就可以用这种法决引动天地之力攻击了。”

    习昊为自己设想周到,连孟妮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暖意,低着头半天不说话,良久才抬起头来,好奇的问到:“那灌体之术又是什么?怎么能让我一下就有金丹期的实力,我现在才融合前期啊,并且按照习大哥你的说法,大屿、黑巫教、巫毒教修行的都应该是我巫族的法门,为何我得到的巫族法门之中,没有关于这灌体之术的叙述啊。”

    习昊微微摇了摇头。道:“他们除了主修巫族的**之外,还有许多秘技,就像黑巫教的四凶绝杀圣傀阵,在我巫族法门之中也没有任何记载,至于这些法门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

    “哦”连孟妮轻轻应了一声,脸上露出明白的表情。

    “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快点赶路,错过了时间,就找不到城镇住宿,我们要露宿野外了。”习昊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后对连孟妮叮嘱了一声,然后一挥手中的马鞭,坐下骏马吃疼,立即放开四蹄向前奔去。

    连孟妮也玉手一扬,一声清脆的马鞭声响起,飞快的向着前面奔去。

    “两位,打尖还是住店?”习昊二人刚走到客栈门口,一店小二立即殷勤的迎了上来。可其眼中却闪过一丝疑惑,看习昊的样子,瘦不拉几,面黄肌瘦,身上衣服虽然还算干净,却也有些破旧了,看样子应该是个穷人,可其身边的女子却是有如天仙下凡,而且气质高贵,两人手中所牵的马匹也是神骏不凡。

    这却让跑了多年堂,练就一双毒眼的他也摸不清两人的来路了。

    习昊瞥了店小二一眼,看到了其眼中对自己的鄙夷,他却是直接跳过,不以为意。自从牟依嘎死后,这样的目光他已经见得太多了,却丝毫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接过连孟妮手中的缰绳,往店小二手中一递。“把我们的马匹照料好,喂些上等的草料,再给我们准备一些吃的和两间上房。”

    两人走进大堂,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不多时,店小二就送来酒菜。

    习昊修为高深,不需要这些凡间烟火,但连孟妮身体的修为却只是融合前期,还是需要这些食物的,此时她也感觉到饿了,酒菜送来,两人也不废话,直接开始吃喝起来。

    连孟妮优雅的挑起一根青菜,正准备往嘴里送,耳边却传来一声讥笑:“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连孟妮娥眉一皱。在其心中,对习昊是敬重有加,容不得有人对其侮辱的,并且在她的心中,也是把习昊当亲哥哥看,没有丝毫的男女杂念,她一直认为只有率真真诚的牟依嘎才能配得上他,而在对方这句讥笑之中,却似乎把二人描述成……

    一想温柔文静的她,此时也忍不住一皱眉头,就要起身,出手教训那人。可转眼一看,却见习昊微微的对自己摇了摇头。

    看着习昊一脸平静的样子,连孟妮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烦闷,恨恨的看了讥笑的那人一眼,将筷子上的青菜继续往嘴里送。

    谁知,刚才那出言讥笑,一身华衣锦服,有头粉面的的青年却手拿一把折扇,一步一摇,不知死活的走了过来。

    “这位姑娘如此清丽脱俗,这些糟糠之物如何配得上姑娘。”说着,其眼神还瞟向连孟妮对面的习昊,很明显他表面上说的是桌上酒菜,其实却是暗指落魄潦倒的习昊。

    连孟妮轻轻放下筷子,粉脸含煞,就要起身出手,那青年却突然惨叫一声,身子向着窗外飞去。

    眼前这一幕,让连孟妮不由一愣,转眼向着习昊看去。却见习昊面色如常,轻轻的朝着邻座的一个身体才较矮,微微胖的中年人拱了拱手。

    被习昊现,邻座的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起身走到二人桌前,对着二人躬身抱拳。“敢问二位可是郝念牟郝先生和连孟妮连姑娘?”

    连孟妮一脸的疑惑,习昊却是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弟是来自大屿、还是黑巫教或者巫毒教?来,坐下来说话吧。”说着还手一抬,朝着旁边的位置指了一下,对那中年人坐了个请的姿势。

    那人却是摇了摇头。“在连姑娘面前,小人哪敢端坐,小人刘晨和,是大屿天衍门的一个坛主,早些时间,我们接到线报说郝先生和连姑娘自龙山向着这个方向赶来,我们估测了一下两位的行进路线,在沿途的各城市中都留有人接待先生和姑娘,今日是小人幸运,在这城中遇到了您们,我已经通知了长老他们,过一会,长老们就会亲自赶来迎接您们了。”

    没想到,自从龙山下开始,自己两人行踪就已经暴露,习昊不由微微的摇了摇头。

    连孟妮听对方说在自己面前不敢端坐,她不由心中惊骇觋神对这些人的影响力,自己只有能和觋神有些关系,就让这些人如此……

    心中虽然惊讶,可其脸上却未露出任何表情,只见她微微一笑。道:“刘先生,还是坐下来说话吧,你这样站着和我们说话,我有些不习惯。”

    刘晨和脸上却现出惶恐之色。“这样吧,小人先行告退一旁,连姑娘和郝先生还是先行用餐吧。”说着,人就要转身准备往一边走去。

    习昊微微一愣,感觉这刘晨和似乎太过了点,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只是笑了笑。“连姑娘都叫你坐下说话了,你还是坐下来吧,我们还有些事情想问你。”

    连孟妮也急忙在一旁帮腔。

    三人坐定,起初刘晨和还有些拘谨,不过几杯酒下肚,其豪爽的本性也显露了出来,和连孟妮两人畅谈了起来。

    刘晨和说到郝念牟诛杀郝连鸿鸣两兄弟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整个修行界的震动,习昊连孟妮却是毫不在意,这早就在二人的预料之中,可当他说到那刹天也被修行界众人注意到的时候,习昊不由皱了下眉头,脑海中浮现出那日自己诛杀郝连鸿鸣之后,刹天道谢之后,转身一个人离去的孤独背影。

    三人谈性正浓,客栈门口突然一阵喧哗,一群人整齐的排成三列,井然有序的进入客栈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道大帝
蛊真人
万古神帝
至尊剑皇
天骄战纪
七界武神
近身狂兵
我是至尊
神藏
活在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