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二零章 黑巫来人

    整个出云国东部习昊已经搜寻得差不多,所寻到的灵兽多数均为为成年的幼兽,这些幼兽对于一些名门大宗可能是宝贝,可以将之驯养,可对习昊来说却是没什么大用。

    东部已经找遍,南部又是郝连家族的地界,习昊暂时还不想还郝连家族正面碰撞,故此他略一思考,决定前往出云国西北部寻找,也顺道去看看天风门的现状,再去那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中查探下,看那神秘的黑天故人是否回归,也好打听些五蕴天祭的事情。

    今日,习昊路经过她和牟依嘎第一次遇到侬依曼的地方。抬眼望去,还是和上次一样,一条弯弯曲曲的石路,蜿蜒盘旋,向着远方延伸。路旁是无尽新绿小草,几许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一阵轻风吹来,野花轻轻摇曳,送来缕缕清新的气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看着周围无尽的芊芊新绿,恍惚中,习昊似乎又看到一个身穿浅色右衽上衣,沿托肩、袖口及右大襟边缘绣满花鸟图案,脖子上挂着一排银质锁片,腰间围着一根银质围腰链的小姑娘,在上面不停的欢叫、奔跑、打滚。

    不自觉的慢慢走到草地中,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习昊不由想起,就是在这里,自己和牟依嘎第一次答应对方,不先对方而逃。

    “我现在这样,算是先逃吗?”他不由苦笑了一下,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天空。

    远处,几个身穿婆舍国黑巫教特有服饰和大屿特有服饰之人,正在远处仔细观察着习昊。

    这几人自习昊从芭蕉镇出来之后,就一直尾随在其身后,习昊也早已经现几人,可几人也未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再加上习昊对大屿之人,心中也有一分特别之感,故此也没做理会,就让他们那么跟着。

    习昊坐在草地之上,呆呆的看着天空,那几人也在一旁静静的观望,并未打搅他。

    过得一会,两匹快马快的向着那几人奔驰而来,很快的就到达了那几人身边。

    “长老”两骑一到,一直跟随习昊的几人,立即对着两人躬身行礼。

    马上两人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人呢?”

    一直跟着习昊的几人,立即朝着习昊所在的方向一指。

    远处的习昊却是眉头一皱,原来那两骑快马之上的其中一人竟然是圣灵教的宗天行。

    习昊改变身份之后,从未去过大屿,就是不想将大屿之人拖入这个复杂的局势之中,在他的心目之中,大屿之人以他祖先的子民自居,他也将这些真诚的大屿儿女当做自己的亲人,不想让他们流血不安,故此他就连牟依嘎的“死讯”也未传回大屿。

    可看眼下的情况,这宗天行却好像是特意找自己而来,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又有什么地方让这大屿之人注意到了,也不明白他们来找自己将会有何事情。

    正在习昊思虑之间,宗天行和另外一人却已经翻身下马,抬步向着他走来。

    “这位想必就是最近声名远播的郝念牟,郝先生吧。”近了,宗天行立即对着习昊一抱拳。

    习昊这时才扭过头来,看了二人一眼。“两位是?”

    “老夫大屿圣灵教宗天行,这位是婆舍国黑巫教的长老沙马莫邪”说着还对旁边的另一人一指。沙马莫邪也是单手抱胸对习昊行了一礼。

    “久仰,两位找郝某有什么事情吗?”习昊一向将大屿之人视为自己的亲人,当下也立即起身,对着二人抱拳一礼。

    宗天行爽朗的一笑。“我们来找郝先生有两件事,不过说起来话就有点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叙说吧。”

    “择地不如撞地,这里环境优雅,我也带了些美酒美食,不如我们就席地而坐,边吃边聊,畅谈一番。”沙马莫邪性格爽直,听宗天行说还要找地方,当下也就建议就地畅谈,说着还从储物袋中拿出不少美酒美食。

    见着黑巫教的长老也是和牟依嘎一样,随身带着食物,习昊先是微微一笑,随后又是一脸的黯然。宗天行似乎也因为沙马莫邪的行为想起了什么,脸上也是一阵黯然。

    “郝先生,这次我们前来,是有两件事想向先生你请教。”三人席地而坐,各自饮了一杯酒,宗天行立即开口表明来意。

    习昊也正奇怪圣灵教和黑巫教怎么会注意到自己,闻言当下也疑惑的看着宗天行。“哦,宗先生有何话请讲,郝某一定知无不言。”

    他话刚一落,宗天行也不再客套,直接说到:“那宗某就不客气了,不久前,飘渺宫的人强行破开了冥风山的禁制,取出了天风门那件神器,后来却被一个叫连孟妮的姑娘所得。”

    听到此处,习昊大概明白了圣灵教找自己的原因,当下也不由苦笑了下,静静的听宗天行继续讲下去。

    “那连姑娘得到神器之后,却突然消失无踪,我们大屿和黑巫教和那件神器也有些关系,故此想找那位姑娘谈谈,却找不到那位姑娘的踪迹,听说郝先生和连姑娘相交莫逆,故此我们前来找郝先生,不知先生能否告知连姑娘的下落。”

    说到此处,他略略的停了一下,似乎怕习昊不放心,当下又加了句。“不过请郝先生放心,我们对那连姑娘只有好意,绝无恶念。”

    习昊当然知道大屿之人不可能对密室中十二图案器物的主人有恶念,听宗天行如此郑重其事的解释,他也不由微微笑了笑。说:“郝某也相信你们对连姑娘没有恶意,不过……”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话题一转。“你们也应该知道郝某和郝连家族有过节的事情吧。”

    宗天行和沙马莫邪听习昊如此一说,以为习昊是想借连孟妮的事情,请圣灵教和黑巫教帮忙对付郝连家族,立即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宗天行才开口说到:“郝先生和郝连家族的事情我们也是知道的,只要郝先生能帮我们找到连姑娘,郝先生的事情我们自然会帮忙。”

    习昊却是一愣,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苦笑了一声。“我想宗先生是误会郝某的意思了,那日连姑娘得到神器之后,我们二人就离开了冥风山,不想那郝连家族的郝连德海和郝连德辉二人却追杀而至,我也就和连姑娘失散了,如今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两位可以放心,有飘渺宫的谕令,我想连姑娘现在应该是安然的。”

    习昊如此一说,沙马莫邪立即想起郝连德海和郝连德辉在天尸谷外出现的事情,推算了下时间,他也默默的朝宗天行点了点头。

    没有从习昊这里打听到连孟妮的下落,二人脸上露出些失望之色,过了一阵,沙马莫邪才开口说到:“既然如此,那连姑娘的事情,还请郝先生以后帮忙留心一下,另外今天我们两人前来,还有一件事情想向郝先生印证一下。”

    本来以为,大屿之人留意到自己只是因为连孟妮的事情,没想到还有其它原因,习昊心中也是疑惑不已,立即一抬手,对沙马莫邪做了个请的姿势。“沙马长老请讲。”

    沙马莫邪清了清嗓子,一脸的郑重。说:“这次我从婆舍国专程赶来找郝先生,就是想问下郝先生身上是否有圣傀?”

    “圣傀?”习昊先是一愣,随后又立即反应过来,黑巫教之人都炼制巫傀,他们口中的圣傀应该就是自己身上的那只巫傀穷奇。不过他心中奇怪的就是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有巫傀,还有自己身上这巫傀怎么到了他们口中,就成了圣傀了。

    “圣傀也就是用传说中的四凶兽死后留下的躯体炼制的巫傀。”见习昊对圣傀这个名词似乎有疑问,沙马莫邪立即开口解释。

    “哦,”习昊脸上立即露出恍然之色,随后又紧皱这眉头,低头沉思起来。如果告诉他们自己身上有巫傀,那必然又将和大屿以及黑巫教扯上关系,自己的身份随时可能暴露,那样必然将大屿无数的子民带入战乱之中……

    “沙马长老,郝某是一介魔修,你们怎么会认为我身上有圣傀呢?”沉思了良久,习昊决定先不承认自己身上有巫傀,先打听清楚对方为何会认为自己身上有巫傀再说。

    “那日,郝先生被郝连家族之人追杀,进入我黑巫教圣地,却在其中呆了两个月才出来,圣地之中的情形我想郝先生应该是很清楚的,普通的地魔境界的修者是绝对无法在其中呆上两个月的,故此我们也就怀疑郝先生身上有圣傀的存在。”

    沙马莫邪如此一说,习昊立时明白了问题所在,皱着眉头想了一阵,觉得还是不能承认自己身上有穷奇巫傀的事情,就算是表面上与黑巫教为敌也不行。当下说到:“这可能要失望了,郝某身上并没有什么圣傀,郝某能在其中呆上两月,全赖郝某身上一件特殊的器物。”

    沙马莫邪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快之色。“郝先生,你是修魔之人,按圣傀对你并没有大用,我们可以提供郝先生用得上的宝物交换,保证让郝先生满意就是。”

    习昊还是不为所动,默然的摇了摇头。

    见对方如此固执,沙马莫邪不由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混沌剑神
牧神记
活在诸天
都市超级医圣
万域之王
飞剑问道
我的1979
武道大帝
无敌剑域
斗战狂潮