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四章 移交穷奇

    一旁几个郝连家族的弟子在不停的忙碌,救治着现场唯一的幸存者,还有几个弟子在收敛死去弟子的尸身。

    “家主,他醒了。”郝连鸿鸣还在沉思,旁边那幸存者在众人的救治下,终于喉间出一声呻吟,慢慢的张开了眼。一青衣弟子急忙跑了过来,向郝连鸿鸣禀告。

    郝连鸿鸣眉头一挑。“哦,走,过去看看去。”说完就抬步行去,其身后一群人也纷纷跟着前去。

    “家主。”见郝连鸿鸣来到,刚刚醒转的那弟子立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郝连鸿鸣轻轻摆了摆手。“好了,你身上有伤就不用多礼了,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吧。”

    “弟子也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当时家主你们上山之后,我们就在这茶棚中喝茶休息。不想一个怪人,手拿一把黑色巨剑慢慢的向我们走来。”

    似乎说话带动了身上的伤势,他又咳嗽了一阵子,旁边的弟子立即给其喂下一颗丹药,过了许久,他的脸色才又好了点,接着说到:“那怪人走到我们面前,只问了句‘你们是不是郝连家族的人’。我们一说是,他二话不说,猛然向我们出手,弟子们竭力反抗,无奈那人的**霸道异常,弟子们实在不是对手,给家族丢脸了。”

    说着他还惶恐的看了郝连鸿鸣一眼,然后惭愧的低下了头。

    郝连鸿鸣却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只是眉头紧皱。“怪人?那人长何模样?”

    见郝连鸿鸣似乎没有责备的意思,那弟子面上露出些喜色。道:“那人下身穿一裤脚宽盈尺许的大脚长裤,上身裸露,身材魁梧。皮肤呈青绿色,身上和脸上都布满了黑色条纹,看起来有些狰狞恐怖。”

    “哦,”听那弟子如此一说,郝连鸿鸣眉头皱得更紧,按理说,此人外貌特征如此明显,修为也不弱,自己应该听说过才对,可他的印象中却并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思虑良久,郝连鸿鸣还是没有想出此人究竟是何人,和郝连家族有和过节,也只得放弃,转口问到:“那人使用的是什么**,有何特征?”

    那弟子低头想了一阵。“那人具体使用的什么**,弟子倒是没看出来,不过应该他修炼的应该是炼体之术,他也没有使用法宝伤人,只是巨剑挥出,那剑上出一阵银金色剑芒,弟子们就是被那剑芒所伤,从其剑芒的威力来看,他的**却是霸道无比,其修炼的应该不是佛门炼体之术。”

    听说那人是修炼的炼体之术,而且不像是佛门炼体之法,郝连鸿鸣心中立即一咯噔,急急问到:“那他有没有使用什么奇怪法决之类的。”

    见郝连鸿鸣如此紧张,那弟子不由心中疑惑,可是却不敢多问,仔细回想了半天,确定那人确实没有使用什么法决,他才肯定的摇了摇头。“没有,那人只是用剑芒攻击我们,却从未使用过什么法决。”

    “我想起来了。”郝连鸿鸣旁边的一紫袍华服老者,自从听到那弟子说起那人外貌,就似乎觉得那里见过或者是听过此人,故一直低头仔细回忆,直到此刻,他才好像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拍额头,失声叫出。

    他这一叫,却将旁边的郝连鸿鸣吓了一跳,其脸上不由现出些不悦之色,看了那老者一眼。“什么事情这么一惊一乍的,你想起了什么?”

    那紫袍老者这时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微微一红。道:“大哥,听他一说起那人外貌,我就觉得那里见过或者是听过此人,直到此刻我才想起来,故此有些失态了。”

    听老者说知道此人,郝连鸿鸣心中一喜,也没有追究老者的失态,道:“哦,你是哪里见过或者听过此人?”

    那老者脸上也露出兴奋之色。“大哥,还记得上次流云阁轩辕定展那小弟子,因为斩杀一条蛟龙而受伤,来我郝连家族养伤的事情吗?他被那蛟龙所伤之后,就是这满身黑色条纹的人将那蛟龙斩杀,取走血液和内丹的,并且还将蛟龙的尸体毁去,也不愿意分给轩辕定展他们,当时听那小子这么一说,我也对那人感到好奇,曾派人调查过,只知道那人被称为灵兽杀手,他四处走动,似乎就只是为了捕杀灵兽。”

    说他此处,他脸上却又露出狐疑之色。“只这人从未与我郝连家族有过任何交集,为何会突然向郝连家族的弟子出手,而且看这样子,好像还是有意针对我们而来。”

    郝连鸿鸣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习昊和连孟妮正走在下山的山路之上,习昊却好像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学了炼制巫傀和控制巫傀的方法了吗?”

    连孟妮脸上微微一红,道:“以前我的元神之力太弱,虽然我脑海中的各种法决我都研究过,但却并未修炼,只是修炼了其中的炼神之术。”

    “哦”习昊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随后有沉吟了一阵。“这样吧,炼制治疗元神损伤的药物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就在这龙山中先找个地方,你将炼制巫傀和控制巫傀的方法好好熟悉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让你帮忙。”

    没想到,习昊竟然会有事情让自己帮忙,连孟妮想也没想,立即答应了下来。

    连孟妮的元神力已经足够,炼制和控制巫傀的方法她也早就研究过,故此学习起来,也是非常的迅。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她就已经完全熟悉。

    随便猎杀了一只小动物,用其尸身略略的炼制了一下,做了一番演示,习昊不由点了点头,心中暗暗赞许连孟妮悟性极佳,然后再将巫傀穷奇放出。

    看着面前背上已经长出一对灰色翅膀,带着冲天怨气的穷奇,连孟妮不由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等她回过神来之后,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习昊。“习大哥,你将这巫傀拿出来做什么?”

    习昊微微一笑,“你现在也就熟练了巫傀的控制方法,你的元神力也已经足够,我想将它交给你,让你来控制。”

    连孟妮先是一愣,随后立即慌张的挥舞一双玉手。“不、不、不……这不行,习大哥你现在所面临的危险比我大得多,还是将它留在你身边,也能帮到你一些。”

    习昊微微的摇了摇头。“丫头,你现在面临的局面也很复杂,你也要当心才是。”

    说完之后,他又坐到了一块草地之上,然后叫连孟妮也坐到了地上。空洞的双眼呆呆的望着天空,似乎陷入某种回忆之中,眼中飘过无尽的哀伤,过得许久才恢复了过来,然后慢慢想连孟妮说起了自己为何会被认为是五蕴天祭的传承之人,而后遭到追杀的事情。

    他也将自己觉得侬依曼和猛犸有着某种联系的想法说了出来,加连孟妮也要多加小心。

    同时他也讲述了自己和大屿三教的关系,还有大屿之人在寻找连孟妮的事,以及黑巫教在寻找穷奇尸身炼制巫傀的事情也一并讲了出来。

    没想到自己也处身于这样一个扑朔迷离的局势之中,连孟妮不由呆了许久,半天才回过神来。

    “那习大哥你是希望通过我来讲着巫傀交给黑巫教的人。”

    习昊默然的摇了摇头,“你身怀巫族**,又手拿神器噬天,大屿和黑巫教的人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你和觋神的关系密切,以他们对觋神的狂热崇拜,你的东西他们是不敢要的,我只是希望你将这只穷奇带在身边,一来,我们可以请黑巫教的人宣告,说你被他们的某一长老看重,破例收为弟子,那样你也可以正大光明的使用巫傀,你也安全一些,二来,如果黑巫教真的需要布置四凶绝杀圣傀阵,你也可以出手帮忙。”

    连孟妮低头想了一阵。“要不这样吧,这穷奇还是你带着,我们可以向黑巫教的讲明事情原委,他们需要布阵的时候,由你出手帮忙。我想他们也不会透露你的消息吧。”

    听过连孟妮的话,习昊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不错,他们肯定不会泄露我的消息,但如果他们知道我还没有死,要为牟依嘎报仇,你说他们能不出手吗?如果他们出手,必然将大屿、黑巫教、巫毒教的子民带入战火之中,会有很多人会因此而送命,就算为牟依嘎报了仇,她在天上能安心吗?到时候,你说我是为牟依嘎报仇好,还是不为她报仇好呢?”

    连孟妮也是一呆,低着头想了半天,还是一脸的犹豫不决。

    “唉,傻丫头,这巫傀我带在身上也是不能用,可以说是废物一个,你带着还能挥些功效,算是物尽其用。”见连孟妮还是一脸犹豫,习昊知道其心中所想,不由叹了口气,继续对其劝说。

    连孟妮想了良久,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劝说习昊,当下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习昊立即将自己下在巫傀身上的元神印记接触,交给了连孟妮。

    二人立即下山,准备前往婆舍国黑巫教一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修真聊天群
凌霄之上
超级仙学院
神藏
无上崛起
武炼巅峰
秦吏
医武兵王
偷香高手
大明文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